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檀:央企“裱糊匠”李荣融

2010年09月13日 09:17凤凰网财经 】 【打印共有评论0

进入叶檀专栏主页>>

叶檀 每经评论员

这是一个央企资产扩大的主导者,这是一个坚信国企通过技术改革可以走上市场化之路的人,这是一个坚定为央企垄断辩护的人,这是一个致仕后表示与不少知名民企老总关系不错、想当民企老板的人,这是功过毁誉集于一身的人物,这是李荣融。

计划经济时代成长的一代人

中国的国企改革留下了浓厚的李荣融烙印。

2003年3月24日,李荣融被任命为国务院国资委主任,2010年8月24日,李荣融在“千万别掉眼泪”的自我告诫中发表了自己的离任感言——上任7年5个月,时年66岁。

卸任的李荣融代表了整整一代人,这代人经历了完整的计划经济时代,行事难脱计划束缚,对度过青壮年时代的国有企业充满感情。他们主导了中国市场化改革的各个方面,最大的梦想是在计划经济中掺入市场因素,形成中国特色的市场经济。

对于真正的市场人士而言,李荣融明显不了解市场经济的要义是市场配置资源,只是给国企涂上一层市场的油彩与真正的市场化企业抢夺资源;而对于那些否定市场化改革的左派而言,李荣融在完成央企保值增值的同时,做出了太多的让步,使中国的民企有了与国企抗衡的能力,尤其在卸任后表示的对民企的兴趣,让李荣融在部分左派中变成不折不扣的“叛徒”。动辄得咎的处境、在国企与市场之间的挣扎,正是李荣融这代人的典型写照。这股国企胎毒是历史的娘胎里带来的,所有人都无法幸免。

李荣融经历了完整的计划经济时代,大部分日子在无锡与北京度过,参加工作的1968年正当文革爆发后不久,他一直在无锡油泵油嘴厂工作,从工人、技术员、车间副主任、主任直到厂长。1992年成为李荣融人生转折的关键一年,这一年年初,他由无锡市计委主任升任江苏省计委副主任,不到半年,奉调北京,在国务院生产办公室计划局工作。李荣融经历了从基层到重要的资源配置部门的完整历练,对于行政体制下的资源配置驾轻就熟。2001 年2月,李荣融被任命为国家经济贸易委员会主任、党组书记。该部门于2003年被撤销,部分职能并入国家发改委,而国资委承担了另一部分职能,无论是国家发改委还是国务院国资委,都是资源配置的重要部门。

仅仅充满了对国企的感情,李荣融不可能担任要职,一些老工人感情更深厚。事实上,李荣融在国企体制内部的改革尝试,与强硬的工作作用,是他成为体制内部改革者并最终成为国务院国资委主任的关键。

1984年,34岁的李荣融成为江苏无锡市油泵油嘴厂厂长,成为无锡第一家实行厂长负责制的国有企业的负责人。在厂长任上,李荣融突显强硬的改革之风,媒体津津乐道于李荣融打破用人限制引进人才,提出“工厂要成为全国一流的企业,就必须引进全国一流的人才。理念不突破,工厂就不能发展”,无锡油泵油嘴厂在全国招进了许多大学生,打破了长期保守的地方色彩。1984 年,李荣融开始与德国博世公司谈判,引进汽车车用油泵技术,由此被人称之为无锡油泵油嘴厂“第二次创业的代表”。

李荣融在国资委主任任上的改革,引进人才、技改、工资改革等此时初露端倪,以后与时俱进,引进的人才扩大到世界范围,对央企的改革附着在重组、考核、上市等方面,与证券市场连为一体。

用人也好,技改也好,李荣融的改革是小范围的局部战争,他无法建立全新的职业经理人制度、更无法真正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正是在李荣融任上,石化双雄借助原油进口垄断权巩固了垄断地位,而证券市场成为国企脱困的工具,彻底偏离了市场存在的根本,但这显然并不只是李荣融个人的“功绩”,而是多部门协同作战的结果,从发改委、商务部到证券监管部门,全都情愿不情愿地成为央企扩大垄断的推手,而李荣融是站在前台最为卖力的吆喝者。

名至而实不归的成绩单

李荣融的挨骂次数可以与证监会媲美。

2005年12月当他为央企的业绩自豪,发出“这么好的一个局面中间有很重要的一条原因就是竞争,也可以说我们这些行业当中几乎没有哪一家垄断的。实际上石油、电信、电力已经形成了一个基本竞争的格局,而且这些企业的主要资产都在上市公司。准确地说,他们的股权已经多元化、社会化”,李荣融收获了如潮的口水与成筐的臭鸡蛋,笔者当时坚定地扔出几块板砖。李荣融有多次相近的表态,每次的结果大同小异。

这才有了李荣融对属下的安慰与自我安慰:“有些好事到了有些人嘴里就变成坏事,但是我不怕骂,因为心理很坦荡,我做的是对人民、对国家有益的事。”

下面这段话可以表达李荣融的心声:企业自身要有活力,对于整个国民经济来说,央企要有控制力和影响力,央企搞得好的标志就是要有影响力。在目前的央企中,国有资本在石油、电信、电力、军工等行业的比重都在90%以上,这就是控制力。中国社会稳定发展,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央企的控制力。当英国《金融时报》把中石油、中石化的市值评为一个亿的时候,国内骂声一片。但是,如果没有他们,中国早就乱套了。这是李荣融敢于为垄断央企辩护的底气所在。

任何一个拥有起码的市场立场的人,都难以苟同中国央企不存在垄断的说法,此言无疑是在挑战公众的智商底线,李荣融站在央企的立场上为薪酬辩护同样在挑战底线。但我相信,李荣融本人在发表上述言论的时候无比真诚,他以国际竞争的催眠术催眠了自己,同时试图催眠公众,这样做对央企改革大局、对中国经济发展有利。

国内同行业有两三家企业就认为是竞争局面,而无视价格同盟的客观存在,参与国际竞争就给垄断增加了义气,以为是为中国的经济安全着想,成为央企不垄断的最好借口。

李荣融最大的成绩是央企的保值增值。

央企规模突飞猛进,国资委的摸底调查显示,在不到7年的时间(2002年?2009年)里,央企资产总额从7万亿元增至21万亿元,净资产从2.9万亿元增至8.4万亿元,营业收入3.36万亿元;利润从2002年的2405亿元增至2009年的8151亿元。用李荣融自己的话说:“一年诞生一个中石化。”也正因为有上述业绩,李荣融给自己的评价是个好管家,他完成了任务。这是谦虚,从数字上看,李荣融超额完成了任务。如果把央企看作一家企业,李荣融就是全球最好CEO,并且像他自己所说是成本最低的CEO,他的月薪据说不到万元。

但是,央企的成绩单名至实不归。

曾被誉为新国企代表的中铝、中钢暴露出冒进扩张的后遗症。最近,中铝在为避免上市公司被ST(A股市场退市风险警示)而奋斗。浪漫的新国企扩张烟花放完之后,资产大规模扩张的中铝陷入亏损窘境。据媒体披露,在内部会议上,中铝集团董事长熊维平给各单位下达的红线目标称之为生命线、生死线、高压线。“只有实现这个目标,我们才能确保中国铝业下半年不亏损,确保实现全年盈利的指标。如果做不到这一点,中国铝业就要进入上市公司的ST板块。”而这对于资金链极为紧张的中铝的致命的,中铝的银行授信与证券市场再融资都会受到严重挑战。

中铝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熊维平不得不再次表示要战略转型,公司计划用三年时间完成战略转型,从单一铝转向以铝为主的相关多元化。事实上,此前中铝已经在走多元化之路,现在进军煤炭与铁矿石,是试图从上游直接削减铝生产成本,与地方军一决雌雄。

中铝之后,中钢的乱象也浮出水面。曾深受国资委认可的“中钢模式”光环笼罩下的中钢集团更加糟糕,如果说中铝只是扩张过快,中钢则潜伏有意掠夺国有资产的阴影。对内,中钢与山西民企山西中宇钢铁有限公司之间巨额的资金往来形成财务黑洞,山西中宇对中钢欠款高达40亿元左右。山西中宇已经成为附着在中钢身上的巨大寄生体。而有媒体认为,中钢与河北纵横、中钢的货运业务,均存在极大的疑点。

无论是中铝还是中钢,都存在只求规模扩张的问题,在扩张时只求营收数据、总资产规模好看而不求实际利益,而中钢则是内部治理结构看上去一团糟,责权利不分,导致巨亏的高管依然高高在上。

中铝中钢的问题让人有理由怀疑,国企改革的绣花枕头背后是否藏着一包草?公司治理结构是否能够跟得上资产扩张的脚步?李荣融所说的市场化重组、公司治理结构改革是否停留在纸面?

不仅如此,国企的经营效率总体不如民企。8月29日,全国工商联在京发布的《2010中国民营企业500家分析报告》,整体上看,民企远远落后于央企,但说到效率央企则远在民企之后。2009年,民企500强企业税后净利润与2008年相比增长32.84%至2179.52亿元,但央企只要两家最赚钱的公司――中国移动中国石油就能压垮民企。这两家公司去年的净利分别为1458亿元和1033亿元,其利润之和超过了500强民企的利润总和。

让我们看看另一份报告。8月18日,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和WIND发布报告:2009年A股上市国企的薪资是民营上市公司 (包括在海外上市的中国公司)的近两倍。2009年上市民企年平均工资为55032元,而上市国企则为104385元。然而,2009年上市国企经营效率显然不如上市民企,其平均净资产收益率仅为后者的37.3%,约三分之一。

面对效率分类指标,李荣融不知作何感想。他也许会感慨于事业未竟,如果让他继续执掌,那么央企的效率将随着市场化的改革而提高,这是他毕生的信念,否定这一信念等于否定人生,等于青春有悔。

只是,李荣融不可能重回国资委主任之职了。

两层皮的国资市场化改革

国资委成立五年之际,李荣融有三句话概括成绩。

第一,国有资产监管的体制已经建立,中央、省、市三级的国有资产监管机构都已经建立起来。同时,一系列的相关法规、规章都已经出台。第二,我们找到了一条路子,就是在中国特色市场经济条件下搞好国有企业的路子。第三,成绩是比较显著的。这表现在国有经济进一步壮大,对社会发展的贡献也在增大。”

既然李荣融坚信国企可以与市场对接,他上任之初就推出一系列与市场的对接举措。

核心是建立董事会机制,国资委担当出资人角色是央企市场化改革的基础。国资委推出董事会机制,将大权委派给董事会,李荣融表示,今后将派出受过专业训练的国资委官员担任外部董事,建立规范的董事会后,国资委会把管人、管事、管资产的权利交给董事会,但董事会的第一责任是维护出资人利益。并且明确,凡是建立规范董事会的试点企业,业绩考核权交给董事会行使,董事会决定企业业绩考核的具体方案、指标和水平。

这是为产权的顺利交接做准备。可以预料的发展线索是,一旦将来央企体制发生质变,成为真正的公众公司,可以通过资本市场可以实现产权的顺利交接,通过董事会可以使央企有平滑的管理过渡期。建立成熟的可以信任的董事会,使国资委的职权完整地在市场上体现出来,李荣融版的中国淡马锡模式将水到渠成。

习惯了计划经济的人主导市场改革,经常出现的局面是自己否定自己,目前央企重组过程中最重要的手段就是资产划拨,饭店、地产等资产由这家公司划拨到那家公司成为常态,显然,国资委嘴里不称婆婆,心里当自己是所有央企的婆婆,李荣融本人所推崇的市场化重组因为划拨,而消失得无影无踪。

国资委成立第二年以铁腕推动业绩考核机制,面对部级、副部级的央企高管们毫不含糊,“责任层层落实、压力层层传递、激励层层连接”的国有资产保值增值责任体系初步形成。中央企业负责人实行了年度和任期经营业绩考核,严格按考核结果兑现奖惩,初步规范了中央企业的薪酬管理。

在转型时代,我们总是能够看到技术与体制之间的脱节。李荣融没有能够完成央企用人机制的改革,这项任务也不是李荣融所率领的国资委所能完成的,李荣融的举措显示他迷信技术层面的改革,并不觉得全盘的体制改革有太大必要,这束缚住了他自己的手脚。一次次的海外招聘宛如一场场秀,真正的国际市场人士很少,倒是与国资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人有不少借机回游。新的招聘业已开始,招聘岗位由副职成为正职,可惜,央企的激励机制并未因此从根本上有所改观。

说李荣融不懂职业经理人制是冤枉了李荣融,这位心仪新加坡国资模式、1999年随前任总理朱镕基到新加坡考察、上任伊始再次考察新加坡模式的前国资委主任,念念不忘建立董事会机制,派驻外部董事,建立职业经理人团队。正因为如此,李荣融对于央企高管的薪酬机制颇多同情,多次辩解,对于央企高管的股权激励机制持暗地鼓励的态度。

对央企薪酬,李荣融曾经多次表示:我说前门必须开,再有压力我来做,该给的应该给。后门一定要关,旁门则必清。所谓前门开,就是用有吸引力的薪酬留住人,后门关和旁门清,就是建立约束机制,向职务消费开刀。目前这段话已经被媒体整理到闪闪发光、令人感喟的李荣融语录中。

国资委对于国企管理者的激励持同情并且推进的态度。2005年4月,国资委公布《企业国有产权向管理层转让暂行规定》,规定中小型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的国有产权可以向管理层转让,大型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的国有产权暂不向管理层转让,上市公司国有股权不向管理层转让。这几乎是宣布了国企领导与股权的永别,但不久之后国资委主任李荣融出面解释说禁令“主要是针对企业的存量资产”。2005年末又从国资委传出消息,境外和境内国有控股上市公司高管激励规范意见已经进入出台倒计时。且在两部规范中,境外规范肯定会先行公布。

李融荣明言,股权激励政策的实施次序将会是上市公司在先、母集团在后;海外上市公司在先,国内上市公司在后。其实,海外上市的中资企业早已悄然开始了对经营管理层的股权激励,一大批海外上市中资企业实行了股权激励计划。这些个案或多或少地为政策的制定提供了参考的样本。李荣融深恶旧体制的弊端,不会天真到关上激励的门就此将市场扫地出门,使央企失去改革的高管依托。

但李荣融再次陷入一个死循环:如果李荣融不对央企的激励机制进行彻底的市场化改革,不可能在垄断、隐性福利众多的情况下获得大众对央企薪酬机制改革的支持;如果央企薪酬机制大改革,比李荣融能量更大的既得利益者们将成为李荣融坚定的反对派,李荣融的薪酬改革同样不能成功。

悖论在于,李荣融做大央企的结果是,为自己的新加坡理想培育了众多的贵族反对者,让自己的市场化改革之路荆棘丛生。这是计划经济薰陶下的市场改革者无法回避、无法破解的难题。

李鸿章说,自己是一个裱糊匠,李荣融不是裱糊匠,而是李鸿章手下的技术改革者盛宣怀,他了解国情、开始放眼看全球、从基层做起、借助行政权力快速做大企业,不同的是,从现在看,李荣融没有为自己谋大利的野心。

忠臣良言

在离别感言上,李荣融再次创造了一段令人啼笑皆非的李氏语录。

我自己评价自己是一个忠臣,忠于党、忠于国家、忠于事业,为党、为国家、为事业无怨无悔。

这才是真实的李荣融们的心声,与忠臣明君时代相连,主导计划经济之后的市场改革,在艰难中寻求折衷之路,以技术官僚的忠心寻求中国的未来体制发展。在自我评价中,没有公民意识,没有法律的地位,没有市场赖以建立的理念。

李荣融式的改革者,试图以壮大垄断企业的方式培育国际竞争力,试图以国企与证券市场的血缘关系向淡马锡模式靠拢,试图用他们的忠诚来感动天地。可惜,垄断企业越壮大,离市场就越远。淡马锡模式的不在于股份制改革与上市,而是独立的法律与独立的市场,是对于职业经理人的专业尊重而非官位尊重。

这份觉悟,以及后续的改革,留给李荣融的下一代、以及下下一代继任者吧。

李荣融可以看民企、读英语、以在野的身份,说不定可以洞见历史的局限与市场的未来,从技术改革派向技术与理念并重的改革派前进一小步。

叶檀:央企“裱糊匠”李荣融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凤凰网财经”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或音视频),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凤凰网财经频道(010-84458352)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

>>  热点推荐:

欢迎订阅凤凰网财经电子杂志《股市晚报》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 叶檀   编辑: dinghl
凤凰网财经
今日热图昨日热图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