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小和:大陆学者满脑子幕僚情结 极为低俗

2010年09月27日 11:59凤凰网财经 】 【打印共有评论0

进入苏小和专栏主页>>

苏小和 财经作家

上个月我推荐了台湾学者赖建诚先生的《梁启超的经济面向》,引来热议。不仅大陆各大网站转载,海外如《观察》、《新世纪》也隆重刊行,其中原因,我想一方面是众人被梁启超100年的经济思想所震撼,先人对常识早有把握,可叹这个国家迷途并不知返,另一方面,则是被赖建诚先生的大好学养折服。所以,这个月,我干脆找了赖先生的其他著作来读。

在我看来,《边镇粮饷,明代中后期的边防经费与国家财政危机1531——1602》(赖建诚著作,浙江大学出版社2010年8月出版),是本很有意味的书。明朝败亡于财政败坏,而财政败坏的直接因由,是边饷剧增,有点像笑蜀同学说的维稳成本。赖先生提到的一个史实,是明朝中后期财政的压力剧增,主要开支,就是边防经费的支出,一度达到整个财政支出的97.25%。如此高昂的维稳成本,可怜的明朝皇帝怎么维持。这是史家共识,但是具体的情况与确切的数据,能深入讨论者不多。黄仁宇先生的《16世纪明代中国之财政与税收》,算是这方面的扛鼎之作。但黄先生所援引的史料,多半集中在明朝官样文件,而赖建诚先生则依据的是《万历会计录》,以及诸多明代大臣学者记载的军马钱粮数据。可以说,黄仁宇事实上偏重于宏大叙事,而赖建则偏重于细节考据,是这方面的又一本力作。

说到细节,赖先生的功夫,那叫一个到家。他先在楔子中交代问题意识,检讨相关文献,然后对边军的指挥系统,边镇历史和财政年度出入、边饷支出做了最详细的计算与介绍。最后得出结论:“边饷日虚,是明朝国防的长期结构性困扰,不容易因某人的某项对策就能挽回或者改变,这是逼迫明朝走向败亡的过程之一”。有兴趣的读者可以一查。国家的发展说到底,还是要靠财政支撑,因此,如何扩展国家的财政能力,成为所有国家谋略的重中之重。在所有的选项中,市场经济、自由竞争被认为是最优选择,只有在尊重每个人的产权,释放每个人的市场创造性的前提下,国家财政能力才能形成稳定的财源。这个道理并不复杂,可惜中国人似乎死不买账,原因在于,一旦尊重每个人的财产自由权利,国家的权威、既得利益的小圈子利益就会受到制衡。这正是一代代皇朝粉墨登场,又黯然退场的经济学理由。

再谈谈赖建诚老师的另外一本书,《亚当·斯密与严复》(赖建成著作,浙江大学出版社2009年2月出版)。这是一本只有174页的小册子,但是赖先生从1989年开始,经过了15年的摸索,停顿、重新出发和再修订。赖先生说,这本书的结构,是站在舒尔茨1964年发表的著作《改造传统农业》第五章的基础上,所做的专题深入性研究。舒尔茨在经济学方面的贡献卓著,特别是《改造传统农业》一书,对发展经济学有着重大的理论和政策意义,他于1979年与另一名美国经济学家阿瑟·刘易斯共同分享了当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而这名大名鼎鼎的刘易斯,正是人口流动模型理论的集大成者。这两名经济学大家的理论,对中国当下的经济建设,指导意义重大,留待以后专门来说。

赖先生强调,他关注严复现象已经很久,想通过学理性的研究,找到西方思潮如何引入中国的内在逻辑,发现中国人对西方学说的种种回应,所以他认为,对严复的观察,是研究中国近代学术思想是的重要题材,虽然在这方面已经有人着墨很多,但赖先生坚持认为,这方面还需要更加专业的深入分析。

说到严复,有一些小史料很有意思。他于1877年5月去伦敦求学,专业是海军,到1879年1月返回清国,,不到两年时间,他涉猎的过程包括物理、化学、炮台图、海道图、海战史、铁甲船、炮弹学等等,学业压力很大,并没有时间接触到经济学。所有有人就猜测,,严复可能是在英国的报纸、刊物和传闻中听到了亚当斯密这个人和他的书,但没有深入阅读了解。所以,赖建诚先生认为,严复很有可能是回国后才比较深入接触西方名著,而原因在于,他回国后屡试不爽,无缘官场,心灰意冷之际,才把兴趣赚到学术上。感谢糟糕的官场,中国人从此才有了严复这样有眼光的读书人。他还翻译过《群己权界论》,其实就是密尔的《论自由》,2007年戴新伟老师给我布置作业,把雷蒙阿隆的《论自由》和密尔的书结合起来,写一篇关于自由的书评,我翻了差不多2个星期的书,写了一篇《我们如此不了解自由》,现在我自己还爱看,对自由的理解,就是那个时候才有了个眉目,感谢戴老师。

说了这么多,还没介绍赖建诚先生。他还很年轻,1952年生人,算是年富力强的中年学者,巴黎高等社会科学研究院博士,哈佛大学燕京学社访问学者,台湾清华大学经济系教授,专攻经济史,经济思想史。看他的介绍,有几本书我有兴趣,1992年他出版了《重商主义的窘境,》,他翻译的《入戏的观众》,也是雷蒙阿隆的作品,还翻译了波伏娃的《波伏娃的告别,与萨特的对话》。很有意思,怎么感觉和我的知识兴趣有点相似,估计是个人文趣味很足的教授,但愿有机会能够面见赖先生。

最后一点感叹,大陆似乎出不了赖建诚这样扎实的学者。好多人都去骗课题经费,盘剥学生,或者走穴去了,还有几个志存高远的教授,满脑子学而优则仕,幕僚情结,上书情结。这是一种极为低俗的思维原型。知识人是一个独立的阶层,知识人所有的工作,只与知识有关。一个社会如果始终无法形成独立的知识人阶层,那么这个社会肯定是粗鄙的,功利的,短视的专制社会。由此,让我们一起羡慕一下赖建成先生。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凤凰网财经”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或音视频),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凤凰网财经频道(010-84458352)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

>>  热点推荐:

欢迎订阅凤凰网财经电子杂志《股市晚报》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 苏小和   编辑: dinghl
凤凰网财经
今日热图昨日热图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