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榴庄村“拆迁之惑”

2010年09月01日 18:04新财经 】 【打印共有评论0

实地调查

石榴庄村位于北京市南三环和南四环之间,地处地铁5号线的终点宋家庄站。经过一段尘土飞扬的街道,记者远远看到几十个村民围坐在几棵树下,而对面就是石榴庄村委会,村民正在等待召开村民代表的选举......

文/本刊记者 王晓慧

2010年7月末,《新财经》记者从石榴庄一村民处获悉,石榴庄村民正在进行“房产保卫战”。

石榴庄村位于丰台区南苑乡,面积2.4平方公里,是北京50个“挂账村”之一。

何谓“挂账村”?2009年底,为了加快城乡一体化的步伐,北京将50个位于城乡接合部的村落列为市级挂账、整治督办的重点难点村,并计划于2010年启动拆迁改造工程。这50个重点村分布在朝阳、海淀、丰台、石景山、房山、通州、顺义、昌平和大兴等9个区县。

记者得知信息后,随即上网搜索,在一“石榴庄贴吧”中看到相关信息,内容多为对拆迁方案的质疑。记者还获悉,石榴庄村民已经进行了三次上访,近日将选出自己的代表以便在拆迁过程中维护自己的权益。为了核实情况,记者决定前往石榴庄村一探究竟。

石榴庄村位于北京市南三环和南四环之间,地处地铁5号线的终点宋家庄站。地铁出口处挤满了人力三轮车和做生意的小贩,加之地面上的污水和垃圾,无不显示着这是个典型的城乡接合地区。经过一段尘土飞扬的街道,记者远远看到几十个村民围坐在几棵树下,而对面就是石榴庄村委会。据记者了解,村民正在等待召开村民代表的选举。

拆迁拆出的民主选举

2010年8月3日下午2时,石榴庄村委会的会议厅里聚集了近200名村民,正在进行村民代表选举。与以往选举不同的是,这一次是村民自发组织的,没有村委会从旁组织监督。

村民为何要自发选举代表?

“我们是被逼到这份儿上的。”周杰,29岁,石榴庄村居民,是村民推举出来的组织者之一。“村委会发布的拆迁方案与国家政策规定的不符,而原有的村民代表无法体现村民的真实意愿。之前村里有72个村民代表,但那不是我们自己选举产生的,无法代表我们的权益,我们都不知道自己的代表是谁。”周杰说。

周杰的本职工作是会计,但为了组织参与这次村民选举活动,截至采访当日,他已经九天没去公司上班了。记者还发现,穿梭在会场忙着组织、协调和打印发放资料的大都是20多岁的年轻人。

“他们有文化,懂法律,这次拆迁方案中的很多问题都是这些年轻人发现的,我们这些老农民什么都不懂。”一位年过五十的村民告诉记者。听得出来,他们相信这些年轻人。

会场秩序井然,有收选票的,有登记的,有唱票的,还有最后进行核实的。记者看到,每个被选出的村民代表后面都整齐地写着六个选举该代表的村民的名字,并按了手印,还附上了电话。

据周杰讲,村民代表的选举已经进行了两天,当天是对初定的代表人选进行最后确认,然后列出名单,让所有村民签字。由于签字必须是本人亲笔签名,而有些村民在外上班,所以,有部分确认工作晚上还要继续。

周杰强调说,村民要知道谁是自己的代表,而村民代表要知道自己都代表了哪几个村民。为了让记其他村民明白其中的意思,周杰随便叫了一个拟定的村民代表,让她说出自己所代表的村民,该代表很流利地报出了名字。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核实和确认,69名村民代表名单出炉,并被一一写到红榜上。“这只是拟定的代表名单,因为有几个村民的签字是家属代签的,不符合规定,需要重签。不过,代表的大致人选就是这些。”周杰说,下一步,他们会将选出的代表名单上报至村委会和南苑乡政府,“履行告知义务之后,这些代表就可以代表村民对方案进行表决,并代表村民行使其他相应的权利”。

随后,几个年轻人将红榜贴到了村委会门口贴公告的一面墙上进行公示。不过,记者后来听村民讲,红榜贴刚出十几分钟,就被人撕掉了。

三封信成为导火索

之所以组织这次村民代表选举,是因为拆迁。周杰和几位村民向记者讲述了事情的缘起和经过。

7月20日,石榴庄村村民收到村委会的一封信,信中表示,石榴庄村整体改造及宅基地腾退安置工作正式开始,并且明确表示,按照石榴庄村实际情况拟定的《石榴庄村房屋腾退安置细则》已经丰台区政府及有关部门批准,并于近日召开村民代表进行表决。这是村民收到的第一封信。

“我们还不知道要怎么安置,怎么补偿,就直接通知我们要拆迁了,也太不拿村民当回事了。”说到这,几位村民有些愤愤不平。

7月21日,石榴庄村委会向村民发放了《石榴庄村“城乡一体化”改造宅基地腾退补偿安置方案》。方案显示,宅基地每平方米补偿8000元。村民对补偿标准非常不满,认为补偿价格低于国家价格。“我们向村委会提出了异议,但得到的答复是,没法更改了。”

7月24日,村委会召开宣传会,动员大家找房子进行安置,并给出三个月的搬出期限。

7月25日,村民代表会议召开。得知可能要表决通过拆迁方案,几百村民冲进会场,提出重新选举村民代表的要求。“首先,我们不同意这个方案。其次,我们不承认这些村民代表能够代表得了村民的意愿,因为,他们并不是村民选举的。”

7月26日,村民收到了来自村委会的第二封信。内容表示,《石榴庄村城乡一体化房屋腾退方案》已经丰台区政府审定通过。不少村民又聚集到村委会门口,再次要求重新选举村民代表,并希望村委会对《方案》中的细节进行解释,未果。

7月27日,近500名村民到南苑乡政府上访,要求重新选举村代表。乡里表示,周五(7月30日)给予答复。

7月29日,村民收到第三封信,是一封致歉信。信中说:“由于在印刷过程中的工作疏忽,《方案》中‘草案’二字被遗漏,对此,村委会向大家表示歉意。”

而这样一个说辞激怒了村民。“如果说是工作上的疏漏,可以理解,谁在工作上都有可能出现这样的问题。但问题是,就算前一天,您印草案印得疏漏了,第二天,您还拿着这个草案向大家宣传,说方案不可更改,既然是草案,怎么就不能更改了?这怎么解释?言行不一,那不叫疏漏,那叫欺骗。出了问题就想这么敷衍大家。”第二天,村民上访至北京市信访办,“信访办的人建议村民选出自己的代表。”随后的两天,村民开始自发组织选举村民代表,然后签字按手印。

8月2日,村民带着选出来的村民代表名单再次上访信访办,但得到的答案却是“签名不符合选举要求”。因为,选举确认需要村民亲笔签字,不能代签。于是,村民只得将名单拿回,重新进行确认签字。这就出现了本文前面部分叙述的场景。

拆迁方案是矛盾焦点

石榴庄村的拆迁方案究竟有什么问题,引发村民如此大的争议?

记者拿到了一份《石榴庄村“城乡一体化”改造宅基地腾退补偿安置方案》(以下简称《方案》),不到A4纸张一半大小,里面共有6页,主要内容是怎么赔偿和如何安置。

第一,补偿。《方案》规定,选择购买安置房的被腾退人,根据石榴庄村的实际情况:宅基地的补偿价为8000元/平方米。

对于这样的补偿标准,村民很不满。“按照《北京市宅基地房屋拆迁补偿规则》的规定,二类地区为三环到四环之间的土地,石榴庄村属于二类地区,补偿标准应该是每平方米8600元到11200元。我们不知道8000这个定价标准是从哪儿来的。像我们这样的地理位置,在北京还能找到第二个村吗?补偿价格竟然连国家的最低标准都没有达到。”据记者了解,石榴庄村安置房周围共配套了3条地铁线路,分别是已经投入运行的地铁5号线,将于年内通车的地铁亦庄线和预计在2012年建成通车的地铁10号线二期。村子周边的蒲黄榆快速路也将在今年年内通车。

第二,安置。《方案》规定:符合安置条件的被腾退人按人均45平方米的标准回购安置房。同时,选择安置面积不得超过安置房额度的8%。

“北京市明文规定,村民每人可以享受50平方米的安置用房面积,但我们只有45平方米。”村民对此一直不解,“我们不是瞎说,这是有比较的,我们邻村的大红门村补偿金额是每平方米1万块钱,同时,回购安置的价格是每平米3800块钱。”

记者看到《丰台区南苑乡大红门村城乡一体化改造宅基地腾退补偿安置办法和细则(讨论稿)》中“定向安置购买规定”一栏的内容是:被腾退人宅基地腾退补偿价为10000元/平方米,安置房价格3800元/平方米(建筑面积)。按照两个村的拆迁方案,村民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同样是拥有100平方米的宅基地,拆迁后购买100平方米安置房,石榴庄和大红门购房后余款的差距是57万元。”为了看起来更一目了然,村民们还将其做成了表格。

据记者了解,石榴庄村周边的商品房目前均价已超过2万元/平方米。

记者在《方案》中还看到了关于腾退奖励和补助的相关内容:一、提前搬家奖5000元每户;二、工程配合奖80000元每户;三、搬家补助费20元每平方米;四、有线端子费300元;五、工程专项奖30000元每户;六、电话移机费235元每户;七、空调移机费400元每台;八、回迁周转费按在册户籍人口每人每月1000元、两年周转费一次性发放,以签订腾退补偿协议日期为准;九、重点村综合整治补助费按村委会认定的宅基地面积每平方米1000元;十、期房补助费以被腾退购买安置房总房款的百分之十为标准。

“奖励数额的高低先不说,关键是,如果我们拒绝腾退,村委会说要收回我们的宅基地”,村民将《方案》翻到最后一页,将“其他”一项的内容指给记者:“在腾退过程中,拒绝配合腾退工作,严重阻碍腾退工作进程的‘滞留户’,腾退人有权收回被腾退人的宅基地使用权。收回被腾退人宅基地使用权后,将取消被腾退人的腾退奖励和补助费。”

《方案》之外的大问题

石榴庄村民对拆迁方案之所以有这么大的异议,从根本上来说,是忧虑未来的生计问题。

土地是农民最大的生存依托。事实上,像石榴庄村之类的城中村的村民早已经失去了土地。据记者了解,目前,失了地的石榴庄村民的收入主要来源于三部分,一是房租,二是分红,再就是打零工。

石榴庄村几乎家家都有房出租,村中的外来人口已经远远超过石榴庄村民的总和,房租是村民的主要收入来源。

“不拆迁的话,我们还能生活,如果按照目前的方案,老百姓就没法活了。”一位40多岁的村民无奈地说道。据记者了解,该村民家拥有约100平方米的房子,其中6间出租,每间房租300元/月,这样算下来,一个月房租收入1800元,占了家庭总收入的一半还多。“我没有别的技术,有时候帮人家开车找点活干。租金是我们家的长期固定的收入,靠租金,生活是没有问题。不过,要是拆了,就没有房租了,也就没有了长期稳定的收入。”在石榴庄村,房租占家庭收入一半的例子并不鲜见,有的甚至更高。

说到房租,就不得不说与之密切相关的所谓“违章建筑”问题。记者留意到,跨盖出来的房子已占去了不少马路便道,有的原本是间平房,又在上面加盖了一层,这些加盖的房子大多被当地村民用来出租。对此,村民并不否认,也不指望按照拆迁宅基地的标准获得相应的赔偿,只希望政府能考虑到他们未来的生存问题。“我们不是想阻拦拆迁,我们拥护政府的这一行为,关键是拆迁的条款不合理。以这样一个不公平的价格补偿,没了有房子,以后我们靠什么生活?”

除了出租房屋的租金,部分村民还享有每月650元的生活补助,年底还有分红。

农民分红,这是怎么回事?

2000年,石榴庄村进行了集体经济产权制度改革。到2002年底,这个村采取社区股份合作制的方式,完成了村集体经济产权制度改革,在原有的石榴庄农工商联合公司的基础上组建了北京市金石庄源投资管理公司,18岁以上的村民按照农龄的不同分得不同份额的股份,比如在生产队有十个工分就是十个股份。通过将集体资产存量折股量化到人,使集体经济产权结构发生了质的变化:资产变股权,农民当股东。投资公司有收益,农民就能获得每月补助和年底分红。

石榴庄村还有一个复杂的问题是户籍问题。

随着城建的加速,石榴庄村被工业用地和地铁等公共设施项目占的地越来越多,因此而失去土地的农民,户籍就从农业户口转为城镇户口。转为城镇户口的农民就必须从股份公司退股,村里根据农民所持股份的数额、农龄等因素进行核算,给予一次性补偿。也就是说,只有农业户口的村民才能拥有股份,转为城镇户口之后就跟这个股份公司没有了任何关系。

“我现在除了收房租,没有任何收入。”原村民李大姐对记者表示。2008年开建地铁5号线时,占用了石榴庄村的部分土地,石榴庄获得900多农转非的名额,李大姐便是其中之一。获得城镇户口的同时,她还得到了从股份公司退出的8万多元补偿金,“这些钱买断了我获得每月的补助金和年底分红的权利,从此,我就成了石榴庄村的门外人。这次拆迁,村民还有村民代表,可是谁来代表我们这些居民?至今没有相关部门跟我们交涉过拆迁问题。”

据李大姐讲,她是居民,但丈夫依旧是农民,“如果只征求农民代表的意见,没有我们居民什么事,那么,像我们这种情况,是不是拆迁的时候,只拆属于我老公的那一半房子?”

据记者了解,石榴庄村原本共有6000多村民,其中有4000多人已被“农转非”。

户籍制度混乱现象不只在石榴庄村存在,大多城中村都面临着这个问题。有的一家人有农、居两种户口。街道办事处和乡政府共在一个行政区内,依据不同的政策法规实施各自的管理,转居的人员由街道办事处管理,可脚下的土地和房屋却由乡政府管理。

农民们担心,一旦拆迁,分红也没有了。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点击这里在线阅读原版《新财经》
>>  热点推荐:

欢迎订阅凤凰网财经电子杂志《股市晚报》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    编辑: caozh
凤凰网财经
今日热图昨日热图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