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植春、解植锟兄弟资本局:兄痛苦弟善舞 数度交叉汇合

解植春、解植锟兄弟资本局:兄痛苦弟善舞 数度交叉汇合

2015年06月09日 13:37:04
来源:时代周报

解植春

解植春

解植锟

解植锟

无论以何种方式告别,解植春都无法低调下去。

5月26日,中央汇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央汇金”)减持国有银行股票。5月28日,A股重挫逾6%。

5月29日,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官网宣布,解植春不再担任中投公司副总经理,及中央汇金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职务,但并没有披露解植春离职的原因。之前,因中央汇金的减持行为,各界将之认为是造成5月28日股市暴跌的原因之一。正基于此判断,解植春的离职也被认为与股市暴跌存在关联。

市场消息还指出,解植春的离职其实无关股市大跌,而是缘自胞弟解植锟及其控制的“中植系”。不过这一消息未经证实。

现年57岁的解植春,从去年5月上任中投公司副总经理兼中央汇金公司总经理到如今离职,其履职也不过才一年出头。这一情况,实属罕见。

解氏兄弟二人,一个在体制内,一个在体制外,堪称资本双雄。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后发现,解植锟所掌控的“中植系”和解植春曾任职的“光大系”、“汇金系”,确有存在一定关联。

离职或受解植锟影响

现年57岁的解植春从业经历覆盖证券、银行、保险等不同金融领域,堪称“全才”。

据测算,5·28的单日暴跌,使得两市总市值由71.57万亿元,缩水至67.51万亿元。A股震荡前,中央汇金刚刚减持建设银行和工商银行,因此所有的矛头将股市大震荡的缘由指向中央汇金。

中央汇金5月28日公告承认自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成批减持银行股的事实。5月26日,其减持4.26亿股工商银行A股股票;减持建设银行A股股票3.66亿股,共计套现35亿-48亿元左右。

5月29日,中央汇金一纸“解植春离职”的消息,震动各界。中央汇金是国务院2003成立的国有独资投资控股公司,主要职能是代表国家行使对国有重点金融企业进行股权投资,行使出资人权利和义务,实现国有金融资产保值增值。2007年,中投公司成立后,汇金成为其全资子公司。

解植春于2014年4月调任中投公司担任副总经理、中央汇金总经理。此次离职,距离其掌管汇金帅印不足15个月,在国有金融系统中较为罕见。

5月31日,解植春也在朋友圈发布《乙未十愿》回应辞职事件:辞职之初,想到媒体会炒作,但没想到是这样炒作。

“我是57岁生日之后才最终下决心改变人生轨迹的。调整人生方向,主动选择符合正确的价值观、自己喜爱和享受的工作或工作方式。不再违心地从事有违价值观的工作,减少身体精神的双重负担和痛苦。”《乙未十愿》提到。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乙未十愿》落款时间是今年2月,解植春似乎早有脱离体制的打算,且其认为当前的工作有精神和身体的双重负担和痛苦。

一位接近汇金公司的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解植春所言的精神负担和痛苦或受到其胞弟解植锟的影响,“相关部门在做例行检查时总是要反复询问其与胞弟解植锟的关系,这让解植春感到尴尬”。

长袖善舞的解植锟

尽管解植锟力证其与“中植系”毫无关联,仍未阻挡外界将之视为“中植系”实际控制人。

外界评价,解植锟的“中植系”存续着“德隆系”相同的复杂基因,通过不为人知的关联人士层层隐蔽分散股权,控制着10余家上市公司之内的资本帝国。当今的“中植系”已将触角延展到信托、典当、租赁、期货、担保、第三方理财、PE/VC等各个领域。

“中植系”最近一次现身是在大地传媒的资产重组中。今年5月30日,大地传媒披露资产重组方案,以发行股份和现金的方式收购重庆笛女阿瑞斯影视传媒有限公司100%股权。

笛女影视股东为自然人傅晓阳、北京中融鼎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融鼎新”)及郑州国君源禾小微企业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中融鼎新是中融信托搭建的股权投资平台,成立于2011年底。时代周报记者尚无法确认傅晓阳与国君源禾是否为同属“中植系”。

以上述类似方式,“中植系”已秘密潜入骅威股份、中南重工、上海电气、佳都科技等10余家上市公司。

“中植系主要先通过定增进入上市公司,再通过联合设立并购基金获取更多资本运作资金,再参与定增、并购,循环往复,这种高杠杆运作,只要资金链不断就不会出现任何问题。”上海某私募公司合伙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评论道。

据时代周报记者粗略计算,“中植系”参与了至少15家上市公司的资本运作,且旗下壳公司数量相当庞大,且相当一部分为配合资本运作而伺机成立。不过,这些壳公司一般为二级或三级子公司,背后实际控制人大多为不知名的自然人,表面看起来与“中植系”或与解植锟毫无关联。

就算身为中植集团旗下重要运作平台的中融信托,亦与解植锟无直接关联。

然而,中融信托的管理层多为“中植系”旧将,中融信托董事长刘洋为解植锟的外甥,此前曾任中植集团首席执行官;监事长高兴山则此前亦为中植集团董事。

在中融信托,亦不乏银监会背景的官员身影。合规总监黄威曾任中国银监会业务创新监管协作部理财业务监管岗主理。今年6月4日新上任总裁范韬,曾就职于中国证监会哈尔滨特派员办事处发行监管处、机构监管处。

今年6月4日,中融信托迎来近6年来首度换帅,挂帅中融信托6年之久的原董事长刘洋如今业已调赴中植集团担任要职,转由原总裁范韬出任中融信托新一任董事长,其在中融信托就职近10年。另外,中融信托也再度吸纳监管系统从业背景高管。据了解,战伟宏出任中融信托副总裁,其此前为银监会非银部非现场监管处处长。

数度交叉汇合

除了监管层的从业人员背景,中融信托自成立以来一直以激进、大胆风格闻名市场。用益信托数据显示,从国内信托公司最新排名来看,中融信托注册资本排名第三、净利润位居第三、风险资本位列第二。

“中融信托风格上属于大胆创新类,它抓住了信托发展最好的时机壮大资产规模,混业经营做得比较好。中融信托能做到今天,很大程度靠着其实际控制人解植锟丰富的人脉资源。”一位接近中融信托的从业人员告知时代周报记者。

不仅如此,在“中植系”部分业务上也的确闪现着“光大系”和“汇金系”的身影。

2015年5月27日,第五届中国国际客车技术展览会上,由康盛股份(002418.SZ)受托管理的中植新能源汽车首次亮相。康盛股份由陈汉康夫妇等7位自然人和杭州立元等9家法人股东实际控制,主营家电配件产品生产销售。2013年12月,陈汉康夫妇联合收购了浙江润城100%股权,后又注入了康盛股份。

由此浙江润城持股51%的中植汽车,也得以归于上市公司平台。康盛股份启动新能源汽车产业布局同期的资本运作。除了浙江润城,中植汽车的二股东中海晟泰占股49%,后者的主要股东同样是解植锟。

巧合的是,在“中植系”巧妙布局新能源汽车之时,光大银行也在2014年报中提到其子公司光大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也开始拓展新能源汽车行业。值得一提的是,在康盛股份收购浙江润城100%股权的交易中,申万宏源证券作为上述交易的保荐机构。

申万宏源证券由申银万国与宏源证券于2014年7月正式宣布合并,中央汇金为其控股股东,光大集团则持股4.98%。

众所周知的是,解植春在进入中投公司和中央汇金之前,曾任光大集团执行董事、副总经理。

不仅如此,“光大系”与“中植系”曾共同出现在大地传媒(000719.SZ)前十大股东名单之中。2014年9月16日,大地传媒定向增发,光大银行子公司申万菱信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购买1241.6万股,占1.54%为第三大股东;而中融信托子公司中融鼎新也在今年5月30日参与了大地传媒的定增计划。

此外,中融信托2014年报显示,公司破冰资产证券化业务,与河北银行、华融湘江银行及华融资产管理公司开展信贷资产证券化业务合作,总规模超过80 亿元。

时代周报记者查证后发现,华融湘江银行由华融资产管理公司设立,都隶属于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2014年8月,中国华融引进中金公司等7家战略投资者,中金公司的母公司为中央汇金。

中融信托2011年年报披露的长期股权投资公司名单中,江海证券为其中之一。巧合的是,江海证券的三大股东之一便是中央汇金控制的中国华融。另外,中植集团也是江海证券的股东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