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类汽车大盗 偷车只为炫技取乐

2009年11月12日 08:53法制日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另类汽车大盗 偷车只为炫技取乐

本报记者 王斌 本报通讯员 白振海 靳子荣

山西省忻州市公安局近日打掉一个特大盗车团伙,引起了社会的关注。

挂帅侦办此案的忻州市公安局巡特警支队副支队长孟宏星告诉记者,侦查这个案子的重要线索,“还是‘大走访’活动中对一名受害人做回访时得到的”。

3月中旬,孟宏星来到繁峙县,在走访时意外得知:繁峙县古家庄、小砂村、杏园村等地不少村民以低价购买摩托车,车型不一,有新有旧,而卖摩托车的是当地几个青年。

孟宏星老家就是繁峙的,说起当地话来特别溜儿,再加上便装寻访,他很快就掌握了更多详细情况。回到局里以后,孟宏星向领导作了汇报。随后,局里马上决定成立专案组,立案侦查。

至7月4日,专案组抓获张燕军、王永成、刘小林、刘海军等15名犯罪嫌疑人(另有3人在逃),绝大多数是“80后”,其中不乏富家子弟。

民警告诉记者,他们对这群盗窃者最深刻的印象,就是疯狂。刚开始,他们只是偷摩托车,后来,他们专门偷汽车,四处作案。今年3月,警方展开侦查,首先抓获了刘海军和王永成,张燕军等人闻风潜逃。按一般逻辑,跑掉的人该安静地躲起来吧?但偏偏不是。仅5月份,张燕军等人就作案9次,盗得机动车9辆。6月份,张燕军被抓获,他供述正和同伙“考虑”,“以后专偷奥迪,卖大钱”。

据统计,张燕军等人共偷得机动车55辆,占了当地全部失窃车辆的80%。

不过,破案之后,人们惊讶地发现,这个“特大”盗车团伙事实上并没有靠卖赃车获得多少赃款。作案一起,分得一两千元赃款是他们的常态;他们只是习惯性地以偷为业,以偷为乐,有的竟然是为了炫技……

炫技派

记者从公安机关了解到,现已查实的32起盗窃案件中,由张燕军组织进行的就有28次。张燕军是该案“当之无愧”的主要犯罪嫌疑人。那么,1987年出生、年仅22岁的张燕军是怎么一个人呢?

张燕军是繁峙县一家水泥厂的经理的儿子,家境富裕,诸事顺遂。张燕军去年刚结婚,在父亲的厂子里有一份稳定工作。作为一个有极端强烈的“游戏精神”的年轻人,他“专职偷车”,有着很浓厚的炫技和卖弄聪明的意味。

据张燕军供述,刚开始偷车用的万能钥匙是从街上买的,用了几回之后,就抛弃了,自己动手配了一把。张燕军并不是不知道撬锁偷车要坐牢,但他并没有放过任何一次“亲自动手作案”的机会。

破案民警告诉记者,他们和张燕军交谈时,张燕军详细介绍了开车锁、换锁打火等技能,说他开车门全凭手感,干这个活儿,一般只要几秒钟!而对于方向盘底下密密匝匝几大把的电路线,他也能够迅速找出哪条能动哪条不能动、哪条和哪条能直接对接。一谈到这些,张燕军就滔滔不绝,面露得意之色。

有一次,民警带张燕军辨认现场,上路不久,车坏了,就叫了忻府区一家修理厂的修理工过来,但鼓捣半天仍然是频频熄火。

民警问张燕军:“你能弄好吗?”

张燕军见状大喜,拿过检测仪捋袖上阵,一会儿,故障就排除了,完了还不忘揶揄一句:“什么修理厂哩 迸眯蘩砉ざ疾缓靡馑肌

办案民警曾不止一次问张燕军:你这么好的技术,开个修理厂不比啥强,非要偷车?

但张燕军总是扭头不答———事实上,这与张燕军另一个致命爱好有关:和所有人玩游戏。

张燕军在繁峙县城租了一间房,地点是在县公安局对面。对于县公安局院里哪辆车在,哪辆车不在,今天来了几辆非本县的警车,从车牌判断是从哪里来的,张燕军都注意研究。

但如果据此判断张燕军非常害怕公安,则又不尽然:今年3月,他曾和同伙在五台县偷了一辆崭新的警车,然后开回繁峙。还有一次,他们偷车时,公安人员就站在马路对面!

张燕军耍心眼、玩游戏是针对所有人的,包括公安,也针对同伙。

他的最后一个“游戏”,是把他的同伙刘小林推上“前哨”,并导致了刘小林和他自己的落网。

进了看守所,张燕军也很关心自己的命运,关心他的罪有多重。不过,他是这样问孟宏星的:“孟队,你说我这事得花多少钱?”

“老江湖”

被抓获的15人中,张愣娃、王永成和李俊山是长期混迹于社会的“老江湖”,作案办事都鬼精鬼精的。

张愣娃,41岁,繁峙县杏园乡小砂村人;王永成,39岁,代县人;李俊山,40岁,繁峙人。

办案民警首先向记者介绍了“又可气又可笑”的“乡村惯偷”张愣娃。

案发后,民警赶赴小砂村,还没有逮到张愣娃,先搜集到了张愣娃的“著名故事”。张愣娃在村子是一个“见啥偷啥”的主儿,他的创记录“业绩”,是一夜偷六七只驴。而最有意思的故事,是偷面粉和油。某天,张愣娃和一圈村民打麻将,正打着,进来一个村民。麻将桌上就有人问:你去哪儿了?这人答道:出去买了袋子面。不一会儿,张愣娃就说他肚子疼得不行,把进来的村民按在椅子上接替他。而他自己则直奔该村民家,扛走了面粉,并顺手拎上一壶油。

参与盗车的张愣娃,将其全部法律知识都聚焦在一点上:把风了哨是轻罪,绝不自己动手。他参与盗车7次,全部是望风的角色。但销售赃车时,张愣娃却冲在最前头。他后来供述:偷车罪大,望风罪小;而卖车的利大,风险却

今年4月,张愣娃被刑拘后,小砂村村民感觉“村里一下子就安稳下来了”。

王永成更是一个人物。3月14日,专案组在小砂村发现了被盗车辆,专案组人员张网等待,最终抓获了来提车交易的刘海军和王飞。而就在民警忙活着起赃车时,刘海军开来的桑塔纳轿车突然被遥控锁死,而院外一男子正假装“路过”。

起了疑心的民警马上将“过路”男子控制,并从他身上搜出了遥控器。但该男子仅承认他是计划向刘海军买车的,叫王伟成。“发现是赃车,买车未果”,仅此而已,其他概不知道。

民警再调阅代县人“王伟成”的户籍资料,和眼前这个人核对。此人毫不露怯,当场把“王伟成”多少岁、家里几口人、叫什么说得头头是道,滴水不漏。对刘海军的讯问表明,这个人是团伙里的人。但排查身份却表明这人没问题。民警被搞晕了。

再次提审刘海军,刘海军的一句话成了警方重要线索:记得有一次,一个不认识的人曾管“王伟成”叫了一声“永成”。

专案组再次搜索相关资料,终于发现:王永成和王伟成是兄弟俩。王永成长期飘泊在外,职业不详。王永成仅有一张小时候的照片留在户籍资料里。

民警仔细比对,判定他就是照片上的人!他冒用了他弟弟的名字,以及全套身份和家庭材料。

再往下查,王永成是网上在逃人员,2007年曾涉嫌抢劫。

李俊山是又一个“老江湖”,外号“眨忽眼”。李俊山14岁起闯荡社会,近年在做一些“灰色”买卖。在县城跑出租的刘海军和他相熟,因而多辆赃车经刘海军介绍,由李俊山联系下家进行销售,李俊山提取一定的“介绍费”。案发后,李俊山突然消失。4月初的一天,民警在一家麻将馆发现一个正在打麻将的人和李俊山极其相似,再观察发现,这个人一边说话一边不停地眨眼,正是李俊山!为了减少对群众的惊扰,民警在麻将馆门口静静地等着,一直等到“眨忽眼”出来时,民警一拥而上将他擒获。

被擒的李俊山仍然心存侥幸,试探虚实,他大声叫嚷:“咋了!咋了

民警亮了证件。李俊山仍然不买账,喊道:“警察就咋了!?我有什么事?”

民警不理他,将他带回公安局,在他面前把证据一摆,李俊山再也不喊了。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2009中国网民财富报告调查
欢迎订阅凤凰网财经电子杂志《股市晚报》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    编辑: robot
凤凰网财经
今日热图昨日热图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