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李途纯太子奶资产争夺战:外资银行倒逼实施破产(3)

2012年01月30日 14:50
来源:《经理人》 作者:苏龙飞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2009年1月20日,株洲市政府背景的高科奶业成立,由株洲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文迪波出任高科奶业董事长,并正式接管太子奶,李途纯交出经营大权,专事处理太子奶的对外债务。

站在李途纯的角度,形成这个方案对他来说无疑是个利好。不但可以使太子奶重新运转起来,而且自己的股权还重新拿了回来,虽然经营大权不再掌握在自己手上,但李途纯相信这只是短暂的。

随着太子奶重新恢复运转,李途纯开始考虑说服政府将经营权归还给他。2009年6月份,李途纯向市政府提交了一份报告,陈述“目前稳定的太子奶,仍有数十家投资者进入谈判阶段”,希望政府同意太子奶进行自救。

株洲政府方面也考虑给李途纯一次回归的机会,于是高科奶业、李途纯、三大投行又达成一份协议:从6月至9月的三个月时间内,李途纯负责引入3亿元战略资金,如果引资成功,高科奶业则结束对太子奶的独家托管,李途纯全面回归太子奶,而三大投行也将在战略投资者的接盘中逐步退出。

但是3个月时间过去,李途纯未能如期引进战略投资,太子奶的经营权依然在高科奶业的文迪波手上。

2009年10月初,李途纯获悉2009年1~9月高科奶业完成的销售额约为5亿元,还不及危机之中的2008年12.3亿元销售额的一半,他觉得高科奶业托管期间的销售状况“太差”,“要谈重回接管”。

“自然重组”与“破产重组”之争

2009年10月10日,株洲市委、市政府召开常务会议,专题听取了李途纯的“自然重组”报告与文迪波的“破产重组”报告,市政府最终倾向于李途纯的自然重组方案。

据说在私下里,文迪波并不认同政府力主自主重组的思路,依然力主对太子奶进行破产重组。文迪波主张破产重组的理由是,根据2009年6月高科奶业出具的财务报告,太子奶总资产只有25亿元,负债则高达26亿元,太子奶已经“资不抵债”。

但是李途纯并不同意文迪波所说的太子奶“资不抵债”的说法,他表示太子奶的土地、厂房等固定资产至少值30亿,品牌无形资产也至少值20亿,而负债最多不超过21亿,完全不是资不抵债。

在株洲市政府自主重组的会议精神下,由李途纯与文迪波分头为太子奶引入战略投资者。李途纯引进了方正集团,文迪波则洽谈了新希望集团、澳优乳业、软银中国等几家。经综合评估,方正集团成为株洲方面首选(据称方正集团另行在株洲投资200亿元),备选依次为澳优乳业、新希望集团、软银中国。

政府首选了李途纯引进的方正集团,使得李途纯强化了对太子奶的掌控力。但就在准备与方正集团签署协议的前夕,方正集团表示太子奶必须先行破产清算,才有可能进行收购;因为方正集团不可能接下一本糊涂账,面对国内外银行、供应商、经销商等复杂的债权人。

对于方正集团提出的条件,李途纯拒绝签字,因为太子奶的破产清算是他绝对不愿意看到的。李途纯深深陷入了无助的境地:“我现在算是知道了,无论是我本人还是政府引进的战略投资者,均会要求太子奶破产清算。”

既然李途纯自己否决了自己引进的战略投资者,那就只剩下由文迪波洽谈的新希望、澳优乳业、软银中国等几家战略投资者入围了。

为了不让文迪波主导太子奶走向破产清算的道路,2009年11月26日,李途纯向株洲市政府提交了《给王市长的报告》。紧接着的12月2日,李途纯又以太子奶的名义在湖南《潇湘晨报》上发布了一则公告:

“鉴于株洲高科奶业经营有限公司不能履行与中国太子食品有限公司、李途纯、李帅等(合称太子奶集团)签订的《资产租赁合同》、协议及相关的会议纪要、会议备忘录等规定义务,五大核心条款全部违约……太子奶集团已完全恢复行使一切权利,请所有投资者直接与太子奶集团洽谈,特此公告。”

这纸公告,意味李途纯不再承认文迪波及高科奶业拥有对太子奶的托管权。李途纯最核心的理由是,高科奶业托管期间(1年)太子奶的销售额必须达到12~14亿元,才有权处置李途纯质押在高科奶业的股权,但是直到11月份太子奶销售额还不到6亿元,因而高科奶业及文迪波无权引进战略投资者及处置太子奶的股权。

2009年12月14日,株洲市政府再次就太子奶事项召开专题会议。当时的状况是,高科奶业账上仅剩200万元现金,原材料价值还不到100万元,而成品库存几乎为零,甚至还欠着一大笔的水电费。太子奶再次陷入几乎停摆的状态,这就是文迪波主持托管期间的业绩。

在专题会议上,李途纯立下军令状,“保证12月22日前带回3000万元的原材料,恢复生产”,但是条件是李途纯重回太子奶。最终株洲市副市长肖文伟拍板,“给李途纯45天”。

但是,在验收原材料之时,文迪波与李途纯发生了分歧,文迪波以李途纯只筹集到了1200万元原材料为由拒绝交还经营权。而李途纯公布的由株洲市公证处出具的四份公证书显示,太子奶管理团队按约准备了价值近4200万元的原材料,包括白砂糖、脱脂奶粉、聚乙烯等主要原材料。

李途纯试图通过向政府部门报告和指出高科奶业违约的方式,逼迫高科奶业交出经营管理权,改变文迪波将太子奶破产的思路。但李途纯并未成功,太子奶的经营权始终捏在高科奶业文迪波手中。

外资银行倒逼实施破产

就在李途纯与文迪波对太子奶的控制权争夺处于胶着状态之时,太子奶的最大债权人花旗银行也采取了系列行动。

早在2008年10月太子奶发生资金链危机之时,花旗便在北京高院提起诉讼,要求太子奶提前还贷。太子奶意识到花旗的行为可能导致其他银行跟进催贷,并引发银行债权人的挤兑潮,太子奶随即以花旗恶意收贷为由,向北京高院提起反诉讼,双方陷入了漫长的诉讼调解期。2009年,荷兰银行也因太子奶的贷款逾期,曾在上海高院向太子奶提起诉讼。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liuty] 标签:太子奶 李途纯 破产重整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查看跟帖]我要跟帖 0人参与  0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同步到微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 单日流入资金最多个股
  • 明星分析师荐股
@/data/finance/htmlcron3/projects/other/article_zjlr.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