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刘业进:从文明的视角看推动我国户籍制度改革

2011年04月02日 10:38
来源:凤凰网财经 作者:刘业进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进入刘业进专栏主页>>

人民日报 》( 2011年03月31日 17 版)民生专栏白天亮以《让农民工止于“二代”》为题,发文呼吁推动改革户籍歧视,文章指出,“在许多地方,城市管理者把有限的公共资源向本地户籍人口优先配置,对农民工缺少基本的服务意识。特别是当城市管理面临一些矛盾时,比如本地人口就业困难、城市治安不好、人口压力大,总是首先把农民工作为调控对象,加以限制、清理。而我国目前的财政转移支付制度,也以各地户籍人口为依据,客观上促使一些人口流入集中的地区不愿为农民工提供平等待遇。”迫于可预见的现实,文章提出警惕,“上亿农民工不能有效融入城市社会,显然有失公平,长此以往,还可能在城乡二元结构之外、又在城市内部形成新的二元结构,累积更多的社会矛盾。”

我们认为该文来得是时候,切中时弊。我们与作者的结论是一致的,即推动户籍制度改革,让户籍制度最终回归人口登记这一简单直接的信息功能,而不是实施制度歧视和在人群中人为制造鸿沟的工具。然而我们的论证与作者不尽相同,作者的论证视户改服从功利主义,而我们视非歧视、人口自由流动本身就是目的。作者正确地指出了有些地方政府清理和限制外来人口达到城市治理有序和保护本地就业的功利主义做法。可是作者仍然在一个更高层次上使用功利主义思路来论者应该接纳农民工,作者指出,“……长此以往,还可能在城乡二元结构之外、又在城市内部形成新的二元结构,累积更多的社会矛盾。”意思是说,改变当前歧视性户籍制度有利于化解社会矛盾。与此类似,学术界更有许多讨论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和城乡统筹的作者本末倒置,说改革目前歧视性户籍制度有利于城乡统筹发展和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

我们认为,我国目前的户籍制度是世所罕见新型种族隔离。这种新型种族隔离不是根据肤色、语言、民族和人种特征,而是根据出生地。世界上有形形色色的种族歧视,唯有我国以出生地为依据的歧视性独具特色。希特勒所谓雅利安人种是世界优秀人种早已被生物学家揭露为谎言,同样任何基于生物学特征的种族歧视都是谎言,经不起人类学和现代分子生物学的检验。唯有我国基于出生地的种族隔离持续时间、波及人口为世界上罕见。而自1958年正式实施这项歧视性隔离制度以来,人们的忍受程度也是世所罕见的。奇怪的是,人们不是试图去质疑和改变这种歧视性制度安排,而是,受歧视群体以钻进城市户籍获得庇护,总是追求从一个歧视性制度的受害者转而变成歧视性制度的保护者。

从最短近的历史由来来看,歧视性户籍制度出台其实具有很大随意性(从依法治国的角度来看)。1954年,我国颁布实施第一部宪法,其中规定公民有“迁徙和居住的自由”。 1955年6月,《关于建立经常户口登记制度的指示》,规定全国城市、集镇、乡村都要建立户口登记制度,开始统一全国城乡的户口登记工作。 1956年、1957年不到两年的时间,国家连续颁发限制和控制农民盲目流入城市的文件。1958年是确立我国歧视性户籍制度的标志性时点,该年1月,以《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登记条例》颁布为标志,我国开始对人口自由流动实行严格限制和政府管制,第一次明确将城乡居民区分为“农业户口”和“非农业户口”两种不同户籍,以违宪的方式在事实上废弃了1954年关于迁徙自由宪法权利。行政规章未被了宪法,还是宪法违背了行政规章?答案是后者。1975年,宪法正式取消了有关迁徙自由的规定,直至今天。1975年开始一个恶劣的先例,当行政规章与宪法不一致的时候,需要修改的是宪法而不是行政规章本身。

为什么需要加快改革户籍制度,并最终把户籍制度改造成一项单纯的人口登记信息制度呢?不是因为这样做有利于经济增长,也不是因为这样做有利于化解社会矛盾,……不是因为任何这样或那样的功利主义目的。而是,这项制度违反了自然法。秋风一再宣讲,法律不是制定出来的而是被发现出来的。当一项法律文本所明示的规则吻合了自然法,它就是真正的法,否则都不能称为具有合法性的法律。1958年的《条例》从字面上不仅违宪,因而无疑需要从维护宪法的高度予以纠正。更根本的是,《条例》违反自然法。有一些人类普遍性事实(UP),就像平克尔所说的普遍语法(UG)一样,是文明的一些基本特征事实。文明的进展是一个人类合作的秩序不断扩展的过程。这种扩展借助于(1)人口的自由流动(2)财产权利(3)远距离贸易和此后更一般的制度化自由贸易。围绕着这几项重要基础性条件,此后有形成了一系列复杂的支撑和辅助性制度条件。许多论者尤其是经济学家或给出一些功利主义论证,寻找户籍管制与否和经济增长之间的数量关系,以此证明放松户籍控制的经济效应。这种证明的错误之处在于,这种合理性检验并不坚实,“理性建立的东西也以被理性摧毁”,如果某个类似的数量检验普遍证明某种类似人口控制措施有助于政府偏好的政策目标,我们是否应当采纳?在人口自由流动这一人类普遍性事实特征问题上,任何短期的功利主义理性证明都是苍白的。福格尔证明美国南方的奴隶制其实比自由农更有生产效率,今天有哪个国家和地区因此要求实施奴隶制?一千个效率的理由都不能让一个现代人重回奴隶制(北非独裁者卡扎菲可能是个例外)。对于文明的普遍性特征事实,人口的自由流动不能为任何功利主义计量模型检验来证实和证伪,也就是说二者不相干。当然不能用以证明并不是说没有那些效应产生。在经济学家中,诺斯就从效率逻辑走向进化适应范式。如诺斯所做的经济史的制度考察,非人格化交换关系的扩展 (the transformation from personal exchange to impersonal exchange )乃是经济增长和文明成长的主线,他此后的进一步研究又发现开放进入的社会秩序(open access social oder)是发达经济体的核心特征,全世界不过两打左右的国家和地区称得上开放进入的社会秩序。在所谓Open access orders, exhibit systematic competition, entry, and mobility; they also foster thriving markets and long-term economic development. 看来,包括人口在内的各种要素的mobility,当然归根到底是人的mobility构成开放社会及其经济增长的一个重要条件。

改革户籍制度,回归户籍的人口登记信息功能,推动人口自由流动,不仅仅出于经济增长和化解社会冲突,更是源于自然法的要求使然,从根本上讲是文明向我们召唤,让我们从此告别野蛮,从封闭走向开放。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凤凰网财经”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或音视频),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凤凰网财经频道(010-84458352)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

[责任编辑:wangtao] 标签:户籍制度 人口 歧视性 功利主义 
用手机登录 3g.ifeng.com 随时随地看新闻
  [查看跟帖]我要跟帖 0人参与  0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同步到微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