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认识日本 走出“同文同种”误区

2011年05月09日 13:18
来源:环球财经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兼议伪自由派“三炮部队”、

“泛人性”及“国际主流文明社会”

这次日本海啸与核危机,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本着高尚的人道主义精神,向受灾的日本人民提供了大量援助。

同时,日本这场危机也给中国提供了客观真实认识日本的契机,中国伪自由派在这场危机中的表演,证明了他们不仅不能客观认识日本,还对稳定发展中日关系构成了障碍。

我们认为,不仅要摆脱伪自由派的新蒙昧主义说教,更需要走出“中日同文同种”潜意识误区,我们才能真正客观认识日本,才能真正建立冷静理性长远的现实主义中日合作关系。

- 《环球财经》 副社长 彭晓光

高尚的人道主义精神:中国政府和人民对日本的援助

持续至今一个多月的日本海啸地震与核危机,是日本社会遭遇的一场巨大灾难,中国政府和人民支援了日本大量的资金和救灾物资,还派遣了救援队,给日本人民和在日中国公民提供了有目共睹的援助,这一切充分体现了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伟大高尚的人道主义精神。

中国自由派“百年边缘”宿命的重要原因:

遭到伪自由派的挟持

中国存在着披着“自由主义”外衣的人,他们相当活跃,不仅激烈地反国家反民族反公众反体制,还无限推崇支持美国西方的资本霸权、军事霸权和军事侵略行为,他们是地地道道的伪自由派。

中国自由派之所以沦入“百年边缘”的历史宿命,很大原因是因为受到了伪自由派的挟持。但是因为同样推崇美国西方的体制,他们本能地不愿批判美国西方的资本霸权、军事霸权和军事侵略行为,大部分自由派人士对伪自由派的挟持,如果不是全面支持的话,至少是表示出了很大程度的默认与宽容。

伪自由派“三炮”向日本发威:“理性的公民、高效透明的民选政府、自由的媒体、完美的救灾”

日本海啸刚一发生,中国伪自由派就按他们自以为是的信条把上述表达送给了日本,但事态却以最快的速度走向他们描述的反面,继泡沫经济破灭后,日本神话再次破灭,伪自由派拖着整个自由派沦为了广大公众的笑柄。

“三炮部队”是年轻网友们根据他们一系列事件的表演,送给他们的调侃绰号,讽刺他们威力巨大,“夸谁谁垮”。

所谓“理性的公民”,这次更多表现出来的是冷漠和听天由命;所谓“高效透明的民选政府”,这次充分表现的却是官商一体和隐瞒真相,而且军迷朋友们都知道,这在日本是有“传统”的,二战中日本大本营和政府的战争公报很多就是个笑话;所谓“自由的媒体”,在中国突发事件和救灾中要求“造谣自由”的伪自由派,面对日本政府对媒体和网络的严厉审查,非常“政治正确”地表现出了集体沉默。

“三炮”向中国发威:“面对日本,你只能惭愧”,“日本地震是对中国人性的一次体检”

与此同时,伪自由派“三炮”不忘在第一时间,以他们自封的、广大公众根本不屑一顾的所谓“道德优越感”,向中国国家和人民发威,要求中国人民面对日本感到惭愧,感到自己国民素质不如日本,感到中国的体制远差于日本。但是由于日本危机的事态发展过程,结果当然是可想而知的。

不可否认,面对日本的灾难,极少数网友们基于历史原因,表现出某种幸灾乐祸的态度。但是,美国、欧洲、韩国、澳大利亚的网络上也有不少认为这是“报应”的言论(或因珍珠港、或因日本侵略历史、或因日本捕杀鲸鱼等等),而且因为日本关东与关西的长期情绪对立,阪神大地震中关东人不忘讽刺挖苦关西人,这次关东也遭到了不少日本关西网民的反击挖苦。

如果说这是问题,那显然这也是“国际主流文明社会”共同存在的网络舆论问题,伪自由派企图选择性地忽视这点,单独向社会贩卖什么中国“国民素质论”伪命题。可惜在互联网时代,这一切都是徒劳的。

中国有三炮,遗世而独立。一赞倾人城,再赞倾人国

伪自由派利用日本灾难的机会,企图掀起一场反国家、反体制、反公众的舆论宣传战,结果却被广大网友们以上述调侃轻松瓦解,这使得中国主流舆论能够不受伪自由派干扰,以理性的态度去表达对日本人民遭遇的同情,去表达对人与自然关系的深刻反思。这个事例,充分证明了毛主席的伟大论断:“人民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

“三炮”的中国与世界叙事模版:

“外国的月亮都很圆,中国的事情都很悬”

伪自由派几十年、上百年如一日,不顾历史与现实的事实数据,在任何场合都鹦鹉学舌般重复着上述标准模版,一再证明着广大公众对他们的基本论断:中国自由派之所以沦为“百年边缘”的历史宿命,主要原因还不是因为立场问题,而是因为水平问题,特别是扮演反面教员的伪自由派的水平问题。

素质低下,缺乏人性:

伪自由派把灾难、人性当成了贩卖私货的工具

伪自由派毫无事实逻辑地赞美日本政府救灾,目的就是为了他们永远不变的目标:攻击中国的体制。在这里,日本人民的苦难被他们当成了贩卖私货的工具。

日本政府这次既隐瞒真相又糟糕无能的救灾表现,已经引起了广大日本人民和其他相关国家人民的极度不满甚至愤怒,如果把伪自由派“三炮”的言论放到日本互联网上,他们肯定会被日本网民骂成拿了日本政府钱的“日元党”,“素质低下,缺乏人性”。

换句话说,伪自由派的言论,实际上对稳定中日民间关系起到了破坏作用。

面对自己制造的闹剧,伪自由派习惯性地像国军一样“胜利转进”,开始大谈利比亚问题和“人权高于主权”,可惜由于利比亚问题的复杂,他们还是陷入了分不清东西南北的困境。

中国认识日本的最大误区:“同文同种”潜意识

相邻的地理位置,徐福三千童男童女的传说,日本京都的仿唐建筑,日本广泛使用汉字等等,造成了中国的“中日同文同种”深层潜意识,并让中国自觉不自觉地把这个潜意识误区当成了认识日本的前提。

我们认为,“中日同文同种”潜意识这个误区,导致了中国始终难以真正客观认识日本,即使日本是近现代史上给中国造成最大灾难的国家。

中日两国社会确实存在很多相同与相似性,但不要忘了,日本历史至今从未真正被纳入过中华文明的政治框架,历史上日本民族的思维行为方式更接近北亚萨满地区而不是中原地区,日本多神的神道教,等级森严的“士农工商”社会,存在了上千年的职业武士集团,同科举文官制度建立后的中国社会是完全不同的⋯⋯

欧美社会的传统与中国有很大差异,但中国人潜意识里是认可这点的,日本同中国在某些重要思维行为领域的差异,甚至远大于欧美同中国的差异,但中国却对日本存有“中日同文同种”潜意识,这造成了中国客观认识日本比客观认识欧美难度还要大得多。

走出“同文同种”潜意识误区,是中国客观认识日本的前提。

历史上中日关系的最大不对称:

中国成为亚洲大国不需要占领日本,而日本成为亚洲大国的前提是侵略中国

这个最大的不对称,是由中国与日本的地缘与幅员差异所造成的。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唐朝、明朝时中国在朝鲜半岛打败日本后,日本对中原地区的侵略野心,都被迫收敛数百年,甲午战争中清朝在朝鲜半岛的失败,导致日本立刻冲进了中国东北地区,并在不长时间里先后挑起了“九一八事变”、“七七事变”和全面侵华战争。

只有结合这个历史视野,我们才能真正认识到,新中国成立之初,“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战略决策的伟大意义。

日本的近现代史观:

甲午战争、全面侵华战争与太平洋战争

日本国会在1995年专门通过了二战结束50周年的正式决议,这个决议表述的是日本社会主流真实的近现代史观至今没有改变,其基本观点为:明治维新后日本参与了欧美世界对世界其他地区的殖民进程,在这个进程中也确实给其他国家造成了伤害,“添了麻烦”(言外之意:这是历史进程不可避免的组成部分);战死的日本士兵都是“英灵”,理应受到国家抚恤和日本人的怀念,战后日本已经成为“国际民主大家庭一员”(言外之意:受害国家不应再抓住日本历史问题不放了)。

在日本,谈论二战时“战争”往往特指对美战争,对中国更多用“事变”,谈论战争结局往往更多用“终战”,很少提战败和“无条件投降”。在深层意识里,日本认为他们惟一的错误不是发动侵略战争,而是失败了。

日本共产党和大批正义人士,在战争中和战后都始终坚持反对军国主义战争的言行,但是很遗憾,这些正义立场并未在日本占据主导地位,今天大部分日本青年一代对战争的典型态度是“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反思?”

“任何历史都是当代史”,日本的历史观将对中日关系产生持续而深远的影响,而且由于日本战后至今被置于美国的支配之下,我们必须认识到,中国影响日本社会历史观的力量非常有限。

至于美国,因为在战争中对日本造成的损害远大于遭受到日本的损害,因为战后全面支配了日本并希望日本扮演桥头堡的角色,美国对日本的战争罪行认识,本质上抱无所谓的轻松态度。

德国、日本对二战态度的巨大差异:控制德国、日本的是美国,但控制美国的是犹太人而不是华人

这才是德国、日本对二战态度巨大差异的根本原因,而不是人们常说的什么德日两国国民素质问题。当然,因为二战中德国(而不是日本)是盟国的主要敌人,德国遭受的打击(包括本土被分区占领及战后整肃)要远大于日本。

犹太民族经过长期艰苦的努力奋斗,支配了美国华尔街和好莱坞,极大地影响着美国的内外政策,并在二战后复国,这值得人们敬佩,也使他们有能力将二战中自己的苦难上升为整个西方世界乃至全世界的苦难。而我们中国人的苦难,现在很大程度上还只是我们民族自己的苦难,不管人们接受与否,这就是当今“国际主流文明社会”冷酷真实的一面(当然,我们从不否认当今“国际主流文明社会”存在着进步美好的一面)。

同样,我们也期待,在非常遥远的未来,人类文明将达到这样的高度:“所有民族的苦难都成为全人类共同的苦难”。但这只属于遥远未来的“国际主流文明社会”,而不属于今天和明天的“国际主流文明社会”。

试金石:中国自由派能让日本对战争罪行的态度达到德国的水平吗?

为近现代遭到帝国主义列强殖民侵略的广大受害国人民伸张人权正义,为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遭到西方日本多次侵略的中国人民伸张人权正义,如此艰巨的任务,显然是脆弱的中国自由派无力承担的。

我们只提一个任务:中国自由派能通过自己的理论让日本对二战战争罪行的态度达到德国的水平吗?

我们提醒伪自由派不要试图转进到攻击中国现体制问题上来,因为我们在这里谈的是新中国成立前,在抗战中死难受害的中国人的人权问题!

有战后远东军事法庭审判的法理基础,有“普世价值”大本营美国在,有已成为“普世价值”阵营一员的德国的先例在,中国自由派能以自己理论的真诚,让他们眼中同样是“普世价值”一员的日本,在战争罪行认识上,哪怕只做到德国的水平吗?

我们当然不会强迫中国自由派做这件事,因为我们是理性客观的现实主义者,但是中国自由派自己要清楚,这是个试金石,他们做不到,他们极力鼓吹的“普世价值”、“泛人性”、“人权高于主权”,就会被中国广大公众认为一文不值,他们也就只能延续自己永远边缘的历史宿命。

那些近现代史上侵略过中国,至今仍占有掠夺的财富和文物的国家,他们的某些政客和传媒越是攻击中国的人权,他们就越是会被中国人民当成可耻的骗子,他们自诩的所谓“道德优势”在广大中国人民面前就越是显得可笑。

伪自由派文人用“新思维”、“泛人性”认识日本是自取其辱

伪自由派酸腐文人,显然不敢尝试上述任务,他们的本事是反过来要求中国人民表现出完全不符合当今“国际主流文明社会”的毫无原则的“宽容”,比如某个记者的所谓“对日新思维”文章,某个导演的所谓“泛人性”的有关南京大屠杀的电影。

他们的做法只能是自取其辱,既改变不了日本主流的历史认识,更是对仍显脆弱的中日民间关系的火上浇油。

蒋介石国民党集团所谓“知日派”:

对日关系一败涂地

蒋介石国民党集团的大批党政军要人是留学日本的,很多人还以所谓“知日派”自居并洋洋自得。但历史证明,不论在大陆还是在中国台湾,他们的对日政策只能以“一败涂地”来形容。

如果他们是真正的“知日派”,他们在1927年建都南京后的惟一正确选择,就是为了抗击日本必然的对华蚕食和全面入侵,不惜一切代价推动中国的重化工业和军事工业建设(哪怕不太完整),但他们在这方面的工作甚至做得还不如北洋军阀和地方军阀,这只能证明他们是误国误民的伪“知日派”。

更为严重的是,他们自己倒是被日本的老师同学做了深入细致的研究,在军事战场上,在招降汪精卫等大批国民党高官军官方面,日本军部都充分利用了上述研究优势。

记日记的你——纪念那个雄奇

蒋介石国民党集团,不仅对日本,而且对其他帝国主义列强,也一直是“跪着办外交”(偶尔站起身也是深弯着腰),这倒未必是他们的本意,但这是由他们的阶级属性决定的:反共反工农政策导致他们成了极少数人统治的代表,为了在积贫积弱的旧中国维持自己的统治地位,他们必然走上“对内镇压,对外投降”的死路——帝国主义列强早期面对尖锐的社会矛盾,采取了一面镇压,一面殖民扩张输出矛盾的办法,这对软弱无能的南京国民政府显然是天方夜谭。

但是,最近两岸的伪自由派文人,一直试图借助公开的蒋介石日记,搞影射史学,发明历史真相的行为,进而试图颠覆中国革命史、中国抗战史和新中国的历史。

这个逻辑显然很可笑,因为照这个逻辑,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在自己的日记里详细描述征服月球的宏伟计划,并指望后世人们将自己称为伟大人物,评价历史人物显然应该看他做了什么,而不是看他在私人日记里写了什么(因为这个工作相比前者实在是太容易了)。

对“日记真相党”行为,龙空论坛的“喧嚣有梦”网友填了一首词(注:本文引用略有个别改动;“雄奇”指蒋,因有网文称他“堪称雄奇”;“常公”也指蒋,因某部译著将chiangkai—shek翻译成“常凯申”;“空一格”,也指蒋,国民党行文时空一格表示对其尊重。)

记日记的你

——纪念那个雄奇

明天你是否会想起,常公所做的日记

明天你是否会惦记,转进到台湾的你

大陆的人已记不起,歼敌超两亿的你

我也是偶然听人讲,黄金了十年的你

谁记得多愁善感的你,空了一格的霸气

谁把历史真相遮去,地图开疆的功绩

你以前总是很小心,用美援去炒地皮

你也在偶然中提起,对她也誓死不渝

那时候天总是很蓝,记日记一如往昔

不把你重新娶回门里,我不回故土安息

谁记得慷慨好施的你,运输援共的传奇

谁又胡编你写的信,谁把它发微博里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两岸伪自由派“日记真相党”的行为,必然加剧中国互联网上持续多年的“国共论战”烈度,年轻网友们无法阻止伪自由派歪曲历史的行为,他们通过轻松调侃,客观上冲淡了这场激烈的论战,这显然更有利于两岸学术界文化界冷静理性地进行交流。

战后日本的真实地位:

以色列、英国、法国之后的美国四等“盟友”

战后美国在全球建立了广泛庞大的同盟体系(虽然绝大部分盟国被布热津斯基蔑称为“附庸”),但是美国的“盟友”是严格分等级的,绝不是“自由民主平等”的。

以色列是一等盟友,惟一同美国平起平坐的盟友,有时美国甚至还要不惜损害自身利益去捍卫以色列的利益,这主要是犹太民族在美国的地位决定的。

英国(及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是二等盟友,英国基本在所有重大问题上充当美国的小伙伴,美国则在政治、金融、情报、核力量方面给予英国大力支持,并由此形成全球盎格鲁-撒克逊英语民族同盟。

法国是三等盟友,在政治、金融、情报、核力量方面得到美国支持的力度大大小于英国,但法国在某些领域拥有美国默认的有限行动自由。

日本(还包括德国等),同以色列、英国、法国相比得到的待遇都有质的显著差距,只能算美国的四等“盟友”,而且基本上难以超越上述三国的地位。

石原慎太郎:

日本现在就像一只被(美国)阉割掉的狗

极端保守的日本政客石原慎太郎的这句话,反映了部分日本人对在美国全球体系下日本的过低地位极为不满。

但是,泡沫经济破灭后,特别是这次海啸日本神话再次破灭后,认为日本还有可能反抗美国支配的力量在日本将更加弱小,倾向更听命于美国而忽视其他国家的力量在日本将得到增强,这次日本向海洋排污事先只与美国“协商”,不通报中国、俄罗斯、韩国等国的做法,就是典型的例子。

日本今天的中国观:

基本接受了美国的支配,却未必接受中国的超越

这是日本特有的地缘政治困境所决定的。先看一下巴基斯坦的例子,巴基斯坦面积80万平方公里,人口近2亿,伊斯兰国家中惟一拥有核力量的国家,虽然经济水平较低,但这样规模的国家放在其他伊斯兰大国的地理位置上都有可能发挥地区大国的作用(当然,巴拥有核力量来自于同印度的对抗),但是今天,夹在俄、印、中、美国北约(在阿富汗)中间的巴基斯坦,却是世界上地缘政治环境最困难的国家之一。

再看日本,面积37.7万平方公里,人口1.27亿,经济规模世界第三(与中国几乎相当,落后于美国),工业科技教育水准位居世界前列,放在欧洲或南美,日本都必然在地区合作中居于中心地位。

但是现在地缘政治下的日本,东面是超级大国美国(并不遥远,因为美国支配了日本),北面是占领了北方四岛的世界第二军事大国、核大国俄罗斯,西面是经济规模赶上日本、人口13亿的独立政治经济军事大国中国,中日之间的朝鲜和韩国,民族主义矛头主要指向的也都是日本(或许只有中国台湾地区常常表现出出乎日本人意料的对日好感)。

除非日本完全放弃了地缘政治雄心,而甘当“放大版瑞士”,否则,日本越是主动或被迫接受美国的支配,其内心就越是不愿接受中国对日本的全面超越。这是由国际地缘政治的现实逻辑决定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国际关系的本质是“相互力量对比”:

任何国家都可以低估日本,但中国不能

现在就断言日本放弃了所有地缘政治雄心,不仅为时过早,而且很不准确,对中国而言也是危险的。

国际关系的本质是“相互力量对比”,国家间据此展开了基于地缘政治的经济、金融、宣传与军事博弈,这是人类社会有了国家之后至今,“国际主流文明社会”永恒不变的基本要素之一,在可预见的未来这个基本要求也将一直存在下去。

中日关系复杂的合作博弈,也无法自外于“国际主流文明社会”的这个基本要素。

自卫队真不堪一击吗?“我首先是人,其次是日本人,再其次才是自卫队员”

中国伪自由派前段时间贩卖的“我首先是人,其次是中国人”私货,这次倒是被日本自卫队“山寨”了,恐惧危险的日本自卫队,这次受到的尖锐批评,同日本政府和东京电力是一样的。

但是,日本自卫队真的不堪一击了吗?

首先,日本自卫队同二战冲绳战役的日军神风特攻队相比,显然很像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城市“宅男”了,但这是世界各国的普遍现象,只是程度不同而已,这是经济发展和军事技术进步带来的必然结果,极而言之,现代人个人面对危险的勇气,显然无法同徒手与猛兽搏斗的古人相提并论。

第二,战后日本自卫队的建立,是基于美军的需要,虽然装备精良,但本质是美军指挥下的附属勤杂部队,或者如西德首任总理阿登纳评价当年的西德联邦国防军一样,是“美国原子骑士的马前卒”。这样一支军队的军魂,显然是无法同美军、苏军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相提并论的。

第三,但这绝不意味着,作为美军重要战役战术节点的日军,在宙斯盾军舰上操控标准—3导弹(而不用直接面对战争血腥)的自卫队士兵,是不堪一击的。

第四,日元依然是美元重要的支持力量,日本工业制造业依然保持了世界顶级水平。

中国不宜对欧盟式的东亚共同体抱不切实际的幻想

中国奉行和平发展政策,与邻为善,大力发展同周边日、韩及东盟等国家地区的经济合作。但是,对形成欧盟式的东亚共同体,中国则不宜抱不切实际的幻想:一是中日关系同法德关系本质不同,二是美国不允许。

法德两国综合国力、发展潜力、人口、幅员相差不大,离开了对方和欧盟,法德单独都难以在国际舞台上发挥作用,两国在军事政治上同属美国主导的北约,历史上两国是相互侵略占领过对方,双方国民看待彼此的心态已较为平和⋯⋯这都是同中日关系完全不同的。

所以,以中日(韩)为基础,建立欧盟式的东亚共同体,在可预见的未来,可能性是很小的。

结语: 我们中国人对今天和未来的中日关系,有充分的理由表现出自信:根本原因在于,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完全不依赖中日关系实现法德式的和解以及建立欧盟式的东亚共同体,中国更不需要为此做出过大的民族心理和国际战略调整。

仅就中日关系而言,中国需要的只是走出“中日同文同种”误区,认清现实的(而不是伪自由派歪曲的)“国际主流文明社会”规则,承认中日两国存在复杂的利益博弈,并据此同日本建立冷静理性的、甚至冷淡的、专注于利益细节的现实主义合作关系,这样的中日关系或许才能更加稳健和长久。当然,这仅仅是我们的一家之言。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chenbl] 标签:日本 中国 自由派 美国 
用手机登录 3g.ifeng.com 随时随地看新闻
  [查看跟帖]我要跟帖 0人参与  0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同步到微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