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俄罗斯私有化运动之悲剧史诗

2011年05月09日 13:23
来源:环球财经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回顾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的私有化运动,我们会发现俄罗斯人民利益损失最大,俄罗斯综合国力严重下滑,获利最大的群体正是极力鼓吹私有化的俄罗斯“精英集团”及美国西方在俄罗斯的代理人

- 环球财经记者 徐吉军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开始了以私有化为核心的改革,整个私有化运动贯穿了上世纪90年代。私有化运动开始时,俄罗斯民众期待通过均分国家财富获益,但结果却是,普通俄罗斯人几乎失去了一切,造就的是为数不多的财阀寡头。

2010年,中国国民生产总值跃居世界第二,60年建设的辉煌成就无可辩驳地证明了中国模式发展道路的优越性。然而,个别学者无视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巨大成就,不顾当年俄罗斯私有化运动造成的灾难性后果,不断鼓吹“均分国有企业( 将国有企业以股票的形式均分给每个中国公民)”,试图以此欺骗民众、诱导民意、制造民意。

苏东教训,殷鉴不远,让我们一起回顾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私有化运动之悲剧史诗。

俄罗斯私有化运动悲剧之起始与终结

1991年底开始的俄罗斯私有化运动带有很强的政治和意识形态色彩,俄罗斯自由派代表人物盖达尔和丘拜斯认为,“无论把财产分给谁,哪怕是分给强盗,只要把财产从国家手里夺过来就好。如果强盗变成自己资本的有效主人,他就不会再做强盗了⋯⋯”

1992年6月11日,俄罗斯私有化的标志性文件——《俄罗斯联邦 1992年国家企业和地方企业私有化国家纲要》公布,拉开了私有化进程的序幕。

俄罗斯的私有化,分为证券私有化和现金私有化两个阶段。

证券私有化从1992年1月至1994年6月底,以无偿私有化为主。

现金私有化自1994年7月1日起,从无偿转让过渡到按一定价格出售。

⋯⋯

在经历了上世纪90年代的私有化运动之后,到2000年3月普京总统上台时,许多大型国企已被私有化,巨额国家财产被少数寡头瓜分,人民大量失业、极度贫困。

普京当政后,为了使俄罗斯摆脱困境,通过司法手段或市场手段,将战略行业特别是能源领域的大型企业重新国有化,并亲自确定涉及国防、石油、天然气、运输、电力、对外贸易、银行、渔业、钢铁制造业等领域的1063家俄罗斯大中型企业为国有战略企业,规定政府无权对这些战略企业实行私有化。同时,加强对国有战略企业的监管,使之忠实执行国家的经济政策并向国库上缴利润。

由于此时俄罗斯政府掌握了1000多家国企、石油价格上涨,政府财政收入大增,普京毅然放弃2004年准备实施的“社会福利货币化”政策,将财政盈余和能源出口收入,集中用来偿还实行私有化运动时期对俄罗斯人民的欠账,推动实现“现代化医疗、高质量教育、买得起的住房和高效益农业”,改善人民生活。

2008年普京结束总统任期,转任总理。普京总统任期内的最后一次民调显示,民众支持率达到84.7%,为其8年总统任期的最高纪录,这一结果“反映了俄罗斯民众对普京总统的感谢之情”。

俄罗斯私有化运动之导演——激进民主派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激进民主派需要建立符合其利益的政治制度。他们认为,旧政治制度的经济基础是产权国有制或公有制,要摧毁旧制度,关键是实行产权的私有化政策。

叶利钦和盖达尔等多次声称,俄罗斯的经济改革根本任务就是使改革进程不可逆转,完全的经济自由化和产权私有化是改革不可逆转的保障。 “休克疗法”的最终效果,正是使私有化不可逆转,一旦股权被大规模地分配给人民,人民就会期望私有化在政治上获得保障,这就产生了一大批拥护新制度的中产阶级和私有者。

有一种观点认为,苏联解体前,俄罗斯的国家经济形势恶化,政府无法维持庞大的国有企业正常运营,所以只好推行私有化。事实上,“休克疗法”这样激进的私有化方案得以采用,首先是政治考量,其次才是经济考量。激进民主派为巩固刚刚获得的政治权力,就自编自导了这一幕悲剧史诗。

俄罗斯私有化运动之编剧——叶戈尔·盖达尔

叶戈尔·盖达尔,1956年3月生于莫斯科,俄罗斯著名的经济学家和政治家。35岁担任俄罗斯第一副总理,36岁时被叶利钦任命为俄罗斯代总理(1992年6月〜12月),开始推行被称为“休克疗法”的自由主义激进经济改革。

盖达尔于2009年12月16日去世,盖达尔的老伙伴和朋友承认,他在俄罗斯普通民众心目中被普遍地视为一个令人厌恶的角色,因为由他主导的经济自由化改革让普通俄罗斯人几乎失去了一切。

俄罗斯私有化运动之剧本

——“休克疗法”

1992年初,盖达尔在萨克斯指导下制定了激进的经济改革方案——“休克疗法”,并在俄罗斯全面推行。

一,“休克疗法”第一步是放开物价

俄罗斯政府规定,从1992年1月2日起,放开90%的消费品价格和80%的生产资料价格。取消对收入增长的限制,公职人员工资提高90%,退休人员补助金提高到每月900卢布,家庭补助、失业救济金也随之水涨船高。

放开物价头三个月,货架上的商品琳琅满目,购物不需要排长队了。可没过多久,物价扶摇直上, 1992年4月份,消费品价格比1991年12月上涨65倍, 6月份,工业品批发价格上涨14倍。高物价直接导致了消费低迷,企业纷纷压缩生产,市场供求进入死循环。

二,“休克疗法”第二步,财政、货币“双紧”政策

财政货币“双紧”政策,几乎与放开物价同时出台。

财政紧缩主要是开源节流、增税节支;货币紧缩是收缩银根,抑制通胀。

但事与愿违,“双紧”政策直接导致生产萎缩、企业流动资金短缺,失业人口增多、政府财政赤字扩大。在这样的情况下,俄罗斯政府被迫放松银根,1992年增发货币18万亿卢布,是1991年发行量的20倍,通货膨胀如潮水般涌来,财政货币“双紧”政策失败。

三,“休克疗法”第三步是大规模私有化

私有化开始时的操作方式是所有俄罗斯公民以证券的形式均分国有财产。国有财产总值的三分之一约1.5万亿卢布(约合当时人民币1231.34亿元),总人口是1.5亿,每个俄罗斯人领到一张1万卢布的私有化证券,可以凭证自由购股。

俄罗斯私有化运动之“路人甲” ——普通民众

俄罗斯人获得了的私有化证券之后,本以为拿到了一笔国家财富,不成想世事难料,私有化运动开始后俄罗斯经济持续恶化,通胀严重,卢布疯狂贬值,到1992年10月私有化正式启动时,1万卢布只够买一双高档皮鞋。许多普通俄罗斯人认为票面价值1万卢布的私有化兑换券纯属垃圾,不如及时变卖成现金。某些势力趁机勾结银行,用银行和国外资本的钱通过地下市场低价收购全国发行的私有化兑换券。全民均分的私有化兑换券很快就集中到了几个寡头手中,俄罗斯的主要经济命脉从此被几大寡头控制(别列佐夫斯基、古辛斯基、维诺格拉多夫、斯摩棱斯基、弗里德曼、霍多尔科夫斯基、阿布拉莫维奇、马尔金等人)。

1993年俄罗斯“社会舆论”调查机构发布的一项社会调查结果表明,有65.7%的国家杜马议员认为“证券私有化是一场大骗局和对百姓的愚弄”。 有俄罗斯学者指出,这种“平均分配”国家资产的作法实际上是一种欺骗,在政治上是有害的,经济上也是徒劳无益的,大多数居民没有可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投资者或所有者”。

1994年6月底,叶利钦宣布俄罗斯已有70%的工业企业实行了私有化,俄罗斯社会4000万人成为股票持有者。然而,社会调查结果表明,真正在私有化中分得好处的只有70至90万人,最后能够抢到最大蛋糕的只是极少数,这就是金字塔顶尖上那不足2000人。大多数人最终分到手的国有财产,只不过是微不足道的“补助”,一张无法产生实际财富的“彩票”。

俄罗斯国有资产均分运动,这个堪称世界史上最大的财产分割事件,堪称宏大的史诗剧。可令人遗憾的是,说起普通俄罗斯民众扮演的角色,不禁让人想起了电影中常见的人物:“路人甲”。

俄罗斯私有化运动之失败投资人——国家

如果把俄罗斯国家作为私有化运动的发起者、投资人的话,那么整个投资只能说是悲剧性的失败。

俄罗斯私有化过程中,国有资产流失严重。私有化为少数人提供了绝好的敛财机会,无法统计的国有财产被变相转手或侵吞,削弱了国家的总体经济实力。俄罗斯约有500家大型企业被以72亿美元的低价出售,而这些企业的实际资产要达2000多亿美元。莫斯科吉尔汽车制造厂总资产约合10亿美元,一家私人财团购得的价格仅为400万美元,后经营不善、负债累累,莫斯科市政府不得不重新收归国有。除有形资产外,无形资产和知识产权的流失更难以统计。

俄罗斯私有化严重损害了俄罗斯国家安全。首先损害了经济安全。俄罗斯国家杜马稽查委员会的特别调查报告指出,私有化非但没能使转轨政府的预算增加多少,反而使国家失去了对一些大型企业、甚至工业部门的控制。其次威胁了国防安全。俄罗斯安全情报部门的报告指出,在私有化过程中,外国商人直接或通过俄方公司购买军工企业的股票,或采取建立合资企业等形式窃取尖端技术,达到进入或控制这些企业的目的。类似的现象在航空航天、导弹制造等军工企业尤为普遍。第三危害社会稳定。俄罗斯社会贫富差距扩大,两极分化严重,上世纪90年代中期,俄罗斯社会的紧张程度已接近社会冲突的临界点。私有化引发了严重的社会犯罪。

俄罗斯历史剧之情节曲折——否定之否定

如果把自1990年代以来的俄罗斯历史在舞台上重现,那么这部历史剧一定是曲折回环出人意料:戈尔巴乔夫时期对苏联时代和斯大林进行全盘否定,昔日的领袖被批判指责甚至妖魔化,最终是苏联解体;俄罗斯轰轰烈烈地推行私有化,最终是悲剧性的结局;品味到苦果后的俄罗斯人又把改革的英雄主角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看作反派角色,昔日领袖斯大林重新成为正面人物⋯⋯

苏联解体的悲剧性后果刺痛了俄罗斯人,使他们一方面深感后悔(没有在祖国危难时挺身而出),另一方面又充满对导致国家解体责任者的愤恨。2001年的俄罗斯民意调查结果显示:“56%以上的民众认为戈尔巴乔夫对国家造成了危害;叶利钦则在分裂国家这条路上走得实在太远。”

俄罗斯政界和学界在反思“民主化”的过程中指出,上世纪80年代后期,戈尔巴乔夫提倡和发起的“民主化、公开性和新思维”运动,是因为对西方民主模式的盲目追求。戈尔巴乔夫、叶利钦等人借鼓吹民主模式的普世性之名,将“民主化”当作政治夺权、推动民族分裂和搞垮苏共的工具和手段。他们认为,1985〜1999年这15年是俄罗斯灾难性的15年,是“大失败”、“大混乱”的15年。

俄罗斯历史剧之旧曲新翻——重新评价苏联模式

2007年,俄罗斯新出版历史教学参考书《俄罗斯现代史 1945〜2006年》,2008年8月,再次出版新历史教学参考书《俄罗斯历史 1900〜1945年》。新教科书历史地辩证地对苏联体制做出评价,充分肯定在苏联体制下社会经济发展的成就:

首先,充分肯定了苏联体制在经济发展、社会公正、文化教育、劳动保障方面取得的巨大成就。

教材写道:苏联“对全世界千百万人们来说,是最好的和最公正社会的榜样和方向”。据《新俄罗斯晴雨表》刊物2005年14期登载的调查表显示:从1996年起到2005年,每年民调表明,高达70%的民众对苏联体制持肯定态度。

其次,否认苏联解体是因为“这个体制已经丧失了发展的潜力”。

教材指出:“断言说苏联体制不能改革、必须被摧毁,这种说法至少是非常幼稚的。”同时,新教材参考书没有回避对苏联体制弊端的批判,如“高度集中的管理体制,一是权力的高度集中,形成对斯大林的个人崇拜;二是管理的高度集中,压抑了地方、企业、个人的生产积极性”。

苏共二十大以后,在学界形成一种看法:认为斯大林在经济上违背了列宁的新经济政策;政治上背离了列宁的民主集中制原则,从而把斯大林时期的体制与列宁对立起来。

俄罗斯2008年版历史教材认为列宁、斯大林执政在建设社会主义的方法、策略上或许有所不同,但列宁-斯大林体制的实质是完全一样的。

这两本书的出版有俄罗斯官方背景、有俄学术界权威机构认可,且具有广泛的群众基础,反映了近年来俄罗斯民众对苏联重大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重新评价的新观点。

俄罗斯的历史苦果正是我们的警钟

回顾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的私有化运动,我们会发现俄罗斯人民利益损失最大,俄罗斯综合国力严重下滑,获利最大的群体正是极力鼓吹私有化的俄罗斯“精英集团”及美国西方在俄罗斯的代理人。历史当然不是剧本,没有假设,无法改写,苏联解体以及俄罗斯私有化运动的不可逆性,使俄罗斯人民只能品尝历史的苦果。

苏联解体、俄罗斯私有化运动的历史并不久远,以史为鉴,希望敲响我们的警世之钟,撕掉荒谬理论的伪善面具,走好中国模式发展之路。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chenbl] 标签:俄罗斯 苏联 运动 叶利钦 
用手机登录 3g.ifeng.com 随时随地看新闻
  [查看跟帖]我要跟帖 0人参与  0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同步到微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