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兆丰:基于民意的公共选择

2010年12月03日 12:01凤凰网财经 】 【打印共有评论0

进入薛兆丰专栏主页>>

薛兆丰

基于民意的公共选择与基于规则的宪政约束

民主制度为什么更可取?一个默认条件是,大多数人在大多数时间是对的。如果没有这个前提,民主制度就不可取。要求大多数人在大多数时间的言论和观点是对的,确切的说,不是要求他们的行为是对的,而是要求他们表达的意见是对的。

大多数人大多数时间的言论和观点是对的,因为他们的抉择会涉及到他们的成本收益。但是在政治领域和公共领域,不能只是靠征集民众的意见来做决策,因为选民表达意见之后没有成本。选民的决策关乎公共资源的使用以及是否因为使用公共资源而得放弃更高的用途,他自己不承担这些代价。所以经济学有一个传统,就是想方设法让选民承担一部分代价,不能让选民表达意见的时候天马行空、不受约束。曾有很多的尝试,一个最有名的就是克拉克税,但它不能普及,因为一旦政客和选民勾结,克拉克税的好处也就荡然无存了。另一个是所罗门议价,利益相关方理论上一人一半利益,谁更着急使用就向对方买。但选民可能不愿意接受这个决策方式,因为双方都认为自己拥有权益,凭什么要付钱给对方。

所有的经济政策、公共政策,最终就是资源分配。经济学家长期认为人权和产权是二者合一的。这个观点最早的出处是杰克森关于企业的经典文章,原话是“将财产权和人权做区分,是完全错误的”。在《百科全书》的条目里,阿尔钦也说“私有产权就是人权,两者是难分的”。一个最简单的应用,就是言论自由并不是免费的,行使你的言论自由权的时候,你要有麦克风、有广场、有电台频道、有听众的时间、听众的注意力等等。这些都是资源,都不是免费的,你要行使自由权,你就必须动用资源。

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人权的定义,有大概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人权定义是被动式的,即政府不应干预公民有能力行使的事项。这一类人权包括生命权、不受奴役权、迁徙的自由、未经审判就无须坐牢的权利等。这些被动的权利,是针对政府对个人施加的干预做的。第二代人权就是再分配的权利,工作权、同工同酬、最低报酬权、教育权、产假权等等。各种福利必须是权利,也就是说,别人有义务给你提供这个权利。所有第二代人权,其实都是分配权。第三代人权是最近提出来的,不是讨论人与人之间重新分配的权利,是当代人加上未来的人,向上帝向自然索要权利,比如说环境权。

关于民意的失败,这个问题的关键是投票者的效用。投票者的投票可以改变政策结果,但是这个结果分摊到他们身上使他们自己蒙受一定代价的机会很小,以至所有的人压倒性、系统性地按照自己的想法、自己的幻想、自己的一些错觉去投票。人在市场里面的行为都很谨慎,但像价格管制等,虽然从经济学家的角度看可能是不好的经济政策,却往往是选民所千呼万唤的。因此对于怎么摆放民意,什么时候听民意,什么时候听专家,什么时候听行业代表的意见,都需要进行研究。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凤凰网财经”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或音视频),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凤凰网财经频道(010-84458352)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

>>  热点推荐:

欢迎订阅凤凰网财经电子杂志《股市晚报》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 薛兆丰   编辑: dinghl
凤凰网财经
今日热图昨日热图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