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松祚:民主制度已成为经济增长的最大杀手

2011年01月04日 08:32凤凰网财经 】 【打印共有评论0

进入向松祚专栏主页>>

向松祚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理事和副所长

时间真如白驹过隙!转眼间2010年就和我们告别了。

辞旧迎新之际,回望过去一年世界的风风雨雨,不由得让我想到梁漱溟先生的晚年口述著作《这个世界会好吗?》。是的,谁都希望日子一天比一天好,我们有什么办法可以保证实现这个美好愿望呢?

最起码全球经济前景就不容乐观。发达国家经济前景普遍悲观,多家机构预测2011年美国经济增速难以超越2%,失业率将继续恶化到10%以上(某些州的失业率其实早就超过15%!)。最近的数据似乎有所好转,好景是否可以长久,没有人可以准确算命。美国经济“去杠杆化”过程远远没有结束,私人投资、消费、信贷持续萎靡不振。日本经济今年增长微不足道,明年可能连1%的增速也难以保证。

欧元区则愈发不妙。希腊债务危机余音未了,爱尔兰债务黑云再度压城。自2007年底以来,爱尔兰的名义GDP已经降低了17%,CPI目前正在以4%~5%的速度下降,几年之内,爱尔兰的名义GDP有可能会萎缩25%~30%,预算赤字与GDP之比高达14.3%,是欧盟3%上限的近5倍,失业率早已超过13%。多么严重的衰退!

爱尔兰是欧元区的一个缩影,整个欧元区似乎都面临着同样的困境。难怪“欧元必将崩溃”、“欧元区必将解体”之呼声甚嚣尘上,欧元困境正象幽灵一样盘旋在欧洲上空,不仅严重影响着欧洲经济复苏,而且严重影响着全球金融市场稳定。

我说过很多次了。发达国家经济政策总体上陷入了三个两难困境。第一个困境是财政政策困境。财政赤字和政府债务那么高,一方面必须削减赤字和降低债务规模,另一方面却还要依靠赤字开支和增发债务来刺激经济。怎么才能够两全其美?看来还没有找到出路。美国政府自己的预测,到2020年,公开债务规模肯定超过GDP100%。欧洲好些国家早就超过100%了。日本债务比例最高,超过200%。从私人到政府全部都是高杠杆、高负债、寅吃卯粮,这样的经济制度怎么可以长期维持下去呢?

顺便提一下,前不久笔者发表一篇文章,提出一个命题:“民主扼杀了经济增长”,读者一片骂声。骂归骂,问题依然固我。读者诸君可以为欧洲和日本提出刺激经济复苏的善策吗?经济学理论又如何去解释发达国家经济增长速度持续放缓?那数学模型复杂之极的经济增长理论,看来真如科斯所说,是彻头彻尾的“黑板经济学”,是经济学者们自娱自乐的“游戏”了?

第二个基本困境是货币政策困境。全球货币已经那么多,美国商业银行体系超额储备早就超过1万亿美元,大宗商品和资产价格早就恢复或超越金融危机之前的水平,发展中国家通货膨胀已经相当严重,印度、俄罗斯、阿根廷通胀水平接近或超过两位数了。发达国家却还要继续长期维持低利率,还要大搞量化宽松货币政策。难道基本的货币数量理论真的完全错了?难道大家真的都要象伯南克在2010年11月17日在法兰克福中央银行行长会议上所宣称的那样:中央银行可以不顾一切大胆创新?可以不顾一切地增发钞票来刺激经济?

第三个基本困境是汇率政策困境。“汇率战”、“货币战”成为2010年全球金融的热门话题,汇率操纵确实愈演愈烈,汇率走势完全脱离经济基本面。各国都希望利用汇率贬值来短期刺激出口,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每个国家都达到汇率贬值的目标呢?一方面高喊要恢复国际贸易和出口,要稳定世界经济环境,要稳定国际金融市场,要避免国际投机资金冲击和汇率危机,一方面却大肆鼓吹汇率浮动和竞争性相互贬值,导致全球经济乱象丛生。黔驴技穷之际,竟然将注意力都集中到滥发货币和操纵汇率上,都集中到量化宽松和竞争性贬值这样的怪招上。显然违背最基本经济规律的事情,那么多的国家领导人为什么就看不透?奇哉怪也。

再次重复一下我之前的观点吧。发达国家三大政策困境其实源自最基本的经济制度安排。民主制度在许多方面已经走向它的反面,成为经济活力和经济增长的最大杀手。二战之后,西方民主制度有三大支柱:充分就业成为政府最高目标、最低工资和高福利成为法律制度、工会和压力团体勃然兴起,成为社会主流和权势阶级。西方经济学的政策辩论风起云涌,热闹非凡,说到底无非是如何实现充分就业和经济增长。

稍微思考一下,我们就会发现三大支柱或三大目标完全是自相矛盾。最简单的供求价格机制分析就可以告诉我们:最低工资、高福利、工会和压力团体,本身就是对价格机制的极大扭曲或价格机制的消亡,怎么可能同时实现充分就业和长期经济增长呢?

当然,我绝没有任何反对民主的意思。然而,我们需要怎么样的民主制度?民主制度如何才能促进持久的经济活力和经济增长?充分就业、僵化的最低工资和福利、工会和压力团体、既得利益集团,所有这些难道是民主制度的必要组成部分吗?如果不是,它们与真正的民主制度应该是什么关系?目前在中国,许多人正在积极倡导最低工资和工会制度,他们相信那是民主制度和民主权利的核心。有鉴于此,寻找上述问题的答案显得尤为迫切。一个工业化和城市化才完成三分之一的国家,是不是有能力马上全面实施各种最低工资法律和福利制度?西谚云:通向奴役之路是由良好愿望铺成的。如何寻找到一个兼顾效率和公平的经济制度,帮助中国顺利完成工业化、城市化和现代化,依然是一个没有完全解决的大课题啊。

发达国家经济衰退乏力,对发展中国家绝不是一件好事情,何况许多发展中国家正面临着热钱冲击、资产价格泡沫和通货膨胀恶化等诸多难题。一旦资产价格泡沫破灭和通货膨胀急剧恶化,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速不仅难以维持,而且很可能陷入经济金融危机和社会政治危机的深渊之中。

管制热钱、治理通胀、稳定增长、防止泡沫、改善分配、确保社会公平和正义,是所有发展中国家面临的共同难题,当然也是中国面临的最紧迫问题。

未来的历史学者很可能将2010年作为人类历史划时代的一年,因为今年中国GDP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

尽管全世界许多人不停地给中国戴上高帽子,我们自己却绝没有任何理由洋洋自得,更不能掉以轻心。美联储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全球汇率动荡、资源价格暴涨、地区军事紧张局势恶化、发达国家经济体复苏缓慢,所有这些,意味着中国经济增长的国际环境已经严重恶化了。

国内通货膨胀、房价飙涨、贫富分化、腐败猖獗已经到了“怨声载道”的地步,权威机构的数据说老百姓生活满意度跌到十年来最低,收入分配差距持续扩大,各种社会矛盾有日益激化之势。说2011年的中国经济“内忧外患”绝不是夸大之词。能否继续书写持续稳定快速增长的中国传奇,需要华夏儿女的高超智慧和胆识魄力。

衷心希望明年世界会更好!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凤凰网财经”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或音视频),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凤凰网财经频道(010-84458352)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

>>  热点推荐:

特别策划:寻找中国人的信仰
欢迎订阅凤凰网财经电子杂志《股市晚报》
分享到: 凤凰微博 人人网 开心网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 向松祚   编辑: dinghl
凤凰网财经
今日热图昨日热图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