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任正非:时刻准备迎接失败

2011年05月30日 12:59
来源:民商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十年来我天天思考的都是失败,对成功视而不见,也没有什么荣誉感、自豪感,而是危机感。也许是这样才存活了十年。

2010 年的冬天,全球金融危机寒流过后。国内企业多数还未从“冻僵”中苏醒,而华为,已经种下了“春天的种子”。

10 年前,华为正是发展势头良好之时,任正非一篇《华为的冬天》力透纸背,警醒了华为。接下来,势头急转直下,互联网产业泡沫破裂,全球金融危机……一个“冬天”接着一个“冬天”扑面而来。而打好提前量的任正非,反而在2011 年,迎来了他的春天。

华为业绩大幅提升。数据显示,华为2009 年营业收入为215 亿美元,净利润达到183 亿元,均创下历史记录。而在2010 年,华为销售收入达到270 亿美元,其中终端部门收入达45 亿美元。任正非与华为已经在2010 年成功闯入《财富》世界500 强名单,居第397 位;2010 年,该公司也交出了全年销售收入1850 亿元的漂亮答卷。

在福布斯全球富豪榜中,第一次写入了任正非的名字;而《财富》中文版的“中国最具影响力的50 名商业领袖”榜单中,任正非击败了柳传志与张瑞敏,荣登榜首。

预警“华为的冬天”

2001 年开始,国内电信运营商分拆,传统电信设备市场风光不再、3G 市场前景尚不清晰之际,互联网的巨大泡沫破裂了,从红火异常,突然跌落谷底。一批又一批互联网公司的倒闭,应了任正非“华为的冬天”的预警。

预警成功,并不代表任正非已经成了胜者。此时的任正非不得不解决华为发展史上的一个重大困境——国内市场日益饱和,华为的巨大制造能力需要释放,高额的研发费用需要新兴市场的支撑,华为必须找到新的快速增长的市场空间。

“十年来我天天思考的都是失败,对成功视而不见,也没有什么荣誉感、自豪感,而是危机感。也许是这样才存活了十年。我们大家要一起来想,怎样才能活下去,也许才能存活得久一些。失败这一天是一定会到来的,大家要准备迎接,这是我从不动摇的看法,这是历史规律。”

永远保持危机感的任正非,将目光投向了海外市场,这也成了华为一直保持高速增长的法门。

2003 年,任正非做出了一个改变华为命运的重大决定——进军主流市场与主流大公司正面交锋。任正非看好美国的通信与网络设备制造业,把产品打入美欧主流市场,直接挑战思科。

2004 年12 月8 日晚,美国CNN 财经新闻破天荒地接连播发了几条有关中国企业的新闻:联想宣布以12.5 亿美元收购IBM 全球PC 业务;华为将为荷兰移动通信运营商Telfort 建设第三代(3G)网络,并将为美国NTCH 公司承建CDMA2000移动网络。

此前,中国产品在欧美市场主要以服装、鞋帽、玩具等劳动密集型产品为主,通信信息类高科技产品一直无法打入欧美市场。此次华为3G 产品在欧美市场成功商用,也是中国的3G 设备首次在欧美的成功商用,对欧美通信界和财经界的震动显然非同小可。

“在华为成为全球规模的移动解决方案供应商的道路上,这是向前迈出的一大步,”签字仪式上,任正非表示。

此后,华为大规模挺进西欧、北美等发达国家,实现了国际各大主流市场的全线突破。

2008 年,以九九中国音乐网的倒闭作为开端,互联网“冬天”再袭。马云给阿里巴巴员工的邮件《冬天的使命》中告诫:未来几年经济有可能进入非常困难时期。马云的“过冬论”引起很多人的耻笑,因为当时,内地A 股市场大盘飙过6000 点,奥运概念的刺激让更多个板块全面飘红,房价一路上扬……过冬?很多人认为马云预测错误,或是给大家开的一个玩笑。

但之后不久,曾经笑过的人便收敛了笑容。数万家企业倒闭,互联网更是进入了严寒时期。联想集团董事局主席杨元庆也说,“冬天来了, 谁能熬过去, 得看谁的衣服厚。未来能够生存下来的企业都是行业前几名的企业, 其他厂商要么另寻发展空间, 要么生存得十分艰难。”

而华为早就准备好了过冬的粮草,也开始着手准备过冬的措施。给核心管理层及部分产品线高管的一封邮件中,任正非说,“思科现在开始实行很多政策, 如减少员工出差, 减少会议, 高层领导出差不能坐头等舱, 要坐须自己掏钱等等这一系列的措施。思科尚且如此,华为就能独善其身?”

任正非和华为就是这样,在危机感和“过冬”的提前量中,不无艰辛却一路顺风地走到了今天。

春天里的“云时代”

2010 年,世界已经进入了没有院墙的“云时代”。

一直远离媒体的任正非,此时意识到低调是一种“耽误”公司的行为。“华为才是个二十多岁、朝气蓬勃的小伙子,确实需要被世界正确认识。

别人对公司的误解,有很重要的原因是我们不主动与别人沟通,甚至连被动的沟通我们都害怕,还把这当成了低调。我可以做鸵鸟,但公司不能!”

在他感到自己进入“麻木期”的时候,特有的危机感再度袭上他的心头。“我现在既没有荣誉感和成就感,也没有其他什么感”。他很担心,他个人的麻木会变成10 万华为人的麻木。他认为,华为在20 年间,如同一个孤独的农民,从青纱帐里弯弯曲曲的田间小路走出来,像当年堂吉诃德一样封闭自我,手拿长矛、单打独斗,一路跌跌撞撞地走到今天,只不过靠咬住前面的西方公司。

现在,华为也要参与领路。在“云时代”,他急需与其他人接触,需要与其他人共振。华为只是一条河,虽然是大河,但是现在要流入大海。

于是,他督促手下的高管都去开设微博,多上网与各种企业和个人沟通。他认为,未来的网络世界只有两样东西,一个是管道,一个是云。

而华为过去为运营商修的“管道”,只承载水,承载不了云。“怎么适应未来新世界,华为面临着很大的挑战,我认为华为是不适应的,因为华为大多数的人是修万里长城的,但是用过去修万里长城的办法,修完了导弹一来,长城就没有用了。”

现在,从任正非“荣登双榜”的成绩看来,华为在“云时代”不但走得颇稳,还可以说走得非常出色。任正非和华为再次拥有一个明媚的春天。

+文/《民商》记者 李芒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zhangyi] 标签:华为 任正非 市场 危机感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查看跟帖]我要跟帖 0人参与  0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同步到微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