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村姑扮演假初夜真偷腥遇上真抢劫

2009年11月14日 10:32深圳商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假村姑扮演假初夜真偷腥遇上真抢劫
插图:王建明

引子

一心想发财,

物色假处女。

犯下抢劫案,

父子落法网。

第一回

趁着男人们去夜总会的包房里物色目标时,贾玉珍抽空去了趟洗手间。上完厕所出来洗手,贾玉珍习惯性地抬头照镜子想检查一下妆,却被镜子里土里土气的自己吓了一跳:镜子里的女人不但卸下了浓妆艳抹,而且平时洋气的大波浪卷发也被刻意收敛起来编成麻花辫,就连衣服也格外土气。贾玉珍心里不由得好笑起来。今晚这身衣服,还是她特意翻出几年前刚来深圳打工时穿的衣服。

盯着镜子里似曾相识的自己,贾玉珍突然有种时光倒流的感觉,似乎又回到在工厂里打工的“寒酸日子”。

几年前,20出头的贾玉珍从贵州老家出来到深圳打工。一开始,她和几个老乡进了龙岗一家工厂。几年下来,单调枯燥的工厂生活,少得可怜的积蓄,让贾玉珍深深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外出打工的路。她

甚至想打退堂鼓,回老家守着那个没出息的老公至少也能落个清闲。然而,“贤哥”的出现,却又彻底改变了她的生活轨迹。那是一个无聊的周末,同工厂的姐妹说有重庆老乡请吃饭,喊贾玉珍一起去玩。贾玉珍跟着去了。请吃饭的是一个快40岁的重庆男人,他们都管他叫“贤哥”。听小姐妹说,“贤哥”离了婚单身一人,不但出手阔绰而且很会讨女孩子欢心。

果然,那天饭桌上,贤哥对颇有几分姿色的贾玉珍大献殷勤,又是夹菜又是敬酒。杯酒交错中,贤哥很是惋惜像阿珍这样的美女埋没在工厂的流水线上虚耗青春。贤哥的怜香惜玉之情,点点都敲打在贾玉珍心坎上,她甚至觉得自己天生应该穿金戴银、吃香喝辣。当贤哥假醉贴着她的脸说要照顾她一辈子时,阿珍也假装没发现贤哥在她身上乱摸的双手,一副沉浸在幸福里的羞涩模样。

没多久,贤哥说给她介绍份工作,在夜总会当包房DJ。贤哥总带着一帮朋友来捧她的场。夜总会里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贤哥总指着别的DJ小妹贴着她的耳朵说:“这些小妹个个都有家底,为啥?她们都赚外快!睡一个晚上就能挣好几千!”贾玉珍明白贤哥话里的意思,是要她去当“小姐”,一开始她不愿意,可经不起贤哥这样来来回回地说,终于同意也去“赚外快”,贤哥和他的朋友负责给阿珍介绍客人,并从中“抽水”。

“叮铃叮铃……”连续几条手机短信的声音把贾玉珍从倒流的时光里拉回现实中。

第二回

贾玉珍找到发短信催她的人阿强,那是贤哥的朋友,专门负责物色“水鱼”的。阿强一见到她,马上迎了上来。“搞定了,那家伙喝得差不多了,容易过关。怎么样,你东西准备好了没有?”

贾玉珍点点头,她清楚阿强说的“东西”是指什么。

贤哥瞅准有的嫖客喜欢处女,愿意出更高的价格,于是出了个“馊主意”,让贾玉珍假扮“处女”。经过一番研究,贤哥让贾玉珍一反“小姐”的性感打扮,褪去浓妆艳抹,故意把自己弄得土里土气像刚从农村出来的大姑娘。贤哥和他的酒肉朋友们负责在夜总会物色目标当“水鱼”,以介绍刚从农村里来的“处女”为名出售“初夜”,一次“初夜”最高能叫卖到五千元。几单“生意”做下来获利让人眼红,好几个“小姐”在他们的指点调教下都成了“处女”。

阿强一边推搡着贾玉珍,一边点头哈腰地对着一个满身酒气的嫖客说:“杨老板,这就是小玉,前几天才从老家来深圳,您多多包涵。”那个杨老板迷离着醉醺醺的双眼,上下打量着贾玉珍,猛地一把把贾玉珍搂到怀里,踉跄着上了阿强安排好的车直奔酒店。

完事后,杨老板看到床单上斑斑点点的血迹,满意地呼呼睡了过去。

卫生间内:“完事了,你们可以过来了。”贾玉珍挂了电话,等着看好戏。

第三回

挂了贾玉珍的电话,早在酒店楼下候着的阿朗扔掉烟头,扭头向几个老乡说:“弟兄们,做事!”阿朗带着三四个20开外的小年轻冲上酒店。

“×你奶奶的连我妹子你也敢搞!”阿朗一脚踹到杨老板的光屁股上,叫嚣着。杨老板迷迷糊糊被踹醒,睁开眼就见到四五个年轻男子围在他床边喊打喊杀。杨老板被吓得完全酒醒,可还是没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带头男子气势汹汹,吹胡子瞪眼睛地大喊大叫:“我妹妹还是黄花大闺女一个,没嫁人就被你破了身子,以后还怎么见人!”

说到底,还是要钱。杨老板被暴打了一顿,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被搜罗一空。“说!银行卡密码是多少?说错一个数儿,就要你一根指头!”几个小年轻拿完值钱东西还不过瘾,还威逼着要杨先生说出银行密码,稍有不如意又是一顿拳打脚踢。紧接着,一帮人把杨老板蒙了眼睛推上一辆小面包车,兜了几圈,找了个取款机用杨老板的卡拿了钱,随后把被打得鼻青脸肿的杨老板找个偏僻的路边扔了下去。见不得人的事情,杨老板也不敢报警,自认倒霉地回到家,还得骗老婆说晚上喝多了,摔个大跟头把脸碰肿了。

“哇,又搞定一个!”阿朗数着钱,喜形于色。他按往常的比例,把钱分给几个弟兄和阿珍姐,当然,剩下的大头是要留给“贤哥”的。

尽管阿朗习惯了跟着大家喊“贤哥”,可大家都知道那是他老爸,就连那辆火红色的美人豹跑车,也是贤哥买给儿子阿朗的。自从贤哥做起“卖假处女”的勾当后,就把不满17岁的儿子从工厂拉出来,负责第二场抢劫的“好戏”。有了贤哥撑腰,才17岁的阿朗在这伙人里威风八面。

一段时间下来,抢嫖客抢得胃口大了,阿朗这伙人甚至盯上了小有积蓄的夜总会女DJ。9月29日晚,根据手头一名“假处女”的情报,阿朗一伙人跟踪龙岗某酒店女DJ,在凌晨进行抢劫,还从女DJ银行卡上取走了一万多元。阿朗没想到,偏偏是这宗案件,把他们暴露在警方的眼皮底下。

11月4日,龙岗派出所循着阿朗的红色美人豹,找到了南联一家修车厂,并在附近撒下天罗地网。就在阿朗的两名同伙前往修车厂取车时,束手落入警方的网。警方顺藤摸瓜,很快,阿朗和提供情报的“假处女”阿桂也相继落网。

第四回

“这小兔崽子,怎么这么不小心!”得悉阿朗和几个小老乡都被龙岗派出所的人带走了,贤哥急得团团转。出来混,贤哥早就练就了铁石心肠,要不怎么能把那些心甘情愿跟着自己的女人们亲手送到嫖客怀里。就连贾玉珍“洗手不干”离开他时,他也没有半点不舍,只觉得有点可惜,少了个赚钱的好工具。可再怎么说,这次栽跟头的是他的亲生儿子阿朗。是他把儿子带到这条打家劫舍的路上来的,他再心狠手辣,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儿子受牢狱之灾。他要想办法“捞人”。

贤哥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分析当下的形势:抢劫女DJ,虽然不是贤哥直接的主意,但他也在幕后指点,还提供了作案车辆给他们,追究起来,贤哥难逃干系,狠心点的话,他应该赶紧卷铺盖走人避避风头。但再细想,从头到尾,贤哥自己并没有直接参与抢劫,也许警方还没发现他。再说了,那帮小子应该不会那么轻易把他供出来吧。

怀着一丝侥幸,贤哥决定铤而走险一把。他找来律师,写了委托见面书,向龙岗派出所打探阿朗等人的情况。自以为算盘打得精,贤哥万万没想到,平时对他阿谀奉承的小子们,早就把他供了出来,龙岗派出所早早把他纳入重点侦查圈。这下可好,主犯亲自送上门来了。龙岗派出所办案队队长索性将计就计,来个请君入瓮。派出所告知律师,必须委托人现身核实身份,当贤哥开着一辆比亚迪小车出现在派出所附近时,早早候着的民警立即把他请进了派出所。至此,一个色诱抢劫团伙悉数落网。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本版撰文:本报记者 沈小妮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2009中国网民财富报告调查
欢迎订阅凤凰网财经电子杂志《股市晚报》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    编辑: robot
凤凰网财经
今日热图昨日热图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