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巢原最大供应商反水 后古挖脚咖啡伴侣

2009年11月13日 21:27华夏时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本报记者 张玉香 北京报道

作为昔日的合作伙伴,或许雀巢与后古咖啡都没有想到日后会有一天兵戎相见。

从9月3日昆明盘龙区工商局扣押“后古咖啡伴侣”开始,雀巢与后古之间便开始了一场商标争夺战,11月9日,云南后谷咖啡有限公司总经理潘松对记者表示,已正式向有关部门提请撤销雀巢“咖啡伴侣”注册商标,目前该申请已被受理。其间夹杂着复杂的利益关系。

雀巢后古反目

和其它品牌争夺战一样,如果不出意料,雀巢与后古咖啡之间关于“咖啡伴侣”的品牌之争也将旷日持久。

11月9日,记者从后古咖啡了解到,其已经正式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下称商评委)提出撤销雀巢公司第360860号“咖啡伴侣”注册商标的申请。

在后古公司给本报记者发来的资料中显示,工商总局就该申请做了如下答复:“该案件已经受理,书面审查时间为三个月,之后才进入行政诉讼阶段。我们会尽快将该商标争议案件副本送达雀巢中国公司。”对此,11月11日,雀巢公司相关人士称尚不清楚。

据了解,“咖啡伴侣”系雀巢公司于1988年5月13日申请并经过国家商标主管行政机关核准的商标。因此,雀巢的投诉看起来无可厚非。

所谓的咖啡伴侣主要成分是植脂末,俗称奶精。潘松说:“当时雀巢注册的是中文‘咖啡伴侣’,没有图片和字体,经过20多年之后的今天,这四个字已经变成了通用名。在咖啡的调兑品中,奶精、植脂末叫起来都不如伴侣贴切。”

今年的9月23日,云南省咖啡行业协会携手以后古咖啡为代表的企业质疑雀巢“咖啡伴侣”商标注册;并呼吁雀巢主动放弃“咖啡伴侣”商标独占使用权。而这遭到了雀巢坚决的回绝。

“通用名严格意义上不能注册成商标,因此云南咖啡行业协会的做法并不是没有道理。但是现在既然已成既定事实,撤销的话也是很有难度的。”一位不愿具名的律师告诉本报记者。

“我们正在搜集证据,并且联合其它省的行业协会一起把事情反映到工商总局。如果走不通,我们可能走行政诉讼的道路。”潘松说。

甜蜜“伴侣”的利益之争

这场中国国内迅速崛起的咖啡企业与世界巨头之间的较量,显然与我国整个咖啡行业的发展密切相关。

1978年,国际速溶咖啡巨头雀巢和麦氏威尔进入中国,他们大量收购中国的咖啡原料。几十年来,中国的咖啡产业基本停留在原料出口和速溶粉出口的初级阶段。

而作为我国咖啡行业唯一一家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从2000年开始,后古咖啡便向雀巢等外资咖啡企业提供原料,此前曾经一度成为雀巢最大的原料供应商。据潘松介绍,雀巢咖啡每年有30℅-40℅的原料是由后古咖啡供应的。

但此前的整个中国民族咖啡行业,只有海南力神在上世纪90年代初建成了生产规模较小的中国第一家速溶咖啡生产厂,加上2008年1月海口速溶咖啡厂引进了年产325吨的速溶咖啡生产线,中国这两家在市场中最“知名”企业的年生产能力的总和都达不到700吨。

受到中国日益增长的咖啡市场的吸引,后古咖啡在逐步发展的过程中,其角色逐渐由原料供应商转向咖啡的生产者。据本报记者了解,到了今年3、4月份的时候,后古便已经向雀巢发函,停止原料的供应。后古咖啡当时表示,除了保证对星巴克高品质咖啡豆的供应外,后谷必须削减对普通原料的出口,以保证自己速溶咖啡粉的生产。

“当时是为了提高产品的附加值,我们开始做深加工。”潘松说。据本报记者了解,目前后古咖啡已经投产了两条速溶咖啡的生产线,总产量大概为每年3000吨。潘松说,明年后古将继续有生产线投产,预计产量将达到1万吨。

然而,就在这时,遇到了与雀巢的商标之争,昔日伙伴的反目成仇,或许只是中国咖啡企业在发展壮大过程中与外资咖啡巨头碰撞的一个开始,但是还远没有结束。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2009中国网民财富报告调查
欢迎订阅凤凰网财经电子杂志《股市晚报》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    编辑: liliang
凤凰网财经
今日热图昨日热图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