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布坎南:后社会主义政治经济

2013年01月11日 08:04
来源:共识网

0人参与0条评论

[摘要]在今后十年中,无论东方的还是西方的政治经济都将充满社会主义思想与自由主义思想的斗争。在这场斗争中,社会主义思想将作为形形色色的社会事业机构的精神化身,出现于对抗自由主义的战场。

[关键词]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后社会主义

社会主义思想与社会主义运动并不是一回事。在20世纪90年代,整个知识界都不再怀疑这样一个事实:社会主义作为一种运动已经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但是,作为意识形态的社会主义又开始了它的新的征程。我们在许多宗教教义中看到,肉体的死亡并不意味着灵魂的死亡。同样,我们可以认为,在严格意义上,社会主义死亡的只是形式而不是精神。在今后的十年中,无论东方的还是西方的政治经济,都将充满着社会主义思想与自由主义思想的斗争。在这场斗争中,社会主义思想将作为形形色色的社会事业机构的精神化身,出现于对抗自由主义的战场,发展成为一种似乎可以定性的组织:社会经济政治组织。这场斗争的结果,至少在许多细节方面是无法预测的。无论如何,个人的独立、自由将具有永久的价值,但是,它也同样要寻求某种集体控制的力量。我们不难想像,在社会主义事业中,同时满足两种相互冲突的价值观念要比单纯地建议由一方取代另一方更受欢迎。但是,更为严肃的问题是,这种自治的因素与非自治的因素的相互结合总要或多或少地接受突发事件的考验或者检验。

一、社会主义、经济和国家

在传统的解说中,社会主义作为一种组织体系,被描述为对生产资料的公共占有。这种与私人占有相对应的公有制,涉及所有的资本形式,其中包括对土地和自然资源的占有。更为通俗一些,我们可以把社会主义描述为对生产资料和最终产品的集体分配。在此,公有制与私有制的区别可以表述为集体控制和缺乏集体控制的区别。在非社会主义或者市场经济中,没有人能够控制集体资源的分配,也没有人能够控制集体产品的分配。其分配是通过市场、通过个人或者组织独立选择来实现的。关于社会主义或者集体主义分配的合理性,存在着这样的不足:如果没有集体控制,我们并不需要一些人或者组织来统一分配。事实上,社会主义的失败在于,它并没有像人们真诚期望的那样进行有效的运作。

现在,让我们重新考察社会主义与集体控制两者之间的关系。如果分配是被共同控制的,那么,这种共同控制是通过集体或单位来实现的。这些单位所具有的其他特征还涉及单位成员、单位性质的认定。如果“经济”被视为公有化,那么“经济”是什么意思呢?这一问题或者类似的问题并不能单纯地由历史经验来回答。这些历史经验,只不过是对文化、科技、经济结构和政治组织发展过程的记录。同时,尽管这些联系是必须承认的,社会主义的出现作为理想的组织出现,符合政治占统治地位的国家主义的追求。尽管早期的马克思主义意味着国际主义,但是,社会主义(被界定为“集体控制”)既不同于国际性的尝试,也不同于区域性的尝试。历史事实表明,国家经济的公有化是由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推动的。必须指出的是,在严格的意义上,1989年以后的一系列事件,尤其是苏联和东欧国家的剧变,与其说是社会主义的失败,不如说是国家经济公有制的失败。

二、评社会主义的失败

一般来说,不管是在国家层次、国际层次还是地区层次,对于经济过程公有化的管理,在根本上存在着四大缺陷。其一,知识和信息的不对称。集体的管理者或者管理机构所掌握的知识、信息与一线工作者所掌握的知识、信息之间存在着一定的差距,这种差距使得决策难以适应经济活动的实际需要。其二,无论人们的动机如何,集体的管理者与集体的成员对经济目标的期望毕竟是互不兼容的。换句话说,这一结论的意思是,对于私有财产的保护已经成为现代政治经济学的重要理念,而这一理念很早就被亚里士多德所肯定。然而,社会主义统一分配的理念却是与此相背的。其三,公有制在一定意义上是窒息人们创造力的制度,它直接构成了对个性的威胁。这一结论似乎是上述两种结论的混合物。最后,公有制不可能有效发挥对个人与集体利益的平衡功能。当然,这一结论并不是十分清楚地作为社会主义的缺陷提出的。

20世纪,人们在国家经济公有化方面所做的努力总的来说是失败的。导致这种失败的前三种原因在著名的苏联事件中表现得尤其突出。按照假设,公有制在经济活动范围足够大的情况下才能避免私有经济的盲目性,充分发挥其经济调节功能。但随着经济活动范围的缩小,市场因素却变得越来越重要。同样值得指出的是,这种趋势与上面提到的前三个原因也是对立的。由此,随着公有制度的衰弱,市场开始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但是,信息和动机问题的重要性也开始逐步降低了。这样,当区域的社会主义生活在与世隔绝的经济活动中时,它可以有效地利用所有的信息,可以不考虑各式各样的不同需要,但是,无论如何,它是严重低效的。这种低率效主要来自适应市场的失败。

三、市场经济下的社会主义

我想,如果认为我们现在已经进入一个“后社会主义”的新纪元,那将是十分恰当的。其原因是不言而喻的:社会主义作为一个组织原则已经表明了它的失败。在先前把自己的经济标榜为社会主义的所有国家中,他们改革的目的就是引进市场机制和市场组织。然而,正如人们早就看到的,这些改革的努力常常伴随着对“社会主义”的重新认定,以便消除具有中央集权性质的各种单位,以便把它们改造为性质独立的经济组织。

然而,不管这些国家预先自称为社会主义,还是自称为“混合的社会主义”甚至是“资本主义”,他们之中没有任何一个是在极力消除所有的社会主义因素,以便实行纯粹意义上的市场经济。对于这一点,我们应该有清醒的认识。当然,我们并没有因此就走向“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时代”。种种迹象表明,在总的方面,我们并没有看到社会主义思潮失败的可能性。在某种小的领域内,它作为一个重要因素,仍然在国家经济中起着作用。这种变迁过程的思想方面的例外是值得考察的。令人费解的是,怎么可能出现下述情况呢:一方面,社会主义作为整个经济的组织体系已经失败,但与此同时,在许多国家中,这种社会主义的管理体制却继续支配着半数以上的国家公共产品的生产和分配。

在所有的国家中,多数甚至所有的主要工业结构都是社会化的对象。这里,我们可以使用传统“社会主义”的含义:集体占有和集体控制。例如,教育服务的提供是通过下列形式进行的:集体组织、共同经营、公共财政拨款等等,简单地说,就是全体共同所有。对教育服务的投资被定性为公共性的投资,这种投资的回报是面向各种潜在的需求者的,而这种满足是通过集权性质的官僚机构提供的。同样,或者十分相似,这种单位体制也适用于其他形式的社会化类型。当然,要注意的是,国家的直接定价同时意味着对分配比例和对财政总支出的限制。

[责任编辑:jupeng] 标签:社会主义 经济 国家 集体 
打印转发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登 录注 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同步到微博
   

商讯

  • 单日流入资金最多个股
  • 明星分析师荐股
股票名称 股吧 研报 涨跌幅 净流入
中兴通讯 股吧 研报 6.02% 121572.48万元
中信证券 股吧 研报 4.11% 66812.75万元
华夏幸福 股吧 研报 8.91% 62764.20万元
万 科A 股吧 研报 8.39% 56395.77万元
绿地控股 股吧 研报 9.99% 55313.32万元
保利地产 股吧 研报 6.51% 54118.07万元
中国平安 股吧 研报 0.21% 53528.61万元
洛阳钼业 股吧 研报 7.72% 42062.81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