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弃锚美元进行时


来源:经济观察报

人参与 评论

1.69!RII(人民币国际化指数)终于在2013年底开启了个位数时代;尽管这一年的中国经济增速放缓。

“相对于年初的0.92, RII全年增长幅度高达84%;令人欣喜的是, 支撑人民币跨境使用的贸易计价与金融计价‘双驱’模式基本形成, 人民币国际化的推动力更加平衡。”中国人民大学校长、国际金融专家陈雨露表示。

7月20日,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举行2014国际货币论坛暨《人民币国际化报告》(简称“报告”)发布会。

虽然2013年RII的全年涨幅84%,但是1.69距美元国际化指数52.96相差31倍,分别与欧元日元英镑的国际化指数相差18倍、2.52倍、2.54倍。

不过,人民币与国际货币的差距正在逐步缩小,2012年与美元的差距是60倍,其他三种货币的差距依次为30.6倍、5.28倍、4.8倍。

这正是中国政府乐见其成的结果。倘若2012年是人民币国际化的突破之年,那么2013、2014可谓人民币国际化的提速之年。

而从人民币对日元、卢布、英镑、澳元、韩元等货币直接交易,人民币跨境结算量飙升,到货币互换加速;甚至到外管局推进资本项目开放;包括欧洲正在兴起的“去美元化”浪潮,各金融城竞相争夺成为欧洲的人民币离岸中心等,人民币迈向国际化的大步越走越快。“人民币全球化程度比有些人想象得要高。就经济影响力、全球贸易参与度、政策扶持和稳定性而言,人民币目前的地位可以媲美历史上崛起的其他全球货币。”汇丰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屈宏斌认为。

RII飙升至个位

“2013年,RII逾八成的增长动力来自两个方面:2013年全球贸易中人民币计价结算份额上升到2.50%,对指数贡献度接近五成;以及全球资本和金融交易中人民币份额达到2.08%, 其对指数的贡献达到四成。”陈雨露表示。

这意味着支撑人民币跨境使用的贸易计价与金融计价“双驱”模式基本形成。

其实,如此态势延续了2012年的表现,但略有所不同的是,2012年前者对指数贡献度为七成,后者对指数贡献度为两成。

具体看,2013年四个季度的RI I分别为0.95、1.14、1.14和1.69 。不难看出,第四季度RII呈跨越式上涨?这一季度到底发生了什么?

或得益于2013年7月10日,央行发布的《关于简化跨境人民币业务流程和完善有关政策的通知》,数据显示,2013年银行累计办理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业务达4.6万亿元,同比增长57.5%。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规模在全球占比也从2012年初的1.03%提高至2013年第4季度的2.50%,增长143%。而2013年第4季度,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规模1.4万亿元。

不过,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仍然存在收付不平衡问题。报告指出,2013年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实收1.88万亿元,实付2.75亿元,收付比率为1:1.46。与2012年的1:1.2 相比,失衡恶化。其重要原因在于2013年人民币升值趋势明显,中国内地与香港之间存在较大汇差,人民币套利操作活跃,一定程度上加剧了跨境贸易人民币收付比失衡。

据SWIFT(全球银行间金融通信社)统计,截至2013年10月人民币在全球传统贸易融资,即信用证及支付中的市场占有率达8.66%,首次超越欧元,成为仅次于美元的全球第二大贸易结算货币。

然而,人民币与美元占全球贸易结算81.08% 的份额相比,差距还很大。这其中,中国内地、香港、新加坡、德国和澳大利亚为人民币贸易结算的前五大国家和地区。

由此,市场人士给出的一个可能结论是“这并非人民币国际化的成果,或许是人民币结算名义下的跨境套利。”

此外,2013年第4季度,银行累计办理人民币跨境直接投资结算业务达5337.4亿元,为2012年同期的1.9倍。报告解释,如此大幅度的增长使得2013年人民币直接投资规模全球占比(RII三级指标)呈现快速上升趋势,至第4季度该占比指标创5.28%的历史新高,并在RII指标体系中拔得头筹。

RII是从国际货币职能(价值尺度、流通手段、储藏手段)的角度出发,综合人民币在各项职能中的全球占比,客观、动态、科学衡量人民币国际化程度的量化指标体系,共有三级指标。

而2013年4季度的人民币国际金融计价结算综合占比达2.08%,同比增长86.17%。自2012年第1季度至2013年第4季度,人民币国际金融计价结算综合指标同比增长率平均达127.46%,增长迅猛。

与此同时,2013年人民币国际信贷规模迅速增长,人民币境外信贷存量已经达2010年初的11.25 倍。人民币国际金融计价结算指标的大幅上升来源于人民币在国际信贷/直接投资以及国际债券和票据方面的可接受度提高,使用量增多。

“国际信贷、直接投资是2013年人民币金融交易份额大幅上升的两大重要推手。”报告称。而市场、金融改革、政策三方面的力量推动人民币国际信贷一路高歌猛进。

无独有偶,7月14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发布《国家外汇管理局关于境内居民通过特殊目的公司境外融资及返程投资外汇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汇发[2014]37号),促进跨境投融资便利化,提高跨境资本和金融交易可兑换程度;加速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弃锚美元

此刻,人民币国际化提速的时间窗口或不期而遇。因为法国巴黎银行将被美国罚100亿美元这样一个导火索,欧洲正兴起“去美元化”浪潮。

某法国银行业监管机构不理解——一家法国银行,却必须服从于美国的规定,不仅要受到其金融监管,还要听从其外交政策。“这简直无法让人接受。”

诚然,“去美元化”未必等于“人民币化”,也许是“欧元化”,但欧洲各核心金融城市都在争夺成为欧洲的离岸人民币市场;以及离岸中心的人民币清算行在各地布局;这一切还是让市场看到人民币国际化的势头正猛。

德国央行高管Joachim Nagel博士探讨把法兰克福建成欧洲人民币离岸中心的可能性。在其看来,人民币在此刻是世界上最有意思的货币, 因为全世界都希望投资在中国的人民币资产中,主要是因为它巨大的经济规模和非常多元化的全球贸易地位。

Joachim Nagel提供的最近调查数据发现,14%的欧洲资产管理者已经投资在人民币中,而37%的资产管理者正考虑在未来的五到十年内投资人民币资产。

据悉,德国、法国、意大利及西班牙等一些国家的国际银行的企业客户,当被问及在同中国做贸易时是否愿意采用人民币,以及银行是否提供这种服务时,他们的回答是肯定的。尽管对于将来发生什么、如何清算不是很了解,但他们会给企业的流动性提供便利,可能通过伦敦或者香港市场进行结算。

现在,不只是国际金融格局上,欧洲欲摆脱对单一国际货币——美元的过度依赖;在货币直接交易层面,中国亦一直在试图与美元“锚”脱钩。

近日,中韩两国同意致力于建立人民币对韩元直接交易机制,而在此之前人民币已经可以和日元、卢布、英镑、澳元、新西兰元、林吉特等直接交易,这些无疑都是人民币国际化重要的一步。

尽管市场对这些直接交易接受度如何、以及交易员是否真的愿意抛弃美元等有待考量;但直接交易对市场参与者的影响力正在放大。“虽然不能马上抛开美元锚,但很大程度上,直接交易可大幅削弱美元的影响,加上国际社会也在推动,目前正是人民币国际化提速的时候。”瑞穗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说。

交通银行外汇交易员张德谦说,交易双方可以抛弃美元,直接报价;但做市商还是会参照所交易货币与美元的比价套算汇率后再报价,这几乎是一个惯例,短期内很难改变。“目前去美元化的迹象很明显,这在东南亚也许可行,仅此而已。”张德谦说,在他看来,美元不管涨跌如何,国际社会都愿意持有美元,毕竟美元与大宗商品,贵金属等挂钩;美元的国际计价权地位很难撼动。

事实上,早在2012年6月1日,当日元成美元外首个与人民币直接交易的主要外币时,市场曾预测,被视为大事件的中日货币直接交易,更多可能是欲摆脱美元中间价束缚的一种姿态。即使被赋予了报价权,做市商们也很难脱离“美元”这个国际货币体系中的“锚”。

当时的情况是——市场认为美元依然是大家的“锚”,做市商报价定然离不开“日元对美元、美元对人民币的报价基础”。以中日贸易情况为基础搭建人民币对日元的汇率,难以实现。

两年之后,弃锚美元也许变得更具现实意义。“与美元脱钩的难度依然不小,可能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一位外管局接近人士坦言。

其实,弃锚美元的进程从未停止过。譬如,2013年4月10日,中国银行间外汇市场和澳大利亚外汇市场同时推出人民币对澳元直接交易,形成人民币对澳元直接汇率。

报告指出,人民币对澳元直接交易推出以来,银行间市场和银行柜台的买卖价差均有所收窄,促进了人民币和澳元在双边贸易和投资中的使用,人民币对澳元全年成交量达1496亿元,同时,人民币对各主要货币的交易量与去年相比均有显著提升。

是的,无论是交易还是结算使用,此时的人民币变得越来越活跃。

人民币的短板

然而,在国际市场看似活跃的人民币还是掩饰不了其自身的短板。

在中国建设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黄志凌看来,人民币国际计价功能是人民币国际化最短的短板。相对于人民币的国际结算职能,目前人民币的国际计价职能严重滞后。

例如,虽然中国已逐渐成为大宗商品消费大国、贸易大国,多个品种进口数量高居全球榜首,但全球大宗商品的定价权仍主要集中在欧美发达经济体手中,形成了以CBOT (芝加哥期货交易所)农产品、NYMEX (纽约商品交易所)能源和LME (伦敦金属交易所)有色金属为主的几大商品定价中心。“这些定价中心基于历史惯性、交易双方接受程度、套期保值途径和容量、理论模型和硬件辅助系统的完备程度等因素,推出了以美元为主的大宗商品定价机制和价格。”黄志凌表示。

尤值得一提的是,资本项目不开放,国家的货币最终难以成为国际货币。

据经济学家马骏等人的估算,若仅仅依靠贸易渠道输出人民币,境外人民币流动性只能达到二三万亿元的人民币,而人民币要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国际货币,承担贸易结算、投资、融资和储备货币的功能,境外持有的人民币至少应该达到二三十万亿元人民币。

目前而言,跨境贸易结算和直接投资是人民币国际化最主要的两大驱动力。

因此, “不开放资本项下人民币的跨境流动渠道,下一阶段离岸市场就可能长期停滞不前,人民币国际化的步伐也会明显放慢。”马骏认为。

按照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余永定的说法,人民币国际化路线图,本质上是中国货币当局的资本项目自由化的路线图,人民币国际化的实质是资本项目自由化,尽管这两者不能划等号。

他认为,在汇率、利率形成机制改革和其他一系列金融改革还未完成的情况下,仓促开放短缺跨境资本流动不但会造成中国国民财富的巨大损失而且还会对中国的金融安全和稳定造成严重威胁。

不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亚太局前副局长曾颂华认为,人民币没有任何理由不能在2020年成为被IMF纳入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的“可自由使用的国际货币”。“预测人民币将在未来2-3年内实现完全自由兑换。”屈宏斌说。

[责任编辑:houwang]

人参与 评论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预期年化利率

最高13%

凤凰金融-安全理财

凤凰点评:
凤凰集团旗下公司,轻松理财。

近一年

13.92%

混合型-华安逆向策略

凤凰点评:
业绩长期领先,投资尖端行业。

凤凰财经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