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财经
[通行证注册] [登录]

好与左派斗的张维迎:会等到他们向我道歉的一天的

2009年04月07日 12:07新财经 】 【打印已有评论0

张维迎

北大光华管理学院院长张维迎(资料图)

本刊记者 张程

这二十多年来,张维迎似乎一直在倔强地争斗着,与“左派”斗、与大众斗、与媒体斗、与北大同事斗。张维迎总激愤于被媒体和大众误解、歪曲,但不能否认的是,他的言辞有被误解的潜质

二十六年前,24岁的张维迎在《中国青年报》发表《为钱正名》一文,遭到痛骂,倔强的张维迎在给“忘年交”茅于轼的信中写到,我“会等到他们向我道歉的一天的”。

这二十多年来,张维迎似乎一直在倔强地争斗着,与“左派”斗、与大众斗、与媒体斗、与北大同事斗。曾经心底的愤怒铸就了这个“西北娃”的执拗与好斗性格,也锻炼了他的叫骂能力。有人说,张维迎搞人事斗争的风格颇有“文革”遗风。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e directive]
网友有话
凤凰网友(江苏省镇江市)说:

与“左派”斗

2006年3月4日上午,北京西山杏林山庄综合楼六层会议室,张维迎、贺卫方、高尚全、迟福林等40余人举行了一场“中国宏观经济与改革走势座谈会”,“就中国市场化改革进程下一步应采取的行动进行了讨论”。会议是闭门召开,但这次会议的记录却很快流传到网上,并引起一场“西山会议”风波。

4月2日,年过九旬的原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顾问,被称为“左派”精神领袖的马宾给“锦涛同志并中央政治局常委同志”写了一封信,称高尚全、贺卫方、张维迎等在西山会议上发表了“亲美反华言论”,要求全党以及北大组织对他们进行批判,“来一个全面、彻底反对美帝国主义在我们国家搞‘颜色革命’的勾当的运动。” 2006年4月9日,一家“左派”网站发动了对西山会议的批判。4月12日,这封信在另一家著名“左派”网站公布,引起广泛争议。

全国总工会书记处原候补书记韩西雅怒斥,“有些人竟然不顾党章、宪法,肆无忌惮地发起进攻”,“这是党纪国法所绝不容许的。”

有人更在西祠胡同网站上发表了“九评张维迎”,称“张(维迎)是既得利益集团的代言人,是新‘右派’的喉舌,为变天造势,今年的新西山会议就是明证,终于图穷匕首现,赤裸裸提出了他的企图。”并称张维迎“思想上盲目崇拜新自由主义。”

其实,马宾和张维迎原是同路人,而今却针锋相对,让人不胜唏嘘。

1984年9月,一些中青年经济学者在浙江莫干山举行了一次会议,讨论“我国经济体制改革中的重大理论问题和现实问题”。王岐山、周小川、周其仁、郭凡生、楼继伟、李剑阁、田源等当时都参加了会议。在这次会议上,有两个人很特别,一个是年龄最大、级别最高(部级)的马宾,一个是年龄最小、仅仅24岁的在读研究生张维迎。那时的马宾被认为“思想很解放”,而张维迎等提出的“价格双轨制”,后来也获得了政府的认可并得以大力推行。而今,马宾却上书批判张维迎等,真可谓此一时,彼一时。

在西山会议上,真正言论过激的是原北大法学院教授贺卫方,张维迎的发言更多只是讲了收入分配问题,重提了他在会前发表的《理性认识中国改革》一文中的部分观点。不过,要说张维迎崇拜“新自由主义”倒是真的。

2009年2月16日下午,北京钓鱼台国宾馆,张维迎在会上作了《彻底埋葬凯恩斯主义》的演讲,他认为各国政府所喜欢的凯恩斯主义是短视的做法,而“应该像奥地利学派主张的那样,通过产权制度和激励制度的改进刺激生产,而不是刺激需求”。张维迎还提出,中国也应该对这次金融危机负责。这完全是新自由主义的调子。此言一出,全国骂声一片。

张维迎坚定信奉自由市场理论是有其根源的。还在西北大学上学时,张维迎就对米尔顿·弗里德曼的《自由选择》极为着迷,“读了好几遍”。弗里德曼的教诲显然深深影响了张维迎,以致张维迎到国家体改委工作之后还被同事称为“维迎德曼”。

弗里德曼是张维迎的精神导师,受其影响,张维迎走上了市场原教旨主义,认为市场能解决一切,能产生一切美德。张维迎甚至曾自豪地表示,“像我那样对市场经济、对市场机制有那么深的信仰的人,应该说还是不多。”

2008年3月,前欧洲外交事务委员会执行主任马克·莱昂纳德在《展望》(Prospect)杂志上发表了《中国的新知识分子》一文。莱昂纳德称他在北大见到了张维迎,并在张的办公桌上看到了六盒昂贵Cohiba雪茄。他给予了这样的解释,“张维迎把这些雪茄盒子当成西方自由主义象征的碎片,希望这些盒子象征的力量能最终战胜和取代马克思主义。作为新右典型一员,张维迎与他的朋友们想法差不多,就是希望现有公共部门全部打碎,政府萎缩成主要功能只是保护私有财产。”

不过,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世界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则说,“(鼓吹市场经济能够解决一切问题的学说)从好的方面说,是不完全的,从坏的方面说,是误导的”。

张维迎等曾经倡导并被政府所采纳的“价格双轨制”、国退民进(国企改制)、产权明晰(私有化)等主张,在社会上的实行带来了一系列问题。比如,大量工人下岗、腐败、侵吞国有资产、贫富悬殊等,这些引起了人们对政策的质疑,也导致“左派”的复兴。

张维迎作为“右派”的主要代表,自然常常受到“左派”的挑战。面对挑战,张维迎采取了蔑视和不理睬的办法“不与无耻的人论战”。此语更激起了已沦为“非主流”的“左派”学者的愤怒。记者曾采访过“左派”代表左大培,他提起张维迎就愤怒不已。

对于张维迎以及其他主流经济学家“不予理睬”的傲慢,独立学者袁剑就表示,“自负如此,已经不再是什么学术上的自信,而是一种接近精神变态的自恋。”

经济学家赵晓写过一篇《经济学家为何总挨骂》的文章,“经济学的主流的确是更多地注重了效率而忽视了公平,更多地关注了民营资本的利益却忽视了更广大的民众的利益。”所以,现在政府开始强调“公平、正义”。不过,“左派”与“右派”的斗争并没有结束,张维迎们还将继续与马宾、杨帆、左大培们斗下去。

<< 前一页123后一页 >>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已有0位凤凰网友参与评论   
 
匿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作者: 张程   编辑: heqy
凤凰网财经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