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亚科技灰色利益链调查

2009年11月14日 22:00华夏时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风投火线入股涉嫌利益输送 自然人名义持股涉嫌巨额偷税

本报记者 郝英 北京报道

引 言

让股权交易走到阳光下

郝 英

投资创业板公司股权本来是一件需要眼力与脑力并用的事情,但是各路神通人士在金亚科技上市临近之时火线入股公司的行为却没有那么阳光。公司股东将辛苦得来的原始股在上市前夕低价转让与以后公司发展用的着的单位领导,大型机构为了不可告人的目的,使用公司员工身份大量火线入股,种种现象的出现,在倡导公开公平的资本市场似乎屡见不鲜。

当今社会面对不齿之事,已无法称之为个案,故公众、行政机构往往以打酱油者之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或冷眼旁观,或装聋作哑,纵然你腾云驾雾一步登天,只要不翻江倒海扯出惊天大案,闹到惊动了中央,事情往往会在时间、冷漠与不作为的磨刀石下被砍得片甲不留,直至像演出了上百场的话剧一样,一次次上演,一次次曲终人散,留下的几许唏嘘感叹甚至不会带出剧场半步。

我们相信正午直射的阳光虽然会在大树下留下阴暗的死角,给予“纳凉者”得以休息的空间,随着时间的推移阳光将会照亮每一寸曾经被遗忘的角落,那时“纳凉者”将无所遁形。

打破本不该去习惯的已习惯之事,从每一件已经“被习惯”的“小事”做起。《华夏时报》将针对创业板公司上市前的突击入股等异常行为进行深入调查,以此抛砖引玉,为资本市场的公平、公正提供自己的绵薄之力。

2009年10月30日登陆创业板的金亚科技股价已在K线图上留下了一连串下跌图形,上市首日蔑视风险的刀口舔血者至今已是亏损严重,但对于普通投资者来说,噩梦可能刚刚开始。

从金亚科技招股说明书和记者一系列调查中发现,四川这家数字电视设备生产企业,在IPO前夕一系列眼花缭乱的资本运作,涉嫌严重的利益输送,并有巨额偷漏税嫌疑,相关税务部门已经对此予以关注。

顺手牵羊的“风投”

金亚科技1999年11月成立,自成立以来的10年间一共进行了五次增资,其中最后两次增资发生在2008年12月与2009年6月。7月26日,证监会开始受理创业板企业上市申请,距离金亚科技这两次增资扩股也仅仅时隔7个月和1个月,称这两次增资扩股为火线增资一点不为过,不过,这次增资显然不是雪中送碳,而是顺手牵羊。

资料显示,在2008年12月与2009年6月的两次增资扩股中,长沙鑫奥创投公司以每股2.64元的均价获得金亚科技700万股;深圳杭元福创投公司以每股2.62元的均价获得金亚科技700万股;杭州嘉泽投资公司以每股3元获得金亚科技200万股。

这些“慧眼识珠”的创投公司除了持股成本均不高于3元每股以外,还有另外一个共同特点,即成立时间短,投资成功率高。

长沙鑫奥创投成立于2008年4月,深圳杭元福创投成立于2008年3月,最老资格的杭州嘉泽也仅仅成立于2008年1月。其中鑫奥创投与杭元福创投注册资本均为3000万元,杭州嘉泽注册资本1000万元。在三家创投公司成立不到1年的时间里,三家公司均大手笔投资金亚科技,鑫奥创投动用资金1850万元,占该公司注册资本的62%;杭元福创投动用资金1440万,占该公司注册资本的48%;杭州嘉泽动用资金600万,占该公司注册资本的60%。

众所周知,风险投资公司投资的企业均是具有风险、收益双高特性的企业,这一特点就决定了单笔投资不会太大,否则所投标的公司一旦出现经营风险,风投公司将血本无归。而这三家初出茅庐的创投公司仅一笔投资就占公司总资本的一半以上,其投资动机与对风险的认识绝非普通创投公司的投资思路,而且这三家公司第一桶金的成功率着实高得蹊跷。

值得一提的是杭元福创投的两位大股东高敬杰与谢福文。

两人旗下公司杭元福不但重仓增资入股金亚科技,该二人更是以个人身份获得了巨额股份。其中高敬杰获50万股,谢福文获400万股。这450万股也是在近两次扩股中通过不同途径获得的。其中,谢福文曾经以类似手法入股紫金矿业并大获全胜。

对于公司在上市前夕进行的两次增资扩股,金亚科技董秘陈健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公司几次再融资是由于融资渠道有限,为解决资金困难而采取的举措。”

但记者发现,从金亚科技流动资产构成看,公司在2009年6月30日拥有货币资金6254万元,减去刚刚增资补充进来的现金2700万元尚余3554万元,略低于2008年末的3814万元。就是说如果没有2009年6月新进来增资扩股补充的这部分现金,金亚科技2009年6月底手头拥有现金数量与2008年底基本持平,看不出任何资金异常紧张,需要火线增资的迹象。

蹊跷的转让

更为蹊跷的是,金亚科技的股东大鹏创业、正道九鼎、施世林竟然轻易将自己手中成本低廉的原始股在公司上市前夕低价转让给其他人。

2008年12月,金亚科技股东正道九鼎、施世林将旗下股权授让自然人杜闽,大鹏创业将旗下金亚科技股权授让自然人王启文。

资料显示,杜闽现任职于四川省机械设备进出口有限公司,担任着副总经理的职务。

对于该人与金亚科技是否存在利益关系及其如何获得股权的问题,记者在采访金亚科技董秘陈健的时候也颇有戏剧性。

由于金亚科技下设国际贸易部,记者首先向该公司董秘陈健咨询公司对出口业务的发展规划,陈健对记者表示:“公司认为国际市场比较大,希望能出去切蛋糕,目前已经把框架搭起来了。”

当记者问及公司是否与四川省机械设备进出口有限公司有业务往来时,陈健言辞出现犹豫,甚至记不清这个公司是干什么的,在记者的提示下,陈健表示:“不清楚那个公司业务涉及哪些方面,不过以后可以接触一下,看看能否做代理。”

与陈健之前反应截然相反的是,当记者提及四川省机械设备进出口有限公司副总在公司上市前获得公司股权一事时,陈健表现得颇为老练,似乎是对此问题早有准备,他对记者表示:“这纯粹是他私人的投资行为,与其所在机构没有任何关系。”

另一个被授让股权的自然人王启文身份更加简单,他本身就是大鹏创业的副总经理,大鹏创业在金亚科技上市前的2009年7月将旗下全部股权平价转让给公司高管,作为自然人,在限售期满后,王启文可以依法出售金亚科技股权而且不用为这笔投资收益缴纳一分钱税费,但如果是法人股减持,缴税可就在所难免了。

深圳市地税局法规科高姓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法人单位在所投资企业股票上市前夕将公司资产转移至该公司高管名下存在逃税嫌疑。”

谁是真正股东

自然人贺洁在2008年11月增资金亚科技获500万股,每股股价2.5元,单笔投资金额高达1250万元。

以11月12日金亚科技收盘价计算,24.87元的股价对应的是价值1.24亿的金融资产,如该股权持有人在20元每股附近全部减持,将收获8750万元的投资收益,相比之前投入1250万元参股代价,资产升值了整整7倍!

贺洁并非投资大鳄,他只不过是一名普通的公司职员,但其身份全称为中国宝安集团投资部总经理助理。一名普通公司职员能如此挥金如土进行风险投资不免让人疑惑。

《华夏时报》记者电话联系上了贺洁,这位身价上亿的股东却对记者表示:“这个是业务方面的,这个事情我不太清楚。”便匆匆挂断了电话。

事实上,这500万股若是法人持有,其在减持时必须支付税费,但如果是自然人,则可以免税。很显然,自称股份是“业务”的贺洁,并非真正的股东。

对于贺洁巨资持股金亚科技一事,深圳市地税局法规科高姓工作人员对本报表示:“目前地税局在上市公司大小非这块正在进行跟踪管理,假设一个公司在不附带任何条款的前提下,将巨额资产无偿赠予公司员工,获赠的这部分钱是涉及个人所得税的。考虑到公司无偿赠予员工巨额资产可能性不大,这个事情偷逃税的可能性是比较大的,对于这种涉及资金巨大的事情地税局会予以重视,我们会将此问题反映到相关科室予以稽查。”

公司公告:

[2009-11-06]金亚科技:第一届董事会第六次临时会议决议公告

[2009-11-06]金亚科技:关于签署募集资金三方监管协议的公告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2009中国网民财富报告调查
欢迎订阅凤凰网财经电子杂志《股市晚报》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    编辑: liliang
凤凰网财经
今日热图昨日热图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