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财经
[通行证注册] [登录]

[焦点]G20伦敦峰会各方诉求全扫描

2009年04月02日 06:26第一财经日报 】 【打印已有评论0

丛玫 王慧卿 张愎

编者按:

百年来,西方主要发达国家一直主导着全球经济的治理权。1975年,为应对经济衰退,法、德、美、英、意、日六国“抱团”协商,次年,加拿大加入,形成七国集团(G7),冷战结束后,俄罗斯加入,形成八国集团(G8),一年一聚,商讨全球政经、安全领域等诸多议题。

但随着全球经济的发展,“富人俱乐部”对全球事务的把握越来越力不从心。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去年11月,包括11个新兴和发展中国家在内的二十国集团(G20)峰会在华盛顿召开。随着危机的深化,今日,G20领导人于伦敦再聚首。

占全球GDP约90%的G20显然更切实地反映了当前全球财富的配比,实力和地位有了相对调整的二十国,或许还肩负着地区利益的与会国,又准备在此次峰会上高声疾呼出何种声音?

中国:改革国际金融体系势在必行

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3月31日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强调,当前国际金融危机仍在蔓延和深化,国际金融市场仍处于动荡之中,面对当前复杂多变的国际经济形势,当务之急:一是要尽快稳定国际金融市场,切实发挥金融对实体经济的促进作用,提振民众和企业信心;二是要采取符合各自国情的经济刺激举措,加强各国宏观经济政策协调,共同实现保发展、保就业、保民生;三是要努力抑制贸易和投资保护主义,减少危机对世界各国、特别是对发展中国家造成的损害;四是要按照全面性、均衡性、渐进性、实效性的原则,推动对国际金融体系进行必要改革,避免类似危机重演。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此前参加美洲开发银行第50届年会时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表示,现行国际金融体系的弊端在国际金融危机中已暴露无遗,改革国际金融体系势在必行,中国将更加积极地参与国际金融体系改革。

俄罗斯:力主改革国际货币体系

“对于这次会议应该做什么,要采取怎样的立场,我们有非常相似的想法。” 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3月31日和德国总理默克尔会面后说,“G20必须作出重大努力,建立一个新的金融架构。”

同时,俄罗斯大力支持中国关于建立“超主权储备货币”的建议。此外,俄还计划与德国和欧洲其他国家一起,共同反对美国提出的财政刺激方案。

但由于俄罗斯经济在金融危机中遭到重创,因此外界预计克里姆林宫的这位新主人将不会在号令他国采取措施上拥有太多的发言权。

巴西:建立新型国际资本流动调整机制

巴西作为南美地区最大的经济体,早就放出信号,它将尽全力争取在伦敦峰会中,协调20个国家的步调,团结对抗这个75年不遇的全球性金融危机,且必须取得实质性的成果。

巴西财政部长曼特加日前透露,巴西将峰会上提出建立一个新型国际资本流动调整机制,改变目前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为主导的贷款机制,降低新兴经济体今后继续遭受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

据报道,卢拉将在峰会中与美国联合提出关于加大财政刺激的方案。

同时,卢拉赞同中国的倡议,认为世界不能再从属于某种单一货币,危机时刻讨论这个问题是可行且恰当的。如果伦敦峰会取得成功,将有利于新兴国家参与国际事务。

印度:发达国家危机时刻责任更大

印度主张发达国家在危机时刻承担更大责任。印度总理辛格指出,新兴经济体不是危机的制造者,但却是最大的受害者之一。他呼吁发达国家重视金融危机给发展中国家带来的问题。

“工业国家强迫本国银行给予本地贷款优先权的现象确实是个问题。这是金融保护主义的一种形式,这种形式应当被避免。”辛格认为,G20应当抵制所有形式的保护主义。

美国:“救”为主

“我知道G20各国都有各自的目标,我们也不可能在所有方面都达成一致。”美国总统奥巴马在1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我到这里来既是为了提出我的主张,同时也为了倾听其他的意见,为了应对危机,我们绝对不能错过这样的机会。”

对于奥巴马来说,如何拯救美国经济是当务之急。会前,美国曾屡次敦促欧盟国家加大经济刺激力度,但是遭到了以法国和德国为首的欧盟国家的反对。

而在推进国际金融改革方面,美国此前的态度并不积极。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表示,奥巴马将在伦敦峰会上力主提高全球金融监管标准。

此外,美国还主张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资金规模扩大至现在的3倍,即由2500亿美元增至7500亿美元,以帮助因金融和经济危机陷入困境的成员。

奥巴马负责国际经济事务的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罗曼表示,奥巴马认为美国应该承担起引发经济危机的部分指责。

英国:欧洲要扮演核心角色

“我们欧洲要扮演核心角色,形成我们这个时代新的共识,以替代所谓旧的华盛顿共识。” 英国首相布朗3月24日在欧洲议会上说,“我相信,在伦敦会议上,我们可以采取行动,欧洲理事会和G20部长们几天前已经同意:将尽一切力量创造增长和就业机会。”

在与美国总统奥巴马共同举行的记者会上,布朗表示,G20领导人将联合采取坚决措施,改革针对包括对冲基金在内的金融机构监管机制,促进经济增长。

德国:勾画新全球金融框架

德国总理默克尔一直坚持对所有金融产品、市场和服务实行严格的监管,呼吁建立新的全球金融架构。

德国与美国对于全球经济刺激计划的规模分歧严重。默克尔告诉国会议员,G20需要发出“积极的心理信号,而不是对于无法执行的刺激计划的唇枪舌剑”。

默克尔昨天表示,德国希望观望现有经济计划的效果,匆忙出台第三轮刺激计划不明智。关于德国未做出足够的努力来应对全球经济危机的批评,她表示,德国在2月就通过了5000亿欧元的刺激计划。

法国:不监管则“出走”

此次,法国与德国是坚决的“盟友”。法国总统萨科齐3月31日表示,如果此次峰会未能满足法国提出的加强金融监管的要求,他将不留情面地退席出走。

萨科齐昨天说,法国和德国对于此次G20峰会的提案均感到不满意。并说,虽然这次会议是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经济危机中首次登上国际舞台,但他自己不会参与到这个虚假的妥协中。

在国内拥有极低支持率的萨科齐,在本次G20会议上的最大愿望就是实现对过度资本化的控制。他不希望再采取更多的经济刺激方案,而是以更理性的资本化取代。

“伦敦峰会必须取得实际成效,失败不可接受,”萨科齐昨日称,“世界不会理解这种失败,历史也不会因失败而原谅我们。”

欧盟:现在需要一个“刺激”方案,恢复金融市场

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表示,希望这次峰会能取得具体成果,不要成为一场空谈会。

巴罗佐3月31日表示,现在需要的“是一个刺激需求、刺激信心、刺激全球监管、刺激贸易和刺激发展援助的方案”。“这类的会议还应该举行更多。” 巴罗佐说,“今年末再举办一次峰会将是非常有益的。”

巴罗佐强调,峰会中期的重要任务是保证就业并创造新的就业机会;G20领导人还必须立即同意规范金融市场。“不是扼杀金融市场,而是恢复金融市场。”

在加强金融监管方面,欧盟主张,所有可能引发系统性风险的金融市场、金融产品和市场参与者无一例外都必须受到适当的监管和监督。对冲基金、信用评级机构、信贷衍生品市场、“避税天堂”、高管薪酬、企业资本金要求和会计准则等均在加强监管或改革之列。

在改革国际金融机构方面,欧盟除希望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资金规模扩大一倍外,还主张强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国际金融机构的监督职能,使之成为全球金融市场的预警系统,负责监测全球金融市场上的系统性风险。

巴罗佐还表示,G20必须严厉打击避税地,改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管理,给予中国和其他新兴经济体更多的影响力,致力于更多跨境金融监督,恢复停滞的WTO谈判。

意大利:“加强国际协调的共识正在达成”

意大利央行总干事萨卡曼尼表示,G20成员正逐步达成共识要大胆行动和加强国际合作,“在我看来,作出大胆的决定、尽最大可能加强国际协调的共识正在达成。”

G8今年的轮值主席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提出在7月的G8首脑会议后再举行一次G20金融峰会,着重讨论金融体系改革和监管问题。

澳大利亚:目前是重树全球金融秩序的最好时机

澳大利亚的态度比较乐观。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曾表示,伦敦首脑会议的筹备已经表明,会出台现代社会前所未有的合作规模。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电视台采访时,陆克文说,他相信此次峰会会达成协调一致的应对全球金融危机方案。

此前,陆克文也极力支持中国争取在国际机构中更大的发言权,但日前他又在华盛顿表示,美元应当继续成为国际主要储备货币,认为这是未来全球金融和经济稳定的重要组成部分。他还透露,将在G20会议上继续提出改革IMF制度。他说,目前是重新树立全球金融秩序的最好时机。

日本:吁更多刺激支出

日本首相麻生太郎说,日本上世纪90年代的经历十分清楚地证明,财政刺激对于恢复增长至关重要。麻生在伦敦峰会上,除了将介绍日本政府为阻止本国经济下滑推出的各项政策对策,还将强调面临危机,各国政府努力扩大内需的重要性,敦促各国政府积极扩大财政开支。

麻生太郎计划在伦敦金融峰会上宣布,将日本对亚洲各国的政府开发援助规模由原定的1.5万亿日元(约97日元合1美元)扩大至2万亿日元。

麻生在前往伦敦前还表示,日本政府将对4月1日开始的财政年度追加预算。

加拿大:刺激政策重在立竿见影

“我觉得问题不在于刺激政策的规模,若大规模财政刺激政策要等到明年才会发生效果,则其效应并不符合我们的需求。”加拿大总理哈珀说。

“我希望在经济及货币刺激政策方面,我们能达成某些共识,并协同实施一些措施。”哈珀3月29日还表示,G20峰会应该将焦点放在重新点燃经济增长上至为重要。

此外,哈珀3月30日表示,新兴经济体必须在解决全球经济与贸易失衡问题上发挥更大作用,失衡局面是造成金融危机的部分原因。

印度尼西亚:不应牺牲发展中国家利益

印度尼西亚总统苏西洛3月30日表示,印尼将提出一份不会牺牲发展中国家利益的应对全球金融危机提案。

印尼财政部国际合作与财务策划总署长阿庇曼尤在3月31日发表的一篇专栏文章中强调,印尼在保护新兴市场国家、东盟和低收入国家利益问题上有着独特的地位。G20峰会是印尼参与建立国际金融经济秩序的机会。

墨西哥:国际金融机构应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更多支持

“在峰会上,我们将坚持改革IMF和世界银行的立场,建立新的国际金融体系,同时提议建立新的国际信贷手段,使它成为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贷款的唯一渠道。”墨西哥总统卡尔德龙将在峰会上提议国际金融机构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更多支持,推动多边金融体系改革。

墨西哥财长卡斯滕斯则表示,峰会应重点讨论刺激世界经济和国际市场需求的方案,并建立新的国际金融体系。

沙特阿拉伯:盼解决贸易保护主义问题

沙特阿拉伯是阿拉伯国家中唯一的G20成员,沙特阿拉伯财政大臣阿萨夫提出,金融峰会应将贸易保护主义列入议程,并警告称,限制从新兴国家的进口将恶化全球危机。

南非:增加发展中国家话语权

作为G20中唯一的非洲国家,南非也提出反对保护主义,增加发展中国家在IMF中话语权和作用,采取强有力的经济恢复方案。南非财长曼纽尔表示:“伦敦G20峰会从根本上说很重要,最近的历史没有哪次会议会比它来得重要。”

韩国:“曝光”保护主义国家

“我打算提议,各国取消已实施的所有保护主义措施和政策,恢复到去年11月华盛顿峰会前的水平。” 韩国总统李明博表示,“作为一项具体的可操作后续行动,我将建议WTO每季或定期向所有成员报告一些成员的行为,如果他们实施了保护主义措施,就公布它们的名字。”

韩国总统李明博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独家专访时表示,此次峰会遏制自G20华盛顿峰会以后出现的保护主义倾向至关重要。韩国明年将担任G20轮值主席国。

土耳其:“我有前车之鉴”

土耳其总统居尔在访问布鲁塞尔时对媒体表示,土耳其已经为即将召开的伦敦峰会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他同时强调,“世界各国首脑都已明确意识到:只有上升到全球范围,问题才能解决。因此,只有以G20的力量,而不只此G7的力量,他们才能处于更有利的位置。

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表示愿意把土耳其克服金融危机的经验带到峰会以供借鉴。土耳其国内曾于2001年爆发了严重的金融危机,而土耳其的现任总理埃尔多安则是作为当时的反对党领袖。

阿根廷:取消“避税天堂”

阿根廷总统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表示,将共同抵制威胁全球的贸易保护主义。“G20会议上,虽然各国都反对保护主义,但他们在回国后做的第一件事还是采取保护主义措施。”

此外,阿根廷还将对欧洲国家取消“避税天堂”的举措表示支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已有0位凤凰网友参与评论   
 
匿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作者:    编辑: robot
凤凰财经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