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小和:和刘晓光谈论中国企业家(4)

2009年11月11日 13:05凤凰网财经 】 【打印共有评论0

进入苏小和专栏主页>>

我们需要改革的声音

苏小和:你曾经也遇到过一些麻烦事,你现在看上去很淡然,看上去气色很好,满面春风。

刘晓光:因为只要你是在循环,在生意和经营的过程中,肯定会遇到各种风险,有些会是你肯定想不到的。

苏小和:你的心态很好。我对张文中的印象也很好,他很有才气。从一个卖小菜的摊子,最后让他变成了一个那么大的物美集团,他现在的状况很让人无奈。

刘晓光:他确实很聪明,也很年轻。他也是得益于中国改革的这种大局。我也说过他这件事。他把国有企业拿过来,就改革成私有化了,这并非不可以,但一定要符合法律。其实还是方法有问题。因为你是在一种环境下生存,如果出现了很多不规范的东西,你肯定在这里边会有各种碰撞,这是避免不了的。

现在中国企业下一步发展我看了看,大概有这么几个大的问题:一是改革还要进行,不改革,不进行机制上的塑造,在一个水平上可以走,再往上肯定就走不动了。

苏小和:碰到天花板了。

刘晓光:第二个,要抢占世界经济的制高点,要鼓励中国企业。

苏小和:要创新。

刘晓光:要创新,抢占制高点,IT这一块已经过去了,中国也赶上了一部分,但是基本上是由美国主导。这次的绿色经济,我估计会是欧洲主导,我估计谁的起点跟他们一样谁就发财了,就会在经济利益格局变化中更厉害了。第三个,还要在中国企业提倡产业报国、民族自立这些观念。

苏小和:还需要有使命感。

刘晓光:要提倡使命感。第四个方面,应该提倡更多企业做一些公益,改变企业家心灵中的问题,体现更高的精神价值。

再一个,要向西方大企业学习。人家一百年只是骆驼,咱们都是小兔子,还要跟它们学,它们的管理技术、战略愿景、方法制度、机制塑造、市场的营销技术、品牌渠道,那一套都得学。因为我们现在还没有追上它们,现在我们所谓的世界500强是多少个企业一集合成为一个大企业,才进到500强。而西方发达国家的企业是单个的企业较量,那时不一样的概念。

在改革中内容就很多了,肯定将来还是要有一个产权清晰、治理结构清晰的问题,还是现代化的机制塑造问题。另外,中国企业还是要走国际化。国际化并不是合资了就算国际化了,要有国际化的资本、国际化的人才、国际化的机制、国际化的市场和国际化的营销渠道,这些是一体化的。

苏小和:国际化包含的内容的确很多,不是简单的概念。

刘晓光:这是一个思想观念。比如芬兰,它是一个森林国,也是造纸大国,但是它自己的森林并不动,它们90%的造纸厂是在国际上占领。所以,这次金融危机是最大的投资机会,比如在矿产、水源、林业、品牌、渠道各个方面,最好的抢占资源的机会被丧失了。

苏小和:这是我想跟你谈的最后一个问题,当时在全球金融危机爆发的时候,是中国经济转型很好的机会,可是我们的政府没有考虑这些,还是在考虑就业,考虑小问题。

刘晓光:这有两个问题,一个四万亿的庞大投资掩盖了这些问题。第二,政府更多的关注在民生上,就是这些就业问题、社保问题。

苏小和:可是民生方面也并没有做到最好。

刘晓光:最关键的问题是,我们没有做好真正的准备,没有将这个机会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当年日本有个拓殖银行,在美国经济不行的时候,日本有一段时间很活跃,在80年代,鼓励大量企业进军世界市场。

苏小和:就是进行海外扩张,那个时候日本几乎用十年时间就把美国市场占领了。

刘晓光:后来也有学坏的企业,叫“五鬼搬运”,比如你给我10亿美金,我们来建一个球场或者建立一个酒店旅游区,当拿到10亿美金之后就被当做利润,后来就亏损、工程烂尾。也出现过类似一些鱼目混杂的现象。

苏小和:日本经济也有这样一个问题,也是政府主导太过了。

刘晓光:一个是政府主导,一个是银行与企业高相关,另外企业负债率很高。像南韩这些大企业,最高是350%的负债率,我们的企业70%负债率就算比较高的。这个还是应该商议国家战略,秘密的组织一些“国家队”或者很好的民营企业,有目的、有战略性的去占领资源,因为我们将来还会面临人多、地少、资源少的局面。

苏小和:但是这个四万亿下去以后,全在国有企业里面,民营企业在消解,私有企业在萎缩。

刘晓光:投资的国有企业主要集中在铁路、电力,还有基础设施、交通,能源上有一部分,大批国有企业并没有拿到钱,比如我们就基本上没有。

苏小和:但是这种资本固化到能源、交通以后,会对下一个阶段经济是一种很大的伤害。

刘晓光:对,就像是一共有五个馒头,把那三个都给特定几个人吃了,其他人就没的吃了。另外,会产能过剩,很有可能越是振兴会越过剩,这里面临结构调整的问题。

苏小和:所以现在是一个很好的结构调整和转型的机会。

刘晓光:是重大的结构调整机会,是第四次产业革命的一个新起点,我们能不能抓住世界性的资源的整合?能不能占领并抓住这个历史机会?你看美国银行的股票6块钱变成13了,花旗从1块钱变成5块了,这其实都是最好的资源。还有金融资源、矿产资源、水源资源、林业资源,包括农业资源的机会,都是一个最好的时期。但是现在再去跟人家谈就不一样了,他们基本上活过来了。

苏小和:现在美国经济复苏了,稍微好一点了,基本上转过来了。陈志武说美国经济已经复苏,中国经济还没有赶上趟,还是我们的方法论不对。

刘晓光:其实,现在中国的企业家还是应该有一种共同的声音,要有改革的愿景,改革的愿望,要有这种声音。

苏小和:由企业家形成一个非政府组织,然后发出一种声音。

刘晓光:一种声音就是改革的声音,开放的声音、市场的声音。现在很多东西走不走市场化道路还是一个问题,要改革,要开放,要进一步市场化。可能要有这种声音。因为如果不改革,改革动力没了,基本上就要倒退了,就要往后退了,还是要有改革的动力。如果你的GDP很高,社会上歌舞升平,但是改革动力没了,那你可能在这个阶段要停滞不前了。那么改革什么?这当然是更具体的问题了,还要不要产权制度改革?要不要建立真正的治理结构?一个企业,不论是国有的还是民营的,应该有一种什么样的动力机制,如何与世界接轨?这都是比较大的问题。否则,我们总是觉得自己过得很好,一片光明,认为国有企业利润很大,实际上这些数字掩盖了很多东西。我们还是需要一个改革的声音。

苏小和:刚才你讲的关于转型,关于绿色革命的话题,让我们很警醒。

刘晓光:现在我们在重压之下。在参加夏季达沃斯之前,幸亏我看了两万多字的资料,做了充分的准备。我说中国是渴望绿色的,中国政府做了很大努力,中国企业也做了很大努力,我们都做了什么样的事。在对话过程中,我突然发现一个问题,美国、英国企业家他们个个对绿色革命都有很深的研究,而中国企业家在这场论坛的时候几乎没人发言。幸亏我提前做了准备。这种压力我们是逃不过的。

苏小和:对,如果不转型我们又将处于全球产业链的最底层。

刘晓光:美国人很聪明,先制定交易价格,交易标准。制定交易时间表,然后开始打压你,让你开始买他的技术,买他的设备。

苏小和:又成为别人的附庸。

刘晓光:这次产业革命他们又占了先机,咱们总让发达国家给我们技术和资金,但那是他们多年形成的技术,怎能把这些知识产权给我们?那些环保技术都是很高级的,特别是新能源的动力技术,像电动汽车技术他们根本不会给中国。

<< 前一页1234后一页 >>

版权声明:来源凤凰网财经频道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凤凰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凤凰网财经",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009中国网民财富报告调查
欢迎订阅凤凰网财经电子杂志《股市晚报》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 苏小和   编辑: dinghl
凤凰网财经
今日热图昨日热图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