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配改革:让劳动要素获公正地位

以往的分配机制,强调“一次分配注重效率,二次分配注重公平”。但由于二次分配实际上也是权力在决定着分配格局,所以普通劳动者被越来越边缘化。要提高广大劳动者的收入,缩小收入差距,必须在第一次分配中贯彻“公平与效率并重,公平优先”的原则,以确保劳动要素不再被供应数量和全球分工等因素所打压,从而让劳动者获得有尊严的收入。

“国民收入倍增计划”听起来挺好,所提问题也切入要害,但笔者以为恐怕还是无法施行。而且即使按照这个思路搞分配改革,其正面作用可能微小,而负面作用很大,更可能会让目前的分配不公平问题在极端化的路上越走越远。因此,无论如何,必须认清造成中国目前广大普通劳动者收入长期过低的根本原因,才能找到改善他们收入过低问题的钥匙。

目前提出的“国民收入倍增计划”,可能是借用了日本上世纪60年代的“国民收入倍增计划”,但目前中国与日本当时的背景已经不一样,过去日本的道路在中国未来不具有复制的可行性。日本在实行国民收入倍增计划后,经济才真正开始高速增长,国民生产总值和国民收入的实际年平均增长率达到11.6%和11.5%,二者非常协调地同步高速增长,仅用7年时间便实现了国民收入增长一倍的计划。而中国的名义GDP已高速增长了30年,在目前全球经济寻求再平衡和财政刺激效果逐渐式微的背景下,企求未来依靠GDP的高速增长来带动国民收入的高速增长是不可能的。

目前中国公务员的平均工资已是社会最低工资的6倍,而世界平均水平是2倍,所以相对而言,中国公务员工资水平已处于高水平,是收入差距过大现象中的“过大”那一极。在造成目前收入差距过大问题的根本原因不解决,社会税负总体很重的情况下,“国民收入倍增计划”在中国实行的结果,可能就是公务员的工资快速倍增,而普通劳动者的收入相对水平或将继续沉降,而收入差距会拉得比目前更大。

根据报道,世界银行的最新研究资料显示,中国1%的家庭掌握了中国41.4%的财富,而美国则是5%的人口掌握了60%的财富。据世界银行的测算,欧洲与日本的基尼系数大多在0.24到0.36之间,而中国2009年的基尼系数高达0.47,在所公布的135个国家中名列第 36位。而国际公认的标准则是,基尼系数高于0.4,则表明收入分配严重不公。

再看根据中国自己的资料,统计数据显示:“我国居民劳动报酬占GDP的比重,在1983年达到56.5%的峰值后,就持续下降,2005年已经下降到36.7%,22年间下降了近 20个百分点。而从1978年到2005年,与劳动报酬比重的持续下降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资本报酬占GDP的比重上升了20个百分点。全国总工会近期一项调查显示,23.4%的职工5年未增加工资;75.2%的职工认为当前社会收入分配不公平,61%的职工认为普通劳动者收入偏低是最大的不公平”。

因此,目前收入分配问题的根本,是不患增长,只患不公;以及防止可能出现的“越增长、越不公”的境地。所以,不宜再提“在增长中解决分配问题”的思路和说法。可以说,目前解决收入差距过大等分配问题的关键,在于“切蛋糕”,而不是“做蛋糕”。

回顾几十年来中国的分配机制的演化,可以看到形成严重收入差距的一些轨迹,从中自能探索出分配改革的一些出路。

改革开放以前,分配机制在名义上是“按劳分配”的。那时候,由于严重的城乡差别和产品剪刀差、以及身份和户籍的割裂,全体农民几乎陷于长期赤贫的状态。而在城市居民和职工中实际上实行的,主要也是按照权力级别来分配的二十四级及其类似的工资制度,大多数人相当贫穷,只有部分级别较高的人享有较高的工资或者是较高福利。因此,即使那时候,在城乡之间和不同的社会阶层之间,也有非常大的收入差距。

在改革开放最初的十几年间,过去长期被禁锢的生产力得到释放,全国人民的收入都得到很大的提高,尤其是农民的收入增长幅度较快。因此这一时期,可以说是按照机会和能力来分配的时期,是比较有效率的分配时期,也是相对比较公平的分配时期,可以说是中国人的满意度最高的时期。

进入上世纪90年代以后,特别是最近十多年来,因为经济全球化的影响,要素分配被全面引入分配领域,特别强调“效率优先,兼顾公平”的原则。与此相对应,尽管中国统计的GDP数据大幅度增长,尽管所有阶层的收入在名义上都没有出现明显下降,但收入分配的差距拉却越来越大。在这个时期,权力成了显性或者是隐性的要素,很大程度上参与收入分配,甚至主宰着分配的根本格局,因此,这也是收入分配矛盾非常尖锐的时期。

可以说,中国这几十年来注重的主要是经济增长,而相对轻视分配。同时在分配问题上,权力成为举足轻重的因素。所以收入分配改革的方向,在“切蛋糕”的问题上,权力必须从主宰的地位退居非常次要的地位。

过去的分配机制中,强调“一次分配注重效率,二次分配注重公平”。但是由于二次分配实际上也是权力在决定着分配格局,所以普通劳动者在一次分配和二次分配中都被越来越边缘化。因此,由于普通劳动者权力的事实上的缺位,要提高广大劳动者的收入,缩小收入差距,则必须在第一次分配中贯彻“公平与效率并重,公平优先”的原则,以确保劳动要素不再被供应数量和全球分工等因素所打压,从而让劳动要素取得与其付出相称的报酬,让劳动者也获得有尊严的工资。

质言之,未来解决收入差距过大和广大劳动者收入长期过低的问题,思路必须从做“蛋糕”转移到“切蛋糕”之上,方向是让权力走开,让劳动要素获得公正的地位。

(作者单位:东航国际金融)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欢迎订阅凤凰网财经电子杂志《股市晚报》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    编辑: robot
凤凰网财经
今日热图昨日热图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