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志强:政府干预过于强大 中国经济由政治周期决定

2009年09月02日 09:41凤凰网财经 】 【打印共有评论0

进入任志强专栏主页>>

任志强 华远集团总裁

经济学学家们用周期性来解释经济的运行情况,但如果一个国家并没有实现市场化经济时,会任由看不见的手来调节市场并形成经济性的周期吗?答案是肯定的。那么非市场化的经济体制下也就根本不可能形成真正由市场而引发的经济周期了。

中国是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的体制,改革在逐步的消除非市场化的管制,但目前这种非充分竞争的市场化条件下,大多数资源与价格仍处于强制性的计划管理之下,许多领域与行业尚属于严格的申报、审批约束之下,并且有许多限制性的领域尚未打破自由进出的门槛,强大的政府干预的力量让经济的运行并不服从于经济必然规律本身,而是服从于政治决策的周期性。

房地产行业形成的周期恰恰反映出来的是这种政治的周期性。

1983年在农村土地家庭联产承包制的改革之后,吹响了城镇改革的号角。外资与民营经济的发展和基础建设项目的上马在价格闯关的推动之下迅速推动了物价的高涨和投资的高涨。于是1988年有了用“严缩弄堂馆所建设”的强制手段来给投资降温,随后出现了1989年之后的经济下滑,房地产和整体经济都同期落入了改革三十年中的最低点。

邓小平的南巡讲话给中国的改革添了一把火,让中国的经济从低谷在一年多的时间内迅速反弹,并且在投资的高速增长中推动了中国改革三十年中最高的通胀率。于是1993年6月的“釜底抽薪”再一次用信贷管理手段来控制了投资规模的增长,在物价下降中出现了1996—1997年的通缩并且巧遇了亚洲金融危机。1996—1997年中国经济下滑的同时,全国房地产行业出现了全行业连续两年的亏损。

1998年的住房制度改革和个人消费贷款的支持,用住房私有化和工资中的货币化分配再一次靠房地产投资带动中国经济从低谷走向了高潮。在市场化的替代作用下,房地产保持着平稳的增长。1998—2003年期间,不论是投资还是房价都保持着合理的增长速度,而社会上对房地产增长过快的争论其实是忽略了1998年之前的非市场化建设的房地产投资在市场化之后的快速下滑而被市场化的投资所替代了。

2003年中央又用关紧两个闸门、收紧地根与银根的一系列强制性干预手段下发了“土地招拍挂制度”“严守十八亿亩红线”“121号文件”等。2004—2007年又连续数年打出了无数套组合拳,先是抑制投资、后是抑制需求,不但加税限制二手房交易,也提高利率与信贷门槛,直到让中国的经济掉头向下,才不得不于2008年又重新改变经济政策,从打压转为鼓励,再一次希望用房地产投资挽救中国和世界经济。

从我国已经形成的几个政策周期看,影响我国市场发展的主要因素大约有以下几点:

一、固定资产投资增速:

我国是一个以投资拉动为主的经济发展结构,源于建国最初三十年的建设落后,近三十年以来改革开放之后的经济主要靠投资来填补历史的欠账。尤其是严重的供给不足的矛盾让中国在票证供给制度的“隐型通胀”中长期生存,在总供给与总需求之间的平衡主要靠加大供给来解决矛盾。因此历史拉动经济的先锋总是固定资产投资,同时每次为防止过热和通胀也总是从压缩固定资产投资开始的。

自1949年起中国的经济政策中从来都将住房问题放在国防、工业、经济建设的最后面,也才有了“先生产、后生活”的革命口号。改革开放之后这一方针政策略有改变,但仍坚持从压缩基本建设中非生产型的建设为重的导向并未动摇过。

1988年的“停缓建”是建国之后第八次的从压缩非生产型基础建设规模为重的调控政策。1993年和2003年的压缩也同样是由此而产生的。因此固定资产投资规模的增长必然带来房地产的高速发展,而固定资产投资规模的压缩也每一次都首先从房地产开刀,首当其冲的受到限制与损失。

改革以来投资增长倍数最高的就是房地产从1984年的300亿元总规模变成了3万多亿元的盘子,远高于其他任何投资的增长倍数,其在固定资产投资中的比重还在不断上升,近几年保持在18—21%的水平浮动。重要的是房地产的投资增长率与固定资产的投资增长率基本平衡,有时略低于有时是略高于。大约在压缩中低于,在拉动增长时高于。正相关的反映出政策导向决定而非由经济运行本身的供求关系所决定的周期性。

政策对固定资产投资规模的限制与鼓励直接影响到房地产市场的命运。

二、收入分配变化

宏观经济政策导致的国民收入分配中的变化直接影响着居民的消费欲望、消费水平与消费能力。当改革的政策导向更偏重于国民收入时,推动消费的上升和增长,特别是大宗商品和耐用消费品的倾斜,当然也包括对住房需求的增长和与拉动。

1983年的城镇改革的推进开始有了“万元户”的说法,小平南巡讲话再一次加大收入倾斜,1998年的房改政策开始有了工资中的住房含量。2008—2009的交易税费减免和房贷利率的下降都属于收入分配中的改革和变化,而每一次改革上重大的收入分配变化都会对消费产生重大影响。而专门针对于住房而产生的收入分配变化对市场的推动与促进作用更为重大。

工资收入中是否有住房的含量(包括补贴和住房公积金制度)是一项根本性的收入分配改革,也是住房私有化与市场化的基础。这远比日常收入随着经济增长的提高重要,是性质上的差别,也是个人消费信贷之所以能建立的基础平台,否则岂不成了空中楼阁。恰恰是这种收入分配制度上的改革,才让市场化改善成为了可能。

而交易税费的减免则是个人的住房财产能否升值并获得额外收益的条件。如果人们不能通过资产的持有与交易获取增值收益,那么就不会有流动、不会有交易、不会有梯次升级的消费,也就不会有市场了。

<< 前一页12后一页 >>

版权声明:来源凤凰网财经频道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凤凰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凤凰网财经",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欢迎订阅凤凰网财经电子杂志《股市晚报》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 任志强   编辑: dinghl
凤凰网财经
今日热图昨日热图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