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美国国债的折现率——市场的青铜法则系列之廿六

2011年08月01日 10:27
来源:凤凰网财经 作者:孙涤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进入孙涤专栏主页>>

孙 涤

一个月以前开始本题目的讨论时,笔者就断定美国国债没有坏债的可能,8月2日的“大限”之前,华府一定会达成协议来提高法定的上限。时间在逼近,但众院仍陷于僵局。用媒体的话,两党都把此役看成“最终的一搏” (Armageddon),不肯轻言退让,而市场在屏息企踵,忐忑不安。然而笔者还是坚持,两党必在大限的前夜,做足姿态吊足市场的胃口之后,来个“软着陆”。

依据颇多,这里只讲一个平实的理由,是笔者所亲身体验过的。为了应付联邦政府不断攀升的开支,两党在1995年底曾严重对峙过一场,与眼下的情状颇有雷同之处。当时中期选举共和党在两院都获得了多数,一个难得的大胜。众院的新任议长金里奇志得意满,嚣张起来,急欲给在任的克林顿总统一个下马威,硬是不批准预算,令联邦机构发不出薪水,只能关门停摆。不但公务员被迫停薪“休假”,更多的民众也领不到政府的福利和支付,生计都发生困难。笔者当时是第一个有大陆学人背景的美国富布莱特学者,在吉林大学客座一年。为了应付这个美国历史上从不曾发生过的“支付危机”,美国大使馆派出一等秘书从北京飞到长春来安抚。我等海外华人,向来不存依赖政府之想,“自备干粮”起码也有两年,安抚自属多余,不过一秘约我吃饭时说的话,倒令我的认知有了长进。

一秘先生说,他判断金里奇这下可犯了众怒,联邦公务员的利益岂能轻易开罪?克林顿当时就在窃笑,共和党此举不啻帮了他的大忙,夯实了民主党内对克林顿的支持,并且惹恼中间的选民,驱赶他们投向民主党的阵营。果真,克林顿借金里奇的昏招不但顺利连任,民主党也重新收复了失地。金里奇不过昙花一现,遭到民众和党内的唾弃,从此一蹶不振。恶果一直延续至今:今年初金里奇又想来试试手气,出山竞逐总统候选人的提名,结果输得够惨。

这个故事的教训,是政府已经承诺的福利项目,无论开支合理与否,都难以撙节。理由之一,是操办项目的公务员极难解聘。这也是为什么当共和党人扬言要砍政府开支,只讲了含混的大原则就止步,不肯指明哪项具体开支必须削减的原因:无论主张砍哪个项目,都会得罪一群选民及其关联方。尤其在濒临大选的年头,这是输不起的。让我们来看看美国公务员就业的超稳定,就不难明了,共和党对奥巴马总统的压力,嘴上尽管硬,却很有限,决计做不到破罐子破摔的地步。

据“今日美国”日报最近的统计报道,美国联邦政府公务员的就业稳定达到了惊人的99.43%,因表现问题而被除名的只有0.55% (在私人企业里则在3%以上);其中年薪十万美金以上的公务员的就业稳定更高达99.82%,皇城根下的华盛顿特区这个比率也高出平均:99.74%。去年一年里,平均6000名公务员中才有1名被除名(0.02%)。举例来说,NASA的太空梭计划告终结,但它的换人比例却极低,退休、辞职、死亡、解聘统共才4%而已;在房地产市场一片哀鸿里,负责其事的住房部(HUD)就业安全率仍然高居99.85%;中小企业纷纷倒闭或裁员,但联邦的中小企业署(SBA)的4019名雇员被解除劳务合约的仅6人……

看到俄国年轻人争先恐后挤向公务员职位,梅德韦杰夫批评说,那准是受到了容易搞腐败能迅速致富的感召,公务员工薪不高,名声也不显,否则又是为了什么呢?美国公务员捞的机会不太多,但铁饭碗却是显而易见的好处,任何政党要想裁撤他们,恐怕会招致不共戴天。总之,削减政府项目和开支直接要过的关口,得解雇公务员,没门!

于是又回到笔者不厌其烦一再提醒的,美国的出路,极可能靠通货膨胀和汇率贬值,来货币化它的国债。这虽不能明言,甚或是明智的美国人痛心疾首的,却莫可奈何将成为美国的“国策”。

对中国人积存在美国的巨大财富,这个趋势会带来什么影响呢?据最新的数据,过去六个月里中国的外汇存底又增加了3500亿美元,年增率当在20-25%,而且还不断(被迫)增持美元国债。否则你出超累积起来的美元又能往哪里搁?压在枕头下不成?同时被忘了,每一块美元国债的对价——6.5元人民币却已杀回国内冲荡,高房价不过是资产泡沫大潮中的一个体现。所以,到今年底,中国积存在外国(80%在美国)的财富将相当于十个月的GDP,比官方所承认的中国政府的负债总额还要高出一倍以上。这笔巨款或许对我们避免经济“硬着陆”的风险有帮助。但关键的问题是,我们是否能够收回这笔“应收账款”?万一成了“不良债权”,它的折价当为几何?俗话说“欠我一百元,责任在你;欠我一百万,责任在我。”这里不得不加上一句,“欠我一百亿,责任在双方。”

金融的测算模型满坑满谷,但有没有谁来测算一下,以美元国债积存的中国财富,(其规模当在官方公布的1.16万亿到民间大胆估计的3.2万亿之间,)在今后五到十年内的折现率当是多少?说得更准确一点,是折旧率,美国国债货币化的趋势说明,它极有可能是个负值。换句话说,五年或十年后我们卖出(持有到期也一样)持有的美国国债,加上期间的一些收益,能折算成多少2011年的人民币?

测算时除了所谓的单一市场利率,还必须全面考虑货币贬值、汇率和利率的相对波动、监管和政策突变等各种风险,以及种种博弈的交互影响,难度挺大。但是它又是至为关键的一个参数,不唯对经济的持续成长,政治稳定和社会安危也和它紧密依存。

你不是有美国国债吗,看你往哪里逃?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凤凰网财经”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或音视频),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凤凰网财经频道(010-84458352)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

[责任编辑:madj] 标签:美国 国债 公务员 克林顿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查看跟帖]我要跟帖 0人参与  0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同步到微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