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回眸:难忘的不眠之夜
2009年12月12日 14:16 世博网 】 【打印共有评论0

20002年12月3日晚,我和许多人一样,彻夜无眠。

回首以往,我曾参与组织无数次大型庆典活动,但没有一次像昨天深夜的晚会缺少把握。不过,与此同时,我内心深处的另一半,却又有某种胜券在握的奇特感觉。

说它没有把握,实在是计划中将实施的这台全球3个小时的电视直播节目变数很大,准确的程序基本没有。更困难的是为了回避海内外媒体的误解和曲解,这样一台内容丰厚、形式多样、空间各异、技术复杂的大型广场节目,其联排和总合成不得不全部取消。位于主会场的南京路世纪广场上的大幅标题也被遮得严严实实。再则,前方摩纳哥决定2010年世博会主办城市的投票时间表,传到我手上已有好几个版本,何为确切?何为权威?前后方都无法确认,而这恰恰是整台晚会的“戏眼”。现在“戏眼”几乎变成了“盲眼”,远在万里之遥的我们,运作这台晚会,更多的只能凭感觉了。

说它有把握,是因为足足三年,自己“卷入”申博工作已经很深很深了,别的不说,几个“第一”便让我难以忘怀:2001年5月27日,执导了被命名为申博海外第一台大型节目——《2001年上海·巴黎卫星双向传送音乐经典》;此节目直接进入了西方主流社会,法国国家电视一台,向法国和全欧洲进行了现场直播;2002年3月13日,又执导了欢迎国际展览局第一次考察上海的大型晚会《今夜星光璀璨》,同年8月,我还受市府委托,带领工作小组第一个专赴地中海畔摩纳哥的蒙特卡罗,先期考察了此次申博的投票地点、中国代表团下榻宾馆、卫星直播传送车位以及一旦成功后大型庆祝酒会的会场等等……。这一切一切,让我对申博,充满了认知、充满了感情。从方方面面的信息分析,心里总觉得上海有戏,上海一定会赢。

说有把握的另一个原因是文艺频道有一批善打大仗的编导、主持人、摄像等创作人员。此次,我们12个导演、10个主持人(若干外借)、20位摄像师已全部提前到岗,就连当晚正在生日宴请的陈虹导演,听说制片人王磊卿接到需要“增援“的紧急电话,二话没说,中止聚餐,带着大蛋糕随全组一起跑回了电视台。说有把握的再一个原因是面对这台“重中之重”的直播大典,文广集团及各有关部门给予了极大的支持和信任。在集团副总裁朱咏雷的主持下,王玮、宗明、黎瑞刚等各位领导天天晚上到制作现场开办公会,帮助导演组解决一个又一个问题。已经先期赴前方蒙特卡罗的叶志康总裁,不顾劳累病倒的身体,不时用电话指挥上海的准备工作。那段时间,申办“成”与“不成”或天下暴雨等预备方案都已做好,封闭式排练不停地分头进行着。“沙盘作业”、“纸上谈兵”,一切能用上的模式手段都用上了,临战状态非同一般。

缘此,尽管面对的是一个不可预测的流程和不可预测的结果;尽管面对的是一场以“即兴发挥”为唯一方式又不能有任何闪失的超大型晚会,我自始自终兴奋异常、劲头十足。那阵子连续多日冬雨不断,我常站在半夜的南京路上,面对淅淅沥沥的雨丝,面对世纪广场的主会场凝思:眼前的一切是那样的平静,它一定是沸腾前的能量聚集——上海太需要一次欢腾、一次迸发了。

12月3日晚上8时,早早进入“阵地”的我们都已各就各位了,按照手头资料介绍,前方蒙特卡罗投票结果,最快也要在北京时间22时30分后才能揭晓。看看时间还早,我想去食堂吃点晚饭,但不知怎么搞的,就是吃不下去,于是又折回了总演播室。我拿起电话和已达到周家渡街道现场、复旦大学相辉堂前和南京路世纪广场等各个点的频道负责人蒋剑平、金希章、张建明、王磊通了电话,他们传来的消息是一切准备完毕,连持续多日的冬雨也已经完全停了。而此刻的总导演之一唐萍和另两个微波传送点的责任导演郑可壮、李燮智已分别在三个现场指挥各个演出团体热情激昂地边唱边跳了起来,气氛极为热烈。而在总演播室的毛勤芳导演则抓紧这仅有的一点时间,进行着各个场景的模拟演示,权做最后的联排。要知道,这里是各路信号的会聚点,所有的直播画面是从这里传向全中国、传向全世界的,不能有一丁点的闪失差错,担子也着实不轻。我两眼盯着电视墙上的各路信号,一边呼喊着调度镜头,一边心中喃喃自语到:“苍天有眼,不负上海!”

大约晚上9时30分左右,蒙特卡罗前方报道组来电:“由国际展览局88个国家代表投票已正式开始,第一轮投票上海以大比分领先”。我马上把这消息告诉了各个演出点,引来一片欢呼声。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陈芳

商讯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

 

陈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