蜗居困境的原因何在:高房价与社会不公

2010年02月26日 22:37经济观察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陈映芳

“高房价”、“住房难”成为广受关注的社会之痛、或者说被建构成为城市最突出的社会不公现象,在目前中国,这其实是一件充满现实纠结的事情,也是一个因充满悖论而令分析评论家们头疼的议题。

“住房不公”问题背后的悖论

中国城市中目前最突出的住房不公现象,在笔者看来,大致可列举为:民工及其家属不仅被排除在公开的住房供给系统之外,同时还受到住房市场的种种排斥,包括租房门槛和借贷限制等;白领群体被置身于“买不起房”却又“不能不买房”的困境之中;以空间公平为原则、以保护贫困层居住生活为目的的公共住宅制度的缺失——政府作为城市开发运动的主导者并没有将巨大的开发利润以二次分配的方式用以“为穷人造房”,而是以级差地租为原则、以直接交换的方式,强制性地让城市下层居民拿内城的房屋(土地)去换取远郊的所谓安置房。

当然我们可以将这些现象视作具有世界普遍性的问题。在已经进入后工业时代的发达国家,对土地、空间的开发、再开发,往往被“作为经济增长机器的城市”当作维持其经济竞争力的主要途径和方式之一。对开发利益的政府需求和资本企图,往往会导致房价高涨、市民生活及其社区传统被破坏以及政府对住房保障责任的逃避。与此同时,在东南亚、南美及非洲的不少发展中国家和后发展国家,由于农业受到全球市场冲击,同时农村被国家所放弃,农民大量涌入城市占地占房或租住贫困街区小屋,从而导致贫困窟漫延。在那些地方,城市政府设置隔离装置以排斥农村人口、拒绝为贫困群体提供公共资源等等,也是普遍的现象。

中国的问题,兼具发达国家和后发展国家的各种特征。但是,我们最需要解释的,可能还不是中国问题的复杂性,而是,中国城市的住房问题其实一直没有被建构为一种真正意义上的“社会不公”问题。

在几乎没有任何无主地、无主屋或公共空间可供违法占据的中国城市,一亿几千万的农村人员作为产业化、城市化所需要的廉价劳动力流入城市,国家和城市政府对他们的居住生活不承担任何保障责任,而文化知识界、舆论界以及民意代表们,也一直没能将此建构成一个事关公平正义原则的社会问题,以此推动相关社会政策的建立。这不能不说是一个令人遗憾的问题。当然,今天在“民工公寓”、“青年民工、民工二代问题”等的议论和相关政策中,民工的居住问题正被有限地表述。但这实际上表明了,农民工的生活需求,一直是被放在“劳动力供给”或“劳动力的再生产”的意义中被建构为问题的。这可以被理解为产业的需求、资本的逻辑,而难说是基于公平原则的道义关怀。

另一方面,房屋动迁是近年来广受关注的舆论话题和学术课题,但细细看去,在由学者及评论者们建构的有关“动迁居民维权行动”的话语框架中,我们并没有看到多少以“城市公平”为主旨的社会批判。学者们大多对市民的“行动”表示了兴趣,却对他们作为城市权利的主体、他们所表达的公平诉求本身,包括他们生活需求的正当性,在动迁过程中空间上被排斥、生活目标丧失、生活结构遭到破坏等等的问题,没有给以相应的意义建构。

在“城市化”、“城市发展”作为意识形态和国家目标的强势笼罩下,人们对“城市公平”的价值阐释和制度批判,显得那么无力、充满悖论。

高房价与社会不公

在中国城市发展的大战略中,白领新移民群体是作为城市需要的“人力资源”被吸纳进城市的。依据各个城市在“人才需求”和“政府支付能力”之间的理性计算和相应的政策操作,年轻的大学生、研究生们得以在城市中获得正式的职业和相应的户籍身份以及附着于这些身份之上的各种市民待遇。从本质上讲,“白领新移民”与“农民工”实际上是同一逻辑的城市制度的社会吸纳、社会排斥功能的产物。

问题在于,在以经济增长为首位目标的制度设置中,白领新移民群体对于城市而言,不仅意味着能带来发展效益的“人才”,他们还意味着作为城市支柱产业的房地产业的潜在消费大军。事实上,在目前各地城市的高度细致化的身份支付制度的设置中,大部分白领新移民以高学历所换得的,仅仅是城市的“不完全市民资格”(如“集体户口”和各种类型的“居住证”)。只有当他们在城市购买住宅之后,他们才可能获得所在城市“完全的市民资格”(“常住居民户口”)。以个人或家庭的教育投入和住房投入在城市购买市民资格,这是城市政府为白领新移民群体量身定造的吸纳、排斥制度。城市资源被用以直接的交易,这和政府让老居民拿中心城区的居住权益去换取郊外安置房的制度逻辑,大致是相同的。

在有关“蜗居”、“蚁族”现象的议论中,可以看到围绕房市房价的经济论式的讨论,也可以看到围绕“人才”的发展论式的意见(主张视对象对于城市发展的重要性而加以区别对待),还有一些论者将问题归结到了白领新移民群体自身的生活目标、生活策略身上。这样一些讨论,多少偏离了将城市住房问题视作为市民的生活权利问题,以及视作为政府对市民的社会保护责任如何落实、公共资源如何配置等社会公平问题的建构原则。

而如果将住房现象视作为一个城市问题,我们首先不能不面对的,是堪称创造了世界经济奇迹的城市发展模式:住宅开发成为官营的城市支柱产业;住房与市民身份资格之间的交换关系的制度化;住房作为社会上升流动渠道以及作为阶层区隔的功能被高度发挥和利用……由政府制造需求,同时变民生需求为商业机会,这是今天中国式经济发展模式的核心逻辑。在这样的逻辑下,高房价不仅为经济秩序所必需,它也已经成为城市社会结构的有机要素——住宅所有状况,已经成为城市阶层秩序的表象,成为人们价值实现和地位成就的目标本身。

个人及家庭的生活权利必须服从国家发展的目标——这是中国长期以来据支配地位的观念和制度。在这种观念体系和制度逻辑中,权利及公平的相对性和有限性其实是被注定了的。这种结构性的限制也必然会浸透到人们的意识深处。今天,当人们在强调身为“白领”居然也买不起房时,甚而强调他们作为“人才”或“中产阶层”对于城市经济、城市社会的重要性时,他们所强调、强化的,恰恰是“权利”与“公平”的相对性、非普遍性。在这样的逻辑中,公共资源配置制度的功利性没有被揭示,“社会公平”原则也不是以对最脆弱者的保护为起点,其正义性的体现自始就成了一个问题。

<< 前一页12后一页 >>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欢迎订阅凤凰网财经电子杂志《股市晚报》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    编辑: wangkt
凤凰网财经
今日热图昨日热图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