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翰啸:政府失灵比市场失灵更可怕

2011年01月27日 07:11
来源:凤凰网财经 作者:翰啸

字号:T|T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进入翰啸专栏主页>>

翰啸

华尔街金融危机实际上也是国家经济命脉由私人控制带来的恶果。企业大到不能倒,政府必须用纳税人的钱,来拯救那些毫无价值的企业,而金融高管们又利用拯救资金给自己高薪用于吃喝玩乐,少数人绑架了整个国家。

早在20世纪初,西方国家的经济命脉已经掌握在私人资本手中。1929的大萧条后,在凯恩斯主义影响下,西方国家在市政、能源、交通、邮政等基础产业建立了一批国有企业和半国有企业。使得类似30年代的大危机在20世纪没有重现。但是,70年代出现的“滞胀”使新自由主义抬头,在其影响下,私有化浪潮席卷西方。这也使得一场金融危机的爆发成为必然。

做大成势

美国经济中的重要领域,如金融、信息、汽车制造、飞机制造、房地产、能源、零售等行业,都高度垄断,多数行业的控制权都集中于3—5家私营大公司手中。上世纪80年代以后,美国出现了产业“空心化”,制造业逐渐萎缩,以金融业为代表的虚拟经济成为美国经济的核心。从1980年到金融危机爆发前的2006年,美国金融业占GDP的比重从15.9%上升到20.7%,而制造业的比重则从20.0%下降到11.9%。金融业本身并不创造价值,金融业的收入主要来自于存贷利差、手续费、中介费、保费、管理费等,实际上是从实体经济中转移而来的。美国金融业产值占比的大幅度增加,表明金融资本把大量利润从实体经济中转移过来,对经济的控制力大大增强。

以灾难收场

金融资本通过创新欺诈,攫取普通民众在几年甚至几十年后将要创造的价值。从2003年到2007年,华尔街信用类衍生产品的金额从不到3万亿美元增加到60万亿美元,其中大部分由美国五大银行控制,摩根大通占有30万亿美元,美国银行和花旗银行各有10万多亿美元。

美国金融资本之所以敢把泡沫越吹越大?因为它们清楚:扩张的风险却并不完全由自己承担,因为他们的企业已经“大到不能倒”,一旦他们出事,美国政府必须拯救,否则将导致整个经济的崩溃。这使得金融泡沫越来越严重,最好以一场社会灾难收场。

公共权力私有化

企业监管本来是政府的责任,美国却将对企业监管交给企业评级机构等中介组织。美国的穆迪、标准普尔和惠誉这三大信用评级机构被视为“金融市场看门人”,他们的评级成为投资者的重要依据。但美国的评级机构本身也是以利润最大化为目标,美国的大银行、大企业是它们的重要客户,指望这些评级机构为了职业道德、社会责任会放弃高额利润,显然是一种幻想。事实上,美国的三大评级机构不是金融危机的防火墙,而是金融危机的帮凶。

“次贷”危机发生后,美国社会指责这三大评级机构未能发现“停留在世界金融航线中的冰山”。实际上,它们不是“没发现”,而是在收取了高额评级费后,为“有毒债券”贴上“优质”的标记,与华尔街一起欺诈全世界。穆迪一位高管就坦承:“为了赚钱,我们把灵魂出卖给了魔鬼。”

美国将金融监管的公共权力,交给了评级机构这样的私人公司,而美国评级神话的破灭,不仅使美国受到全世界的诟病,美国所推崇的价值观和道德标准也受到全世界的拷问。

我国是受金融危机影响较大的国家。但我国应对国际金融危机最为成功。2008年和2009年我国经济增长率分别达到9.0%和8.7%,不仅保持了我国经济快速发展的趋势,而且促进整个世界经济的企稳回升。这些都与我国国有经济掌握着国家的经济命脉有关。

以国有银行占主导地位的银行业保持稳定,是我国成功应对金融危机的基础。金融稳定直接关系经济的稳定。在我国,银行业以国有银行为主导,银行不会为了利润而放弃公众责任,另一方面银行具有很强的国家信用作支撑,人们不会怀疑银行的支付能力,防止了挤兑现象的发生。我国金融机构积极响应国家宏观调控政策,落实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和经济刺激计划,对我国经济企稳回升发挥了重要作用。这些情况在西方发达国家根本就不可能发生,也就是他们的政府想在金融危机时刺激经济,银行也不会听政府的。

另外,国有企业也很好地发挥了在国民经济中的主导作用。根据国家财政部发布的统计数据,在金融危机对我国经济冲击最大的2008、2009年,全国国有企业实现的营业收入同比增长分别达到17.9%和6.5%。我国国有企业生产经营保持了平稳运行的态势,并在保增长、保民生、保稳定中发挥了中流砥柱作用。比如,许多国有企业注重发挥表率和导向作用,主动与上下游配套企业包括非公有制企业抱团发展、共渡难关;积极履行社会责任,坚持不裁员,领导班子带头减薪;等等。4

我国应对金融危机的许多重要措施是通过国有经济实施的。例如,国家的4万亿投资计划,主要投向国有经济占优的基础设施建设、民生工程、社会事业、节能减排和生态工程、调整结构和技术改造等,这些都是市场机制难以充分发挥作用的领域,同时也是我国可持续发展中急需加强的领域。政府通过加大这些领域的投资,带动民间资本投资,不仅有力地实现了保增长、扩内需、促就业的目标,而且改善了我国的经济结构。

政府失灵比市场失灵更可怕

现在市场的理念已经深入人心,但是市场经济失灵,这就需要政府的介入,但是政府要想介入经济必须拥有介入经济的渠道,在中国有国有企业,而西方政府只能“干着急”。比如美国政府对金融没有控制权,美联储将联邦利率降到了历史最低,但是市场上仍然流动性紧缺,通货紧缩。对于实业经济更是无可奈何,只能放任失业率高企,这就是政府失灵,也就是当市场失灵时,政府也不具备调控经济的能力。这种失灵是非常可怕的,幸亏发达国家都有一定的福利救济措施,不然必定国家大乱。世界上市场失灵在任何国家都是一样的,中国相对于其他国家最大的优势就是政府还没有失灵,而这点是西方国家所不具备的。

(摘自高连奎 《中国大形势》电子工业出版社 2011年1月)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凤凰网财经”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或音视频),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凤凰网财经频道(010-84458352)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

[责任编辑:dinghl] 标签:
用手机登录 3g.ifeng.com 随时随地看新闻
  [查看跟帖]我要跟帖 已有 0 条跟帖
 
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同步到微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