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登新:新增贷款大幅跳水的政策信号

2009年10月15日 09:23凤凰网财经 】 【打印共有评论0

进入董登新专栏主页>>

新增贷款大幅跳水的政策信号

——寻找中国“反危机、保增长”的政策逻辑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 董登新(教授)

笔者按:刚刚出炉的央行数据表明,今年第三季度新增贷款仅1.3万亿元,远不及第二季度的1/2,更不及第一季度的1/3。若按全年10万亿新增贷款额度的极限值计算,今年第四季度新增贷款规模极有可能低于第三季度。若以今年天量贷款额度为比较基数,可以判定:2010年新增贷款将是十分有限的。

2008年第三季度末,以美欧为代表的世界性金融危机全面爆发,为此,并未发生金融危机的中国,不但随后推出了数额惊人经济刺激方案——4万亿元中央投资计划与18万亿元地方投资计划,而且还配之以积极的财政政策、宽松的货币政策——除了多次降息、减税、退税,加大财政补贴的力度外,更是将2009年的“新增贷款”空前绝后地推向历史“天量”!

2008年底,国务院设定2009年全年新增贷款为5万亿元。然而,2009年宏观形势与信贷政策惊天大逆转。在“反危机”与“保增长”的战斗口号下,银行放贷变成“政治觉悟”和“行政任务”,各家银行涌跃争先、慷慨放贷,从大项目到中小企业,贷款服务上门。

在全国各地银行的积极努力下,2009年第一季度,新增贷款投放高达4.61万亿元,三个月便完成了全年新增贷款计划指标的92%!于是,有人惊呼:银行怎么办?全年放贷额度三个月就投放完毕,还有9个月继续追加额度?

答案自然很简单:非常时期、非常政策。事实正是如此,后来的贷款额度被一破再破,已无额度限制可言。随着信贷扩张的不断加码,大量流动性被释放出来,中国股市率世界之先而企稳,并超前强力反弹。截止2009年3月底,中国股市从1664点反弹至2450点,累计反弹幅度接近50%。然而,此时的美欧股市,却刚刚创出本轮大熊市的最低点。很显然,中国股市的暂时胜利,决不是偶然,而是必然。因为我们将全年的“子弹”耗尽在第一季度,并胜利地实施了“股市大反攻”。不过,有人总结股市胜利的原因是“中国并未发生金融危机”。

2009年第二季度,银行信贷扩张再接再厉。第二季度新增贷款投放2.79万亿元,虽只有第一季度新增贷款天量的60%,但加总起来,2009年上半年已完成新增贷款投放7.4万亿元,大约相当于全年新增贷款额度的1.5倍,半年超额完成计划任务50%。由银行信贷不断涌入市场的流动性,终于启动沉睡的房市随股市同步飞扬。自2009年5月开始,全国房市开始升温,进入6月份后,各地房企纷纷“天价”抢地,房价快速攀升。

2009年8月初,随着股市创出本轮反弹“头部”高点——3478点,中国房市也在此创出本轮反弹新高。不过,时至8月中旬,随着7月份新增贷款数据的出笼,原本由资金堆砌推动的股市行情开始信心大失,并率先节节下调,就此终结了本轮涨幅翻番的大反弹行情。因为7月新增贷款只有0.37万亿元,不到6月份的1/4,而且8月新增贷款也只有0.41万亿元。为此,房价的节节攀升也不得不暂时慢下脚步。刚刚公布的9月新增贷款也不过0.52万亿元。

2009年各月新增贷款情况(第四季度为估计数)(单位:万亿)

季度

季度合计

首月

中月

末月

第一季度

4.61

1.65

1.07

1.89

第二季度

2.79

0.59

0.67

1.53

第三季度

1.30

0.37

0.41

0.52

第四季度

1.30

 

 

 

全年总计

10.00

 

 

如此算来,今年第三季度合计新增贷款仅为1.3万亿元,不及第二季度的1/2,更不及第一季度的1/3。如果将今年新增贷款原定计划扩大一倍(10万亿元),则第四季度新增贷款充其量将与第三季度持平,甚至极有可能低于第三季度。照此推算,2010年,银行新增贷款的大幅扩张将是十分有限的。

因为银行信贷的扩张,必然受制于“资本充足率”这根国际红线(银行总资本占银行总资产的比重不能低于8%),这也是银行安全的生命线、高压线。因此,在天量放贷做大“分母”的同时,“分子”却无法同步放大,这样做的结果,必然要以牺牲银行的安全性为代价。这正是银监会与银行担忧而又不得不坚守的“生命底线”。

试问:既然中国并未发生金融危机,那么,如此庞大的经济刺激方案,究竟刺激了谁?如此天量的银行新增贷款,到底流向了何方?是股市,还是房市,抑或是实体经济?

事实上,尽管中国并未发生金融危机,然而,外部世界的金融危机直接削减了中国的“外需”,对于历来以“总量扩张、外需驱动”的经济增长模式,外需不足,必然导致中国实体经济危机。2008年下半年以来,珠三角地区的大量出口加工型中小企业纷纷倒闭破产,全国商品进出口大幅萎缩,“两高一资”(高能耗、高污染、资源性)行业的国有企业大面积亏损,央企利润大幅下降,这一切便是实体经济危机的先兆和信号。

在此情形下,中央政府推出一揽子经济刺激方案,并以4万亿的“投资拉动”为核心,以天量新增贷款作为非常规武器,展开了一场“反危机、保增长”的人民战争。

“外需”受阻,我们采用降息、减税、退税措施来缓解、疏通,但成效不大;与此同时,“内需”不足,我们采用“大学生下乡”、“家电下乡”、“汽车下乡”等措施来刺激农村地区的需求,但效果也不是太显著。因此,我们只能寄希望于传统的“扩信贷、扩投资”的宏观政策,这便是“天量”新增贷款的来龙去脉。

不过,新增贷款的天量投放在持续半年之后,人们突然发现:一部分(有人估计至少超过20%)信贷资金进入了股市和房市,更有一部分信贷资金参与了“重复建设”和“产能过剩”项目的追赶投资。结果,一方面是实体经济复苏艰难,进出口仍呈大幅下降趋势,CPI与PPI更是处在下降通道之中运行,另一方面,股市与房市却率先恢复人气,股市暴炒与房市投机交相辉映,“虚火”急升,泡沫剧涨。实体经济的“冷”与资产泡沫的“热”,犹如冰火两重天。

原因何在?答案很简单:中国并未发生金融危机,因为中国金融机构的杠杆化和国际化程度均不高,因此,自动构筑的防火墙,本能地发挥了“隔离”作用。然而,即便没有世界性金融危机,中国实体经济危机迟早也会发生。不过,本轮世界性金融危机却成为了中国实体经济危机引爆的导火索。

改革开放30年来,中国GDP以高达10%左右的年均增速扩张,“两高一资”(高能耗、高污染、资源性)行业更是全速推进,进一步加速了中国工业化进程,然而,建立在“数量扩张、出口导向、投资驱动”基础上的经济增长模式,命中注定,最终必然会形成最严重的“重复建设”和大规模的“产能过剩”。这种粗放式、数量型的经济增长模式,一方面会进一步扭曲业已失调的产业结构,另一方面还会障碍产业结构升级,造成大量社会资源浪费。这样的状况,如果不能有效改变,长此以往,经济结构矛盾就会激化,以“重复建设”和“产能过剩”为特征的实体经济危机便会彻底爆发。

如果说,天量新增贷款的投放,可能会进一步加剧“重复建设”与“产能过剩”,那么,以行业内的兼并重组驱动产业结构调整、升级,并以适度增量投资配合存量结构调整,这应该是未来宏观经济政策调控的主旋律。

最后提示:银行信贷应该顺应经济结构调整的时代潮流,而不能总是依赖传统的经济总量大扩张。这既是经济安全的需要,更是银行安全的需要。2009年最后一个季度,银行新增贷款仍将进一步紧缩,一是银行贷款无力继续扩张,二是银行贷款必须尽力规避“重复建设”与“产能过剩”的行业或项目,这也极大地约束了银行的放贷冲动。因此,可以预见,为应对年终检查与贷款回收,今年第四季度难有更多的贷款增量。

版权声明:来源凤凰网财经频道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凤凰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凤凰网财经",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009中国网民财富报告调查
欢迎订阅凤凰网财经电子杂志《股市晚报》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 董登新   编辑: dinghl
凤凰网财经
今日热图昨日热图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