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引导基金可从四方面着手 支持高技术产业发展

政府引导基金可从四方面着手 支持高技术产业发展

2018年04月23日 08:01:19
来源:中国网财经

原标题:政府引导基金可从四方面着手 支持高技术产业发展

  近期,中国芯片行业乃至整个高技术产业的发展情况被推到了聚光灯下,关注度相当高。作为具有发挥政府引导作用、有效带动和引导社会投资、推动产业发展升级等重要作用的政府引导母基金,此前在高技术产业的发展过程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当前,高技术产业面临的现状如何?未来,政府引导基金还可以从哪些方面发挥作用、支持高技术产业发展?

  另一方面,数据显示,当下GP(基金管理人)的竞争相当同质化,很多机构仍然集中在追逐应用层、模式创新、TO C端的机会,这些领域俨然形成一片红海。正因如此,现在的创投环境也倒逼基金管理人往新科技、原始创新等纵深角度发展,博取更高利润。这是行业发展到现在的自然要求,也跟目前国家的大方向具有一致性。

  在4月21日举行的2018年中国母基金百人论坛上,中金启元总经理肖枫对此阐述了自己的看法。

  高技术产业存在低端产能过剩风险

  肖枫首先强调,要实现中国梦和中国整体产业的提升,最终还是脱虚向实。“我们所有的直投和其他金融产品的发展,最终是依托于实业界脚踏实地取得的进步。所以,必须时时刻刻关注实业界目前面临哪些问题、哪些痛点,怎么更好地为它提供服务。”

  在肖枫看来,高新技术产业目前面临的痛点主要分为三方面:

  首先,高端设备、关键原材料主要依赖进口。肖枫举例称,2016年,中国集成电路进口金额2276亿美元,汽车整车零部件695亿美元,通讯设备459亿美元,行业议价能力较弱,且较受限制;根据工信部数据,我国新材料中,32%完全依赖进口,54%需要大量进口,14%低端材料可以自足。

  第二,部分国外产品和技术封锁严重。根据《瓦森纳协定》,如T1000以上级别碳纤维、航空发动机单晶叶片、航空钛合金相关技术、高精度数控机床等高科技产品,严格对中国禁运。

  第三,高技术产业存在低端产能过剩风险。肖枫指出,大量的低端产能,降低了高技术产业整体的抗风险能力,在极端情况下,市场有陷入价格恶性竞争的风险。在这其中,半导体芯片行业的情况不容乐观。根据咨询机构SEMI的数据,2017~2020年,境内将建设26座晶圆厂、占全球新建晶圆厂数量的42%,但多为生产28nm(纳米)及以上的低端产品;而国际先进制造10nm已大幅量产,未来产能也主要聚焦在7nm。

  打造中国高技术产业竞争优势

  面对这些掣肘,肖枫和他的团队也在思考,高技术产业这么多、频幅这么宽,应该优先在哪些方面发力?如何打造中国高技术产业竞争优势?

  在他看来,还是应该围绕四个方面进行展开:

  首先,夯实具有全球比较优势的产业,例如先进制造。

  其次,在短期之内,迅速解决外汇持续逆差行业。肖枫着重提到,国内企业在新材料和半导体芯片产业竞争力薄弱,大量依赖进口;2014年,我国半导体材料市场整体规模约为535亿元,国内企业产值约为100亿元,且大部分用于太阳能、LED和PCB领域,真正用在IC和分立器件领域的非常少,进口率超过90%。“半导体芯片产业进口替代加速,要由低端到高端打破国际巨头垄断。”

  第三,在一些新兴产业抢占全球制高点,比如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下一次革命浪潮前瞻性的领导产业。

  最后,提升国民幸福指数的行业,典型的代表就是大健康、生物医药等产业。要围绕这四个方向进行有重点的引导和突破。

  母基金应发挥引领金融业脱虚向实的作用

  结合自己所处的行业和机构,肖枫提出,母基金应该从四个方面着手,引导金融脱虚向实,与现在实体经济的痛点有效结合、对高新技术产业形成支撑。

  肖枫表示,首先要引导长线资本增加对风险投资行业的配置,并指出,“目前VC/PE资金大多来自于短期资金,资金属性本质决定了无法具有长久的眼光,更趋向于短期逐利。长线资本可以克服短期资金的投机问题,更好地支持新兴产业发展,同时也可共享新兴产业发展的丰厚成果。”

  第二,要提升母基金自身专业性。“先从政府引导资金、先从我们自身做起,提升专业素质和水准,要有更好的投资判断能力,真正把资金投向既满足国家战略要求、同时又反映市场诉求、具有行业黑马潜力的项目。”

  第三,拓展母基金的产品形式。战略新兴行业的成熟是有一定周期的,而在整个过程中对于资金量的需求巨大。母基金要拓展产品形式,提出创新产品全流程支持产业发展,例如可以引进在海外市场已经非常成熟的风险投资债、PE二级市场交易等产品。

  第四,抢先进入海外新兴产业前沿。鼓励、支持有投资能力的市场化机构,层层加码海外深科技,在产业早期就进入到技术前沿。

  “简单一句话,还是要脱虚向实。在这个过程中实体经济好了、取得长足的发展和进步,基金也能够取得优秀的汇报,这是自然的连带关系。”肖枫总结道。

(责任编辑:张明江)