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刘军宁:当投资者遭遇不确定的政策

2011年07月22日 13:59
来源:i美股 作者:刘军宁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上篇专栏《投资要顺应人性,更要抗拒人性》中,笔者认为:“市场的风险与其说是外在风险,不如说是植根于人性之中的内在风险。投资成功与否,最终取决于对人性的体悟。成功的投资者常常对人性具有深邃的洞察力。”但是有读者指出:中国最大的风险,不是在于人性的风险,而是在于永远猜不透政府会出台什么样的干预政策。

这的确是每个在中国投资的投资者所面对的万分现实的问题。假如当政者的政策总是无厘头,投资者就没有应对办法了吗?不!办法总是有的。答案还是要从人性中找。在中国投资要成功,不是取决于投资者对政府政策的洞察力,而是取决于投资者对当政者的人性以及权力与制度的本质的洞察力。

投资者与当政者的关系,不是传统投资哲学的典型话题。达莫达兰(Aswath Damodaran)的经典著作《投资哲学》中对政治家只字未提。在宪政民主、自由市场的环境下,投资者也许可以忽略当政者,中国还不是这样的国家。无论如何,在任何地方,投资者都不是在真空中投资,而是在活生生的社会政治现实中投资。成功投资者的重要秘诀就是增加确定性,减少不确定性,而政策的确定性是中国最稀缺的东西之一。

在中国,投资者可以不关心政治,但是政治和政策会主动“关心”投资者们。在以政策市著称的资本市场中,法律和政策捉摸不定,无规律地摇摆,正是投资者们所面临的最大不确定性,当政者的干预之手随时会掐住投资者的后脖。而没有对当政者人性的洞察,就不可能对其政策有洞察力。这一点,基于保守主义的常识就可以获得。

我认为,英国保守主义思想家大卫?休谟提出的无赖假定(assumption of knavery)原理应该作为保守主义的投资者处理与当政者关系的准则。休谟提出这个假定本是为了设计合理的政治制度,是保守主义在制度设计上的基本主张,也是政治学的基本原理。休谟说:“在设计任何政府体制和确定该体制中的若干制约、监控机构时,必须把每个成员都设想为无赖之徒,并设想他的一切作为都是为了谋求私利,别无其他目标。我们必须利用这种个人利害来控制他,并使他与公益合作。”我认为,无赖假定原理也完全可以用来帮助投资者应对当政者。

无赖假定意味着,我们假设所有的当政者都是无赖,他们总是有集中权力、扩大权力、滥用权力、任意干预的倾向。阿克顿勋爵也讲过:有权必腐,极权极腐。所以,尽管事实上并不是所有政治家都是无赖,但是你必须假定他们是无赖。把他们当无赖去加以防范,他们的危害才能得到限制。

这种从最坏的情况出发来准备应对措施的方法,在很多地方都适用。例如,在机场和车站常常要对每一位乘客进行安全检查。这种做法的前提就是假定每位乘客都可能携带危险物品或可能是潜在的恐怖分子,而实际上绝大多数乘客都是守法的公民。通过这种基于最坏情形的假设对所有乘客进行安检,旅行安全反而得到了更有效的保障。依据无赖假定来防范,无赖会越来越少。依据天使假定来纵容,无赖会越来越多。无赖假定只是一种假定,而且是一种必要的假定。

而“投资要顺应人性,更要抗拒人性”一文中狐狸与鱼的寓言也告诉我们:所有的狐狸都是无赖,这是它们的天性,当鱼的不能对狐狸有任何幻想。当投资者遭遇当政者的时候,投资者就是寓言中的鱼,当政者就是寓言中的狐狸。

在所有的职业和人群中,政治家是最会信誓旦旦的一群。不论他们如何把“不干预”挂在嘴上,一旦条件合适,他们都会情不自禁的。他们的本性、权力的本性都是不会改变的。所谓,“有权不用,过期作废。”掌权就是为了用权。执政的目的之一,就是要行使权力,就要有为,这两者决定了当政者必然要用手中的权力来频频干预。投资者应该吸取鱼的教训,一定要牢记当政者必定要“情不自禁”。中国资本市场以政策市著称,各种政策不仅初一十五不一样,而且会对资本市场乃至整个经济用组合拳重击,并常在背后实施偷袭。

从保守主义价值投资的角度看,投资经理应该避免遭遇政府总理,避免对宏观经济作精确的预测,要像格雷厄姆先生所建议的回避市场先生一样,去竭力回避政策先生。跟政策先生走,与跟市场先生走没有什么区别。若投资者试图去与政策先生谈恋爱,肯定会遭到背叛;若与政策先生摔跤,肯定会落得满身污秽鼻青脸肿,而他却乐此不疲。有人问,投资者跟当政者是应该勾结,还是应该疏远?我觉得,投资者如果对自己的投资能力有自信,就疏远政治家。否则,投资者就是对自己投资能力的不自信。

而根据无赖假定的原理,对各种政策和可能的干预,如果猜不透,要么不去猜测,要么朝最坏的方面去猜测。往坏里猜,猜错了也是对的;往好里猜,猜对了也是错的。往坏里猜,并做好最坏的准备,你也许会发现他们还不够无赖。如果坏政策都不能伤害你,那么万一是好政策,你一定收益无穷了。若一味往好里猜,不做防备,他们一旦露出无赖本性,你就措手不及了,必定要遭受重创。投资者把当政者往坏处想,对投资有好处;把当政者往好处想,对投资有坏处!

巴菲特的这句话可能有不少人听过:最重要的是,即使联邦储备局主席在我耳边悄悄告知我未来利率的去向,我也不会改变任何投资计划。的确,价值投资是独立性极强的投资,这种独立性,首先是独立于当政者及其政策。只有做到这一点,才能把投资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价值投资者不会选择把投资的命运交给当政者及和政策先生。不仅如此,在政策无章可循、有法不依的地方,投资者应该积极参与到对政治的改良中去。改良政治就是改良投资环境。如果保守主义者的任务是扩展与保守自由,保守主义投资者的任务就是扩展与保守资本与自由。

总之,投资者如果没有能力把当政者变成天使,那就假定他们都是无赖!

(作者刘军宁,北京大学政治学博士,中国文化研究所研究员,著有《保守主义》、《共和·民主·宪政》、《权力现象》等。文中所述仅代表他个人观点,您可以通过新浪微博与作者联系。)

转自《华尔街日报》中文网,版权归道琼斯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转载,或摘编。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robot] 标签:当政者 投资者 无赖 政策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查看跟帖]我要跟帖 0人参与  0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同步到微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