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方调查还原南京儿童医院游戏门真相

2009年11月14日 00:2021世纪经济报道 】 【打印共有评论0

本报记者 李 芃上海报道

南京儿童医院游戏门事件,在三天之内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这是继上海钓鱼事件后,又一个政府出手挽回公信力的案例。

事情缘自一个5个月大的婴儿的死亡事件。11月3日上午,5个月大的“徐宝宝”被双亲送至南京儿童医院。医院初步诊断病症为眼眶蜂窝组织炎。

住院后至4日凌晨,患儿病情迅速恶化,经抢救无效死亡。宣布死亡时间为早晨7时30分。

事后家属在网络上发帖,称值班医生毛晓珺当晚打网络游戏而疏于治疗,并且对家属再三恳求的态度恶劣,患儿母亲亦曾哀求下跪等情况。

11月10日,南京儿童医院对此做出反应。其副院长黄松明,否定了“医生打游戏”和“家属下跪”等事实。

至此,南京儿童医院游戏门事件迅速发酵。院方的自行调查仍被质疑。

11月11日,南京市政府及卫生局宣布,成立第三方的调查组对此事进行重新调查。12日中午,包括媒体记者、网民代表等在内的14人组成的调查组成立。

11月12日下午,南京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市卫生局局长陈天明表示,根据第三方的调查结果,“患儿家长所反映的情况基本属实”。

调查还对事件中医院所有当事人进行了处理。其中,值班医生毛晓珺被吊销医师执业证书、行政开除处分;因对事件负有处置不力、初步调查结果不实等负有领导责任,南京儿童医院院长方如平被记行政记大过、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11月4日凌晨,到底发生了什么?11月11日—12日,这个第三方调查是如何运作的?

保密局的解密软件

11月11日,南京儿童医院游戏门事件再起波澜。

新调查组这天成立,最初成员是10个人,有南京市卫生局3位工作人员,一位南京市卫生行业行风监督员,一位网络技术专家,南京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眼科主任,南京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医务人员,和新闻工作者3人,分别是江苏人民广播电台南京记者站站长朱荣康,和《人民日报》、《现代快报》的两名记者。

11月11日11点,调查组召开了第一次会议,随后就分为技术组和责任组,分头开展工作。到了这天晚上8点左右,新华社江苏分社和《扬子晚报》各一名记者也主动请缨加入了调查组的队伍,南京市卫生局也增派了人员。南京市卫生局人士12日傍晚向本报确认,前后共有14位人士参与了相关调查。

在十几个小时的连夜“车轮大战”里,调查组分头问讯了医患双方当事人共33人次,并调阅了相关录像资料,检查了值班医生使用的计算机等,形成了最终调查结果。

被分在责任组的朱荣康和南京市卫生局纪委书记丁海洋一起,从11日下午两点一直谈到12日凌晨两点半。“所有的人都是单独接受问询的”,朱荣康说,其中谈话时间最长的是值班医生毛晓珺,共两个多小时。

网上热议的最大疑问是毛晓珺到底有没有玩游戏?

据介绍,调查组借助国家保密局专门的解密软件,完整还原了毛晓珺当晚的电脑使用情况。有关记录显示,11月3日17∶38,毛晓珺打开QQ游戏玩了两盘,每盘持续约半个小时。而正是在这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段中,他没有理睬婴儿家属要求查看病情的呼叫。

朱荣康说,他和丁海洋两人于11日晚23时左右正式开始和毛晓珺接触。毛晓珺1967年出生,毕业于江苏省镇江市医学院,已从业10年。在接受问询时,一米七几的壮年汉子显得焦虑不安。

毛晓珺承认,他在第一次接受调查时否认了自己玩游戏的事实,“当时就想快点把事情糊过去”。而“院长助理的亲戚”这一身份,当时也给了他一些“底气”。

调查组也搞清了另一个基本事实:徐宝宝的母亲下跪的对象另一科室耳鼻喉科的当班医生李旭。虽非向毛晓珺下跪,但是下跪事实同样成立。

一个耐人寻味的是下跪时间。南京市儿童医院公布的第一次调查结果称,这位母亲在11月4日早晨7点以后,是下跪促请医生再次抢救。医院方面称,当时抢救已经开始,

调查组调阅了医院的监控录像,有关画面显示时间是4日早晨5时59分49秒,这即南京市卫生局12日在网上发布的调研报告里所说的“患儿抢救初期”。

失职但不算医疗事故?

游戏门事件水落石出,但是徐宝宝的意外死亡,并没有被认定为医疗事故。

南京市卫生局对诊疗情况的调查结果称,“急诊接诊医师、管床医师诊断明确,治疗措施符合规范;患儿生命垂危时多科参与的联合抢救措施符合规范”。

对于患儿的死亡原因,南京市儿童医院的初步分析为眼眶蜂窝组织炎,中度感染,海绵窦血栓。

眼眶蜂窝组织炎究竟是何病,眼部一个小小的红肿居然能要了命?

南京某三甲医院眼科一位专家表示,眼眶蜂窝组织炎是眶隔后眶内软组织的急性细菌感染,这是儿童眼球突出的最常见病因。这位专家介绍,这是一类较为常见的疾病,临床上一般情况不重,挂水消炎就可以;但也有重症的,不仅会严重影响视力,而且可引起颅内并发症或败血症而危及生命——该患儿的死亡可能是细菌通过海绵窦引发了颅内感染。

但不可否认的是,南京市儿童医院的有关医护人员存在明显的失职行为。南京市卫生局发布的《情况》已对有关人员的责任作了如下认定:包括没有及时请会诊,没有重点向夜班医生交班,没有发现应当发现的病情变化,未按照一级护理要求巡查等等。

调查结论显示:患儿家属多次到护士站和医生值班室请求医生观察病情,值班医生仅在11月3日19∶12,4日1∶29、2∶09观察过患儿病情,并于4日晨组织了对患儿的抢救,“存在着失职行为。”

患儿母亲给医生下跪的一幕,更为整个故事笼罩了一层悲愤色彩。调查员朱荣康指出,徐宝宝的母亲是位年仅23岁的湖南妹子,失去头生子让她痛不欲生。她是在老父亲的陪同下前往接受问询的,在讲述到有关情节时好几次掉下了眼泪。

第三方力量之问

11月12日傍晚第二次调查结果公布后,徐宝宝的父亲在接受电台采访时,向“所有关注的网民”致谢。

在事件最初发生后,其正是通过网络发布有关情况,引起公众关注,最终使事情水落石出。

仅在西祠胡同网上,持续跟帖超过65页,有3000多位网民跟帖留言。在第二次调查组的14名成员中,既包括了一名网民代表周桂华,周也是解密毛晓珺是否玩游戏的两人技术小组之一。其网络和电脑技术派上了用场。

包括网民在内的第三方调解机构,如今被一些医疗纠纷寄予希望。南京东方瑞信律师事务所代理医疗诉讼的专职律师张奎告诉记者,南京市每年要做两三百例医疗事故技术鉴定,按照比例估算,一年的医疗纠纷在2000—3000起。

全国首家从事医患纠纷调解的专业机构、民康医疗纠纷法律咨询服务所2003年就诞生了。但是他们只做了两年多就萌生退意——没有行政权力,资金的匮乏使得第三方调解举步维艰。

复旦大学媒介数字研究中心副主任张志安博士认为,作为一种新兴的媒介,网络的普及性和低技术门槛,使它在形成舆论、倒逼政府公权部门透明化方面有着天然优势。

不过他也同时提醒,眼下新医改正进行中,医患关系特别敏感。在公民社会远未发育成熟的阶段,对网络舆论的把握也是一门公共的必修课。

(本报记者王海平对本文亦有贡献)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2009中国网民财富报告调查
欢迎订阅凤凰网财经电子杂志《股市晚报》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    编辑: robot
凤凰网财经
今日热图昨日热图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