胡雪桦:中国电影还处于一个艰难时期

2009年09月04日 22:47经济观察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言咏

出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年的胡雪桦,看上去比真实的岁数年轻:白衬衫配牛仔裤,头发微长,在艺术圈浸淫了多年,却仍然充满精力。

他出生于演艺世家,父亲是当年上海有名的戏剧导演胡伟民。上世纪八十年代戏剧界曾用“南胡北林”称誉胡伟民和林兆华的双雄并立。可惜胡伟民在1989年早逝,错过了戏剧繁荣的年代,他的声名更多止于圈内。

子承父业的不仅是长子胡雪桦,次子胡雪杨也是一名导演,女儿胡雪莲读完EMBA后做起了制片人,还是与电影相关。胡雪桦说这是“冥冥之中的注定”。

胡雪桦出国前是上海人民艺术剧院的导演,1987年他身揣240美金去美国读书。他在纽约大学念完了电影导演的硕士,在当地一家电视台找了份摄影师的工作,扛了几个月机器后,他觉得这不是想要的生活,决定去夏威夷大学读博士。

他在美国幸运的遇上了两个伯乐,一个是纽约公共剧院的创建人约瑟夫·帕普(JoesphPapp),一个是《教父》的导演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FrancisFordCoppola)。前者同意他进入公共剧院——这家纽约最受尊敬的剧院跟着自己拍戏,后者提携他进好莱坞拍电影,成为第一位来自中国大陆的好莱坞华人导演。

胡雪桦1995年回国拍了由宁静和杨丽萍主演的《兰陵王》,2006年拍了《喜马拉雅王子》,他今年将开拍《上海王》。这部筹划了五六年的电影是他最期待的作品,“因为作为中国导演我没拍过国语片”。

这几年胡雪桦更多呆在中国,中国意味着机会。他反对一股脑儿拍反映中国人落后的电影,主张通过电影的窗口让世界看到中国人的生存状态。“这并不是说就主旋律了,两个概念,我是说要弘扬中国人精神,其实,好莱坞的电影是很弘扬美国精神的。”他解释道。

胡雪桦善于表达,讲起自己的生活经历,讲起对中国电影的看法滔滔不绝。他偶尔流露出一个艺术工作者所需要的感性,相比于北京,更喜欢上海,因为他喜欢在上海长满梧桐树的马路上慢慢溜达。

《上海王》是我最期待的一部电影

经济观察报:你现在定居上海了吗?是不是打算长期在国内发展?

胡雪桦:我1987年出国,1994年回国拍《兰陵王》,呆了将近一年,然后回美国。2004年我回国拍电视剧《紫玉金砂》,之后在国内和国外的时间基本对半。这两年在国内时间更多,去年在北京呆了一年,拍了电视剧 《战北平》,还做了舞台演出《秘境青海》。

我以前很喜欢北京,在北京念过书,现在觉得上海更适合居住。我喜欢在马路上溜达,北京你很难找到一条马路,没那个氛围,上海不一样,路边两排梧桐树,特别好。

我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都去北京,很多事情北京做成了,全国就做成了,上海做成了还是地域性的。但对我来说这不是最重要的,闯荡了那么多年,有些问题看得更明白了。

国内这两年发展很快,很多人都想来中国发展。我出国前已经有一些基础和人脉,很多同学现在都在很重要的岗位上。另外,毕竟是中国人,有情结在这里。但我不反对两边走,有合适的事就出去做,明年我会去好莱坞拍戏。

经济观察报:明年去好莱坞拍什么片子?

胡雪桦:我想拍一个华工的题材。著名制片人EdPressman找的我。美国发展到今天和华人修了西部铁路分不开,但这段历史在美国是被忽略的。我看到一张照片,东西部铁路在犹他州Promotery交轨时拍的,里面没有一张中国面孔。

这个片子结尾时我要复制这张照片,把镜头往外一拉,外面围着一圈中国人在观看,他们本来应该是主角,却成了旁观者。

经济观察报:今年在国内还有什么拍摄计划吗?

胡雪桦:要拍 《上海王》。我从2003年就开始筹划,虹影的小说还没出版我就把版权买了。这是我最期待的一部电影,因为作为中国导演我没拍过国语片,兰陵王是鸟语,喜马拉雅王子是藏语,在美国拍的是英语。

2004至2005年我原本是想拍《上海王》的。之所以筹备这么多年,是因为上亿的融资需要一个操作过程,当时剧本也没完全好,所以先做了《喜马拉雅王子》。

我一直觉得,关于上海有段历史不能忽视,那就是上海是怎么来的,它曾经是东方的巴黎,是十里洋场,是冒险家的乐园,正是这些东西慢慢形成了上海独特的地域文化。这个戏希望在明年世博期间上映,对了解上海的发展历史是个补充。我觉得这可能是我最好的一部电影,因为这么多年我都在为它做准备。

父亲希望我成为一个世界的导演

经济观察报:你走上艺术之路受家庭影响很深?你父亲胡伟民是和林兆华齐名的戏剧导演,当年有“南胡北林”之誉,你和你弟弟都子承父业。

胡雪桦:我妹妹也是,她做制片。她是学经济的,但似乎是冥冥中的注定,还是喜欢这个。

我父亲从来没要求我们继承他的事业,这就是潜移默化。从小在剧院长大,听的看的都和这个有关。

我们从事这行父亲还是很欣喜。比如我做《中国梦》,在上海演出。后来他给我的信里说,“那天,我看到演出大幕落下时流泪了。我很欣慰,我觉得我的生命在延续,我的手在伸长。”

经济观察报:去美国闯荡是你自己的主意,还是你父亲的建议?他希望你在美国获得什么?

胡雪桦:是我自己的主意。当时我父亲已经是很知名的导演了,我从他那里看到了我的未来,觉得我不能这样,我要从另一个角度实现自己的理想。

父亲很支持,他要我尽量多学,多看,多走。临行前他给了我一封信,让我登机后看,信里给我提了23条叮嘱,比如永远记住你是中国人,你的特长是什么,你的作品里一定要有东方的美学思想,还有另一些很细微的,比如护照一定要放好。最后他说,他是一个中国的导演,希望我成为一个世界的导演。其实,我一直认为,父亲已经是一个国际水准的导演。

经济观察报:在艺术风格的探索上,你父亲给了你什么样的影响?

胡雪桦:从小就看他拍戏,他和演员之间的相处方式对我的影响极大,他从来不会强行要求演员做什么,总是探讨式的。他曾对我说,和演员的合作就像放风筝,风筝拿在手上只是一张纸,要把它放出去,但手里要有线,它走得不够远你把线放长一点,走得太远了,线收一点。

另外,我父亲在作品里总要寻找一种独特的表达方式,我觉得他做得特别好,在于他对生活的理解特别深刻。一个导演一定要有生活阅历,有对生活的理解,同时在艺术上又极具创新意识。

<< 前一页12后一页 >>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欢迎订阅凤凰网财经电子杂志《股市晚报》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    编辑: sunyi
凤凰网财经
今日热图昨日热图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