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美国为何担心中国人的钱

2012年10月30日 07:39
来源:东方早报 作者:吴挺

0人参与0条评论

【美国大选的中国视角·2012美国大选系列报道】

在现在这个政治环境下,人会不会受到影响呢?多多少少都会有。(CFIUS)委员会的委员也是人嘛,(大选期间)周围的人都在说中国不好,他们会琢磨,要是自己批准了这项交易,会不会被(选民)骂。

——万向美国分公司总经理倪频

79

中国今年并购美国公司和资产的数额又创新纪录,达到了79亿美元。

美国为何担心中国人的钱

美国为何担心中国人的钱

8月21日,美国伊利诺伊州Evanston,贝恩资本的员工当天在公司大楼前举行示威,联名抗议该公司将部分业务转向中国市场。贝恩资本的前CEO正是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

“美国方面对于中国投资的担忧可能主要有两种情况:一种是这项投资靠近军事设施;第二种是,美国政府认为这项投资与中国政府有关。”布什政府时期主管贸易的助理商务部长David M. Spooner说,“在外国投资者寻求在美投资但和资金来源国政府的关系不透明的情况下,我们总是会看到问题出现。”

近期在中美同样引发极大关注的华为和中兴案子就属于Spooner口中的第二种情况,美国国会针对这两大中国电信设备生产商发出警告称,这两家公司有可能使美国的国家安全面临风险,因而建议美国企业不要与它们合作。

但由于未提供任何新的确凿证据,这一报告一经公布便饱受抨击。“电信基础设施的安全是严肃的问题,需要认真讨论,但(针对)华为和中兴的这份报告对于这种争论并非多有益处,”一直密切追踪中美相互投资数据的纽约荣鼎咨询集团研究项目主任Thilo Hanemann告诉记者,“它特意挑出了两家公司,却没有拿出任何新的证据或是解决办法来推进这一争论。”

Thilo Hanemann同时也提醒,中国方面对此报告同样存在误解,“这并非政府发布的报告,而是一个众议院委员会的两名议员拟定的,不具有法律约束力。”他说。

美国政府方面对此报告的确谨慎地保持着距离。有政府知情人士在事后通过媒体对外吹风称,美国白宫下令开展的历时18个月的安全调查并没有发现华为有为中国政府实施间谍活动的明确证据,尽管调查中称,华为设备中存在可能被黑客利用的潜在漏洞。

但对于三一重工一案,美国政府丝毫没有退缩的意愿,奥巴马继续坚持“是可信赖的证据让他相信Ralls公司和拥有该公司的中国三一集团管理者可能采取对美国安全构成风险的行为”。

“这些公司犯了许多错误。就像美国公司需要花钱聘请好的顾问帮助他们涉足中国市场一样,中国公司也需要雇佣好的顾问,以免落入陷阱。”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副总裁包道格(Douglas Paal)日前告诉东方早报,并认为,美国国内对外资的总体环境仍然保持开放。

Thilo Hanemann认为CFIUS对三一重工的调查是一个正常的程序,“如果公司能够对美国法规和CFIUS的程序有更好的了解,可能能够避免眼下的麻烦。”这位“中国来美投资趋势”报告的作者说道,他和同伴共同撰写的报告近来在美国影响颇大。

事实上,CFIUS介入中国企业的美国并购案并最终使得交易未能成行早已不是第一次。仅华为公司近年来就多次碰到。2008年,由于CFIUS反对,华为放弃了与贝恩资本(Bain Capital)联手竞购美国网络设备制造商3Com的计划;去年,在CFIUS要求华为放弃收购美国科技公司3Leaf专利计划的某些组成部分之后,后者决定放弃整个交易。

中美经济竞争被放大

2012年总统大选的政治因素在多大程度上又与这一系列的中国企业并购案受挫有关呢?

“在现在这个政治环境下,人会不会受到影响呢?多多少少都会有。(CFIUS)委员会的委员也是人嘛,(大选期间)周围的人都在说中国不好,他们会琢磨,要是自己批准了这项交易,会不会被(选民)骂。”同样在今年遭遇CFIUS调查评估的万向美国公司总经理倪频说道,但更为重要的是,“首先我们要看它的制度还在不在,如果制度在,声音偏左偏右都不过是些噪音,大选过去了,一切就过去了。”

智库卡内基中心的包道格进一步批评说,近期针对中国的一系列事件接连发生显示了大选年政客们将选举利益放在了首位考量。“美国近期一系列公告的步调反映出选举驱动行动的一个过程阶段,这将让美国在华公司付出代价,”他说,“(但)政客们不关心这个,他们关心的是是否当选。”

这一观点同样得到了华盛顿国际事务分析师、 SchirachReport.com创办人保罗·施里奇的呼应。他认为,这一系列事件大多是以政治目的为驱动的,以显示奥巴马总统的确“对华强硬”。“这是高调宣传阻止中国在美投资决定的源头,”他告诉记者,而更大的背景是“中国是新兴的经济超级大国,美中贸易关系的天平以巨大的倾向朝着有利于中国的一方倾斜”。

进一步的观点认为,这一系列事件的接连发生不仅是出于选举政治原因,还有国家层面对安全和竞争的考量。譬如在奥巴马2008年首次当选总统时从小布什政府继承下来的两大军事项目之一的武装无人机开发,一直是本届政府非常热衷的内容。但因为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国家的努力追赶,美国官员不安地感到,对武装无人机几近垄断的局面可能很快就要结束。

“这么说吧,我们并不急于让他们轻而易举地实现目的,”《华尔街日报》不久前引述的一位匿名美国政府高官的话充分反映了国家层面上对美中关系中竞争因素日益增多的防范,也包括无奈。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李庆四认为,由于这种竞争优势在下降,而新兴国家的发展势头迅猛,一种普遍的焦虑心态在美国政客和学者中非常普遍。“他们的思维还停留在冷战时代,总拿老眼光去看待中国。”他告诉记者。

“美中两国间日益增多的经济关系和竞争放大了双边之间的几乎所有议题。”美国乔治城大学专门研究总统制度的教授Stephen J. Wayne告诉东方早报说,他的新书《2012通向白宫之路》数月前刚刚出版面世,其中对于竞选政治背后的策略有着颇为细致的介绍。

未来并购之路的挑战

正面地看,贸易争端增多的一大前提是中美贸易交往保持强劲的势头。

“出现大量纠纷难以避免,这些现象都是双边经贸关系越发紧密的‘症状’,而非关系疏远的现象。”David M. Spooner说。根据金融数据提供商Dealogic的数据,中国今年并购美国公司和资产的数额又创新纪录,达到了79亿美元。而根据传统基金会中国全球投资追踪的数据显示,中国在美投资增幅巨大,2011年全年达到了30亿美元,而今年截至目前已经达到了80亿美元。

但基于近来一系列事件对未来前景作出评估时,一种相当悲观的看法引人关注:今后越来越多的中资企业不会试图在美国进行投资,部分原因是中资企业在美进行交易时遇到的困难和审批程序要复杂得多。

David M. Spooner也认为,三一重工在美收购遇阻一案体现出的更重要意义在于“究竟这是不是单一的案例,是到此为止了呢?或只是一系列此类调查的序幕”。在担任前政府助理商务部长期间,Spooner曾主持美-中宏观经济改革和钢铁行业对话,现为跨国贸易诉讼案件的职业律师。

英国最具影响力的杂志《经济学人》对此系列事件同样持续关注,并从“中国特色国家经济在走向海外时所必然遭遇的内外之困”这一角度加以解读。

“只要公司的所有关系问题存在不透明的情况,这种麻烦还是会出现。”Spooner说,“这经常会造成很多的误会,譬如美国政府里有的官员会说,我们必须阻止这项投资,这家公司可能和外国政府有某种关联。而外国投资者则会回击说,我们不是政府运作的公司,美国政府不过是在(借此)搞贸易保护主义。”

万向集团的倪频认为,美国政府并没有能力阻止中国企业的海外兼并步伐。在他看来,政府之上,美国社会还有一个无法逾越的制度保障,法律规定面前,大家都只是面对一个履约与否的问题。“(CFIUS的)调查也是正常的。它有法规嘛,你按法规操作不就完了?如果他做得不对,你可以告他嘛。”他说。

三一重工集团的一位负责人此前也表示,之所以选择在美国土地发起诉讼,表明他们对美国的法制仍抱有充分的信心。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三一重工此番邀请了美国世强律师事务所参与诉讼案,该事务所的业务之一便是专门为客户提供处理CFIUS繁杂评估程序的服务。有趣的是,该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包括曾出任奥巴马政府负责法律事务助理国务卿一职的Rich Verma,尽管在2011年已经离开政府部门,他现在仍然是奥巴马连任竞选国家安全咨询委员会的重要成员之一。也就是说,一旦上庭,总统先生将面对自己“下属”为客户对他发起的指控。对于记者的置评要求,二者均予以拒绝。

在美国国家层面,联邦政府相关部门坚持对外传递欢迎中国来美投资的正面信息,并竭力消除此前系列事件可能造成的负面影响。当奥巴马政府宣布其关于终止风电场交易项目的决定时,也强调无论是对来自中国还是其他任何一个国家的外国直接投资而言,这一决定都不构成一个可循之先例。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主任李侃如此前对媒体表示,奥巴马政府重估对华技术出口管制程序拖的时间有点长了,此举旨在将政策带回更现实的基础上,在保护国家安全的同时,可以利用美国的技术创造利润。

“令人高兴的是,两位候选人在竞选阶段的交流中都提到了中美关系消极发展的不利方面。这样的姿态有利于双方关系的稳定,为大选后两国关系的发展提供了基础。”卡内基的包道格(Douglas Paal)说。

俄亥俄州托莱多市招商引资机构“区域发展合作组织”总裁丁·蒙斯克日前向记者介绍了他不久前和其他四十名地方一级引资组织的负责人受邀前往白宫的经历,在和联邦政府各个部门一把手一场接一场的经济发展主题交流中,一个最大的议题是,如何最好地吸引和运作国际投资。“在国家层面,对于外来资本,总体气氛还是非常正面的。”他说。

对于中国企业而言,从经济全球化以及中国经济腾飞中集聚了大量财富之后,向全球范围加紧扩张和兼并的步伐已经不可避免。这一幕很容易让人想起上世纪80年代日本企业走向海外最初时的情形。与今天许多中国企业在美国国会遇到的质疑一样,30年前的日本汽车企业同样在美国国会中鲜有支持者为其辩护。但时至今日,凡是它们设有工厂的地方州的国会议员毫无疑问都变成了他们坚实的支持者。

[责任编辑:hezl] 标签:武装无人机 Dealogic Ralls 
打印转发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查看跟帖]我要跟帖 0人参与  0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同步到微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 单日流入资金最多个股
  • 明星分析师荐股
股票名称 股吧 研报 涨跌幅 净流入
格力电器 股吧 研报 3.60% 82967.05万元
中国平安 股吧 研报 1.18% 52836.01万元
万 科A 股吧 研报 10.01% 47254.07万元
中兴通讯 股吧 研报 5.13% 39881.92万元
保利地产 股吧 研报 3.95% 36953.80万元
华友钴业 股吧 研报 3.68% 28870.16万元
天茂集团 股吧 研报 9.31% 28824.58万元
伊利股份 股吧 研报 1.60% 27917.72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