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风云:从基金“老鼠仓”开始

2009年11月14日 10:12经济观察网 】 【打印共有评论0

-->经济观察报 记者 赵娟 申兴 吴清已经完全适应了他的新角色。

在这位40岁出头官员的率领下,中国证监会基金监管部正在掀起一轮监管风暴。缺口从基金公司的“老鼠仓”打开,从深圳到上海、北京,证监会的监管行动席卷这些基金公司屯集之地。

他所扮演的新角色,很容易让人想到2004年的券商大洗盘。当时任职于机构监管部的吴清,正是那次行业大清洗的最主要推手,他也因此被业界称为“券商屠夫”。这一次,不管市场有多少猜测,惟一可以肯定的是,底牌还没有揭开。

风起深圳

一切都是在无声无息中开始的。

8月下旬,深圳市证监局突然对辖区内14家基金公司进行突击检查。一家接受检查的基金公司人士回忆,“检查来得非常突然,没有提前打招呼,他们直接到前台,指名要找投研部的某某,同事出来一看,居然是证监局的人,连会议室都没进直接就到了投研部门的办公室。”

深圳证监局曾将此次突查低调处理为一次“例行检查”,在检查结束后长达两个月的时间没有对外发布任何消息。直到11月5日夜,深圳证监局才正式对外披露了调查结果。

检查发现,景顺长城基金公司基金经理涂强,长城基金公司基金经理韩刚、刘海涉嫌利用非公开信息买卖股票,涉嫌账户金额从几十万元至几百万元不等,深圳证监局立即启动稽查提前介入程序,随后正式立案稽查。目前案件调查正在进行之中。

本报获悉,此次监管部门使用了微软向国际刑警组织免费提供的证据提取工具,一款名为“COFEE”(全称为计算机在线法庭科学证据提取器)的软件。

这种形似U盘的提取工具被描述为 “一个只有最基础的计算机知识的人也可以在不超过10分钟的时间里学会如何使用配置好的COFEE设备,执法人员可以像专家一样收集重要的犯罪证据,其复杂程度就像将USB插入计算机那样”。

深圳证监局突击检查后的第一个星期,北京多家公司进行了严格的自查。在上海,三年内未接受过检查的基金公司都进行了历时一周的常规检查,10月中旬,上海证监局还专门开会严格了合规管理,现在各公司对投研重要区域都实行视频监控。

坊间传闻,上海有内资公司被曝“老鼠仓”,据说监管层还接到举报信。记者向证监会等多方进行核实,未能证实目前还有哪家公司正在被证监会调查。

主动的出击

深圳市证监局率先行动,事后看来并不意外。

今年4月份,吴清刚刚到任基金部,融通基金的基金经理频繁进行的“老鼠仓”操作被媒体发现蛛丝马迹并曝光出来,这让深圳证监局大为尴尬。分析人士称,此次主动出击应该是有所准备的。

实际上,在景顺长城之前的基金公司 “老鼠仓”事件均是由举报或者外部发现暴露出来的。吴清的到来,正在改变这种被动的局面。但是令人不解的是,为什么此次的消息最终发布还是先从媒体出来,监管层再被迫紧急公告?

如果说调查成果让基金部松了一口气,却也进一步说明了主动监管的必要性——公募基金“老鼠仓”已经到了不得不治的地步。

一位长期研究基金的研究员说:“证券从业人员炒股在国内是个普遍存在的现实,可以说是皇帝的新装,这虽然违规但并不必然导致‘老鼠仓’,国外证券从业人员就可以光明正大地炒股,但国内只能偷偷摸摸进行。”

因此这次证监会行动的震慑意义重大。在上月底召开的第32次基金业联席会上,基本所有基金公司的总经理、督察长都参加了会议。一位基金公司的副总经理说:“很少有来这么齐的会,以往的基金方面会议总有不少请假的基金公司高管,但这次来得特别齐,前段时间会里对‘老鼠仓’等问题的检查还是很有震慑力。”

吴清和他的基金部很清楚这一点,因此证监会选择深圳开始也是颇费了一点心思。“深圳证监局查处违规现象历来态度坚决,以往查处过中科创股票操纵大案、三九集团巨额挪用上市公司资金案等行业大案,而这次对基金行业的突击检查,也得到了会里的支持。”接近监管层人士说。

证监会对基金监管的基调正在发生改变。拥有姚刚和吴清这两个证监会少壮派的基金部正在进入新的阶段。

自从2006年11月第31次基金业联席会议后,最近三年都没有再开基金业联席会议。市场人士回忆说,在上一次会上,证监会主席尚福林的中心意思是,作为机构投资者的重要力量,基金业与资本市场持续发展的要求还有相当距离,要做优做强基金业。

而这一次,尚福林首次为基金业发展提出了三条底线:任何机构和个人都不能触犯“老鼠仓”、非公平交易和各种形式的利益输送三条底线。这可谓近年来监管部门高层对基金业最明确也是最严厉的警示。

证监会通报显示,今年证监会共计对13家基金公司进行稽查,对14名从业人员进行处罚,包括2名总经理、4名副总经理、4名督察长、4名基金经理。

新基金部

今年以来,在证监会的人事调整中,基金监管部应该是变化最大的一个部门,分管的副主席变更为姚刚,原风险处置办主任吴清调任基金部主任。

吴曾在机构部担任过副主任、主任,2005年,改任券商风险处置办主任,专事问题券商的风险处置。

2001年起的5年大熊市中,证券行业多年积累的风险不断暴露,到2004年证监会启动证券公司综合治理时,证券行业面临自产生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危机,证券公司资金链断裂,行业信用大幅下降,个人债权人集体上访事件时有发生,2004年风险办可以说是应危而生。

4年的时间内,吴清担任主任的风险办共处置了南方证券、闽发证券、“德隆系”券商等31家违规证券公司,吴清本人也被证券界称为“券商屠夫”。但是,通过几年时间的风险处置和整改重组,证券行业高达2853亿元的历史遗留风险全部化解。

吴清本人也受到上层领导的赏识,证监会内部人士向本报表示,吴清是证监会里的年轻的 “后备干部”。

有统计称证监会参与证券公司风险处置的近20位各级干部相继获得提升。2009年3月,吴清在风险办“快没事可做”了的时候,被任命为基金部主任,取代李正强的位置。对于工作卓有成效的吴清来说,在这个职位上只能算是平调。“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上来说,这恰恰说明基金部在证监会系统内的升格。”一位基金业内人士称。

吴清曾表示,“‘老鼠仓’行为是监管部门最不能容忍的,发现一起就严厉打击一起,绝不手软。”现在看来,“券商屠夫”这番话并不是场面上的官话。

吴清的顶头上司姚刚,现年47岁,是证监会典型的“少壮派”,有过海外留学、任职的经历,“行事作风果敢,有魄力”,他主管了证监会发行制度改革、股权分置改革等等证监会“里程碑”式的改革,此次创业板的设立也在姚刚的主管业务范围之内。

“姚刚和吴清两人的组合很好。我们感受到了很明显的变化。”一位基金公司高管对本报说。

姚刚和吴清上任后的一个思路是,基金监管要朝着更市场化的方向发展。这从基金发行已可以看出一些变化,虽然产品审批制依然无法改变,但市场化的进程已经加快,基金公司新产品审批的流程和速度明显快了。深圳一家基金公司总经理称,“很多时候比我们预计的最快批复时间都要快,据说有时候产品说明书在会领导的案头都不过夜就批复了。”

证监会对新基金公司的设立也持宽松态度。“最近平安大华、纽约梅隆西部、浙商基金三家基金公司有望在年内获批,算上这三家一共有12家基金公司的新设都已经接近尾声。”这位基金公司高管表示。

截至2009年9月30日,60家基金公司旗下502只基金资产总规模2.16万亿。目前,各类机构持股市值占A股流通市值的比重超过六成,其中基金管理的股票资产占比近两成。2007年末基金所持的股票总资产曾一度占A股流通市值比重的27.32%。

基金规模和影响的扩大,凸现了基金监管部门的重要性。国内资本市场曾经在券商主导投资的时代,“庄家”横行,券商在股市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最终导致了一个无法收拾的烂摊子。作为亲历其中的吴清应该深有感触。

现在作为最大的机构投资者的基金公司们已经崛起,吴清和基金部掀起的监管风云恰逢其时。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2009中国网民财富报告调查
欢迎订阅凤凰网财经电子杂志《股市晚报》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    编辑: robot
凤凰网财经
今日热图昨日热图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