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教改革须先厘清思路

2009年11月14日 09:26中国经营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11月5日,钱学森先生临终前的最后一次系统谈话公诸于世。这篇较为详细地记录了钱老在2005年3月29日谈话的长文,实质内容只有一个,即杰出人才的培养问题。虽然他主要指的是科技创新人才,但其矛头直指中国的大学教育,认为,“中国还没有一所大学能够按照培养科学技术发明创造人才的模式去办学。”“钱学森之问”遂成社会议论的焦点。

实际上,早在2006年11月20日,温家宝总理就在中南海召开的教育工作座谈会上重提“钱学森之问”,“如何培养更多的杰出人才?这是我非常焦虑的一个问题”,进而问计于当时在座的6位教育家。

钱老拳拳之心、总理之焦虑令人感动,但他们所提出的问题更应引人深思。从“钱老之问”一经披露即再掀对高等教育改革批评的新高潮,到11位教授上书新任教育部长要求“直面钱老之问”,都从一个侧面说明,当今中国高校在培养杰出人才这个最根本的问题上依旧未能找到出路。

今日中国,无论从政治、经济还是社会上看,高教改革的时机已经趋于成熟。高速发展的国家对人才特别是杰出人才的需求更加广泛也更加迫切。甚至可以说,中国在未来能否保持强劲的发展势头与更上一层楼,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国的大学能否培养出更多杰出的人才。中国从上至下、从内到外对高教改革的呼声越来越高,这些都是催生被讽为中国最后一块改革堡垒的大学做出真正改革的原动力。

很显然,中国的大学,已经走到了临界点,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而要进行真正的高教改革,必须首先厘清思路,走出怪圈。

怪圈之一,高教改革止于大学。高等教育改革,不纯粹是大学的事,也不仅仅与大学有关。将高等教育改革滞后的原因全部归于大学,对于大学的管理者和教职工来说是不公平的;对高教改革来说,方向也有偏差。比如,大学的改革就与高等教育的管理部门有直接的关系。今天,美国的高等教育独步世界,全球高校都向她学习,中国亦不例外。但一个有趣的现象、也是一个被我们有意无意忽视的事实是:美国的联邦教育部,无论是职能、功能与权限,与我们的教育部相比,完全不能同日而语。美国教育部是直到1979年卡特总统签署、次年才正式升格为内阁级别的联邦部门,到目前依旧是最小的联邦部门。2008年7月17~18日,美国联邦教育部召集“高等教育峰会”倡导改革。由于其某些主张遭到参会公立大学的质疑、批评乃至抵制,时任教育部长甚至不得不“威胁”说,要是大家不支持教育部的主张,她将不得不寻求国会立法的支持,从而“强迫”大学去执行。由此可见美国教育部的职权何等有限。中国的教育部等职能管理部门与大学之间的关系应该理顺,并各负其责。

怪圈之二,高教改革急功近利。政府、社会和民众对大学改革的迫切愿望可以理解,高校采取强有力的措施积极应对和迎接挑战也属应该和必须,但高校发展以及培养人才中急功近利的思想要坚决抵制。希望高校在短期内做出重大改革并立竿见影的想法既不现实也很危险。哈佛大学校长福斯特说,“当我们的知识运用到政策之中时,它改变了社会”。与之相比,中国高校对社会的影响力几乎难见踪影。可以说,当今中国高校的一个重大弊病就是顺社会的大潮而失去了自我,找不到方向,忘记了大学的功能之一,乃是在服务社会中引领社会发展的未来方向。

怪圈之三,高等教育与基础教育不衔接。高等教育的大力发展,离不开基础教育的强力支撑。这两者密不可分。要改革高等教育,必须要对基础教育的改革与发展做出相应的规划。在目前国家还处于强力普及基础教育的时候,就该放眼长远,适时对其作出调整和改革,以使我们的学生逐步适应未来高等教育的学习和时代的要求。对未来高等教育的发展来说,这不仅有益,更是必须要迈出的一步。

怪圈之四,乱用高校自主权。历经30年的发展,中国的高校虽然有带镣铐跳舞的难言之隐,但谁也无法否认的一个事实是,高校拥有了并将继续拥有越来越多的自主权。那么,如何运用好手中已有的自主权,如何承担起作为公立大学对社会所应承担的责任,则是值得引起高校高度重视和认真研究的问题。在当下,很多来自高校的所谓的“创新”之举,都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的质疑甚至反感,这值得高校警惕。据报道,有高校要求学生每天晚上要反省半小时,且要写出心得体会,然后给2个学分。另据报道,上海交大拟为毕业生颁发“人格证书”。类似这样离奇无比的“创新”之举,在当代社会的中国高校出现,实在令人匪夷所思。提倡高校回归高校、高校管理高校的声音越来越强大,但高校该如何管理高校,应该成为高等教育永恒的课题。

2007年10月12日,哈佛大学校长福斯特在就职典礼上说,现在是哈佛以及像哈佛这类大学思考的时候了:在21世纪第一个10年中,我们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时光飞逝,转眼之间,时间老人就要进入21世纪第二个10年的拐点了。中国在国民如此重视教育的情形下,若还不能够痛下决心对教育进行改革,将会在未来产生无可估量的损失。中国的大学,真的已经走到了一个临界点,思考如何应对21世纪的挑战可谓刻不容缓。

处于临界点的中国高校,不进,即是退。

作者为中央民族大学外国语学院院长、教授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2009中国网民财富报告调查
欢迎订阅凤凰网财经电子杂志《股市晚报》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    编辑: robot
凤凰网财经
今日热图昨日热图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