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正加强对变异趋势的监测 甲流传播后果的两种可能性

2009年11月14日 00:2021世纪经济报道 】 【打印共有评论0

特约记者 衣 鹏上海报道

危险正在逼近。

香港大学医学院微生物学系教授管轶作为最早发现SARS病原的学者之一,已经充分证明了自己的学术地位。他当下最大的担忧是,新型甲流和禽流感病毒(H5N1)在未来某日是否会发生基因混合,进而变异。

目前,新型甲流已经横扫全球,而在全球超过20个国家,禽流感病毒长期寄居。管轶说,“如果两者发生基因混合,将是巨大的灾难。”

学术界公认,新型甲流传播力强但尚易于治疗;而禽流感主要以禽类为宿体,较少发生禽向人传播的案例,且人际间传播与否尚未被确证,但在全球已有的案例中,接近60%的患者死亡。

“两者形成的新病毒,极可能兼具高致死率和传播力。”管轶指出,尽管这是小概率事件,但随着甲流大流行,人体极易成为新病毒的“组装车间。”

另一种危险也在升级。

此前加拿大、美国、阿根廷等国均报告了猪感染甲流的案例,根据WHO网络中的报告,猪感染禽流感的案例亦曾在亚洲地区发生。“禽流感不会让猪发病,这让它隐匿起来,猪很可能成为甲流病毒变异的另一场所”。管轶说。

本报就此专访了长期参与世界卫生组织(WTO)网络会议的管轶,介绍病毒变异的可能路径,和过去流感史上的相关经验。

中国官方对病毒变异的可能性也持以高度警惕,中国农业部、卫生部和疾控中心上周以来对我国畜类感染甲流的情况检测已有初步结论:暂未发现感染病例,进一步的扩大监测仍在进行。

国家疾控中心应急办主任冯子健在接受本报专访时对管轶的担忧予以回应,并介绍了现有追踪病毒变异的机制和措施。他说,“严密监控病毒的变异趋势,是疾控系统下阶段最重要的工作。”

“变异”可能性

《21世纪》:新的甲流病毒可能与哪些流感病毒发生基因混杂?各自的危险性如何衡量?

管轶:在这次新型甲流流感病毒发生前,世上盛行的流感以1977年的老的H1N1病毒和H3N2病毒为主,也就是现在的季节性流感。

新的甲流病毒和这两个老的发生重组是可能的,但重组后的毒性不会超过H3N2太多,这种重组历史上也多次出现,并不可怕。

现在的“特殊性”在于,另一种甲型流感的亚型病毒H5N1,也就是俗称的“禽流感”(“禽流感”病毒还包括H9N2、H7N7等),在全世界20多个国家长期存在。从现有的观测记录看,尽管它的致死率接近60%,但它本身很难从禽传给人,从人传给人的几率很低。

但是由于新型甲流的感染人数太多,不能排除有人会同时得禽流感和新甲流,这样病毒就可能以人为“车间”进行基因的杂交,再度形成一种在人群中可以传播的新病毒。

由于禽流感H5N1的发病人数还不多,这种可能性较小,但不能完全排除。我们必须提醒整个世界,可能会有更狠的病毒在后面。

重组发生的场合也很可能在猪身上。现在甲流传给猪的已经检测到很多,美洲、欧洲很多国家都有了。我专门查阅世卫的记录,猪感染禽流感H5N1的案例在越南河内就有人检测到过,并且猪还不出现病征,如果遇上甲流,就更容易在隐匿状态下开始杂交。

甲流的传播后果,同样是两个方向,可能到明年底或后年初,变成一般的季节性流感,杀伤力比现在小很多。另一种可能就是出现新病毒。所以一定要加强病毒检测,避免发现新的病毒后措手不及。

《21世纪》:目前尚未检测到甲流病毒“变异”,从现在的数据看,“变异”发生的时段是否能预测?

管轶:“变异”有两种情况。一种是病毒在传播中为了逃避抗体,在基因序列的局部发生“点突变”,这种变异在流感大流行初、中期发生的几率不大,由于人体中抗体少,病毒很容易生存传播下去,没有变异的压力,现在就还处在这个“空窗期”。

全球流感监测网络长期跟踪研究的结论表明,新病毒流行1年到1年半,感染病例显著增多后,病毒就可能会开始变异,以回避人体的免疫能力。

这种变异并不剧烈,就像每年生产季节性流感疫苗前,我们总要对其原始疫苗毒株进行更新换代,就是为了应对这种变异。

还有一种“变异”,就是与其他流感病毒,尤其是甲型流感的其他亚型病毒杂交反应,发生基因重组。我曾经打过比方,现在的新型甲流病毒,就像拼装出的一台车,在1908年的大流感借了“H1”,向1979年的大流感拿了“N1”,形成了现在这个新病毒,且有效繁殖能力很强。

这种重组的发生是偶然性的,但甲流扩散越广,遇到其他病毒的机会增多,发生几率显然会增大。

如何加强“追踪”?

《21世纪》:针对可能的“变异”,如何确保以现有的流感监控力量进行确认和分析研究?人畜传播的新问题是否应有新的应对?

冯子健:我们注意到近来公众和媒体对“变异”特别关注,但现在并没有异常的情况。10月以来重症病例增多,实际上还是发病人数增多造成的。

“变异与否”并不以人的意志为依据,最主要的是加强监测,及早发现,迅速响应。现在追踪和判断病毒变异主要是两种办法。

一是分析疾病的临床严重性。主要是严重和死亡病例占总的发病人数的比例,是否有明显变化。如果病死率增高,就说明病毒可能发生了变异。

二是对网络实验室搜集到的病人标本作基因序列分析,检测流感病毒的主要基因“位点”是否发生变化。

以现在全国网络实验室的人力,虽然做不到所有标本都检测,但重点是重症和死亡病例的搜集是高度重视的。从临床获得的标本,送到实验室,再逐级上报分析的程序和操作标准非常详尽。下阶段的疾控重点也是要继续加强监测和病毒传播情况的调查。

《21世纪》:如何保证对甲流疫情高度关注时,不会忽略其他流感如禽流感的疫情?会否出现把所有病人都假定为甲流患者的情况?

管轶:这几周大陆没有禽流感病例上报,过去一个月总会有几例。

疾控部门需要假设“变异“会出现,不能采取侥幸心态。一定要对病毒样本进行全面的检测。对其他传染病的监测也不能放松。

WHO应强化现有的全球流感网络。就像这次新型甲流传到猪身上,也是加拿大最先检测的,后来通过WHO的网络电话会议,该国两名科学家向全世界100多个国家的科学家报告,这才让大家开始查猪。

冯子健:禽流感确实也到了冬季高发期,今年1月我国就发现了8例,但近期还没有检测到病例。

我们已经特别就其他传染病防控作了部署。虽然甲流是当下的主要问题,工作力量上投入比较大,但其他的疾病,特别是禽流感,并没有放松检测。

流感确诊的技术指导意见非常清晰。我们要求,一个病例标本送到网络实验室,要用流感通用的检测试剂,逐步对标本里的病毒进行分型,确定到底是哪种流感病毒。不会只用新型甲流检测试剂。

如果在地方实验室验不出来的,要求最快时间把原始标本送到国家流感中心做检测,有飞机就用飞机,有火车就用火车。这是对全国400多家网络监测实验室的要求。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2009中国网民财富报告调查
欢迎订阅凤凰网财经电子杂志《股市晚报》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    编辑: robot
凤凰网财经
今日热图昨日热图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