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同事眼中的刘志军:带出的人有股匪气 这次跟着进去了

2013年05月20日 13:34
来源:證券市場週刊 作者:戴小河

人参与条评论

独裁者

“历届部长中最遭非议的当属刘志军了。”黄斌说,不是因为他搞改革招来非议,而是有时候让人感觉铁道部就是他自家的后院,搞家长式管理,简单粗暴。

刘志军于2005年前后对铁路管理系统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撤销分局合并站段,对基层进行大砍大杀,“结果乱了管理,乱了职工队伍,他在任期间几个重大旅客列车事故其实都与运输管理被打乱有关。”黄斌表示。

此外,气势如虹的高铁蓝图也有人提出质疑,其中反对最激烈的当属北京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的荣朝和与赵坚教授。

西部的一些铁路项目,本来就没有开建的必要,像贵广、兰新这些线路,在刘志军时代都被搞成时速350公里的标准。

“这些地区相对落后,应该先建一些货运线路和普速列车的线路。这么高的标准,西部的民众根本没有这个经济能力去承受那么高的票价,最后这些铁路上座率很低,根本收回不了成本。”赵坚说。

刘志军时代开创了铁路建设“部省合作”的新模式:铁道部和地方政府共同合资建设铁路,铁道部负责工程方面,地方政府负责沿途的拆迁工作。地方政府很多都希望把铁路建到当地,从而有利于当地的发展,刘志军正是迎合了他们的这种心理。荣朝和称,“而这样的项目也被忽悠大了。”

“目前我国铁路行业最突出的问题是过度投资和超能力建设,铁路建设正由于主管部门的亢奋突进而处于一种失控危险中。”荣朝和说,有关部门的决策行为没有任何必要的制约或约束,一个本已十分脆弱的公共服务行业竟一下子变为最大手大脚花钱的部门,不但造成现阶段资源的大量浪费,而且必然引起今后长时期内大范围经营亏损难以扭转。

荣朝和说,铁路对中国来说,有必要加快建设。但铁路早已不再是一个高盈利的行业,而是一个面临着激烈竞争而且在资金链方面相当脆弱的公共服务部门,因此,是一个特别“经不起折腾”的行业。当前铁路建设中存在着忽视对既有线功能的合理定位并充分发挥其功能,新线建设普遍过于强调客运专用且目标速度过高,过多功能相近的平行线路同时开工隐藏巨大风险等问题。

这些反对意见传到刘志军的耳朵里后,他感到甚为不悦,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点名批评荣朝和与赵坚。

“我本来有许多同学在铁道部工作,后来刘部长点名批评几次过后,铁道部的一些研讨会也不让我们参加了,同学们也不敢和我联系了。”荣朝和告诉《证券市场周刊》记者。

遭此霉运的不止以上两人,王梦恕也有类似经历。他曾告诉刘志军,高铁司机必须实行双人制,“只设一个司机是错的,必须有副驾驶, 但铁道部改革要节约人力,给取消了。一个人在高压电下开车,喝水、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 不能离开岗位啊,只能穿尿不湿,这算什么?”

在高铁建设高歌猛进之际,铁路一线职工却叫苦不迭,刘志军几乎快掏空了铁道部的老底,“他把本应分配给基层职工的福利资金都拿去建铁路了,所以一线职工叫苦不迭。”王润表示,刘对内对外一律强势,对系统内反对意见坚决打击,在其任上,地方铁路局局长纷纷易人;对外则封杀呼吁铁路改革的媒体和专家。

为了这件事,王梦恕激将过刘志军,“一线铁路职工的年收入才3万元,而其他垄断企业都有五六万元,你丢人不丢人?翻到6万元,那才叫本事。”

话才说完,铁道部的工作人员就来向王梦恕“做思想工作。”

此外,荣朝和2007年时有位博士生在地方路局当领导,两人在路局做了一些运输改革试验,刘志军本就对荣朝和有看法,认为该路局“搞另一套”与铁道部对着干,后来这名领导被打压入狱。

黄斌说,刘志军的做事风格有时简单粗暴,但是铁道部系统庞大臃肿,有些人懒散不堪,“你要是太仁慈根本没人听你的,不霸道也不行啊。”

[责任编辑:zhoukr] 标签:刘志军 铁蓝 武汉铁路局 
打印转发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