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出现胶囊公寓 130平米隔成12小间

2010年04月29日 13:35中国新闻网 】 【打印共有评论0

“胶囊公寓”是最近国内最热门的词之一,因为它与高房价、蜗居、蚁族这些流行而又敏感的词汇联系在一起。其实,津城早已出现胶囊公寓。2008年,随着天津的高速发展,越来越多的人挤入这个熙熙攘攘的城市,但面对持续走高的房价,一群中低收入人群的需求只能是拥有一个栖身之所,和平区南京路诚基中心里的胶囊公寓由此诞生,成为这个华丽且热闹的大都市中一个缩影。

记者体验

有没有窗户决定房租高低

胶囊公寓到底啥样?住在里面的人是一种什么状态?记者在一名身材瘦小、操南方口音的男子带领下,走进诚基中心实地探访。

所谓的胶囊公寓处在大厦的27层,通过一条狭长的走廊,来到一间并未上锁的单元房内。室内十分昏暗,冰箱和微波炉被摆在门口。房内被墙板隔断,形成一条狭窄的走廊,敲击走廊墙壁,却发现只是一层木板。通过目测,其间只能容纳两个身材较瘦的人并排经过。

-20平方米隔出4个“胶囊”

走廊右侧大约20平方米的空间被隔成4个“胶囊”,恰似紧紧相连的更衣间,狭小而压抑。带路男子称,由于这些“房子”没有窗户,价格比较低,每月租金450元。“想要有窗户的房间,跟我上楼看看。”在男子的指引下,记者才意识到,这原本是一间大约130平方米的跃层公寓,两层被隔出12个小间。上楼时不难发现,钢制楼梯不仅狭窄,还十分陡峭,行走起来十分困难。

-坐在床上稍抬双腿碰到墙

到楼上时,男子打开其中一间“空房”。该房不足4平方米,进门就是单人床,床头紧靠一扇落地窗,透过玻璃可以直接望到南京路,而床与墙之间的距离只能勉强容纳一只旅行箱。记者坐在床上,双腿稍抬就能碰到墙壁,在室内转身也十分困难。“这种房采光比较好,每月600元,隔壁那间窗户还能打开,还要贵50元。”男子称,有窗虽然价钱贵,但可以两人合租,“面积是小了点,可以把床换掉,搭个地铺就行。”

-厕所里恶臭扑鼻设施残破

男子又带记者来到3楼的一个单元,这是一间60平方米左右的平层公寓,内部被隔成9个小间,像是迷宫。厕所与“胶囊”连在一起,室内通风极差,不时有恶臭发出。厕所内卫生状况也较差,设施残破,马桶水箱盖不翼而飞,墙面上还被人用油性笔涂抹乱画。

压抑沉闷让人没有安全感

傍晚,记者见到了住在3楼的周暮(化名),一名广西女孩。为体验胶囊公寓的生活,周暮同意记者挤在她的公寓里忍一夜,并接受了16元房租。

-4平方米 没窗户 月租500元

据周暮介绍,她就读于北京某大学化工专业,毕业快一年了,至今没找到合适的工作。住进胶囊公寓前,周暮和同班一名女生住在北京海淀一个单位的防空洞里,“地下室分成好多小房间,我们住双人间,一天24块钱,比这边贵。”周暮说,同屋女孩的亲戚在天津,两人在找工作无果的情况下,决定一起来天津找机会。“我同学住她姑妈家,我就找到了这里。”眼下,周暮在津乐汇写字楼内的一家公司供职,她住的胶囊公寓大约4平方米,没有窗户,月租500元。

-隔音差 没信号 隔壁鼾声听得见

大厦后身有一处市场,周暮会在那解决自己的晚餐。如果把饭带回胶囊公寓吃,周暮要准备一个大垃圾袋装废物,她把袋子放在电脑桌下面,上网时,腿就挤在袋子旁边。晚上9点多,胶囊公寓里变得嘈杂起来,躺在周暮的床上向外看,门框上有一个半圆形的窗户,上面没有嵌玻璃,这是“胶囊”的通风口。可以听到有人穿着拖鞋来回走动,还有放水洗漱的声音。周暮说,在“胶囊”里经常没有信号,所以没什么人用手机聊天。因为无法通风,屋里有一股潮湿味,很压抑,也很害怕,薄薄的木板门让人没有安全感,外面有一点风吹草动都会突然惊醒。

当被问到一个女孩子住在这里的心境时,她笑得有点勉强:“开始有点害怕,现在习惯了,不就是睡觉吗?在哪都一样。”天色晚了,周暮穿了件外衣起身,她说这样去卫生间,遇到男房客不尴尬。入夜后,离开了周暮的“胶囊”,隔着看似墙面的隔板,房客的鼾声还是听得见,大门口已经摆满了各式鞋子。

居民说法

如此混居 卫生谁管?起火咋办?

诚基中心属于商住两用房,目前常住户很少,大概有八成为商家和出租房。对于胶囊公寓,诚基中心的业主各有看法。2号楼7层居民李女士称,商户和住户混居在一起,这种情况是住户们始料未及的,“当初买房时,曾经有一个买一平方米送一平方米的优惠,我们高高兴兴地就入住了,怎么也想不到会有这么多商户进来,他们带来的隐患太多了!”李女士表示,2号楼曾经发生过起火事故,居民对此心有余悸,由于商户的存在,让出入大厦的人变得更复杂,“胶囊公寓里有木头隔断,如果防火设施不完备,隐患可就大了!”

对此,居住在1号楼11层的赵先生表示,胶囊公寓里的住客如果随意将食物带进带出,很可能滋生蟑螂等虫害,楼内的卫生很难得到保证,居民的正常生活势必会受其影响。“如果总有陌生人频繁进出你家的居民楼,你还能放心在这里居住吗?”赵先生还强调,类似胶囊公寓这类商户,虽然表面上只是打了隔断,但事实上谁也不清楚其是否对楼内承重墙进行过改造,下水系统能否保持通畅也是未知数。

房客讲述

能落脚就行,蜗居算什么?

在27楼的一间临街房,室内除单人床和一只旅行箱外,地上还摆了只啤酒瓶,此外再无多余空间。一名贵州男青年是这个“胶囊”的主人。面对“新房客”的造访,青年男子坐在床上,有意无意地聊起了胶囊公寓里的生活。

睡觉翻身邻居都能听得见

“这里肯定是男女混居的,但是都上了锁,互相都是陌生人,无所谓的!”虽然隔断将住客们彼此隔绝,但男子的言语中却并未透露出寂寞,“这基本上没有隔音,晚上讲电话、睡觉翻个身,隔壁的人都能听得见”,说到麻烦事,男子把头偏向卫生间,“每天最少有七八个人争厕所,前一个人弄脏了,后面那位就得认倒霉!洗衣服、洗澡都得排队,着急也没用!”

无线上网还能看最美夜景

“这里的大学生可多了,我学金融的,中央民族大学的。”这名男青年自称一年前毕业后在北京发展,但工作始终不顺,如今“转战”天津的一家投资公司,本部就在五大道,月入1000多元。“现在的条件,我挺满足的”,男青年说,第一次来到胶囊公寓,他的感觉是“这是人住的地方吗?”然而,在就业起步阶段,胶囊公寓解决了他的住房问题,比起居无定所,这种狭小的“过渡房”更能给他安全感。现在他已经完全适应了这里的生活,“现在回老家农村,住进大间平房,倒有些不习惯了。我现在也是韬光养晦,等将来找到一份包吃住的工作,就从这搬走。”男子称,除了用电以外,在这里还可以免费享受无线上网,“我晚上能看见天津最美的夜景,你们能吗?”男青年表示,除了上网,晚上关上门独自眺望远处的景色,是他目前最大的享受。

便宜便利面积大小不重要

“房客来自五湖四海,哪的人都有,本地的也有。”说起那些平日里不怎么交流的“邻居”们,贵州男子称,楼上住着一个天津的中年妇女,“房东总提起这个女的,说她是因为家庭内部出了问题才躲到这来的。”此外,男子还提到两个合租的女生,“据说是这两个人最先提出搭地铺合租的,这种办法真是最节省的了。”男子称,平日里房东也常提到,住在“胶囊”里的人,除了身处“过渡期”的学生外,也有一些周边公司的上班族,这些人选择胶囊公寓,一来是便宜,二来则是交通便利,“有些人只是晚上睡在这里,白天都要出去忙,他们赚钱少,又想住这个地段,面积大小有那么重要吗?”

对“胶囊”里的生活,男青年的评价是褒大于贬的,虽然房间里不能开伙,但可以出去买解决吃饭问题,毕竟每个房客都清楚,生活在“胶囊”里的日子是有限的,这种居住状态必然是暂时的。(天津网)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欢迎访问凤凰网汽车2010北京车展专题
欢迎订阅凤凰网财经电子杂志《股市晚报》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    编辑: robot
凤凰网财经
今日热图昨日热图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