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鄱阳湖大坝“江湖”

2011年06月03日 22:04
来源:经济观察报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叶静宇

一场罕见的冬春夏连旱,使中国第一大淡水湖鄱阳湖凭空“消失”了近三分之二,中心湖区变身草场,入江河道露出片片沙洲。

而这场干旱,恰让因争议而搁浅的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得到了一个被故事重提的机会。

以全省“核心工程、关键工程和头号工程”之名,江西省计划在九江市都昌县境内的鄱阳湖入江口建起一座长2.8公里的水闸,以控制鄱阳湖水量。

如果没有这项工程,鄱阳湖每年流入长江的水量约占长江流域年均径流量的16.3%,超过黄河、淮河、海河三河水量的总和。

然而,江西后续经济发展的动力,如发电、航运、旅游等,必然需要大幅增加用水量。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对江西的中部崛起之路意义重大。

但专家对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将引发的生态、环境问题的担忧始终未曾平息,即使是在鄱阳湖遭遇严重干旱的当下,仍有观点认为该工程不仅将引发诸多生态环境问题,且不利于长江下游省市的用水安全和生态环境。

自2008年9月江西省水利厅公布“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规划方案”两年多来,这项工程至今仍停留在前期规划阶段。参与工程课题研究的专家们,期待能得出一份“江湖两利”的方案。

现实困境

九江湖口,是鄱阳湖入江口的一个县城,老渔民汪国年正坐在岸边抽烟,眼巴巴地看着搁浅在湖床上的渔船,“已经没有鱼好捞了。”

汪国年说,每年到了汛期,江里很多鱼都会洄游到鄱阳湖来产卵,只有湖面下有足够的水草,幼苗孵化后,才有充足的饵料保证渔产繁殖。“今年大旱,湖水都快干得见底了,别说是江里的鱼洄游进湖,就连湖鱼都死了不少。”

在九江另一个传统渔村大塘村,村委会主任张家鹏说,去年水势好,全村渔业收入上千万元,而今年将锐减至两三百万元甚至更低。

旱涝由天,成了鄱阳湖沿岸渔民难以抵抗的无奈。

除了渔民外,农民的生活也是如此。九江城子镇上有一片千亩“农田”,当地村民告诉记者,这里曾经是湖区,2009年下半年,地方政府决定将其改造为农田。2010年7月,尚未改造完成的农田又被长江汛期的洪水淹没。随后,今春的干旱又把这里“烘”成非湖非田的杂草之地。原本想成为种粮大户的附近村民,在多变的气候面前,就像这片土地一样,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

作为长江自古以来的洪泛型湖泊,“洪水一片,枯水一线”是鄱阳湖的一大特色。枯水期水落滩出,形成草洲河滩与9个独立的湖泊;丰水期9个湖泊融为一体,形成鄱阳湖水一片汪洋。其湖区最大面积和最小面积相差达31倍,水的容积相差达80多倍。

“鄱阳湖在枯水季节,水很少,对经济影响挺大。”江西省水利厅副巡视员熊小群说,“影响了航运,而且沿湖地区对水资源需求也很大。”

江西省水利厅厅长孙晓山认为,受特殊的地理气候条件影响,鄱阳湖流域水资源年内分配不均,巨大的水位变幅给湖区人民生产生活造成极大不便。

在江西方面看来,这种季节水位变化极大地影响了沿湖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洪水来时,长江水倒灌,给沿湖平原的防洪带来极大压力;而一旦水位涨落,留下的大片滩地则成为钉螺繁殖的最佳场所。

而近年来频繁发生的湖区旱情更促使江西下决心推进筑坝工程。官方数据显示,仅2007年大旱,鄱阳湖沿湖地区100余万人口饮水困难,600万亩农作物受旱,直接经济损失高达70亿元。

江湖格局的改变

不过,在汪国年的记忆中,以前鄱阳湖湖口很少干旱,但最近几年来,干旱越来越频繁,渔民们的收成已经整体降低了两三成。

对于鄱阳湖干旱频发的变化,江西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麻智辉认为,三峡大坝对鄱阳湖区气候的影响很大。而江西山江湖开发治理委员会办公室主任王晓鸿也表示,三峡工程从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江湖格局”。

在湖口县当地人看来,“江湖格局”的变化可以从水里清晰地看到。

根据村民们的指点,记者在鄱阳湖大桥上看到,几乎是以桥为界,有一条清晰的分界线,一边水清,另一边水浊。村民们说,以前清的那边是鄱阳湖水,现在湖水已经变得比江水浊了,而江湖两色的反向变化恰好始于三峡运行之后。

对此,同济大学环境工程与科学学院教授李建华解释,因为三峡坝区截流以后,随着流动性减弱,大量泥沙沉降,透明度就会增加,而泥沙的输送量减少,伴随泥沙而下的营养物质的天然循环链条也被截断,其后果就是淡水赤潮更容易爆发。

“比如说硅元素,对于近海的海洋生产就非常重要。如果缺少硅元素,赤潮和大型水母就更容易爆发。”李建华坦言,三峡建坝使得一个大的水系因人为调控而隔断,最大的影响就是生态。

三峡建坝是为了在枯水期解决发电、灌溉问题,但这和下游,比如鄱阳湖之间必然有一个博弈的过程。李建华分析,为了保障发电的利益,三峡企业要的是留足发电需要的水量,这跟下游湖区希望放水缓解旱情的初衷相反。

2008年1月,鄱阳湖都昌水文站出现8.15米水位,创历史最低纪录。此时,鄱阳湖湖面仅54平方公里,是1998年汛期历史最高水位22.42米时湖面面积的七十三分之一。

据当时的媒体报道,江西方面认为,鄱阳湖流域降水和长江上游来水偏少是造成这一后果的主因,也有三峡水库2007年9月至10月蓄水的人为因素。

但三峡总公司随即回应称,江西的指责“没有道理”,鄱阳湖水位消涨不能简单地归因于三峡工程。

尽管双方的争论一直在持续,始终无结果,但三峡的影响却成为江西开建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的一个重要论据。

带来什么

事实上,江西对鄱阳湖水利工程的建设构想由来已久。

在江西水利系统内部,此构想最早被称为“湖控工程”,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就一直在做相关调研和规划,在上世纪90年代形成方案。

江西方面曾经测算,“湖控工程”总造价为80亿元人民币,是三峡工程的1/25,蓄水能力可达200亿立方米,是三峡工程的2/3,蓄水成本大大低于三峡水库;此外,湖控工程还将有发电、航运、灌溉、水产养殖等综合效益,年发电量为10.33亿度。

当年,因饱受争议,该方案被搁置。

2008年9月,该工程以“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规划方案”的形式,由江西省水利厅再次提出。

然而,对于鄱阳湖枢纽本身是不是一个江西版的“三峡大坝”,业界的担忧始终未曾平息。

2009年,得知鄱阳湖要建坝的消息,中科院政策所副所长王毅找到陈宜瑜和曹文宣、李文华、刘兴土等15名院士专家,形成一份咨询报告,联名签字上书国务院,认为如果鄱阳湖建坝,会对当地生态环境产生严重影响,一些濒危、珍稀鱼类、鸟类将因其栖息地、觅食地不复存在将有种群丧失的危险,同时,鄱阳湖建坝也影响下游大城市的供水安全。

据悉,专家们的反对得到了国务院的重视。2009年年底,国务院正式批复《鄱阳湖生态经济区规划》,原本由江西省提出的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一节,被从正式规划中拿出来,另作单独处理,并未进入这个上升为国家战略的区域性发展规划中。《规划》涉及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内容为两句话:做好水利枢纽前期工作,积极推动鄱阳湖水利枢纽各项工作。

李建华认为,江西的做法同样是违背自然规律,人为干预水系生态的做法,是在用“三峡的手段”试图抵消三峡对鄱阳湖造成的负面影响。

江西省内的一位水利专家也认为,从实质上来看,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与三峡大坝对长江水系的影响其实是差不多,必然会对下游造成一定的影响。

来自国际生态领域的专家担心,鄱阳湖筑坝会使长江中下游的水问题更加严重。“随着长江流域干支流各地抢水的加剧,今后武汉、南京壮阔的江面也许会变成一条水沟。”

不过,上述江西省水利专家表示:“也不可否认,鄱阳湖工程对江西省内的生态系统稳定、降低生态灾害是有很大作用的,关键在于如何衡量利弊。”

志在必得

由于争议之声不休,加上江西省有关领导更换,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至今未能获得国家审批。

不过,一位接近江西省政府决策层的人士告诉记者,江西省积极推动鄱阳湖水坝建设的决心未曾改变,对此项工程可以说是志在必得。

在2002年全国“两会”上,江西省40位全国人大代表提交了《关于要求开展鄱阳湖控制工程项目建议书加快立项进程的建议》的“一号议案”。

这一方案随即遭到质疑,部分专家学者认为工程对生态环境可能造成消极影响,长江下游省份对于这一方案可能影响长江下游流域取水安全也有担心。

不过,2008年9月,该工程以“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规划方案”的形式,由江西省水利厅再次提出。其中显示,鄱阳湖水利枢纽由闸坝主体工程和自然保护区保护工程两部分组成。

当年12月,江西省成立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领导小组,省长吴新雄亲任领导小组组长。枢纽工程计划在距长江27公里处的鄱阳湖北端,修筑一座长约2.8公里的混凝土大坝,提高鄱阳湖枯水季节水环境容量,达到供水(灌溉)、保护水生态环境、保护湿地、消灭钉螺、航运、旅游、发电以及水产等方面的综合效益。“江西省政府确实正在推进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但其出发点并非像近日一些媒体所报道的,为了消除三峡工程给当地带来的影响,而是早有此打算。”江西省政府某水利相关职能部门一位知情人士表示,发电、航运、旅游等经济因素的驱动,才是江西省对该工程最为看重的方面。

江西方面认为,工程一旦建成,鄱阳湖持续干旱等现象将得到遏制,沿湖岸线可利用,美化环湖地区水环境,打造水面景观,城镇景观环境建设,发展湖区旅游事业。对于这一工程,江西省给出的路线图是“重点研究、适时推进”。

针对外界有关大坝的质疑,江西方面还将“鄱阳湖水利枢纽”设计思路由此前的“调枯控洪”改为“调枯畅洪”,将建“坝”改为建“闸”,且建议控闸方由长江水利委员会担任,以合理调度长江及沿江湖泊水量。

不过,到目前为止,包含大坝建设的《鄱阳湖区综合规划》尚未获批。

今年突如其来的干旱,似乎使得枢纽工程朝着更为有利的方向发展。

2011年2月14日,水利部副部长矫勇在北京主持召开《鄱阳湖区综合规划》有关事项专题会议,在这次会议上,官方指出,长江上游水库群调蓄已带来枯水期中下游水资源形势的重大变化等诸多连锁反应。因此,通过建设鄱阳湖水利枢纽,来调整变化了的江湖关系,修复和改善鄱阳湖的生态承载力、经济承载力,是非常必要的。

5月31日,江西省级领导变动。原甘肃省委副书记的鹿心社在任仅九个月之后,就调任江西省委常委、副书记,提名省长候选人。分析人士认为,鹿心社有农田水利的专业学习背景,且有国土和水利方面的工作经验,应当能对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的利弊作出合理和专业的判断。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hanfn] 标签:鄱阳湖 江西省 工程 江西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查看跟帖]我要跟帖 0人参与  0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同步到微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