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冬平:谦逊的力量

2010年06月24日 00:04经济视点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人物档案 张冬平,1956年出生,河南农业大学国际教育学院院长、郑州市政协副主席

□经济视点报记者 郑 磊

这是一个颇令人意外的开始。在沟通了采访目的后,张冬平首先提出自己的要求:“写一写经济思路可以,但能不能不上照片?这样太张扬。”

实际上自从2009年他当选为郑州市政协副主席,便有很多直面媒体的机会,一年多来,张冬平早已多次面对镜头,并且一直形象颇佳。

我只好向他解释,照片是人物专访不可或缺的部分,但这并不妨碍他保持一种自我的谦逊,虽然这种谦逊只不过是内心的力量—从学术的观点来看,张冬平完全有张扬的资本。2008年上半年,大家都在谈论“两防”的措施,张冬平却提出不应该是“两防”,应该是提高粮食价格的好时机。当时国际粮价正在上涨,他写了一篇提高粮价的建议递交中央。这建议和“两防”刚好有点相反,当时并没被重视。但是几个月以后,国家政策就出现了变化,金融危机出来了,世界粮食价格开始飞涨,暗合了他之前的那个提议。

在国际教育学院和郑州市政协之外,张冬平的另一个身份是河南农业大学农业政策与农村发展研究中心的主任,这个职务得益于他长时间对河南农业经济的关注。

河南历来以农业大省自居,但是人口基数大和经济基础差一直是为人诟病的两大弊端,虽有“国人厨房”之美名,却并不能带动全省经济快速发展。张冬平对此开出的药方是“农业生产规模化”:要想实现从数量向质量转变,必须要形成农业规模经营。

这种规模经营有多种方式,时下最为流行的是土地流转性承包。种粮大户或者种粮能手把大家的耕地包起来,形成生产规模,这

样在种植过程当中就会注意选用品种,提高生产效益,而耕种面积增大或者经营规模增大以后,才可能运用现代的农业管理手段、现代的技术设备。

在张冬平看来,眼下正是土地流转承包的好时机,河南农村的青年,大多外出打工,这恰恰为土地流转集中提供了机遇。但是将这种机遇寄希望于大学生毕业后反哺家乡显然是一种逆城市化发展的道路,真正的希望在于企业家的眼光。他认为,“农业是未来企业家投资的方向,过去都说是房地产,今后的十年可能是农产品。”

张冬平为此已多次深入农村调查,其结果相当积极,很多企业家和刚刚毕业的大学生,都看到了农业发展的前景,愿意回乡承包耕地。

如果说扩大规模是一种由量变到质变的过渡,那么质变的转折就在于形成农产品区域品牌。“比如河南小麦,但小麦有什么品质?不知道,只知道河南生产小麦,河南小麦没有品牌。”张冬平认为,农产品区域品牌的建设一方面还是要靠规模的提升,另一方面,则要依靠观念的转变。

在他看来,河南人在经济发展当中过于“大方”,赚钱的观念不够浓厚。有一次在上海吃饭,张冬平的一次性筷子掉地上了,想再要一双,服务员客气地回应:“收费一角。”在河南饭店同样是吃饭,同样是要一次性筷子,店主马上就会就塞过来一大把,说,拿走吧。“我们不是说大方不好,但是从经济学角度谈经济发展问题,河南并没有把每一个资源都当成赚钱的手段。”

他提及很多农业经济的发展趋势,并且坚持认为未来十年农业将会是一个最有前景的行业。过去他多次把自己的观点写成论文,后来进入政协,就开始往提案上下工夫。

在政协的另一个好处是,增加了很多扩宽视野的机会。因为调研,会接触到产业集聚区,会接触到中小企业融资,这是都成为张冬平感兴趣的话题。

实际上很多年前他就在农业之外关注经济学的发展,他曾对户籍制度颇有研究,认为这种制度把人分成了农民和居民,什么时候把户籍制度取消了,城乡统筹才可能顺利进行。

更早一点的选题在上世纪80年代初期,张冬平提出“喇叭口模式”,认为农民和城市居民的收入差距像喇叭一样在逐渐扩大,直到30年后的今天,如何缩小区域间差距和行业差距,依然是经济学讨论的热点。

“河南应该形成自己的农业区域品牌”

——专访张冬平

1“产业集聚区缩短了经济发展过程中的时间”

 

经济视点报:你上个月就产业集聚区进行了一些调研,现在整个河南对产业集聚区是非常重视的,你对集聚区有什么看法?

张冬平:产业集聚区是经济发展的一个载体,过去的产业集聚区在沿海地区都是自然形成的,像深圳的电子产业集聚区,形成以后对这个产业发展很有作用,电子上游产品、下游产品都能在一个集聚区里面找到,这样它的运输成本或者交易费用都很低,形成产业发展互动。

最近这几年我们国家看到这种发展趋势以后,都是人为地在打造产业集聚区,也就是把相关产业都引进到一个区里面,这对一个地区的经济发展确实有很多好处,由过去经济自然形成的状态转为靠政府的推动形成,可以说缩短了我们经济发展过程中的时间。

经济视点报:刚才你提到一个词叫“人为”,但我们有另外一个担心,人为制造产业集聚区,会不会造成行业的简单叠加?

张冬平:对,如果这个产业集聚区摆不好的话,就形成一种把产业放在一起,产业和产业之间没有上下游关系,有时候可能还形成很强烈的竞争关系,这种情况现实是有的。

经济视点报: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

张冬平:实际上还是靠它的经济发展规律来形成,也可能这个产业集聚区多少年以后越发展越快、越壮大,那么这样的话就叫做融合,如果一个产业集聚区发展到最后慢慢形成相互依赖不强的企业,那么这就说明不是一个成功的产业集聚区。

经济视点报:最后还是要靠规律形成?

张冬平:还是要靠经济规律形成,有些企业进入集聚区可能几年之后就会被淘汰,其他企业发展很好,被淘汰的企业会换成另外一家企业,这都是有可能的。

经济视点报:在某种程度上会不会是违背了经济规律?

张冬平:它不是违背规律,它是想利用这种规律使企业尽快地发展,使经济尽快地发展,如果我们放任自流让它随意发展的话,有可能是障碍更多一点,比如一个企业在这里发展以后,那么它相应的企业怎么能进来?这需要政府的支持,需要政府给它划一块地,给它一个相应的优惠政策,相关企业才能进来。如果只靠这个企业逐步地形成,需要很多年的时间,政府推动的产业集聚区解决了机制上的障碍问题,使它们发展得相对快一些。

2“中小企业应该要看到国际市场的融资”

 

经济视点报:你是农业方面的专家,但是像我们刚刚谈到的集聚区,你很关心并且参与其中,同时我还看到你经常走到一些高科技的企业当中去。

张冬平:我主要是农业方面关心多一点,研究多一点,其他仅仅是关注。因为政协有调研任务。比如神阳科技,我觉得它是中小企业融资的一个非常好的先导。现在中小企业融资难是全国普遍的问题,国家采取了很多措施,但是都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一个中小企业想发展要靠它自己的融资能力,神阳科技它有个什么好处呢?它是在美国上市,通过美国的上市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这种融资比我们在国内上市可能更正规、更有效一些,所以它这个企业非常小,但是融资量却很大。

它给人一个导向,就是我们国家的中小企业不仅仅要只看到国内市场的融资,应该要看到国际市场的融资,而且这种国际市场的融资反映了这个企业的科技含量和经营能力。

经济视点报:你刚才提到在美国上市更规范一些,这个更规范表现在哪些方面?

张冬平:他们在整个上市的过程当中主要是看企业的规范运作、规范申请进行的,不是政府部门的一步步审批,他们就是金融机构在考察你,在审查你,那么不管你的企业大小或者不管你目前的状况,只看你的发展前景,你的发展前景好,你的报告写得好,那么你就有可能上市。

像我们国家也属于金融机构批,但是属于半官方的,不是完全市场性的操作。

如果我们郑州市的每一个企业或者河南省的每一个中小企业能像这样到国外融资上市,那是非常不了起的。

经济视点报:当选政协副主席之后,会有很多调研工作要进行,是不是会淡化学术研究?

张冬平:肯定要淡化一点,淡化一点过去很专业的农业经济,但是涉及的面又宽了,就像刚才讲到的产业集聚区,包括中小企业贷款问题,可能涉及的面比我过去研究的要宽一些。

但是个人精力主要还是放在农业经济研究方面,这个还是应该放在主要的位置。只不过精力注重,但是时间保证不了,有很多想法,不能付诸研究过程。

经济视点报:你对自己对满意的研究成果是什么?

张冬平:我觉得对任何成果都不满意,我总觉得有些东西该去研究但是没有研究透。比如在上世纪80年代初期的时候,我就提出了收入差距问题,一直提到现在,城乡居民收入差距、区域间收入差距,像个喇叭口,差距越来越大,当时我就提了“喇叭口趋势”,农民和城市居民的收入差距像喇叭一样在逐渐扩大,区域间的收入差距也一样越来越大。这种收入差距不能缩小是我一直想研究的问题,最近这几年国家也很重视。

3 “农业合作社是今后发展的必然趋势”

经济视点报:你曾经提倡利用工业化的理念去管理农业。

张冬平:农业现代化,它实际上是一种过程,是随着工业化、科技化的发展逐渐引导的。实际上,我们现在这种状况离要求还差得很远。

粮食安全现在是河南省农业发展的主题,大家都知道粮食生产效益比较低,农民生产粮食的效益远远低于外出打工的收益,所以现在农业的发展首先需要规模经营,一个人种三、五亩地,难以发展现代农业。

经济视点报:没有形成规模。

张冬平:在分散经营状况下,农民不把它作为收入的主要来源,那么他们就不愿意增加投入,仅仅进行着生产性的基本投入,科技投入的动力不足,所以像这种小规模的生产就很难推进现代农业发展。

经济视点报:你提到河南要产生自己的区域品牌?

张冬平:我讲的是农产品区域品牌。因为我们是农业大省,我们只靠一般性的农产品生产是不行的,没有特色,它直接涉及到农业生产方式的转变,或者叫做发展方式的转变。第一种是农业生产经营方式的转变,从一家一户的生产方式,转变为规模经营方式,第二种转变就是把我们过去追求粮食的数量转为粮食的质量和品质,调整粮食生产结构,其他还有农业生产资源利用方式的转变和传统农民向现代农民的转变,等等。

要想实现从数量向质量转变的话,我觉得规模经营是基础。当然这种规模经营有多种方式,一种就是现在出现很多种粮大户或者种粮能手把大家的耕地包起来,形成生产规模,也可以通过农民专业合作社的形式形成规模经营。

实际上现在河南省是有条件的,到农村去看一看很少有青年在干农活,基本上都出去打工了。那么在这种状态下就形成了土地流转的良好时机,把握好这个时机,促进土地的流转使农业形成规模经营。

经济视点报:农业合作社这两年发展的势头很好。

张冬平:农业合作社是今后发展的必然趋势,因为按照目前一家一户的生产很难走上现代农业发展的道路上来。

经济视点报:还是要上规模。

张冬平:规模是一方面,除了粮食,我们还有其他农产品要发展。如果我生产的是水果、蔬菜,自己能吃多少?很多是拿到市场上去销售的,一家一户去抢市场是很难的,郑州附近农村有很多樱桃、草莓合作社,因为像这种商品率很高且不易保存的农产品,单个农户面对市场困难较大,它必须有一种组织,这种组织是过去的村委会不能承担的,它是一种经济组织。

4 “随着经济的发展,粮食价格肯定要涨。”

经济视点报:很多人都曾倡导农产品价格上扬,给农民更多的利益,但这两年当价格真的上扬的时候,很多人惊呼:实在受不了了。

张冬平:农产品价格提高是必须的。粮食和一般的商品是不一样的,它带有一点公共品性质,是一种基本生活品。为了保护种粮农民的积极性,国家除了不断提高粮食补贴之外,最近这几年的最后收购保护价也在逐步提高,如果粮食价格过低,农民就没有种粮积极性。

经济视点报:涨价还要继续进行下去?

张冬平:随着经济的发展,粮食价格肯定要涨。十多年过去了,粮食价格才涨了几分。社会物价涨了多少?实际上我们的粮食价格没有随着社会经济发展而做相应的提高。

经济视点报:最近像大蒜涨价、豆类产品涨价,很多人认为这并不是真正市场供需调节,而是刻意炒作起来的。

张冬平:我没有去调研过,不能说肯定是炒作。但是从一般的规律来看,有炒作的嫌疑。从一般经济规律上讲,消费没有发生变化,生产又没有短缺,它怎么会突然往上升呢?可能现在房地产不炒了,炒到农产品上来了。

经济视点报:有政协的这样一个身份,会不会帮助你的学术更快地运用到社会当中去?

张冬平:我研究的很多东西通过政协提案交上去了。过去我们研究东西写个论文就出去了,或者出本书就出去了,现在研究完了以后就作为提案交上去。

经济视点报:这些提案会影响到决策层。

张冬平:2008年上半年,大家都在谈“两防”的措施,当时我提出现在不应该是“两防”,应该是提高粮食价格的好时机,因为当时国际粮价正在上涨。我写了一篇提高粮价的建议给民建中央,因为当时国内粮价远低于国际市场粮价,这种建议跟我们当时国家政府的“两防”措施刚好有点相反,因为当时正在防止物价上涨,防止通货膨胀。提出这个建议以后,尽管当时没有被重视,但是过了几个月以后就出现转机了,不是“两防”了,金融危机出来了,之后,中央采取了提高粮食最低收购保护价的政策。

经济视点报:你理想中的河南是什么样的?

张冬平:按照我的观点,河南应该是农业与高新技术产业并进发展,而不是我们资源型的工业在发展,因为只有这样的河南才能“两条腿走路”。发展传统工业占用耕地较大,如果发展一些高新技术,占用耕地相对较少,如果能这样发展的话,对河南来说是一个比较理想的发展模式。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欢迎订阅凤凰网财经电子杂志《股市晚报》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    编辑: hanfn
凤凰网财经
今日热图昨日热图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