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志武建议私有化国有资产 把全民所有落实到每个人

2010年08月09日 20:52凤凰网财经 】 【打印共有评论0

陈志武建议私有化国有资产 把全民所有落实到每个人

2010年8月8日,凤凰网对话耶鲁大学金融学教授、经济学家陈志武。陈志武提出,应该把中国的经济更进一步地私有化,并且将全民所有落实到每一个人。以下为文字实录:

凤凰网:陈教授您好,非常感谢您抽出宝贵的时间接受我们的专访。

陈志武:谢谢。

凤凰网:中国已经针对汇率改革问题进行了持续一年以上时间的讨论。前不久,央行副行长胡晓炼也在短时间内,连续发表了五篇署名文章来阐述汇改这一问题,可以说是推动这场讨论达到了另外一个高潮。那也想请问您,您认为胡晓炼副行长,她的这一个举动是在释放一个怎样的信号,是否在暗示着我们国家汇改在重启之后,将会走向一个什么样的方向?

陈志武:汇改在金融危机之前,已经进行了两年多的时间。当然后来在2008年秋季的时候,因为金融危机的爆发或者说深化、发展而暂时被搁置起来。到今天金融危机很显然已经结束了,那么在这个时候重新恢复汇改,对中国长久的金融发展,特别是对人民币走出去,让人民币成为更有广泛接受度、广泛影响的这样一种货币,汇改是第一步,必须的要迈出的一步。那么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能理解胡行长,她写的五篇署名的文章,主要是为这个。按照我的理解,主要还是针对国内的讨论写出来的这些文章,因为在最新的一轮汇改重新启动且进一步发展之前,确确实实在国内的一个决策层里,包括媒体和社会有一场讨论。就是探讨在金融危机复苏还没有完全达到一个非常高的可靠的稳定的水平之前,又恢复汇改,让人民币升值来说是不是太早了,这样一个问题。

那么按照我的理解,当时也就是说到4月底到5月之前,在商务部、人民银行等等,不同的部委之间,意见和理解都不太一样,那么社会上的汇改政策的理解也可能差别比较大。在这样大的一个背景之下,人民银行作为中国央行,也作为中国金融政策的专业执行者,有必要把汇改政策的这个重要性和实施性,对中国长久发展的意义做一个比较全面的一个阐述。所以我觉得胡行长的这个系列的文章这个意义非常大,而且对让社会更多的理解央行的政策,国务院的政策,我觉得是非常好的一件事。

凤凰网:是不是一方面是在向业界表示说,经过前不久的一段时间的争论,现在基本上大家对汇改问题已经达成了一个共识,那么这次的连续五篇文章的发表就是首先告诉大家我们现在共识基本达成了,接下来就像您所说的,要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做,我们也把这些话题提出来,然后供我们大家来继续的去研究讨论?

陈志武:对,是这样的。因为现在一方面我们都说要中央政策是想把上海建设成世界金融中心,上海成为金融中心的一个非常核心的一个必要条件就是人民币的自由兑换,还有人民币跟外汇之间资本账户的自由度必须的要放开,就这样的话,外国人可以把他们手头的资本,资金可以自由的投放到中国的不同的资产市场上面,中国人也可以不管是家庭个人还是企业,可以自由的把自己的财富和资产一进一出中国,那么为了实现这些长久的目标,使得上海成为世界金融中心的话,汇改是必然是第一步的,必须要做的。

凤凰网:最终目标是要通过完全实现人民币自由兑换,因为这个是任何一个城市成为金融中心的一个前提?

陈志武:这个是很显然的,因为像我的理解说现在比如说要是我,我的这个美元要转移到中国来换成人民币,那么每年的上限是5万美元,就可以在中国开一个银行的账户,然后汇集来5万美元,然后马上就可以兑换成人民币,但是每年只有5万美元的限额。那如果是这样的话,大家可以想像一下,如果在这样的一个限制之下,要想让上海成为世界金融中心,很多人可能都想要买A股的股票,或者是买中国的房地产,但是没办法进来,最后都放弃。顶多可以放进来5万美元的话,整个金融市场,资本市场的规模就不可能太大,就只能受到每个人每年5元万兑换限额实质性的限制。

凤凰网:但这个过程肯定也是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循序渐进的进行,那您认为?

陈志武:所以今天就必须开始,要不然的话,这个时间会拖的更长,是不是?

凤凰网:您认为,这次胡晓炼的这一番讲话,她有没有暗示出中国在哪些领域的资本项目可能会最先开放?

陈志武:现在实际上有一些比如跟贸易有关的,当然这不是资本账户,贸易的这个结汇的时间和要不要结汇,对中国的进出口贸易公司已经是基本上都是放开了,企业可以自己做一些选择,当然原来的话,FDI这个直接投资特别是这个跨国公司,到中国不同的地方做这个实业投资的时候。这方面以前有一些限制,要特别的批准,但是总的来讲并不是不可行的,但是接下来这个急需要真正放开的。比如说把这个QFII这方面的上限要进一步放开。因为到目前为止QFII这方面的限制还是比较多,只有得到QFII资格的这些国外的金融投资公司,才可以到中国来参与一个A股市场的交易,参与中国债券市场的交易。但是我觉得QFII的这些资格认证和QFII的规模,可能是未来,接下来这一段时间,首先要不断的放开的,这些具体的指标,因为如果能够达到这一点的话,我觉得对最后完全自由的资本账户开放是会提供一个非常好的一个过渡期。

凤凰网:那一方面您提到了说这一个人民币的汇率改革,要加快步伐进行,因为只有这样的话,成为我们建立具有国际领先竞争力的这个国际金融中心才有可能早日实现。但是另外一方面,也有学者说,因为确实是人民币汇率改革会对中国整体的经济产生非常大的影响,比如说对于我们国家三架马车之一的进出口贸易就会产生立竿见影的影响,所以另外一个意见就是说我们也要等实体经济,要等我们国家经济产业调结构的步伐能够跟上我们在虚拟经济领域的改革才可以,但是可能实体经济的改革相对于虚拟经济的改革,可能更为复杂一些,比如说我们现在要实行产业升级,但对于很多习惯做出口贸易的这些企业来说,它不是说从一天之内就能够从出口外贸产业摇身变为高科技产业,那您认为对于中国调节的这一个计划来讲,长期的政策怎么能适应短期面临的这种紧迫的问题?

陈志武:但是实际上关于这个资本账户的开放,这一块实际上跟汇率是紧紧挂靠在一起的,因为我知道最近这些年,越来越多的学者和决策的官员,都在谈的一个目标,就是让人民币成为其他国家的储备货币。那人民币成为储备货币的第一个条件就是其他的国家拿到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以后,他们必须的能够到中国来买卖中国的政府公债,让中国的政府公债市场跟A股市场并不是对其他的国家的央行或者是金融机构,非金融机构完全开放的,所以这个资本账户的这个不放开,跟人民币作为国企货币也好,这个目标实际上是相矛盾的,所以为了解决这个矛盾,必须要放开。

另外就是关于这个一些学者的担忧,我觉得最早我们可以继续讨论10年,就是什么时候中国的实体经济还有金融经济是不是已经准备就绪了,可以正式开放资本账户了。我的理解的话,与其去讨论10年还不如今天就开始一步一步的放开,因为通过这个放开资本账户,通过放松外汇管制,让更多的外国资本可以更自由的进出中国,以这种方式,实际上可以逼着中国的银行体系、股票市场、基金行业、债券市场等等给他们该来更多的竞争的压力,以这种方式,逼着各行各业的金融机构,去做相应的调整,这样反过来可以让中国的实体经济在利用金融工具、金融市场这方面,能够有更大的机会,更大的空间和更多的机会,去学习去调整。

凤凰网:所以我们要用金融市场的开放这一个手段来倒逼我们的实体经济进行快速发展?

陈志武:就像制造业一样的,比如像汽车行业,我知道这个前几年很多的人说早期的以市场换技术,到底是成功还是失败。这话题,确确实实在前几年讨论的非常激烈,很多人说当年的以市场换技术的这个政策是一场失败。当时在我看来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因为如果我们去看一个具体的数据的话,在1982年左右全中国生产的私人轿车大概只有1000多辆,全中国生产轿车的数量。在1982年的时候,1000多辆,但是去年的时候1000多万辆,这个是一个从1000多辆全国生产的个人轿车,从年产量1000多辆,到1000多万辆这个是一个非常大的增加,1万个数量,现在上升了1万个数量。

凤凰网:而且在中国已经是全国最大的汽车生产国和汽车销售国?

陈志武:对,所以我说这个意思是什么呢,很多人把这个汽车技术的引进,直理解为这个汽车本身的这些技术,而不把汽车的生产管理和销售物流等等方方面面物流的这些管理,这些软技术的这些人看来,都不被看成是非常重要的技术。在我看来的话,可能过去的市场换技术,换来的不仅是这些汽车硬技术,更重要的是汽车生产管理的这个软技术,这些软技术方面在过去这个通过以市场换技术的政策安排之下,确确实实学到了非常的多,以至到现在不管是这个吉利还是其他的公司,自己做起来要马上生产,一年生产几十万辆汽车都是变得非常容易的事,那么要我看的话,这恰恰是当时以市场换技术的政策成功的表现,如果没有当初的这些以市场换技术的政策支持的话,那么今天中国汽车制造业的产量不可能达到这么大的一个规模,这么样的一个水平。

<< 前一页12345后一页 >>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凤凰网财经”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或音视频),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凤凰网财经频道(010-84458352)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

>>  热点推荐:

欢迎订阅凤凰网财经电子杂志《股市晚报》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    编辑: madj
凤凰网财经
今日热图昨日热图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