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车去种菜 健康需求带火小毛驴

2009年09月29日 12:42数字商业时代 】 【打印共有评论0

采访·撰文/张沙莎

结束一天的工作,吕业荣带着一身疲惫回到家,刚一推开家门,儿子便兴冲冲地跑过来:“妈妈,我们什么时候再去种菜啊?”吕业荣一边抚摸着儿子的头,一边盘算着下一期“务农”计划:“周末,这个周末一定去。”

吕业荣是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的一名教授,有车、有房,还有稳定的收入,可以说是典型的富裕阶层。说起儿子嘴里嚷嚷着的“种菜”,吕业荣解释说:“前段时间在西郊那边租了块地,平时周末会过去打理,上周由于工作忙没有去成,所以儿子才‘急’了。”吕业荣告诉记者,城里人到农村租地种菜,现在可是件时髦的事情。

吕业荣家的“地”在小毛驴市民农园(以下简称小毛驴)里。说起今天的小毛驴,就不得不提一个叫石嫣的农学博士。2008年,在中国人民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的石嫣越洋到美国农场实习,开始研究美国CSA(社区支持农业)模式。今年4月,完成“洋插队”回国的石嫣把美国模式移植到了国内,在位于北京凤凰岭山脚下的农园做起了小毛驴实验基地。短短5个月的时间,小毛驴便从一块试验田变成了都市人“热捧”的菜园子。

目前,小毛驴农场的客户有两种类型:一种叫普通份额,每周农场将给客户们提供刚摘下的有机蔬菜。种类和数量由农场根据当季种植情况搭配,客户很难像在超市里买菜一样自由选择;另一种叫劳动份额,客户每家在农场中租有30平方米的土地,周末他们就要到自己的土地上耕种,顺便摘取自己的劳动果实。

无论是普通份额还是劳动份额,都要在种植季开始前与农场签下一个为期20周的协议,并提前付费——农业种植中的风险由农场和客户共同承担。而每周末则是考察农场一周工作的时候:周六要给普通份额的客户们送菜,劳动份额的客户也要在周六和周日来农场侍弄自己的小菜园。

小毛驴负责人之一、国仁城乡(北京)科技发展中心城乡互助合作社主管程存旺告诉记者:“最初只打算招40户,结果还不足一个月的时间,我们就签下了55户。”而且小毛驴农场的客户分布在北京各个方向,负责配送的人经常会从北六环转到南三环、东四环,一圈送下来就要耗费一天时间。

需求大于预期——商家排着队来谈合作

“由于农园背后有学校和公益机构背景,小毛驴最初其实就是我们针对学术与技术的试验田。”程存旺告诉记者,小毛驴眼下的“商业化”,是他们当初根本没有料想到的。

“本以为‘五一’长假不会有这么多人,结果到了才发现一家子一家子的来了好多人,连不少插过队、下过乡的人都来了。”吕业荣告诉记者,5月1日是小毛驴农耕活动正式开始的日子,而当天的情形,用“火爆”这个词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好多没有租地的人,都跑来翻我的地,最后我们家的地基本都没怎么用我动手就已经被大家翻完了。”

市民的踊跃也着实让程存旺吃惊不已。“考虑到小毛驴的试验性质,当初并没有针对市民做太多的关注与投入,然而让小毛驴团队没想到的是,市民的反响是出乎意料的好,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超额完成了40户的既定任务。而这其中,更是有25户是通过各种途径主动找到小毛驴的。”

即便如此,小毛驴也还远远没有满足消费者的需求。“身边许多朋友都要来租地,但小毛驴表示今年只是试验,不敢过于冒进,且目前的管理能力也不适于铺开过大的‘摊子’,这让不少没有机会‘务农’的朋友,时不时地跑到我家地里来劳动。”吕业荣笑着说。

“之前我也去过其他农园,但过去就是采摘,而现在不一样了,可以持续不断地做这件事情。”吕业荣认为,与其他农园相比,小毛驴的不同点之一就是具有延展性与持续性,不是“一锤子买卖”。“基本上每个周末早晨我们一家子都会准时到小毛驴‘报到’,锄草、施肥、浇水……一忙就是半天。前段时间因为太忙中间有一次没去,再去时心里就觉得有好多事情要做,整整从早上八九点钟干到下午6点才离开。”吕业荣告诉记者,连昔日对此事反对与冷淡的老公和儿子,如今也积极了起来。

当然,积极性高的并不只是吕业荣一家。吕业荣每次去小毛驴,都能看见一位老奶奶坐在自己家地头,其实什么也不干,但就是要每周都去,去看儿子、儿媳妇带着小孙子在地里干活,去看自己家那“一亩三分地”上的硕果累累。

在小毛驴做志愿者的大学生李妍(化名)告诉记者,由于周一至周五重点放在劳作上,基本是不对外接待消费者的,所以每到周六周日农园对外开放那两天,人就涌了上来:“尤其七八月份产出比较多的时候,一到周末就差不多能来100多人吧,特别是上午11点前和下午3点以后,我们工作人员都不够用了。”

除了消费者,令小毛驴团队兴奋的还有商家的关注。“4月份的时候,一个媒体对我们做过一次报道,之后就来了10多家厂商,从与农业相关的公司到房地产公司,当时就在这里排着队一个接一个地和我们谈。”程存旺一边比划着一边兴奋地说,“现在还正在和几家公司谈合作,其中不乏愿意掏几亿元同小毛驴合作的上市公司。”

现在,小毛驴的两种合作模式的收费并不是很高。劳动份额需要支付1000元的年租金;而普通份额只需要收取每年份额费用2500元,就可享受小毛驴配送服务,而如果自行取菜,费用为2000元。

“我们做过调查,消费者在小毛驴的费用占其家庭年收入的0.5%~5%,平均为2%,不会对其造成太大负担。”根据程存旺提供的数据看,如果以劳动份额计算,消费者年收入平均仅在5万元左右。

更何况,消费者还有果实进账。从5月开始到现在,吕业荣已经先后收获了40余种蔬菜:“胡萝卜、茄子……想种什么种什么,除了自己吃,还能拿来送亲朋好友。”而据程存旺介绍,到了七八月份,平均每30平方米的地上每周都可产20斤蔬菜。普通份额同样每周可享用20斤蔬菜的配送。

健康胜过一切——小毛驴开启CSA模式水到渠成

小毛驴最吸引人的地方是什么?记者先后对程存旺和吕业荣提出了相同的问题,而这个经营者和消费者代表给出了相同的答案:“太多了。当然,首要是食品安全。”

“5年前,儿子出生后,我开始关注有机食物,一方面是因为食品安全问题比较严重,另一方面跟自己本身研究这个领域也有关系。”为了让儿子从小就吃上无害的、健康的食品,吕业荣每次都跑到当代商城地下的超市去买。

尽管有机食品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关注,但消费者获取有机食品的购买途径仍旧非常有限,大多集中在超市和一些电子商务平台,价格高、品种少,而更重要的是,“许多消费者对有机食品的真伪是存在质疑的。”据程存旺观察,正是消费者从吃到吃好、吃健康这种意识的转变,以及有机食品获取渠道过于单一,才让小毛驴有了更大的生存空间。

近一两年来,国内流传着一句话:城里人给乡下人作假,乡下人给城里人下毒。虽然有很大一部分恶搞成分在内,但不得不承认,食品安全存在的隐患越来越大。

石嫣曾在博客中写下了这样一段话:有一天,我们发现,我们吃的蔬菜和水果、馒头和米饭、肉都是不安全的,上面沾满了化肥和农药,每一天我们都在慢性中毒。而且,农村作为一个社区,也离我们越来越远,农村真的向我们想像中的衰败中走去了……

“小毛驴做的是有机农业,最初的想法就是想通过这里生产出更多健康可靠的食品。”在程存旺这些经营者眼中,有机农业其实也没有那么复杂和高深。

在小毛驴,放眼望去,年轻妈妈占了农园的半壁江山。程存旺告诉记者:“小毛驴的消费者中既有教师又有公司老板,但无论是哪类人,似乎总是都能从他们的家庭中看到年轻妈妈的身影。”当然,这并不仅仅因为她们对食品安全有着特殊的敏感,还因为其身上承担着教育子女的任务。

“每次去小毛驴都带着儿子,是想让他通过这个方式接触自然,去学习课本上没有的知识,去体验劳动的乐趣。”作为一个老师,吕业荣深知现在教育对学生此类培养较少,所以刚好可以通过此办法来帮助学校做“补充教育”。正如小毛驴承诺的一样,这里会是一个供孩子探索和学习有关植物、动物以及他们的食物从何而来的地方,同样也是一个学习尊重生养自己的土地的地方。毕竟对于城市的孩子而言,这种方式会让他们对农业有着更全面的理解与认识。

当然,小毛驴吸引消费者的还远远不止这些。“在喧嚣城市生活久了,出来种种地,又锻炼又有乐趣,这既不是苦差也不是负担,因为我们没有以此维持生计的压力,反而是以此来放松、减轻压力。对于整天对着电脑的都市人来讲,这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吕业荣相信,大部分在小毛驴耕种的人都是怀着一份享受的心情来的。

“七八月份的时候,不少消费者还是带着帐篷来的,在边上一支就是一天。甚至还有带着烤炉来的,像极了影视剧中的野外郊游场景。”如果不是有照片为证,恐怕程存旺的这句话会招来不少猜测,因为农园内惟一“像样”的休息场所,也不过是头顶搭起一块黑纱的空地,空地上的“设备”是一张桌子、一个圆凳和一条两个拳头宽的长凳而已。但对于消费者来说,这些都不是那么重要,最重要的是自己的那份心情。

而让吕业荣看好小毛驴的,除了小毛驴与消费者需求相契合的因素之外,还有其体内的CSA基因。CSA即社区支持农业,最早源于日本和瑞士,是指将城乡社区紧密结合,发展当地农业生产的小区域经济合作方式。农场在每个种植季节之初,就与农民签订一份购买协议,把本年度购买农产品的钱先期支付给农民,农民与用户要共同承担种植风险,并分享种植利益。

曾有一个CSA成员说过:CSA像是一种物物交换的关系,在季节之初我们支付了一笔费用来支持一个当地的农民,来年我们可以获得免费的、健康的蔬菜。显然,在中国,小毛驴就是CSA的东方版本。

因此,小毛驴一直在为中国CSA模式做着试验与调整,当然,这种调整的根本动因还是为了能更符合这批消费者的需求。在一次配送中,消费者看到送上门的菜便开口说道:“你们为什么只给我们送这些破叶子菜,什么便宜给我们送什么,上周的那些菜我都扔了,要是下周再送那些,就给我退钱。”当时小毛驴的成员都很郁闷,后来经过沟通发现,是因为当时配送的蔬菜中以叶子菜居多,而该消费者则喜欢瓜果类蔬菜。受此启发,小毛驴不但在日后增加了瓜果类蔬菜的配送,还逐渐增加了柴鸡蛋。“以后也许还会卖油、卖米、卖猪肉。”程存旺表示,随着消费者健康饮食意识的增强,将需要更多的有机食品来满足日益增加的市场需求。

“以小毛驴为代表的CSA模式农园未来会成为一种趋势。”成为小毛驴成员之后,吕业荣更加关注对CSA的研究,“CSA在欧洲很流行,它是中产阶级的生活方式。而在中国大城市,我们的中产阶级很多,同时还有很多向往过上中产阶级生活的,所以说,CSA在大中城市是有推广价值的。”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点击这里在线阅读原版《数字商业时代》
欢迎订阅凤凰网财经电子杂志《股市晚报》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    编辑: wangkt
凤凰网财经
今日热图昨日热图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