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小和:米塞斯早就看到计划经济的死期

2010年07月07日 09:18凤凰网财经 】 【打印共有评论0

进入苏小和专栏主页>>

苏小和 财经作家

在米塞斯的诸多著作中,对哈耶克产生深远影响的,是那本《社会主义》。这本书源自米塞斯1920年的一篇论文,“社会主义国家的经济计算”(Economic Calculation in the Socialist Commonwealth),一段时间之后,他将之扩充,整合成一本全面批评计划经济的著作,等到开始系统写作鸿篇巨著《人的行为》,米塞斯意识到,这本《社会主义》仍然是必须收入其中的学术基础。

今天看来,米塞斯为人类社会呈现了一种清晰的真理,但在当时当地,却是被大多数国家嗤之以鼻的歪理邪说。米塞斯刚好生活在一个社会主义思潮和计划经济方法高歌猛进的时代,这一蔓延全球的集体性癫狂,始于1929年爆发的经济危机,当美国的股票市场崩盘,银行体系崩溃,整个30年代出现经济大箫条,失业率超过25%,以市场经济和自由企业为核心的资本主义精神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怀疑,而美国总统胡佛的政府刺激政策,以及后来罗斯福的新政,更是强化了政府计划表面的合理性。

更为重要的是,就在美国、英国等老牌自由市场经济国家疲于奔命的时候,作为社会主义阵营龙头的苏联,却在1928年开始实施第一个五年计划。历史的吊诡就在这里,1928年-1937年,美国和欧洲的市场经济一片楚歌,但苏联人的计划经济却一路高歌。1929年,苏联人大规模实施的农业合作化,工业化,其增长速度是过去经济发展史上没有过的,人们似乎觉得一种新的,更加优越的发展模式正在诞生。

人类社会的经济发展范式在这个时候出现了前所未有的迷茫。太多的人相信苏联人找到了真理,人们以为一个乌有的美好社会即将出现,连英国人罗素、法国人罗曼罗兰、中国人胡适之也曾经短时期内认同这样的局面。

米塞斯至少提前半个世纪看到了这种宏大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的死期。“先知在自己的家乡总是不能被人们悦纳”,不论是奥地利,还是德国,不论是苏联,还是美国,当局者似乎都对米塞斯的论述不屑一顾,直到20世纪80年代,各国经济出现严重的滞胀,一批愿意思考的人们才发现,凯恩斯的所谓政府主导经济其实漏洞百出。为了找到人类社会经济发展的新方法,新奥地利学派开始从米塞斯那里重新挖掘真正的自由经济源泉,由门格尔、米塞斯、哈耶克倡导的奥地利学派才开始迎来复兴。

可叹这个时候,伟大的米塞斯已经去世多年。他在活着的时候就发现了真理,可是这个世界却亏待了他。

米塞斯是犹太人,他不仅生活在一战、二战这样暴力仇杀的时代,而且生活在一个邪恶的希特勒反犹主义时代。他一生颠沛流离,1934年,他不得不离开奥地利,去到日内瓦国际研究学院任职,1940年,日内瓦同样遭到了希特勒的逼迫,纳粹疯狂地屠杀所有犹太人,米塞斯只好仓惶出走,迁移到美国纽约。可是在美国,米塞斯的经济学思想同样遭到了主流经济学的排斥,没有一所一流的大学聘请他为正式教授,所以他只能在纽约大学挂了一个客座教授的名分。从1945年开始,一直到1969年退休为止,米塞斯从来没有在美国的任何一所大学领到过薪水。他的研究经费和生活来源,只是靠美国的一些私人基金会支持。

不过,非常有意思的是,即使米塞斯名声式微,生活拮据,但无论是在日内玩,还是在纽约,他的身边总是聚集着一批批优秀的学者,大家凭浓厚的、共同的学术兴趣交流,分析,探讨,几乎每天都有人在米塞斯周围进进出出,围绕着哲学、行为学、经济学、历史学和神学进行面红耳赤的辩论。而这些人当众,后来至少有三分之二的人成为各个领域的学术泰斗,这其中就包括了著名的哈耶克和罗斯巴德。1970年代,罗斯巴德回忆米塞斯的私人研讨班时,将米塞斯称为“守望自由,传递奥地利经济学的灯塔”。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凤凰网财经”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或音视频),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凤凰网财经频道(010-84458352)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

欢迎订阅凤凰网财经电子杂志《股市晚报》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 苏小和   编辑: dinghl
凤凰网财经
今日热图昨日热图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