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明的足球生意

2006年08月08日 11:42商务周刊 】 【打印共有评论0

记者 商思林

深陷退出传闻的实德足球俱乐部终于坐不住了。

7月18日,俱乐部总经理林乐丰在大连主持召开了一个新闻通气会,郑重发表三点声明称,实德不会退出足球。他对投入减少的传闻辩解称,实德5年来对足球的投入保持稳定上升,并建立了一套领先国内的青少年梯队。

此时的背景是,从5月到7月22日,实德队打了7场中超和1场亚冠, 5负2平仅胜1场。实德球员显得异常疲惫,精神和体力达到了一个极限,实德只进不出的策略遭到球迷的严重质疑。有人将矛头直指徐明,称徐明不督战(本赛季没有出现在任何一场实德队的比赛现场)、不办事、不发钱、不表态。

7月26日,“消失了”半年多的徐明终于出现在大连对青岛比赛的现场。实德最终在先失1球的情况下连入3球反败为胜。但一场对弱旅的胜利并不能消除实德的危机。12年联赛8次夺得冠军的大连足球陷入前所未有的的困境。

6年前,从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手中接手大连万达足球俱乐部后,徐明打开了中国足球这个“潘多拉盒子”。这位当时中国福布斯财富排行榜上最年轻的富豪,把冒险、豪赌、躲闪与隐藏,这些机会主义者最突出的特点,带进了绿茵场。

一时间,通过资本纽带,学习摩根资本整合产业的“炼金术”,模仿德隆在资本市场上庄家风范和造系手段,徐明的足球生意迅速膨胀,在2004年达到顶峰,根据各足球媒体的说法,实德系通过各种渠道控制了大连实德、沈阳金德和四川冠城三家中超俱乐部,甚至还一度觊觎辽宁盼盼和深圳健力宝足球俱乐部。

“就像徐明一开始接手大连足球时说的,干足球是要赚钱的。如果足球不赚钱,像徐明这样的生意人肯定不干了。”一位跟踪实德足球俱乐部多年的大连足球资深记者告诉《商务周刊》,“足球是足球,生意是生意,徐明从一开始就很清楚,因此,他赚了不少钱,也陷得太深,甚至他的许多做法一定程度上助长了中国足球的衰落。”

他认为,现在最尴尬的结果可能是:“‘击鼓传花’的游戏找不到下家了。”

惊险一跃

在很多公开场合,徐明都承认1998年是最难熬的日子。由于投资6亿元进行实德塑胶工业有限公司的扩建,实德集团在这一年遭遇困境。据一位与实德有7年多塑钢合作的人士向《商务周刊》透露,“当年的大连实德塑钢型材还因为质量问题遭遇退货危机。最后,得到了政府的不少帮助。”

渡过难关的徐明“为感激大连市各方面的支持”,于1999年开始介入足球,并于2000年收购了这座足球城的旗帜——大连万达足球俱乐部。

在实德羽翼未丰之时,进军号称“资金黑洞”的足球圈,无疑是惊险一跃。但徐明选择对了。2003年4月10日,担任实德足球俱乐部董事长的徐明应邀在四川大学与年轻学子“真情对话”,期间颇为感慨地说,“美国一位著名企业家曾对我说过,你的任何产业都可以放下,只有足球不可以放下。”随后徐明不无得意地透露:“过去3年,我们仅出售球员的收入就接近8000万元,几乎赚了3倍!”

比金钱财富威力更大的是足球带来的宣传效应。收购足球俱乐部后第一年,实德的销售就突破了40亿元。2001年5月14日,大连日报头版以《进球与发展才是硬道理》对实德的足球和塑钢型材进行了重点报道。此后一个月,大连日报更连发6篇《从足球的角度看实德发展》系列报道。与此同时,大连实德集团获得国家开发银行大连分行4.1亿元贷款,进行24万吨PVC型材扩建计划。2002年实德年产塑钢门窗达到28万吨,号称世界塑钢第一大产销商。

徐明在2001年对未来的展望意气风发。他举出了几个至今让大连球迷挂在嘴边的“伟大设想”。徐明当年的设想包括:到2003年,俱乐部的收入超过2000万美元,进入世界足球俱乐部排名30强,俱乐部总资产达到7亿元以上;要在境外拥有两到三家足球俱乐部。

组系

在境外拥有俱乐部的宏伟设想至今没有实现,但在2001年,徐明通过收购延边敖东和买壳的方式组建了甲B球队大连赛德隆和乙级球队大连三德。第二年,徐明又接手大连女足。随后,借其父徐盛家掌控的大连大河农业股份有限公司,徐明以400万元入主四川全兴足球俱乐部,改称四川大河足球俱乐部。叱咤中国足坛的实德系逐渐形成。

徐明接手四川男足时向转让方表示:做好连续3年亏损的准备,5年之后,俱乐部要营利。然而3年后,2005年11月8日,川足被徐明全球叫卖。据当地媒体报道,在整个2005赛季,徐明拖欠了球队一年的工资奖金以及场租、安保费等费用。

在收购全兴队之前,实德塑料钢材在四川市场占有率只处于第二位。当年,大连实德除成功打入西部市场外,徐明还在川中获得大量贷款,同时在龙泉经济技术开发区征地打造了一个与大连大本营规模相当的生产基地。

同时,川足也成为大连实德的青训基地和剩余劳动力输入点。四年里,两队间交流过的一线球员就高达30余人。一些当地球迷指责到,由于大量实德年轻队员的加入,使得四川本地年轻球员的培训体系基本处于荒废状态。

但更多的指责矛头针对的是实德系之间打假球。当时中超联赛不过12只球队,实德系就掌握有3只。根据工商登记资料,沈阳金德足球俱乐部大股东沈阳宏元集团的控股方正是大连实德集团,宏元集团其他股东也都在2001年徐明组建实德集团时成为实德股东。虽然沈阳金德表面上看比四川冠城更加独立,但资本的意志注定了二者不可能逃脱派系的嫌疑。

2003年初,徐明曲线入主四川足球的事实终于让足协坐不住了,他们勒令徐明退出四川大河和大联赛德隆。徐明很快就为这两个球队找到了下家。

2003年2月18日,中国足协确认四川大河俱乐部和大连赛德隆俱乐部分别转让给四川冠城和珠海安平的手续合格。但后来证明,接手赛德隆的香港鸿扬财务投资公司总裁李鹏翱恰恰是大连赛德隆珠海分公司的总经理。而号称先投入1000元万帮助四川足球注册,在第二年四川保级成功后再掏2000元万的冠城集团,后来被认为根本就是徐明拉来的托。大连实德派驻四川足球的高层向当地媒体透露,冠城所说的1000万“没有一分钱到账”,四川冠城事无巨细都还是由实德派出管理层控制,冠城集团根本未插一兵一卒。这场“实德系剥离”事件最终证实又是一场徐明“左手换右手”的把戏。随着曲线收购四川男足、大联赛德隆落户珠海,实德塑钢门窗随军而征,短短两年时间形成了遍布中国东南西北的大连、成都、嘉兴、珠海、天津五大生产基地。

珠海安平彻底脱离实德是在1年后转让给上海中邦,其操作的主体正是大连实德。同样在这个赛季,大连三德从乙级升入甲B联赛,在中国足协的要求下,大连三德被迫脱离实德系,被来自徐明老家庄河的大连长波物流有限公司收购。而四川冠城因为基本沦落为实德青年球员的训练基地,俱乐部原有球员流失严重,没有企业愿意接手,最终在2005年年底被实德解散。颇有讽刺意味的是,曾经承认冠城已经脱离实德系的中国足协默认了实德对解散球员的所有权。

徐明足球生意的巅峰时刻是2004年10月份爆发的“俱乐部革命”,徐明联手深圳健力宝俱乐部控制人张海借北京国安受罚之机对中国足协发起的“逼宫”。徐明和实德系此时的影响力达到了顶峰,但也以现实的威胁让此前表现软弱的中国足协决心清理实德系。

盛极而衰

张海系在2004年先倒下去,徐明在2005年则开始面临更严峻的挑战。

2005赛季,四川冠城俱乐部的预算只有1000万元。当地知情人士告诉《商务周刊》,实德采取了最严格的财务制度。即使俱乐部副总一级的管理层支出超过200元,都要经过一位苏姓财务总监的签字。

在这一年,被一些俱乐部指责为“凭借派系送分而夺得冠军”的大连实德,工资也达到了历史最低点。队长季铭义的年薪还不到40万,冯萧霆、赵旭日等这些国青队绝对主力月薪税前才是5000元。上述大连某足球资深记者告诉《商务周刊》,“2005年,实德用于球员工资的投入只有1000多万元。”

2005年年底,在足协态度强硬的要求下,实德在全球叫卖无门的情况下解散了四川冠城队,将20名冠城球员全部挂牌出让,当地足球人士估算,实德因此收回了最后一笔回报:大约1000多万元。

“四川冠城早已完成了开拓实业和培养球员的使命,现在成了包袱,徐明当然愿意做个顺水人情。”当地一位足球人士分析。

而事实上,此时的大连实德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资金问题。

据大连当地知情人士透露,进入2006年,一场从未有过的大欠薪在大连实德足球俱乐部内弥漫。从今年春节过后至今近半年时间内,包括俱乐部总经理林乐丰在内,几乎所有的俱乐部球员和工作人员每个月只能领取一些生活费。

为了省钱, 2006赛季前,实德舍弃了合作了5年的位于大连市中心的大连人民体育馆,而选择了远在40公里之外的金州。与实德成绩同样糟糕的金州体育场的草皮和长途跋涉的不便,让实德的主场上座人数维持在两三千人,门票收入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徐明当年发下的年收入2000万美元宏愿已成泡影。

“现在实德集团的经营已经出了问题,俱乐部老板徐明目前正处于一个前所未有的困境之中。”刚刚进入中超的上海联城俱乐部董事长朱骏在4月份一次接受媒体采访时快人快语,他同时透露,已经有大连球员找他为下赛季寻找落脚。

与此同时,实德系搅乱中超格局后,大连市政府与实德关系也开始疏远,一位跟随徐明一起创业、现在负责实德集团足球产业的副总裁曾私下抱怨,实德没有得到大连市政府来自土地和税收方面的优惠。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被大连球迷至今耿耿于怀的梭鱼湾足球专用球场。梭鱼湾位于西岗区远郊区,最早在2002年,徐明就曾对当地记者提起市政府已经初步批准他们在梭鱼湾投资4亿元,兴建一个面积180公顷、拥有22块训练场的足球专用体育公园。

2003年,实德俱乐部所在地大连市西岗区政府在一份报告中,明确指出将把大连实德的梭鱼湾体育中心作为今后西岗区发展文体事业的重点项目。在当年年底大连市政府对2004年重点工程的规划中,梭鱼湾体育中心也在其中。2004年,实德一度邀请外国专家设计了沙盘,并高调召开了新闻发布会。但直到今天,项目规划地依然是杂草丛生。

据大连建委的一位官员透露,实德根本没有足够的启动资金,政府因此一直没有把地批给实德。在这样的前提下,实德召开新闻发布会试图将政府一军,但政府并未对此做出反应。

2000年底,以“足球市长”闻名的薄熙来从大连市委书记的位子上升任辽宁省省长,其后两任接替者孙春兰和张成寅对足球的热情都不算太大。“领导对足球的态度很平淡,几乎没有到现场看过球。实德对此感到很无奈。”上述实德副总裁说。

尽管发表了公开声明,作为一个商人,徐明的足球生意会在哪一刻停摆?这个疑问现在看来越来越明确——那就是生意对其资本帝国不再有价值的时候。

相关报道: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  热点推荐:

欢迎订阅凤凰网财经电子杂志《股市晚报》
 分享到:
更多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    编辑: wangkt
凤凰网财经
今日热图昨日热图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