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红十字会“郭美美事件”余音未了 募捐遭抵制求变

2013年04月27日 11:16
来源:中国经营报 作者:刘腾

0人参与0条评论

“千万别把我笑的照片发出去,千万别!”23日,中国红十字会赈灾救护部部长王平在听完某记者讲的笑话后,看到旁边有媒体拍照,便立即说道。

虽然中国红十字会(以下简称红会)在芦山地震中反应依旧高调、迅速,但此次红会的募捐在网上遇到了许多网民的强烈抵制,对于红会官僚、傲慢、账目不透明的指责充斥于网络平台,以至于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以下简称红会社监委)工作人员提议要重新调查“郭美美事件”,以挽回组织的声誉。

但说不清的身份、太过庞杂的架构,注定让红会系统动辄受议,尤其在纯民间公益慈善组织热火的当下,人们很容易就能找到更好的参照对象去攻击红会。而那些带来变化的改革,则因未涉及身份等核心问题而被外界全然忽视。

无法独立的“怪胎”

4月23日,两男一女,守着宝兴县红十字会的帐篷,给来往的志愿者、外来红会人员指路,不断拨打电话询问正在路上的物资,把最后几个小帐篷给急需的老人和孩子……80条棉被、不足百顶帐篷,这是宝兴县红十字会震前库存。在2008年汶川地震后,宝兴县红十字会开始“独立”:会长和秘书长不再是兼职,但始终是公务员。

同样,即使中国红十字会总会,也是公务员编制,总会每年还会从政府得到不少资金。这也是目前公益界诟病最多的地方——红十字会既属官方又属民间。这意味着一群公务员拿着财政工资,收着民间善款,从事着公益事业。

这样的尴尬身份,连红会内部人员也会时常承认这是一种“怪胎”。23日,王平向记者再次提及这一身份问题。

红十字会(在有些地区也称红新月会)在世界上无疑属于民间组织,但是在中国,它属于列入编制的副部级事业单位。正因为如此,红会在中国的身份与它在世界上其他地方并不一样。

红会因为其特殊地位,被一些外界人士称为“慈善组织中的央企”。“目前网上对郭美美事件的争论,最后体现了公众对我们的三个疑问。”红会常务副会长赵白鸽说,“一是我们是不是应该去行政化,二是我们是不是垄断性的慈善组织,三是我们和其他正在形成社会组织是什么关系。”

对此,赵白鸽认为,公众对红会的认识必须看到这样三点:第一,自1864年《日内瓦公约》诞生起,世界上已经有100多个国家通过了这部“人道法”,而中国自1904年加入国际红十字会,也必然遵循这一法律。第二,红会是一个社会组织,是国际红十字会和红新月会组织成员。第三,红会是老百姓自己的团体,钱主要来自民间捐助,执行的也是人道主义援助救援工作。

“1993年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红十字法》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作为法律必须执行。”赵白鸽说,“而民间组织和我们是伙伴关系,因为我们目标是一致的,我们会帮助它们发展壮大。”

透明得失

除了身份尴尬,最令公众不满的是,红会对捐赠的财物管理不透明。红会的资金来源主要是两部分:一部分是政府拨款,包括国家规定的从彩票公益金中提取的比例;另一部分是社会捐款。政府拨款这部分,每年由国家审计部门审计,账目的准确性政府审计部门把关。被公众质疑的关键是社会捐款。

众多网友发微博认为,捐赠财物很大程度上被红会内部“灰色”掉了。

“关心的人可以上我们的网站,现在我们网站上已经公布了全部捐赠款项的来源。”赵白鸽对此解释。

实际上账目管理不清晰不仅是红十字基金会,也是国内众多基金的通病。据一项去年8月份对国内1832家基金透明度的调查显示,这些基金在透明度上平均得分仅为52.41分,没达到总分129.40分的一半。得分在100分以上的只有30家左右,仅占参与评分基金会的约1.6%;大部分基金会得分在30~90分。

据《中国经营报》记者此前的了解,“中国红十字会捐款信息管理系统”去年7月31日已在红会总会的官网上线,随后红会总会开始尝试和地方红会实行联网以共享数据。现在,打开红会官网可以看到,截至4月26日上午8时,中国红十字会系统收到社会捐赠款物27036万元,其中总会收到7996万元,累积拨付捐赠款物6616万元。

不过,一位分析人士表示,在网络平台上公示每一笔明细捐款是对红会款项进行公众监督的基础,而更重要的是能够公示这些捐赠款项都花到哪里去了以及如何决策的。“按照澳门红十字会规定,单笔开支超过5000澳元的就需要审批表决。”

监督起步

“郭美美事件”让红会遭遇了严重的信任危机,2012年12月,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宣布成立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担任主任委员,中央编译局副局长俞可平担任副主任委员,国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黄伟民担任秘书长,成员来自法律、财会、医学、媒体等行业。此举被外界视为红会加强自我监督的一个重要举措。

“名称叫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就是要让社会来监督我们。”赵白鸽说。

某据专家介绍,对于慈善机构的监管,美国是由行业组织通过严格评级来进行,美国对慈善机构一般按照信誉等级分为一星到4星,而第三方机构评出的“红白榜”也对慈善机构的自律起到有效的监督作用。

“有一些审计机构专门对慈善机构进行审计,甚至是找茬,让这些组织如临大敌,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慈善机构每一笔开支记录都要做到非常清楚。”这位专家解释。

虽有人提议,但截至本报截稿,红会社监委尚未就重启调查“郭美美事件”达成一致。

本报记者崔文官对本文亦有贡献

[责任编辑:changli] 标签:红会 怪胎 郭美美事件 
打印转发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登 录注 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同步到微博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