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紧张有人打劫 谁在迪拜债务危机背后博弈

2010年01月06日 19:58环球财经 】 【打印共有评论0

迪拜被夹在伊朗与阿布扎比之间,战略位置十分重要。美国和欧洲为了自己的利益,都想在这个地区插上一脚。态度微妙的阿布扎比、趁火打劫的华尔街,以及被迫退出伊朗、转战迪拜的欧洲银行,他们在“迪拜危机”中分别扮演怎样的角色?

本刊记者 刘美

2009年11月25日,来自阿拉伯半岛的迪拜酋长国宣布,该国最大企业“迪拜世界”将有可能暂缓偿还590亿美元债务中的一部分。一石激起千层浪,全球股市立刻开始剧烈震荡。迪拜也成为媒体和分析机构讨论的热点。

有人从迪拜债务危机的起因出发,指出疯狂的房地产泡沫是这场风暴的罪魁祸首;有人从经济发展模式出发,指出虽然迪拜暂时遭遇危机,但作为一个石油资源即将耗尽的海湾国家,迪拜扬长避短,大力发展贸易和旅游业的思路还是正确的。这些说法各有道理,都揭示了某些方面的事实。

从2009年6月,迪拜主权基金可能出现偿债困难的消息刚刚开始流传时,《环球财经》记者就注意到了这个问题,并从那时起一直试图与“迪拜世界”以及与此事相关的部门取得联系,但所有发过去的电子邮件有如石沉大海。在全世界范围内的地产泡沫普遍破裂的背景下,迪拜的债务危机并无太多特别之处,为何引起如此大规模的反响?

作为一个无资源的小国,迪拜本身或许并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它的老大哥阿布扎比,以及与它隔海相望的伊朗,两者都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产油区。根据2009年的最新数据,伊朗已探明石油储量排名世界第二,阿联酋排名第五,而阿联酋90%的石油都在阿布扎比。迪拜被夹在伊朗与阿布扎比之间,战略位置十分重要。美国和欧洲为了自己的利益,都想在这个地区插上一脚。或许这才是迪拜这个弹丸之地被广泛关注的原因。

迪拜——德黑兰的生命线

迪拜出事,最紧张的人是谁?当列举完一系列对迪拜有风险敞口的欧洲银行之后,人们往往忽视了一个潜在的受害者——伊朗。

自从1979年伊斯兰革命以来,美国已经对伊朗进行了30年的经济封锁。然而事实证明,这种封锁收效甚微。伊朗仍然能够畅通无阻地进口自己所需的工农业物资,德黑兰富豪的石油美元还是能够通过地下渠道流向世界各地,获取丰厚的投资回报。究竟是谁充当了伊朗和外界沟通的桥梁?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迪拜。

“德国出产的机器设备先运到迪拜,再从迪拜‘出口’到伊朗。”一位德黑兰贸易商介绍道,“很多伊朗人开的公司都在迪拜注册,这样就可以逃避美国人的制裁。”

随着美国对伊朗的制裁不断升级,一个奇特的现象发生了:迪拜,这个除了少量石油之外什么都不生产的地方,竟然成了伊朗的最大进口国之一。根据官方公布的数字,2007财年阿联酋与伊朗的双边贸易额达到150亿美元,而其中绝大部分是通过迪拜“转出口”到伊朗的各国货物。

金融方面亦是如此。2006年9月,美国宣布对伊朗进行金融制裁。大部分银行和金融机构都停止了和伊朗政府或私人的业务往来。“我们只好去迪拜的银行开户。”一些伊朗商人表示。据估计,在迪拜当地进行投资的伊朗资本就高达3000亿美元,通过迪拜的地下渠道从事金融活动的伊朗人更是不计其数。

从贸易到金融,迪拜为伊朗人构建了一条宝贵的生命线。

迪拜与伊朗的友好关系既有历史的因素,宗教派别也是一个重要原因。迪拜是阿联酋7个酋长国中惟一什叶派穆斯林占主导的国家,对于立志以什叶派理念改造阿拉伯世界的伊朗来说,这种认同感弥足珍贵。

2007年5月,伊朗总统内贾德访问阿联酋,成为伊斯兰革命之后第一个访问阿联酋的伊朗领导人。稍后,担任阿联酋总理的迪拜酋长穆罕默德·拉什德·阿勒马克图姆对伊朗进行回访。

“阿联酋总理的来访,证明美国的政策不能左右这一地区。”内贾德说。

然而,迪拜并不能代表整个阿联酋。当迪拜酋长对伊朗进行历史性访问时,阿布扎比的实权人物却有另外的打算。

态度微妙的阿布扎比

作为阿联酋的老大哥,阿布扎比与迪拜不同,它拥有大量的石油资源,不必像迪拜那样严重依赖于对伊朗的贸易。当迪拜在2008年下半年陷入严重的债务危机时,阿布扎比却依然拥有充裕的现金流。

在迪拜债务危机中,阿布扎比的态度十分微妙。2009年2月和11月,阿布扎比曾分别通过阿联酋央行和两家商业银行向迪拜提供了100亿和50亿美元的资金。舆论一度认为阿布扎比将为迪拜的债务提供担保。然而,当迪拜发出令人震惊的声明后,阿布扎比却矢口否认与迪拜债券有关。正当市场认定迪拜已经被老大哥抛弃时,阿布扎比却在棕榈岛债务到期的最后一天提供100亿美元的援助,解除了迪拜的燃眉之急。

阿联酋外长阿卜杜拉·扎耶德甚至宣布:“迪拜危机已经结束。”他还表示,阿布扎比提供的100亿美元,也是以债券的形式提供。业界认为,这一声明将减轻市场对迪拜是否付出隐性成本或出售资产的猜测。

就在此前的12月9日,这位外长刚刚率团访问了伊朗。双方召开了为期两天的经济联委会,会后签署了5份双边合作协议。并表示,两国将继续深化贸易合作,争取让双边贸易额达到160亿美元。

阿联酋官方的种种姿态,似乎在竭力向世人证明,阿布扎比与迪拜之间的势力均衡并未打破,阿联酋与伊朗的贸易关系也不会改变。然而,事实真的如此吗?

一些中东观察家认为,阿布扎比对迪拜态度的变化,体现出两国统治家族内部的博弈。其中关键的两个人物,就是迪拜酋长穆罕默德·拉什德和阿布扎比王储穆罕默德·扎耶德。后者是阿布扎比真正的实权人物,掌握着军权和经济大权。

穆罕默德·扎耶德被认为是阿联酋亲美派的代表人物,他曾多次访美,主张在军事上与美国合作,阿拉伯世界对此颇有怨言。2008年底,阿联酋从美国引入了价值70亿美元的导弹防御系统装备;2009年初,阿联酋与美国签署了《和平利用核能合作协议》;2009年12月17日,阿联酋又与美国签署了一份民用核技术合作协议。美国国务院官员在新闻发布会上说,阿联酋是美国阻止伊朗核计划的努力中的“重要合作伙伴”。

巧合的是,就在该协议签署3天前,迪拜刚刚获得了来自阿布扎比的“救命钱”。

据外媒报道,此次迪拜成功获得阿布扎比援助,阿联酋总统事务部长马索尔·扎耶德起到了重要的调停作用。马索尔·扎耶德,这位因收购英超曼城俱乐部而闻名天下的亿万富豪,既是阿布扎比王储的同胞兄弟,又是迪拜酋长的女婿。由他来负责协调,可谓再合适不过。至于这次“协调”的细节如何,外界就无从得知了。

美欧激战迪拜金融战场

自从1979年,什叶派穆斯林通过伊斯兰革命在伊朗取得政权之后,美国就鼓动国际社会对其进行全面封锁。然而,美国能约束本国的公司,却挡不住欧洲企业闷声发大财。从壳牌、道达尔等石油企业,到爱立信诺基亚等电信公司,甚至DHL这样的快递公司,都积极在伊朗开展业务。在缺乏美国竞争对手的情况下,伊朗的石油美元大量流入欧洲人的口袋。

美国从2006年9月开始对伊朗银行进行金融制裁,严禁本国银行与伊朗发生直接业务关系,并向与伊朗关系密切的欧洲银行施加压力。美国财政部副部长曾得意地宣称,在美国的游说下,汇丰银行渣打银行德国商业银行等都已经明显减少了对伊朗的业务。现在,前两者赫然出现在对迪拜风险敞口最大的银行名单上。看来,被美国迫使退出伊朗的欧洲银行,已经纷纷转战迪拜了。

事实上,与迪拜关系密切的欧洲银行,大部分与伊朗同样关系密切。有分析家评论道,其实美国正乐于看到这些银行出事,好给它们一个警告。

跟欧洲相比,美国银行对迪拜的风险敞口很小。但对于迪拜,华尔街真的置身事外了吗?

在迪拜危机中,有一个不被人注意的搅局者,那就是坚决反对债务延期的“讨债团”领袖QVT公司,这是一家来自美国华尔街的对冲基金。

据内部人士向《华尔街日报》透露,迪拜债务危机爆发时,以QVT为首的华尔街投资团共持有25%的棕榈岛12月到期债券。迪拜宣布延期还债后,该债券价格大跌。正当其他持有者争相抛售时,QVT等反而逆势而动,在短短一周之内,将手中的债券份额增至约40%。

2009年12月14日这批债券到期,就在这天发生了阿布扎比紧急援助的戏剧性一幕,华尔街讨债团得以成功套现离场,两件事配合得天衣无缝。看着美国人趁火打劫成功,不知那些仍深套其中的欧洲银行作何感想。

然而在中东,欧洲人也有胜过美国人的一面。2009年12月4日,仍处在债务风暴中的迪拜迎来5位特殊的客人。他们来自一支英国帆船队,几天前,他们由于偏离航线误入伊朗水域而遭扣押。在经过简单的盘查之后,他们被移交给迪拜方面,经由那里返回英国。值得一提的是,目前伊朗还关着3名因登山迷路而误入国境的美国人,他们已经被扣押了4个月之久。虽然美国方面强烈抗议,仍然无济于事。

在伊斯兰金融中,债券(Sukuk)其实代表着一种所有权。因此本次债务危机爆发后,很多迪拜人认为欧洲债主其实跟他们站在同一艘船上,应该共同进退。不论欧洲银行是否认同这一观点,欧洲国家与中东拥有众多共同利益,却是不争的事实。无论是在迪拜、阿布扎比还是伊朗,欧洲与美国的力量博弈,都将或明或暗地继续下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欢迎订阅凤凰网财经电子杂志《股市晚报》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    编辑: wangkt
凤凰网财经
今日热图昨日热图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