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纲谈国企改革:不要教条 大胆采用好的制度

2009年11月13日 11:19南方网-南方日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著名经济学家樊纲、龚方雄做客“南方会客厅”

即使二次探底,世界经济也难负增长

昨天下午,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樊纲、摩根大通中国区副主席龚方雄、广东省社科院院长梁桂全以及多位广东重量级国企当家人代表做客由本报主办的“后金融危机时代国资新动向·2009南方论坛”之“南方会客厅”。国企有没有与民争利,是不是应该退出?明年的货币政策会怎么样?人民币会不会升值?如何防止资产泡沫?几位嘉宾就主持人和现场国企代表所提出的问题进行了深入的沟通和探讨。

谈国企改革

不要教条,大胆采用好的制度

梁桂全:在后危机的背景下,我觉得我们考虑资本投资和企业经营,关键要琢磨几个事情:原来已经玩开的产业,究竟哪些是继续富有生命力和成长性的,同时从全球和中国的大视野观察,究竟新的技术革命会推动什么样的有成长性的新产业出来,同时会引起什么样的生产方式变革和资本运营的创新。

樊纲:目前,国企多数还是在相对传统的行业里,包括传统的制造业、服务业。在传统的制造业里,中国已经走到竞争的前沿,并正在进入跨国公司化的进程。我想象不出哪个行业更好或者不好,多数行业都有巨大潜力,都能够获得更大的市场。在这样的情况下,没有什么是不能发展的,反倒是能不能做得更好,在世界上做到前面去。

国企代表:我们是全资国有企业。现在有一种国有企业与民争利的说法,我们就不太理解。在不改变所有制的情况下,允许多种经济体制参与竞争,这才是市场经济。这是我个人看法。

黄常开:这有一定的代表性,竞争比较充分的行业,很多国有企业老总并不认为就一定要退出,退出并不意味着民营企业就可以做好,不退出也并不意味着与民争利。

樊纲:这也是理论界多年来在讨论的问题。天下没有一个所有制制度说完全都可以搞好,也没有一个制度完全不能够搞好。国有企业更容易受一些其他目标的干扰,如政治目标、社会目标等等,在市场竞争中成本就可能比别人高一些。另外,国有企业制度有一个整体考虑,有一整套制度,灵活性必然差些。这是两大基本的缺陷,但也有优势,就是比较稳健,而且可以长期发展,能够有长期目标,积累率也比较高。这样的优势在一些行业里可能是劣势,但在比较稳定的、成熟的传统性产业里,它的竞争力就不一定弱了,比如建筑、冶金、重化等等。在这些行业里,再加上一些好的领导、好的管理人员,很可能就发展得很好。

但再往下发展,再做大,再要在高端上竞争的话,你也要考虑管理成本的大小,比如需要分拆,建立激励机制留住人等等。都要根据行业的变化调整。国资发展不要教条,哪一个制度好我们就用哪一个。中国在这个发展阶段该用的资源都要用好,充分发挥它的最大效果,然后随着情况的变化不断调整,我想这可能是最现实也是最有效率的。而且在这个发展阶段,有很多民营企业做不了的事情,因为它没有那个资本和人才。

谈资产泡沫

股市上升有支撑,高端地产要小心

国企代表:从以前日本的教训来看,感觉资产泡沫是很可怕的事情。那么在政策上应该如何应对资产泡沫的出现?

龚方雄:现在中国的资产泡沫问题到底有多严重呢?我觉得还好。你看股市,股市现在三千多点,也大概是25、26倍的市盈率,这是按照今年的市盈率。如果按照明年的市盈率,我们的股市也就是20多倍。过去10年中国股市的市盈率是25倍到30倍之间,这也是未来的动态市盈率。如果按照明年的市盈率计算,20倍左右。一些大盘蓝筹股,如银行股,市盈率只有十几倍,而且这是一个周期的拐点,将来如果加息的话,银行的盈利能力更强。现在股市上升还是有支撑的,高端房地产倒是要小心一点。

前段时间A股和H股出现倒挂,以前是A股比H股贵百分之二三十,现在是国内的大盘蓝筹股比香港的便宜,有折让。这就是境内和境外投资者对全球宏观经济形势、对我国宏观经济形势,包括政策可能出现的转变和资产价格升值的认识发生了分歧。境外投资者一般就觉得现在这个现状,流动性过剩的情况会持续很长时间,政策不可能出现大的转变,钱往哪里放,只能往股市里放。

日本泡沫破裂前股市市盈率曾经到100倍,破裂之后还长期维持在30倍到35倍之间,现在我们20到25倍何谈泡沫。台湾在85年到92年之间,股市涨了差不多100倍,当时泡沫破裂之后,市盈率也差不多是介于100倍、200倍之间。小的经济体可能发生这样的资产泡沫现象,但中国是这么大一个国家,而且现在国际化的程度越来越高,投资的选择也多了,单一资产出现泡沫的可能性就比以前少很多。可能会有一个资产较便宜的阶段,但出现一个整体性资产泡沫的可能性不大。

樊纲:中国除了货币政策,还有很多金融政策,比如说房贷的首付比率、二套房贷利率等等,这些都是属于金融政策,是数量管理,包括对于贷款的窗口指导,贷款质量的控制等,这些政策在一定程度上也是起作用的。从这个角度来说,其实也是一个经验。发达国家这些东西都消失了,就很难控制了,只剩下一个利率。所以我们现在还有这些东西,有调节市场、调节预期、调节资产价格、稳定资产价格的一些手段。这些年还是起作用的,还是有一定的空间。

<< 前一页12后一页 >>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2009中国网民财富报告调查
欢迎订阅凤凰网财经电子杂志《股市晚报》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    编辑: dinghl
凤凰网财经
今日热图昨日热图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