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纲:国企发展不应该教条

2009年11月13日 11:25南方网-南方日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樊纲:国企发展不应该教条

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樊纲(图片来源:南方日报

继《珠三角改革发展规划纲要》出台,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汪洋今年6月份要求国企要争当实践科学发展观排头兵,增强国际竞争力。

后危机时代广东国企靠什么跨越?

羊城细雨绵绵,渐入初冬。正如农民要关注节气变化,企业管理者必须对经济周期的交替有所预见和早做打算一样,国企当家人也格外关注“经济节气”。昨日,在珠水江畔的广州星海音乐厅,广东各大国企的当家人聚在一起,聆听了一场“关于经济节气的天气预报”。

在这场由南方日报社和广东省社科院共同主办,广东省广晟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广东粤财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广东中烟工业有限责任公司协办的“后金融危机时代国资新动向·2009南方论坛”上,中国经济改革研究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樊纲、摩根大通中国区副主席龚方雄、全国工商联副秘书长王忠明作了主题演讲。

与会专家提醒国企的当家人,后危机时代,经济形势和经济格局在变化,但包括中国的城市化工业化趋势、全球化趋势等不会因为经济危机而改变。

可见,变与不变中的国企发展,无疑将成为未来国企大军必须认清的一组辩证关系。

但不管如何改革,樊纲在会上都非常肯定地回答:“国企发展不应该教条。”这一观点令与会的国企掌门人更坚定了创新改革的信心。

中国经济改革研究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樊纲:外贸盛宴难再 回归专注实业

“金融危机显然还没有完全过去,美国经济明年还会再探底。”在樊纲看来,目前叫得正响的“后危机时代”,还只是一个尚未到来的概念。未雨绸缪,在樊纲看来,后危机时代的机遇,在于要把握世界经济发展的新形势:“外贸盛宴”不会再回来;回归发展实业;瞄准低碳经济。

复苏迹象逐渐明朗,樊纲却告诫:“从绝对规模来讲,危机过后,即使美国人开始正常花钱了,所谓的正常状态也要比危机前的高峰低至少10%左右。像2004年到2007年在长三角、珠三角出现的那一场年增长30%—40%的外贸盛宴,近期内恐怕再也不会出现了。”

樊纲提出,随着美国储蓄率的提升,世界市场将会出现重大的调整。“这意味着世界消费市场将会萎缩,平衡将会重塑。”即使面对着一个相对缩小了的国际市场,中国对出口的重视丝毫也不能放松。

“金融危机也是一剂清醒剂,它给中国的教训是,金融的作用与赚钱能力被无限夸张了。”樊纲说,危机过后,大多数人才发现很多金融现象只是泡沫,经济发展必须要在金融和实业之间保持正常的比例关系。

他认为,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更加需要重视实业,而且要更“专注”,扭转过去甚至唱衰实业、唱衰制造业的做法,在激烈竞争中占据一块比较稳定的市场份额。

“不管你相信不相信有没有全球变暖,不管你相信不相信人类活动是造成全球变暖的原因,不管是‘阳谋’还是‘阴谋‘,但只要世界多数人,特别是主要发达国家开始相信这件事,它就会变成一种舆论、价值观和意识形态,就会在市场上和世界经济关系中起作用。”

樊纲,重点强调的“这件事”,指的就是低碳经济。他说,低碳经济一旦被赋予价值,人们就会开始为它付费,而这也会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这一新的增长点对中国来说意味着什么?樊纲认为,这趟低碳经济的列车中国不能不搭,“否则不仅会失去新的机会,别的国家还会给中国制造各种贸易和投资限制,用低碳的借口来制造各种障碍,给中国造成新的约束。”

摩根大通中国区副主席龚方雄:中国国企最缺三样东西

“从战略的角度而言,国企最缺的就是三样东西:资源、技术和国际认可的品牌。”昨日,摩根大通中国区副主席龚方雄直指中国国企的短板。而他给国企开出的药方是“国际兼并”。

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机使不少跨国大公司出现流动性困难,价格缩水甚至企业倒闭。而中国国企的崛起是一个引人注目的明显趋向和现象。龚方雄认为,后危机时代给中国的国企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国际化机会,国企应克服政治上的障碍,充分利用国际资本,打开跨国兼并的平台。他说:“在美国、加拿大、澳洲等地,有很多符合中国国企标准的战略资产和资源。”

龚方雄指出,从总体来讲,资源是中国在城市化进程、工业化进程中面临的最大的战略性瓶颈。此外,国企发展还面临技术瓶颈,我国很少有在国际上领先的、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技术。“这种技术可通过大规模研发投入来取得,也可以通过兼并获得。”他还指出,中国现在仍然缺乏全球范围内普遍被接受的顶级品牌。

“在进行国际并购时,国企往往会面临政治上的障碍。”龚方雄指出,“国际市场很可能以保护公平竞争的借口来阻挡这种收购,质疑你代表国家出去收购,说你不是市场行为,而是一种国家意志的行为。”比如,中铝多次尝试收购力拓,不少学者认为这个收购时间点选得非常好,但最终以失败告终。力拓转投必和必拓的怀抱,担忧的正是中铝的国资背景。

另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是人民币升值预期强烈。龚方雄分析道:“此时,你在境内借人民币到国外收购资源,从汇率成本上就受不了。而将来人民币升值的话,你的债务在国内、资产在国外,资产的价格相对于人民币不断地贬值,你的收购合适吗?”

对此,龚方雄认为,国企若要进行国际兼并,应充分利用国际资本市场平台的操作,降低边际资金获取的容易程度。“你有国际股权融资的平台,就不用担心经济周期如何波动了,可专注于未来5年、15年企业战略发展。”

此外,通过海外市场发股集资进行收购,可表明企业依赖的是市场资金,从而避免了用国家钱的嫌疑,可减少政治上的障碍。龚方雄指出,通过国外资本市场的平台,可与海外战略竞争者进行合作并购,由对方去疏通其国内政治上的障碍。“这样成功的机会比单枪匹马去闯会大很多。如果当时中国和必和必拓一起来做这件事,各收10%,这事可能就成了“。

全国工商联副秘书长王忠明:“三高”经济值得复苏吗?

为什么党的十七大对国企改革没有新的表述?沙钢跻身世界500强意味着什么?后危机时代应该复苏一个什么样的经济?全国工商联副秘书长王忠明一连抛出三个问题。

王忠明说:“十七大召开已经过去两年多时间了,回过头来看相关文件,这是第一次没有出现关于国企改革的新表述,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的国企改革已经完成,而是说有关国企改革的方针政策路线已经不用再多说,现在需要的是将改革落到实处。”

他甚至尖锐地指出,目前部分国企存在着“冷落改革”的状况,安于现状、能不改就不改。“年深日久的小农意识使国企乐于‘冷落改革’,结果导致大企业改革难度越来越大。如果国企改革不能真正做到政企分开,那企业的决策效率一定是趋低的倾向。”

沙钢跻身世界500强意味着什么?王忠明表示,去年联想跻身世界500强,但今年激烈的竞争让联想出局,出人意料的是地地道道的民企江苏沙钢却跻身世界500强,这具有标志性和里程碑式的意义。这表明以前“脏、乱、差、低到已经难以完全描述的民营企业”,其实也蕴藏着伟大的创造力和巨大的成长性。

当谈到后危机时代我们应该复苏一个什么样的经济时,王忠明的质问如连珠炮:“如果我们的经济依然是高投入、高消耗、高污染,依靠‘三高’拉动的增长,这样的经济值得复苏吗?如果我们的经济依然是在产能过剩的这些领域当中加大投入,这样的经济值得复苏吗?如果我们的经济结构和产业结构依然是不均衡的,这样的经济值得复苏吗?”

<< 前一页12后一页 >>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2009中国网民财富报告调查
欢迎订阅凤凰网财经电子杂志《股市晚报》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    编辑: dinghl
凤凰网财经
今日热图昨日热图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