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斯:如果体制不好 干什么事都必然涉及腐败

2010年07月21日 15:22《财经》 】 【打印共有评论0

“权力滥用很容易引发愤怒”

在社会主义体制下,什么事情重要,什么事情需要做,都是由政府认定的。但在市场经济社会中,经济学家不能这么做,不能就如何发展经济制定蓝图

《财经》:中国市场变革中出现了新挑战。收入分配差距拉大,尤其是利用公权力腐败的趋势有增无减,正在瓦解改革的正当性。在您看来,转型经济怎样应对制度化腐败?

科斯:我不认为目前收入差距扩大的主要原因是腐败,也不认为中国目前的腐败是市场化改革的副产品。

在市场化改革之前就有腐败了。腐败的根源是一种不良的社会体系,使一些人尤其是政府官员,得到了以腐败牟利的机会。

在中国这样的新兴市场经济国家,就像邓小平说的,一些人会先富起来。不可能是所有地区以同样的速度发展起来,所有人同时富裕,要那么要求,就没法发展了。

人们不会对挣几百万美元的篮球运动员感到不满。但是在美国,商人若无法向公众表明自己是正直可敬的人,就会招来怨愤。像奥普拉和比尔·盖茨这样的人,虽然赚钱无数,但没有人会抱怨。

我年轻的时候,并不对富人感到怨恨。这就是世界的固有特征:有不同的阶层,有富人,也有我们这样的穷人。

我的父母都是在只有12岁的时候就辍学去工作了,受过一些教育,但不是很多。在很多方面,我是自学成才的。至少在12岁之前,我的双脚力量不足,不得不带着金属护板,并在一家由当地市委会为有身体缺陷的儿童开办的学校上学。

如果我们的父母是别人,我们也许就富了,如果不是,我们还是这么穷。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在任何职业中,最好的人都要比一般的人好很多。例如在网球、国际象棋中,顶级选手都要远远超过平均水平的人。商业也是如此。天赋的差距是自然的、巨大的、无处不在的。

权力滥用是另一回事。如果体制不好,干什么事都必然涉及腐败,要达成自己的心愿,比如开办企业、领取执照等等,你都得去行贿。人们还可以用腐败的手段来打压竞争者。权力滥用很容易引发愤怒,这是政治领域的常事。

《财经》:无论在产权的重新界定,企业家职能的发挥、市场经济框架的完善,还是政府权力的约束与规范方面,中国都面临大量未完成的议题。您认为中国改革的前景如何?应该着力解决什么问题?

科斯:这些问题是无法回答的,至少是我不能回答的。不过这些都是很重要的问题。解决这些问题的正确方式是利用“理念市场”。

在社会主义体制下,什么事情重要,什么事情需要做,都是由政府认定的。但在市场经济社会中,经济学家不能这么做,不能就如何发展经济制定蓝图。经济学家和其他人参加“理念市场”,都能为此做出贡献。

当人们提出并讨论不同的理念时,更好的理念就会脱颖而出。然后人们可以进行新一轮的讨论,又能挑选出更好的理念。再把这些理念付诸实施,我们就能鉴别其效果。这些经验和实验能为我们的讨论和辩论提供正确的信息。在这个过程中,一个自由的“理念市场”至关重要。

<< 前一页1234后一页 >>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欢迎订阅凤凰网财经电子杂志《股市晚报》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 马国川   编辑: huxx
更多新闻
凤凰网财经
今日热图昨日热图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