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财经 > 正文
日出东北
2009年05月22日 23:46经济观察报 】 【打印0位网友发表评论

刘长杰

当5吨电炉的最后一炉钢水被浇注成了一块刻有“铁西NHI北方重工”的标志性铸件后,炉火缓缓熄灭;等待这座50岁电炉的,将是被拆除的命运。而在同一冶炼车间,年过60岁的2号平炉却被保留了下来,原因是这个老掉牙的平炉曾于1949年10月31日炼出了新中国的第一炉钢水,号称“中国第一炉”。

历史总是由一个或者另一个具有象征意义的事件所标识,上述发生在2009年5月18日的这一幕亦然。

赶上“5·18”(世界博物馆日)这个特殊日子,位于沈阳市铁西区的沈阳重型机械公司开始了其浩大的搬迁工程。在电视直播和纸媒记者的共同见证下,72岁的老沈重在自己的出生故地炼完了最后一炉钢,从此搬到沈阳城外的新厂区开始新生活;而这个老厂区的未来,将变身为一个3万平方米的城市休闲广场,几间老厂房和“中国第一炉”将被铁西工业博物馆就地保留,与“铁西NHI北方重工”的铸件一道构成这个广场曾经的工业文化背影。

作为共和国的“工业长子”,沈重所在的沈阳市铁西区北部曾是中国计划经济工业集成化的典范,辉煌时期,这块全球工厂密度最大、容积率最高的土地上除了不生产舰船、不总装飞机以外,装备制造业所涉品种几乎无所不包。

2002年,陷入低谷逾十年的铁西区开始搬迁老旧工业企业,至今除东北制药、沈阳化工、炼焦煤气等少数企业尚未搬迁外,已有239家企业搬离铁西。这些工厂腾出来的土地,已经变成了熙攘热闹的居民住宅区和以物流、汽车、金融为代表的第三产业区。

作为探索者和示范者,沈阳铁西区“新生”的故事在东北几乎所有的工业城市中不断上演,工业的气味正迅速从这些城市的中心区消失。然而,在这些城市的远郊,更多数量、更大规模的工业区已经建成。

工业,这个东北近80年来最为显著的标签,已经渗入这块土地的血脉。

工业化的“殖民地”

把中国东北从原始的农耕、游牧文明直接推入现代工业文明的第一个嵌入者,是作为侵略者的日本(此前,沙俄也在东北建设了少许的工业项目)。20世纪初,东北之所以为日本侵略者所青睐,除了区域内极为丰富的自然资源的诱惑,还有紧邻苏联的战略要地的位置。

正是垂涎丰富的资源,“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占领中国东北全境,随即将东北经济纳入战时体制,对东北工业实行垄断性经营。日本侵略者一面对东北人民施行殖民化统治,聚敛可以搜刮到的一切财富,作为原始资本,投入到工业中去;另一面从其国内向东北大量转移资本和机器设备,在东北建设起强大的工业,特别是军事工业。

事实上,在日寇的苦心经营下,早在20世纪30年代,东北区的重化工业就已基本形成完整的工业体系,成为当时东北亚最先进的工业基地。仅在辽宁一省,日寇就建成了众多现存工厂的前身,这其中包括冶金工业的鞍钢、本钢、沈阳冶炼厂和葫芦岛锌厂等。到了抗战末期,日本为躲避美国飞机轰炸,把一些要害的工业部门也转移到了东北。据专家估计,当时东北工业生产总量已经超出日本本土之上,东北真正成了日本侵略全中国和东南亚的纵深腹地。

1943年的统计数据表明,东北地区煤产量为2532万吨,占全国产煤量的49.5%;发电量107万千瓦,占全国发电量的78.2%;生铁171万吨,钢49万吨,占全国产量的87.7%和93%;水泥150万吨,占全国水泥产量的66%;铁路1.4万公里,是全国铁路总长的一半。

正是基于上述事实,毛泽东在中共“七大”时明确指出:“从我们党,从中国革命的最近和将来的前途看,东北是特别重要的。如果我们把现有的根据地都丢了,只要我们有了东北,那么中国革命就有了巩固的基础。”

然而,历史并没有按照我们的设计路线前行。苏联红军解放东北全境后,随即宣布所有日资产业为苏联红军的战利品,由苏军全面接收。他们责令日本战俘把东北工厂中几乎所有的机器设备都拆卸下来,装箱,然后分水路、陆路运往苏联。

史料记载,鞍山钢厂由苏军中校柯刹罗夫指挥苏俄技工80名以及日俘近8000名,经过40多天才拆运完毕,彻底毁掉了这座当时东北最大的工厂;而从1945年8月28日进驻满洲三菱机器株式会社 (沈阳第一机床厂的前身),到次年3月8日撤出,苏军先后分六次运走该工厂九成以上的机器设备及材料,共160余火车皮,折合损失达560万美元,空荡荡的工厂随后成了国民党军队的马厩。

有专家估计,由苏军拆运给东北带来的潜在损失总计高达20亿美元,中国的“工业摇篮”也因此遭到大规模毁坏。

“我们是在一片马粪的废墟上开始重建工厂的。”参与沈阳第一机床厂重建工作的陆春儒工程师说,那时候,厂里连一把钳子都没有。

工业是怎样炼成的

新政府成立以后,国家延续了毛泽东经略东北的思想,考虑到东北原有的工业基础和紧邻苏联的关系,许多重化工业建设项目都被安排在了东北。此后,东北一度成为占中国90%重化工业份额的工业基地。

1948年秋,随着辽沈战役的结束,东北全境解放,而工业生产的恢复工作其实早在战时既已展开。同年末,沈阳机器厂一分厂 (即今沈阳机床一厂)开始组织恢复生产。尽管没有一台完整的加工设备,但工厂还是首先陆续召回解放战争期间被解雇的工人,建立组织机构,维修厂房,修复机器设备。

“工厂里没有工具、量具和器材,我们职工就把自己保存的拿出来献给工厂。”在日本工厂里完成技术学习的车工陆春儒说,是职工们翻身做主人的革命热情,有力的支持了工厂的快速复工。同样的场景也出现在了沈重恢复生产的工地上。“没有车辆,大家肩扛运送;缺少材料,就用土法制造。”时任沈重生产厂长的祝德义回忆说,当时654名职工在残破、艰苦的工厂里,仅用了3个月就修复了铸铁厂化铁炉、变压器和冷钢炉;8个月以后就恢复了2号平炉的生产。

1949年,沈阳机器厂一分厂被东北机械工业管理局确定为以车床生产为主的机床厂。同年6月,一分厂在其他分厂及九个私营工厂的协作下,以借来的车床为加工母机,装配成了四台6尺皮带车床,这是新中国的第一批国产工业车床;10月31日,沈重的2号平炉也炼出了新中国的第一炉钢水。

从1948年到1952年,整个东北的工业都在迅速地恢复。然而,百废待兴的建国初期,中国不但缺少工业建设急需的资金,与此同时,在全国各工业领域中总共才有78个设计单位,每个单位的设计人员不超过500人。如此单薄的经济和科技力量,根本无法满足新中国全面恢复和建设国民经济的要求。严峻的现实让中央领导认识到,技术干部的严重不足“将是中国工业化的一个重要障碍”。中国从此开始把目光放到了工业强国——苏联老大哥的身上,并在新中国建立前夕确定了从苏联引进资金和技术的方针。

从1949年刘少奇率领中共代表团访苏时带回来的首批200余名苏联专家,到1956年底,在华工作的苏联专家人数已超过3000人。1950-1953年间,苏联专家带来的科学文献和技术资料,总重达到600吨。

1956年,中国宣布“一五计划”提前实现。在“一五”期间,苏联总共援助了新中国150项(原计划为156项)建设项目,这其中就有57项落在了东北三省。尽管1960年7月苏联政府突然撤回所有在华工作的专家,给中国的建设留下了众多困难和遗憾,但到1966年,彻底完成的150个项目与我国自主完成的1000余个限额以上的配套项目,已经帮助中国建立起了比较完整的基础工业体系和国防工业骨架。

在这些项目中,工业基础扎实的东北三省占了大多数,特别是作为区域中心城市的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等,更是全国工业布局中的重点城市。

在沈阳,国家将156个重点项目中的6个、694个限额以上项目中的26个放在这里;在长春,国家从1953年开始投入巨资,先后兴建了中国第一汽车制造厂、长春客车厂、长春机车厂、长春拖拉机厂、东北光学仪器厂等一批国有大型重点企业;在哈尔滨,包括哈尔滨锅炉厂、哈尔滨汽轮机厂和哈尔滨电机厂在内的“三大动力”闻名海内外;还有大庆油田,鞍钢、本钢等。

客观地说,是国家力量和苏联技术的共同嵌入,才让东北三省在 “一五”、“二五”的短时期内发展成为中国的重化工业基地;也正因为是国家投资建设,伴随着东北工业基地成长起来的都是国有企业,而国企体制,则成为改革开放后东北三省经济发展与改革一直面临的主要矛盾。

  [1]  [2]  [下一页]

  0位网友发表评论   
 
匿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作者: 编辑: wangk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