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张捷:财富的创造与分配的再认识

2011年02月09日 11:36
来源:凤凰网财经 作者:张捷

字号:T|T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进入张捷专栏主页>>

张捷

我们所说的经济一词的来源是经世济世的经世济民的合称,唐·杜甫《舟中上水遗怀》:“古来经济才,何事独罕有。”经:原含义是织物的纵线,衍生为把事物通过线联系起来,例如把营业联系起来的经营;济:原含义是渡、过河的意思,引申为对于难以渡过遇到困难的帮助,救助,原义出于《论语·雍也》:“博施于民,而能济众。”;经世,治理国事,济世,救世;济助世人。因此我们可以看到的就是经济一词是由经营创造的经和分配救助的济联合起来的,对于经济不能只讲创造而忽视了分配。

在世界的通胀下,如果所有的货币都不值钱了,但是货币只不过是财富的支付手段、价格制度、储藏手段等等并不是实物财富而是实物财富的一种衡量,这样的通胀大家都知道会影响财富的再分配,但是怎样的分配却是问题的关键,通胀下是一个再分配的过程,而再分配的就是这些资源财富,只不过我们要更深入的认识到的就是再分配的资源还有社会的历史积累资源,一个国家的崛起和富强,财富的创造是一方面,财富的再分配是另外一方面,在当今西方发达国家主导的全球通胀下,就是一个分配财富的过程,对于新兴的国家,更多的是创造,我们已经是世界工厂,已经是世界的创造中心,但是在这个世界的分配过程中却非常的落后,就如我们生产的玩具我们只赚取2美分发达国家赚取3美元,相差一百多倍,这样的差距不是创造的差距而是分配的问题,我们在崛起的过程中过于关心创造的问题而忽视世界的分配机制,通胀本身就是世界发达国家再分配财富和资源的一种手段,而中国崛起大家更多的是重视GDP,GDP不等于创造的全部,而更重要的是GDP不反应财富的分配情况,中国的崛起需要在世界分配机制上有更多的关注、思考,也需要有新的参数来考量,本人认为在资源的变化和熵增上是一个重要的侧面,应当与GDP同时考量社会经济的发展。

我们以往的社会科学,对于经济的创造是非常重视而对于分配却认知不足,马克思是把财富归结为社会财富,认为资源等不提供财富只不过是在社会活动中进行转化,但是不同的有用的资源都到了谁的手里,对于经济也是完全不同的。这样的观点的背后就是能量守恒和质量守恒,进一步的是重农主义的观点把财富的来源变成了只有农业生产得到财富,这里我们可以看到的就是以能量守恒的观点以一个地球为体系,唯一得到和转化了地球外来能量的就是植物的光合作用,而人类从光合作用取得利益的就是农业的生产,而地球得到太阳的能量是按照一定分布规律分摊到土地上的,因此马克思对于地租是有专门论述的,而在当时的年代是其他自然资源相对丰富人类受到的限制不是资源而是人类的生产能力,唯一受到压力的就是土地,因此成为那个时代经济学说的基础,但是后来世界的资源相比人类的生产能力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人类对于能量、质量守恒也有了更高的认识,但就是第二类永动机也是做不成的,熵是永远增加的,也就是说资源的每一次转化都要付出巨大的代价,资源的可利用价值是逐步减低的,因此以原有的财富观念来看待今天的世界已经是过时的了。

西方给我们讲GDP,但是我们要看到的是这个GDP只不过是我们今天进行生产取得的财富,是一个财富的增量关系,对于财富的存量、总量才是一个社会经济实体更关键的问题,就如你有一座不开采的矿山,你矿山的GDP是零但是却是重要的财富将来要发挥极大的作用,在这里以GDP这样的财富创造的指标是不全面的,这样的不全面的问题就在于它没有反应其中的资源价值和资源的消耗情况,例如我们对于美国的贸易是顺差,似乎我们在贸易中是得利了,但是如果把这样的贸易商品过了三年以后再进行价值追踪,我们可以发现我们进口美国的IT产品和软件在摩尔定律的作用下已经贬值得可以忽略了,但是我们给美国的各种资源消耗产品在资源涨价的情况下即使是计算了折旧的重置成新价格也要比当初的售价高,这样的的贸易结果实际上就反过来变成是中国的逆差,这个差别就差在资源的外流和我们计算财富时对于资源的价值的忽视上,我们以劳动价值论计算的看似的等价交换的交易里面,双方交易的商品的资源含量是完全不对等的,这样的资源掠夺的背后也是一种社会财富的再分配。

因此我们对于经济的理解更应当提到资源和财富的层面而不仅仅是货币,货币在劳动价值论里面是一种人类活动的创造,但是人类的财富应当还有不是人类可以创造的资源,经济的活动不但应当有生产还应当有分配,有公开的各种报酬和利润的分配,这分配是在货币层面上发生的,还有与货币有关更与资源有关的资源占有分配,资源层面是更关键的分配,资源就是生存权,而西方刻意掩盖了资源的分配,劳动创造的GDP不是人类财富的全部,如果一切财富都可以完全由人类创造,那也就是人定胜天的唯心主义。对于通胀,看似是在货币层面上的博弈,但是更多的是资源的再分配问题,谁能够通过通胀的货币取得对于资源的占有,谁就是一个胜利者。

对于中国现在成为了世界的工厂,实际上可以说世界的生产中心在中国了,也就是中国是一个主要的创造者,但是我们在这些生产领域却是利润极其微薄,原因就是所有的产品在到消费者的各个环节的分配中国没有发言权,中国生产只有一毛钱利润的玩具,美国的销售商可以赚到3个美元,中国如果需要什么资源,什么资源就要价格上天,而同样是全球紧缺的资源稀土中国由于丰富价格就极其低廉,所有这些都是在分配环节出现了问题,因此对于经济的发展,我们不应当把眼光总盯住GDP的创造,盯住这些增量上面,更要研究创造之后的利益分配过程,最终落实到自己的经济体里面的创造价值才是自己的,因此对于分配问题是比创造更重要的问题,对于通胀所影响的更多的就是一个分配的机制,我们对抗通胀最关键的也是应当从分配尤其是资源的分配这个问题上去提高认识和思考问题。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凤凰网财经”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或音视频),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凤凰网财经频道(010-84458352)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

[责任编辑:dinghl] 标签:
用手机登录 3g.ifeng.com 随时随地看新闻
  [查看跟帖]我要跟帖 已有 0 条跟帖
 
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同步到微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